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趵突泉的回忆

妻子和女儿,以及岳母今天回娘家,我去恒隆广场去退货,心想难得妻子不在,我可以没有顾虑的在周边游走一下了。坐在新开的星巴克 2 店里,我在心里规划了一下路线:从恒隆南门出门,走黑虎泉西路,看看泉城广场,再绕到泉城路上,最后去新华书店看看书。

对于不是在济南市区长大的妻子来说,我今天走的这块地方也许仅仅意味着恒隆、世贸——济南最繁华的商圈,但对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济南城区人,尤其是从小家住东边却在市中心上学的孩子来说,这里的意义更加深远。

我边走着,边在心里盘算着——这大概是我时隔将近二十年再次真正的走上这片地。随着学业、工作、生活的越发忙碌,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在这里走走了。我 2007 年出国之前就不大来这里了,等 2012 年从国外回来,家已经搬到更东部的地段了,这里也一次都没来过。济南这几年发展的也挺快,短短几年时间,要想开车走个来回,路上已经颇为不畅了,所以没有事情,我不想来这边。

2014 年我和那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约会的第一站就是恒隆广场。之前我来过舜井街办事,恒隆广场已经建成了,我当时完全不清楚这是干什么的地方。看到外面的玻璃上挂了奢侈品品牌的宣传画,心想这里也许是一个相当高端的买奢侈品的地方吧。结果约会时女友把我带到里面,我才认识到这里是一个大型的商超,可以购物,也可以吃饭,上面还有电影院,能够休闲娱乐。说实话,济南没有其他地方能比得上恒隆广场繁华,因此我们经常开很远的车,来这里度过周末。这两年的时间,我心里早就有向周边走走的想法,奈何每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什么机会。少有的几次和妻子沿着护城河走走,结果妻子的兴致并不大,我也就没有坚持。

我为什么对这块地方这么执着呢?我小的时候在这里度过了许多个周末,那时候在恒隆广场向东一段,有一个黑虎泉西路小学,我小的时候在这个小学里上课外英语辅导班。这个辅导班在不同的校区有不同的教室,而我在这个小学,上了很多课。后来,母亲在接我下课的时候,看到有个老爷爷也在租小学的教室,交手风琴,于是也给我报名,我就也在这里学习手风琴。英语学校能联络一些外国人,还有一些英语专业的学生,在学校不远处的黑虎泉边上组织了英语角,我那时候下课,老师便鼓励家长带我们去磨练英语。我心里有些胆怯,但也不能不去,第一次应该是我唯唯诺诺不敢和老外说话,让一旁的父亲很失望,揪着我的头发一把把握拽出了圈子,我到现在还记得这件事;而后来我渐渐的说多了,也开始游刃有余,可以壮着胆子和别人交流一些了,这时才不把来英语角视作负担,下课后很自然的来这边说说话,之后可以在旁边的假山、雕像玩一玩。

上初中后,我已经没有再上英语课外辅导班了,这个地方成了我回家经过的地方。开始时我不走这条道,报道时父亲和我一人一辆自行车,选择了一条大道骑到学校。后来渐渐的我把路段摸熟了,就敢于探索一些新路,于是找到了这条道。比起大路来,我更喜欢这里。它更安静,不像大路那样灯火辉煌的,后来我也找到了和我部分顺路的同学。上高中后,泉城路渐渐的建好。那时候这里是百分之百的步行街,印象里除了少数公交车,任何机动车都禁止行驶。我每天放学,和同学会在那边流连一会儿,现在仍十分怀念。

我现在还记得有一次,是初三,平时周六学校里也要给我们加课,有一次因为某种原因,下午不上课,于是中午我们就放学了。我平时早出晚归,那次好像是第一次中午走这条道。我记得,我刻意选择了这边的道路,为的就是看一看护城河里的水。我看到了波光粼粼的水面,心里一时感动的无以复加,我第一次因为水面的波纹而感动。今天虽然也有这种感觉,但不如那一次强烈。那一次是纯粹的视觉刺激,这次我心里早已被怀念的情感占据。

今天环境没有多好,大霾刚刚散去,但昨天下了场雨,可能导致了泉水非常充沛,泉的流量很大,还升起了烟雾。我在旁边走着,心里十分开心,干脆掏出手机,放起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宣泄这情绪。

清澈的水波光粼粼

清澈的水波光粼粼

走着走着,终于看到了两只大老虎,小时候我经常在它们腿部爬来爬去。然后是旁边的黑虎泉,过去几年里听到过不少它停喷的消息,今天到是很汹涌,有不少人拿着桶在那里灌水。小时候我挺反感这种行为,觉得太功利,现在在这样的心情下,它们似乎也能够被我接受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取水的市民早已成为了泉城的风景,无所谓他们本人是怎么想的。

黑虎泉一景。原谅我把楼梯上的字念成“黑屌啸月”。

黑虎泉一景。原谅我把楼梯上的字念成“黑屌啸月”。

而现在,看到这边热闹的景象,也不乏有些外地的旅客,在拍照留念,或者赞叹什么。我心理一股与有荣焉的感情油然而生——这里毕竟是我的城市。济南虽说有很多让人遗憾的缺点,但我今天可以自豪的说声“我爱济南”,多年来对城市的生疏感就像被补完了一般,恢复了我对家乡的情感依赖。

绕过解放阁,我走到了泉城路上,心情也渐渐的平复下来。这几年泉城路变化很大,上学时的景象早已经面目全非,这一点我这些年也有了心理准备。泉城路是步行街,过去完全是行人的天下,任何汽车都不允许进入,一下子显得十分宽广。而现在,早已经成了一条单行线,堵车已经成为了常态。我也无法过于缅怀什么,因为我常常也是这其中的一分子,让我选择回到过去,我也未必会答应。走了一会儿,我看到了一个邮筒,这也早已经成为了童年的回忆。我看了一下上面刻印的取件时间,下午 2:30 会取一次。抬手一看表,正好临近 2:30 了,我边站在一边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邮递员。或许传统的邮政服务早已经被百花齐放的快递产业给代替了吧。

邮箱。上面可以看到取件时间。

邮箱。上面可以看到取件时间。

走回了恒隆广场,我买了麦当劳的汉堡充饥,里面依旧人满为患,我只好在店外找了个座位,缓解一下走路的疲劳。饭后,我去了对面的新华书店,去看了一下数据库方面的图书,再买了一本《灵飞经》的字帖准备临摹。这里的变化也很大,图书摆放的格局和我上中学时也有很大变化。那时候这里似乎是圣地,有我看不尽买不完的书。现在这种感觉就淡漠了许多,我在里面呆了一会儿,找到要买的书,付完款就走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