Blog

第一次洗澡

今天中午,我手术后第一次正式洗澡。

十月份中旬做手术时,我没有考虑太多。虽然知道了术后一段时间不能洗澡,可我没想到长时间不洗澡的后果这么严重。我的腿上带着铁架子,有钢针从腿的肌肉里穿过,针眼不能沾水,以防感染。住院时每天晚上父亲或母亲会用湿毛巾给我擦擦脚,因为做康复时要不断走路,腿上有伤经常会让脚腕肿胀,需要用热毛巾敷一下。另外,每周有一两次,父母会用脸盆接热水,让我可以洗一下头。毕竟每天走路都会让我大汗淋漓,如果不经常洗一下头,那么就会感觉瘙痒,实在是非常不舒服。

后来渐渐的身上感觉不洗澡有些难受,不过一段时间过后撑过去就好了。因为我每次休息的时候,总要用毛巾把身上的汗擦干,所以身上却没那么严重。但做了手术的左腿却有些问题,因为腿上有铁架子和伤口,所以我也不能很好的做清洁。有时候我会不自觉的搓一下左腿,很快就能从腿上搓下灰来,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我那时候就盼望有一天可以像往常一样洗澡。

后来我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出院回家恢复了,那时候比在医院里的条件要好不少,每周我父母可以在家给我洗一两次澡。主要是洗头,手术前我基本上是每天洗澡的,手术后不能及时洗澡让我久违了的头皮屑又出现了。我的腿上依然不能沾水,因此我每次坐在椅子上,父母把水盆放在马桶盖子上,帮我洗头。洗完后,我们尽量让左腿不沾到水,然后拿毛巾把全身都擦一遍。因为有段时间没有好好洗澡,所以很容易的就能从我身上搓出灰来。我自己洗澡基本上没有搓澡这一步,因为很麻烦,所以我都是打上肥皂冲干净散伙的,这几次父母给我搓澡,我第一次觉得我这么的干净。因为左腿的缘故,这几次洗澡都不是十分的过瘾。

今天我终于可以好好的正常洗澡了。当中我也用力的在自己的身上搓洗,成片的灰都被我搓了下来,感觉是相当的痛快。这次澡洗的时间很长,我一直洗到热水器里的热水用光,才算过了一次瘾。

洗澡的时候,我回想了我过去洗澡的经历。印象中最早的是母亲把我放进大盆里给我洗澡,这些印象都已经模糊了,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事。之后是长大一些,可以跟母亲一起去宿舍大院的女澡堂。然后等我幼儿园上大班后,我渐渐的可以更加独立了,就自己去澡堂洗澡。那个时候人们都很淳朴,所以家里也不会担心出什么问题。另外澡堂就在我们住的省委宿舍院里面,也没有什么治安问题。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自己去洗澡,因为没有经验,阴错阳差的把要换洗的新衣服也带进了澡堂,没有放进更衣室的衣柜里,等我发现了,已经把衣服淋湿了一点。最后,我只好穿着湿了的衣服回家,好在那次还是夏天。

再之后我就没有再洗过澡堂了,家里已经安装了家用热水器。最早的热水器是烧煤气的,喷头在厕所,烧水的部分在厨房里,连接着煤气。我记得面板上又两个旋钮,一个好像是温度,另一个是点火的装置。点火的方法跟现在用的煤气炉很像,把旋钮压下去,然后顺时针旋转。两个旋钮上方的中间有个几厘米见方的窗口,从小窗口里望进去可以看到火苗,如果点火成功了的话。现在看是很麻烦,但却运行一直很稳定,印象里这个东西我们一直用 1999 年我们搬家,我们还在用。

搬家后,家里安装的就是用电的热水器了,水箱在厕所隔壁的水池上方,水依然通道厕所里的喷头上。这个热水器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都很满意。然后就是我出国前夕,2007 年,我们再一次搬家。在这里我们用上了太阳能热水器,我第一次见到了这样可以不用电就烧水的热水器,它同时也可以用电来烧水,当阳光不充足时,就可以插上电源,用电来烧水。这个时候好像太阳能热水器就比较流行了,我发现我们这个大院里的住户有很多都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到了后来我回国时,这种样子的热水器已经到处都是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