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内核恐慌 #30 有感

今天听了一部分内核恐慌的第 30 期,题目是“没有主题的闲聊”,主持人针对一封读者来信进行了一些探讨。虽然 rio 说这封读者来信代表了很多人,不过对于一个 Linux 用户在听到别人用指责的口吻埋怨 Linux 难用时,我还是觉得不爽。作为播客主播,两位主持人不会把话说的难听,rio 在和稀泥,吴涛有点不爽,不过也没有多说。主持人这样是明智的,我就不用掩盖了。

近期这种事情少了,过去在加拿大时,常有留学生找我帮忙解决电脑问题。出门在外,不能没有朋友,所以尽管有时我不愿,还是答应了。不是说我不想帮忙,实际是那时我不用 Windows 作为自己的操作系统多年,有些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靠试,凭运气,结果被人当成“专家”,找的人更多了。那个时候我有过这种想法:如果计算机还像 1970~1990 年代那样,是大学计算机系专有的“玩具”,该有多么好啊?没有 Windows,没有微软把计算机普及到千家万户,人们不会把计算机当作人人都可以用的东西,对它依旧有敬畏感,我们这些“修电脑的”是不是会被多点膜拜呢?“好人修电脑,坏人床上搞”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

这期内核恐慌的读者信中说,自己打算在 LAMP 服务器上跑自己的网站,结果被 Linux 搞崩溃了,觉得 Linux 好难用,如果能像 Windows 那样,通过鼠标点点就能配置好,不是更方便吗?而且在今天的电脑上,用图形来配置,“硬件完全能做到”。

不说两位主持人用各种原因来说明图形配置的不足以及文字配置的必要性,我觉得人们对一样东西失去了敬畏感后,就容易发上这种“臆想”,得到的结论往往会让方家觉得可笑。这是我需要引以为戒的地方。

我对 Linux 从来没有“难用”的指责,不是因为我水平有多高,也许是因为我还有一种“敬畏”。一方面我不懂的确实有很多,比如我在看的 Docker,就涉及到我不了解的虚拟化技术;另一方面,我天生对字符界面这样的东西有兴趣、有亲近感。当年家里第一台电脑装有 Windows 95,我却喜欢在 MS-DOS 6.22 下运行 UCDOS,玩得不亦乐乎。我对 Linux 的印象,还是字符界面、Vim 和 Emacs 等各种神奇的软件更加深刻(王垠的功劳),而且因为我用的 DELL Inspiron 8000 的驱动问题,我一直跑不起 XWindow,因此我对 Gnome、KDE 图形界面反而没有太多好感(导致现在硬件没问题了也不用它们)。所以我从来不觉得 Linux 应该变得简单以被更多人接受。

不过,Linux 被更多人接受,是我乐意见到的,但我就是不想它变得“傻瓜”,这是我矛盾的地方。

1 comment

  1. Mikes Mikes

    嗯,我也喜欢命令行的感觉。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