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雪

昨天在写 blog 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去年三月的这篇文章,讲了去年的第一场雨的情况。那次的雨不但是当年第一次,而且还是特大雷雨,震得我们整个街区都断电。当时我一个人在家里,没有电能,笔记本电脑里有不多的电量,但更重要的是调制解调器需要用电,所以没有互联网络。当时我还没有大屏幕智能手机,也没开通手机网络,因此一瞬间,我发觉我基本上什么都做不了。电脑里存了一些资料可以看,但我的笔记本电池也老化的厉害,撑不了多久,所以为了保住唯一的光源,我只好让它休眠。于是最终我在床上翻滚了一阵子睡不着,只好郁闷的边听雨声,边吹口琴自娱。

所以那次的事情我记得特别的深刻,结果昨天看到了这篇文章的日期,让我非常惊讶,因为昨天这个城市还飘了一点雪花。虽然已经到了五月了,雪花并不是很亮,导致下午的时候算是雨夹雪,但下雪能坚持到五月份还是不多见的。

过去因为每年第一场雪的日期不断而让我关心的温室效应,今年最后一场雪(之后应该真的不会再下雪了吧)给人一种好的期盼。

又是一年蚊虫季

今天早上,屋子里进来了今年的第一只苍蝇。温尼伯春天的蚊虫季节到来了。

我吓了一跳。加拿大这边的苍蝇跟国内济南的不一样,它们的个头特别大,因此飞行时的声音不像国内苍蝇那样时嗡嗡的,而是震动幅度比较大的兹兹声。国内的苍蝇给我的感觉是烦人,在身边飞的时候我会用手把它们赶跑;这边的苍蝇因为块头大,给我的感觉是像蜜蜂那样,有可能会蜇你一下,所以我基本上不敢用手去碰它们,每次见到总能让我肾上腺素剧烈分泌。好在因为我拉的窗帘,这种苍蝇也比较笨拙,所以我趁着它还在窗帘和窗户之间,用窗帘把它给按晕了。我觉得如果我胆子大一点,用点劲就能把它按死,但可惜它掉到我碰不到的死角了。过了一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它跳到我的桌子上了,尽管还是很害怕,我总算抓住了机会,垫着纸巾把它按死了。

来到了加拿大后的第一个夏天,我惊喜的发现这边的蚊子不喜欢我,因此当朋友们都苦于整天被蚊子咬的时候,我从来不担心。可后来发现或许是这边绿化面积大的原因,我在走路上学的路上经常能遇到很多小虫子。最常见的有国内称之为“吊死鬼”的虫子,一根丝从树干上吊下来,虽然没有杀伤力,但十分吓人。我有一次走路去学校,因为没注意,到了图书馆坐下,打开电脑,顺手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面前的桌子上就落下了两三只小虫子,吓得我赶紧把头发扫了好半天。

除了春天,秋天也是虫子很多的季节。去年到了秋天,我发现经常能听到很轻微的“啪”的一声,然后扫一眼灯光照到的地方,就能看到一种小飞虫。这些虫子喜欢光,因此到了晚上被台灯的光线吸引,就会往家里钻。我开始时以为房间不严实,总会有小虫子飞进来,也没有太关心。可有一天晚上,我向窗外一看,玻璃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虫子,让我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再也不敢贪图凉爽就把窗户打开了。然后不顾已经到了深夜,穿上衣服冲到了楼下的 24 小时营业的超市中,买了一瓶杀虫剂喷了一通,感觉心理上舒服了一点。

说道杀虫剂,我在超市里见到很多种,价格不一,而且还有对某类虫子专杀的。我考虑到管它专杀哪一类的,总归都有点毒性吧,于是就挑了最便宜,适用范围最广的那一种。结果有一天屋子里进入了苍蝇,我用杀虫剂喷它,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它对苍蝇唯一的效果就是喷雾带来的冲击力,喷的时间长一点,会出来泡沫,这些泡沫能把苍蝇给粘住,然后就看到苍蝇从里面爬,变成了落汤鸡,但并没有被杀死。我顿时对这种杀虫剂失望了。

