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读完了乌青的诗集

wuqing-cover上周四一早我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有人在谈论乌青的诗。我看了其中几首,觉得挺有趣,到了晚上就去亚马逊的 Kindle 商店去搜索了一下,找到了那本《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乌青诗选》,售价 2.80 人民币,于是就买了下来。从周五我开始看,到了昨天,看完了最后一首。

很多人觉得乌青的诗不配称之为诗,原因是其中全是大白话。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最近少有比较有名的诗集作品被推崇,人们对于诗歌的理解便少了一个“专家”给出的标杆。用恶劣一点的猜想来讲,如果有篇让人读不懂的论文,大家会说它高深,作者专业;日常普通的小说正合适,可以阅读,可以读懂,可以发表自己的见解,对作者可以粉可以黑;而对于乌青这种全是白话的诗,明明每句话都认识,都理解,却无法明白诗是什么意思,那么批评几句,扔地上踩几脚就成了本能,不然说自己不理解多丢人啊,况且大家都踩,我也踩几脚才显得自己不低能。

不提别人对乌青的诗怎么看,我是很喜欢这些诗的。我觉得诗不需要有多么深刻的意义,不用有多大的教育价值,只要能让我读来开心,就行了。我看了乌青的这本诗集,从头到脚都是开心的,我就觉得这是好诗。有的时候我看到高兴处,把 iPad 递给身边的女友分享,对方也能会心一笑,不也挺好。比如说这一首: wuqing-poem-1

当然,还是有一些诗能让我在开心之余领略到其它的感情,比如这首《我想买一个 800 多元的随身听》: wuqing-poem-2

看完了这首诗,我坐在马桶上,久久的不愿意起身,感觉似乎说的就是自己。

我在中学的时候喜欢上了郭沫若的《女神》。刚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就买了这本书,那个时候我的精力被其它小说给占据了,没心思看这种文字。结果到后来我看了《女神》,感觉很好,但好在哪里又说不出来,或许它们本来也不怎么好,但我看了之后觉得很开心,市场随便翻开一页,一首接一首的读,那种诡异的文字总会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开心。真要说这诗有什么隽永的感情,也实在说不出,但我就是喜欢。这次我读乌青的这本诗集,有了同样的感受。我想喜欢郭沫若《女神》的人,应该会喜欢读这些诗吧。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