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个人媒体中心

这两天我在重新阅读《乔布斯传》,重点阅读了一些我比较喜爱的章节。其中第三十二章“爱音乐的人 他生命中的音乐轨迹”一章中,讲述乔布斯自己的 iPod 中有哪些音乐时,有这么一段话,我看了印象深刻:

“在他装满那个iPod7年之后,他的喜好并没有太大改变。2011年3月,iPad2面市时,他把他喜欢的音乐转存到了里面。一天下午,我和他坐在他家的客厅,他的手指在全新的iPad上滑动,带着一种怀旧的情绪,点击着他想听的歌曲。”,选自:”史蒂夫·乔布斯传(修订版) (中信十年人物经典)”,作者:[美]沃尔特·艾萨克森, 管延圻

我最近刚买了 iPad pro,9.7 英寸的,256GB 版本。我的上一个平板是 iPad mini 第二代,当时选择了中间档位的,32GB。后来也提示过我空间不足,不过已经比我之前用的 16GB 的 iPhone 好用许多。这台 iPad mini 用到现在还是挺不错的,虽然缺少 Touch ID 稍微差一点。要不是因为我想要个 4G 版本的,我用不着换新的平板。所以我觉得这台 iPad pro 我也会用挺长时间,因此就一狠心,买了最大容量的版本。

有了这些容量,我把 iTunes 中所有的内容都导入了里面。过去有个 20 多 G 的曲库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后来我买了最后一代的 iPod nano,只有 16GB 的版本,导致我必须要选择要把哪些音乐放进去,而不能把我整个曲库都带着走,这让我挺不自在的。后来渐渐的我也用上了智能手机,Google Music、Apple Music 都用了起来,这才渐渐放弃了随身携带我整个曲库的坚持。事实上,我这个坚持在这几年也渐渐的丢下了。在国内,我用的是 QQ 音乐,歌曲多数都能在里面找到。付费订阅了绿钻,也可以听高品质的,有的时候我觉得它比本地曲库还要方便。

不过虽然不常用,我的本地歌曲最好还是可以在必要时被我收听。Google 和 Apple 的 Music 服务都解决过问题。相对来说,Google 的网上服务比苹果的要好很多,我在 Note 7 上也用它,在 Shadowsocks 的帮助下,只要有网络,都可以很快下载下来音乐,给我播放。之前我尝试过 Apple Music,这个就有点不快了。有的时候下载一首音乐很慢,还有时候把错误的 artwork 安到一张专辑上。在网络不好的地方,比如地下车库和电梯里,两个服务都要抓瞎。

这次 iPad 空间大得用不完,我就把所有的音乐都导入了进去。这种感受很微妙,但的确有很大不同。乔布斯在设计音乐商店的时候,市场上已经有了订阅性质的音乐串流服务,但乔布斯说人们希望能够将音乐下载下来,以真正拥有它。音乐在云端,严格意义来说,还不能算拥有,但在本地,这就是拥有的感觉。这几天,iPad 自然是我的主力音乐播放工具,我想听谁的听谁的,不需要任何一点时间来同步,这真的很惬意。

有了最大的存储空间,我几乎不需要删除东西,删掉的全都是我真的不想要的。不需要将就存储空间,iPad 就可以保存我的一些私人历史。看乔布斯传记上的乔布斯操作 iPad 来播放音乐这一段,我觉得心灵受到了这种使用方式的震动。我很羡慕,也希望自己可以成功地模仿。

苹果一直想让 iPad 成为一个生产力工具,而不仅仅是用来娱乐。我对 iPad 能用来做严肃的工作持保留态度,不是键盘、笔等外设工具,关键原因在于 iOS。苹果的端到端控制导致了这个系统必然是封闭系统,用户对于 iOS 图形下面的结构真的一无所知,那我的文件究竟保存到了什么地方、哪个目录就不清楚了。不管文件是在云端,还是被那个应用保管着,它总是不像是在我的手中,我无法为这样的系统放心。

从另一方面,媒体娱乐,这样的系统真的非常有效。没有了目录、文件,用户自然也不需要过多的考虑媒体的编码格式,需要关心的只是特定的应用来处理特定的内容,这就是媒体用户所需要的的一切了。iPad 现在保管了我的曲库,这就是一种体现,我用着非常满意。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