我印象里最深的家里进来虫子的情况有两次。一次是不知道从哪里进来了一只蜂,我认不出来是蜜蜂还是马蜂,总之很吓人。它在我房间的吊灯那里转悠,我花了很长时间下定决心,用毛巾把它给扑下来,最终抓进了可乐瓶里。还有一次更吓人,那天我已经上床躺下了,把电脑侧放在床上,准备睡觉前再看一会,结果突然,“啪”的一声,屏幕前跳出了一只比较大的,现在印象里也是蜂类,但绝对比蜜蜂大,很有可能是马蜂。那次把我给吓的啊,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些虫子。好在这类虫子不跟国内的苍蝇一样那么灵活,因为当时房间里只有我的电脑屏幕那一个光源,因此虫子被吸引到了那里。我还是拿了毛巾,从远处把毛巾扔向电脑,把它盖在了键盘上,然后带着电脑冲进了卫生间,把虫子给拨到了马桶里冲了下去。这给我带了了很大的心理阴影,那几天在我的房间里我都是战战兢兢的。

家里经常进蚊虫,跟这边的窗户老旧有很大的关系。纱窗有着很多的开口,如果不注意修补,就容易出问题。窗户的结构也是,比较利于保暖,但当把玻璃窗半开的时候,就容易漏出可以让虫子通过的缝隙。我也遇到过一些情况,虫子进入了几层玻璃窗中间,这时我们也只能把窗户关起来,期待虫子什么时候开窍,自己跑到外面去了。

在加拿大办理退税

今天我办理了去年的退税。

其实来加拿大之后,每年的春天都要办理退税,但今年是不同的一年。过去我们要退税,去国际学生中心那里领取一份表格,填好了把它跟相应的文件交给国际学生中心的老师就行了。国际学生中心会有义工根据你的表格内容制作申报税务的表单,然后为你寄送过去。但今年我去国际学生中心领表的时候,那里的老师告诉我国际学生中心不再办理退税了,她给了我一份表格,列着帮同学办理退税的机构或个人,让我们自行去找那些人来办。

所以今天,我准备好了材料之后,就去学生会开办的帮忙办理退税的点。那里是一个小屋子,里面有几台电脑,然后两个 advisor 在里面转悠,帮同学解答问题。去了之后,我按照贴在电脑桌上的说明,才知道要制作退税的表格,只需要上 UFile 这个网站。这个网站就是通过对你提问题,帮你生成 PDF 格式的报税表的。我之前是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我在家里就可以把绝大多数的东西给办好了。当然,到了最后一步,系统会询问一个七位数的密码,只有学校这边才有,其它的步骤我觉得都可以自己完成。当然,今天在学校里也是我自己完成的,advisor 在那里只负责解答问题,而不会帮你来填表。

生成表格之后,找地方打印出来,然后去邮局把表寄到指定地点就可以了。不过,由于是第一次做这个,我弄下来感觉特别的累啊。今天的天气也不大好,早上出门时下小雨点,我穿上了保暖内衣和毛衣。到了中午太阳直接暴晒,让我出了不少的汗。明明一两个星期前才刚刚化雪,现在就开始热到这样了。让我不由感叹,温尼伯没有春天啊。

2012 年温尼伯的第一场雨

今天晚上,温尼伯下了今年第一场雨。下雨本身没什么的,但打雷打闪的把我们整个小区的供电给打停了将近两小时。

从晚上 8:30 左右就开始停电,不是我们一座楼,我们楼前面的大超市也没电了,超市前面就是公路,路灯也不亮了。屋子里自然就没有灯光了,无线路由器也没有电了,自然我也没法上网了。没有电源,计算机也支撑不了多久,于是我趁九点多的时候稍微有那么一点困意就上床了。在床上翻滚了一会,稍微睡过去了一小段,模模糊糊的听到“嘀”的一声,抬头看看屋里的加湿器指示灯亮了,说明供电恢复,于是爬起来写下这篇文章。

在来加拿大之前,我对北美这两个面积颇大的发达国家有各种想象,比如超级便宜的宽带互联网、无线手机上网、超级稳健的供电等等,这些纷纷的在这几年中被现实给打破了。也许时因为建成的时间比较长久的原因,我们周围的很多设施都算是比较陈旧的,包括带不起空调的电网。停电之后让我有些茫然,没有灯光连纸质的书也没法看,在家里整个就废了。我之前倒没想过在这边如此的依赖供电。

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室效应加剧的缘故,刚刚开始升温就变热了。上周我们还有冬末春初的感觉,屋外刚刚化雪,只穿一层长袖衣服还会感觉冷。这个星期温度直接就飙上 20 度了,不知道下周会不会让我们凉快一点,难道要提前进入夏天了吗?

