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英雄已死:老国货钢笔走在抄袭的不归路上》读后感

今天,我在爱范儿读到一篇文章《英雄已死:老国货钢笔走在抄袭的不归路上》,虽然心中对钢笔的命运有些唏嘘,但文章本身的笔触虽然忧伤,但没有让我产生遗憾的想法。因此我想写一篇文章,谈谈自己对钢笔的感情。

从个人历史上说,我开始用钢笔启始于小学一年级,之前都是用铅笔的。第一支钢笔就是英雄,那个时候我们能买到的也只有英雄了。全班包括老师和所有同学的钢笔似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包头的钢笔,我一直觉得很丑。小学时候一直是懵懵懂懂,也不大知道笔的好坏,写字也没有什么心得。直到上了初中,看我们班的班长写字,领悟到了书写时的抑扬顿挫,写字这件事情似乎第一次变得有趣起来。那个时候父亲给了我一直派克的钢笔,我特别喜欢。首先它的外壳就很美观,不像之前用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包头钢笔。派克的外壳很有特色,特别是笔的尾端,辨识度很高。之前我见识过其他的派克笔,这只是我的最爱,因为外壳不是派克经典的金属银色,而是蓝黑色的塑料。后来这只笔的外壳渐渐老化,螺丝口那里开裂,渐渐我也不用它了。

这个时候我们的钢笔遇到了它最大的对手——水性笔。小学阶段我们用的都是圆珠笔,到了初中身边的同学有用水性笔的。借来用一下,感觉不得了,完全不是圆珠笔那滑腻的书写感受能比拟的,而且写出来的字也有了钢笔的风范。虽然不如圆珠笔扛用,但比起钢笔来那是好太多了。直到今天,我还在用水性笔,而钢笔则只能成为少数文具爱好者手中的玩物了。

出国时期我带着一支钢笔,后来渐渐的不用了。回来工作后,我一度想找一支钢笔用,但直到和妻子在济南银座买了凌美那种经典的笔,才再次的拥有钢笔。凌美的设计非常出色,那种外观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而书写体验也在平均值以上。还有它的墨水,巧妙的在瓶体上装上了吸墨纸,即方便也不失美观。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再用起钢笔来。

从此以后,我开始了对于文具的兴趣。从什么值得买、数字尾巴、还有各种论坛上查看各种相关知识。顺带的因为妻子看到同事在用而给我推荐的 Midori Traveler’s Notebook,我对本子、手帐也发生了兴趣。后来听李如一的播客,得知了《我的绅士时尚》这部日剧,得知了百利金、Filofax、劳力士这些牌子,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当时看主人公买了百利金的绿螺钢笔,我也特别的想要一支。现在想来其实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最终一个下午,我在给人替班的办公室里下了单,并在一个周五上午收到了货。

头一次用这么高级的钢笔,心中自然是很兴奋的。不过实际写下来感觉也不过如此,我想我的写字水平大概还不足以品味笔带来的影响。但用的久了感觉还不如凌美写的舒适。百利金这支笔下水比凌美更快,比划更粗一些,让我并不是特别喜欢。百利金是西方生产的给西方文字设计的笔,我在论坛上看到有人说长刀研适合东方文字的,不过看看价格,觉得不应该再买一支这个价位的笔了,给我来用实在是糟蹋了。

这个时期也看到有人说英雄钢笔,作为中国的小学生我自然知道英雄牌子,不过从来没有被它吸引,它的外观实在没有能抓人的地方。论坛上说英雄钢笔的品控不好,买到品质好的算运气,或者看你现场挑笔的实力,买到品质不好的可能性也不小,因此我从来没有多看看它。

今天看到了这篇文章,心中的感慨是不可避免的。英雄的衰落实际上是钢笔这种书写方式的一个体现,甚至是书写没落的体现。钢笔在这个年代可谓生不逢时了吧,至少在中国,钢笔是非常非常主流的书写工具,而现在,卖的好一些的钢笔品牌无一不在设计上下功夫,与其说它们是笔,不如说它们是工艺品,或者玩物吧。英雄的衰落是必然的,爱范儿的文章中说英雄抄袭,其实不抄袭还能有什么其他出路呢?英雄是错在抄袭了一样大路货产品,但如果不抄这个,抄一款曲高和寡的品牌,比如万宝龙,则与英雄的品牌形象不对应,购买者不认识这个造型,抄了也白搭。从这一点说,英雄的品牌地位就是大众,或者说低端,导致了他抄袭区间的狭小。更说明了它的产品在今天已经不合时宜——大众已经不再用钢笔了!

必然的衰落。R.I.P。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