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搬家整一年了

一年前,我晚上请同学开车两趟把家当运到刚租的公寓里,来加拿大后第一次搬进公寓,里面什么也没有。正好我的一个同学的室友回国,我跟他联系了一下,暂时住在他的家里,同时置办家具。和那位同学也挺长时间没联系了,于是晚上和他约着去饭店吃火锅。我在晚上有课,上到9点,于是一下课我就赶着坐车往饭店赶。我对地理信息一直不敏感,再加上晚上天黑,坐的又是一趟不熟悉的车,因此坐到一半的时候我就下车了。下车后感觉不对,于是给我同学打电话问路,于是半走半跑的赶去饭店……

那时候的假期,我刚完成了正式的第一个学期,暑假也选了三门课:《数据结构与算法》、《离散数学》和《经济学原理》。除了最后一门是选修,而且是在7、8月份才开课;前两门都是我们专业的必修课。因此搬家的时候,我正在学的课就是这两门。当天晚上上的课正是《离散数学》。《离散数学》这门课,由于高中数学的基础,我感觉不难。《数据结构与算法》就更不用说了。不过我每天带笔记本电脑去学校的习惯就是在《数据结构和算法》课上养成的。之前我只有在《图论》课上用电脑记笔记,因此老师写的笔记很多,我写英文字母的速度很慢,用键盘输入就快多了。但我在其它课上都没有用计算机的习惯。

但从《数据结构与算法》课程上,我发现有同学用电脑记笔记,而且那门课的笔记又实在简单,再加上我又知道了FreeMind这个东西,于是就试着用FreeMind来记笔记。同时,过去上学时背的小挎包,也变成了背包,因为我的电脑放不进小包里。正因为我每天带电脑去学校,我就没必要在家里用电脑了。因此从那时开始我在学校的活动时间大大加长,基本上从早上9点左右就去学校,在那里上自习,等到晚上去上课,上晚课回家。也是从那以后,我几乎再也无法在家里静心学习了。

================岁月的分割线================

一年以后,学校生活似乎成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和一年前一样,我依旧只能在学校学习。但学习的动力似乎减少了许多,据我同学说是因为长时间维持一种单一生活的原因,如果中间抽时间回趟国就好了,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在过去的一年里,每个大学期选的课都是四门,难度也有了加深,因此课业压力也远非一年前的时候可比。今天早上收到《软件工程》课工程小组的同学发来的邮件,标题为“AHH phase 1 is due soon!!!”。第一期的项目到下星期就要交了,我们还有几个难关没有攻破。赶作业在过去的一年中成了常有的事。

最近几天,对于一年前的感觉越来越深刻了,总是怀念过去的生活──那时的闲适,今天看来多么宝贵啊。那时每天早上到学校,先扫完Google Reader,然后看TopLanguage上的讨论,每天都让未读数目保持为0。虽然讨论的内容有的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总有一种饱足感。今天我的Mail.app程序显式TopLanguage子目录下的未读邮件已经将近2万封。虽然我偶尔也上去看一下感兴趣的话题,但看着这个未读邮件数量,心理总有一种无力感。

在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才幡然醒悟,今天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之前一直没有把两者联系起来──看网上言论的时候想时事,回忆往事的时候就想过去,从来没有现在的“这两者原来都是在一天啊”的感觉。我现在已经想不起在一年前的晚上,和同学吃完火锅往回走的时候,脑子里想没想过那件事了,印象里似乎没有。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