注意文明

我在出国前上新东方的托福课时听过很多中国人在外国的笑话,其中有几则时这样的:

许轶在美国留学时,当地的中国人发现洗衣机认的硬币和中国的几分钱硬币很像,投入中国硬币可以代替美元级的硬币使用,后来洗衣机管理员回收硬币时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于是这帮人找了日本类似大小的硬币,并且还打磨的可以投入洗衣机使用,来栽赃日本人。

一个忘了名字的老师讲过在美国犯了错误被人发现后假装自己时日本人。

当然,这些故事到底有几分真实性值得怀疑,不过作为参考放在这里也不坏。

中国传统文化有好的,也有坏的东西。比如说的不吃亏这一点,很多人认为要获利,厚黑很重要。有俗话说“怕死的害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害怕不要脸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生活在国外的留学生,很多人抱有这类思想。因为相对于其它比较老实的国人,外国人在国人严重已经到了“傻”的等级了。因此如果你能在国外做到不要脸的话,通常就会比当地人获得更大的利益。

前几天和室友去超市的时候,听他说起我们在语言班上课的一个同学的事。她在上课的时候不好找停车位,于是把车停在教学楼门口不允许停车的地方,打开双闪去上课。巡警看到了以为是车有问题在那里临时放着就没管,其实她要在楼里至少呆一个小时的时间。几次下来后终于被发现了猫腻,贴上了罚单。

结果是:在西方国家中,日本人常常比中国人受欢迎、台湾人也常常比大陆人受欢迎。有些中国人觉得不服气,认为是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冲突问题。或许有这方面的道理,但个别中国人在外国不恰当的行为也有很大的因素。

温尼伯妖孽的雪天

温尼伯下雪了,我是第一次见到 5 月份还下雪的城市。温尼伯属北半球,纬度有点偏北,因此冬天的温度特别低。但总体上来说温尼伯与中国大多数城市一样,12 月到 3 月冷,7 月到 10 月热。4、5 月份的时候正属于春夏之交,风和日丽这种情况。所以 5 月份的时候给我们来一场小雪,让我们都有种大呼“天生异象”的感觉。

特不真实。

无妄之灾

从小,我就对棍棒、石头一类的东西比较有兴趣。男孩子嘛,对武力这些比较喜欢,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武器了。看多了武侠片,小孩子会用一些树枝子来当刀剑,就算不是真的和别人干架,拿在手里“把玩”也很快乐。这类玩具相比较正规的玩具有个好处——成本低。买来的玩具,磕磕绊绊的出了什么故障总会心疼;这种捡来的玩具用坏了丢掉就是了。所以小时候我经常在外面往家里捡垃圾回来,像棍子、石头、电瓶、火花塞都被我捡回来过,我也没少因为这个受家里的数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也学会了这方面的克制。小孩子拿一跟棍子在街上走路没什么,像高中生、大学生的也这样做就让人有些别扭了。尽管如此,有的时候我在路上看到了比较合心意的石头(棍子体积太大,已经不行了),也会忍不住拿回家,也算是个安慰吧。

石头当然不是拿来当工艺品来玩收藏玩升值,主要是为了满足我的一些遐想罢了。过去看过影视作品里有关于一种“法器”的描述,有的小东西里面自成空间,可以往里面放很多的东西,我就想如果有这种石头被我捡到了就有趣了。后来就是吧石头想象成“玉玺”,总想捡块石头像和氏壁那样价值连城。有的石头拿在手里确实很和手,我甚至会把它放在枕边,睡觉前也要摸摸。

最近天气暖和了,我平时去运动场的次数也少了,我就觉得放学走路回家也算是一种有氧运动了,于是这几天我都是走路回家的。昨天在路上,我在地上看到一块石头,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感觉它在路边特别显眼。

放学回家路上捡的石头
放学回家路上捡的石头

本来我昨天就想把它拿上了算了,不过因为我很多年也没有做这种事了,于是就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不过在那种环境下,这块石头确实给我的印象很深刻。直到我走回了家,我还对这块石头念念不忘。

今天晚上月亮很圆,也很低,在这个还算晴朗的晚上感觉特别漂亮。我走在同一条路上回家,在同一个地点有看到了这块石头,顿时让我感觉跟这块石头很有缘。这次我没有压制把它带回家的欲望,就把它捡了起来,带了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就感觉路上的蚊虫似乎特别关照我,身上也莫名其妙的痒。平时我在这里比较自豪的一点是,到了夏天我的同学都被蚊子咬的骂不绝口的时候,蚊子从来没有光顾我,因此在过去我从来没有发现身上被蚊虫咬过。但晚上回家后,我发现身上至少起了两个疙瘩。其中一个在手背的边缘,很痒;另一个在下巴右侧,没有感觉,但摸上去心里很别扭。

我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把这块石头扔掉,不过最后没有执行。一来我觉得为了自己的“贪欲”把石头给拿走,离开了它的老家,却没有完成我“对它的许诺”而把它仍在半路,对石头很不公平。二来我自己也有点嘴硬,自己捡了一块谁也不要的石头,走在半路却后悔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

把石头拿回家之后,我看了一下石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既没有什么很有意义的形状,外形也不是很符合手掌的弧度。我弄了点肥皂把它清洗了一下后,感觉石头凉凉的,就想如果它能一直保持这种温度,倒是也挺有意思的,可惜几分钟之后我的幻想破灭了。

我还发现的一点是,这石头好像有一种淡淡的腥臭的味道,倒是稍微有点符合“臭石头”的样子,不过不是很明显。对于它要怎么处理,我还没有下狠心把它扔掉,还是暂时放在那里吧。

我之前在国内也捡过自己很中意的石头,在把玩了半年多后,似乎是有一次发神经把它往地上摔,潜意识里是想测试它的硬度,结果当然是石头摔得不那么“漂亮”了,我就把它扔掉了。似乎我很多玩具都是这样的下场,这块石头看来要“自求多福”了。

分居

我之前写过我找室友的经历,当时我之前的室友毕业回国,我要给客厅找个室友跟我合租。

我首先想到 A 同学,我在读语言的时候和他一个班,关系一直不错。之前听说他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客厅里,合租的是两个陌生人,于是就想把他“勾引”过来──与其与陌生人合租,不如和熟人合租更好说话。不过问他的时候,他说其中的一个室友搬出了,他从客厅升级到卧室去了。而且他住在另一处公寓的女友(也是我语言班的同学)搬去和他一块了。不过他的女友之前是和我国内来的同学 B 合租的,我可以问问他们那间卧室还在不在,如果找室友困难的话,我就搬过去。不过我先问了 C 同学,同样是之前语言班的同学,不知道他有没有搬出来的意思。我问他的时候比较隐晦,没有直接问他要不要来,而是问他有没有朋友要找房子的,原因是他那时和别人合租一套两室一厅,虽然是和陌生人合租的,不过好好的干嘛要来我这里住客厅呢。他没有意思之后,我就问我国内的同学,他之前和女朋友与 A 的女友合租一套两室一厅,我问了后结果我那同学回国了,那间卧室也已经租出去了,于是最后一条找熟人合租的路也没了,我只好从论坛上发帖子。

本来我的打算是找房子难但有房子就不愁租不出去,结果发帖之后几天都没有信。平安夜那天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去老外家聚餐,和他们谈起这件事,但他们却觉得不大乐观。因为我要出租的是客厅,除了熟人以外,如果有卧室的,肯定不会租客厅。冬季也不是留学生初次出国的旺季,因此找房子的人就不会很多。我听了之后,想想也有道理,就有些担心了。不过按照我那性格,以及那几天我那什么都提不起劲精神状态,我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看了看我那帖子在论坛里不知道沉到多少页了,一个回复的也没有。现在想来,我也对我那时候的行动有些不解。本来找不到室友的话,我就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每月 651 加元的房租和 50 加元的网费,是很麻烦的,不过我那时的心情是隐隐有点担忧而已,知道后果,但就是不想行动。现在说那时候有潜意识预知到今天的结果是有“事后诸葛”的感觉,但我当时确实是那么希望的,并也想到我之前的种种经历都是如此的──自己不用花心思去想解决方法,总会有方法水到渠成的找上我的。

后来的情况就和我那篇文章里说的一样了。C 同学在一天晚上 7 点左右给我打电话说想过来看房子。我问他为什么要搬,他说他们的合约三月份到期,他们公寓的管理员不咋地,他想换个地方住。我一厅这送上门来的好事,自然是乐得答应了。他说他二月份搬进来。

C 同学看完房子后没两天,在一个周末我接到 B 同学的电话,问我知不知道有谁在出租房子。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和女友分了,刚从国内回来,正急着找房子,听他说这时候房子也不好找。我一合计,一月份还有半个月的房租要我自己承担,不如把他拉进来暂住,算是一举两得。于是就把他拉进来了,让他有半个月时间找房子。最终他找到房子后,就帮他搬家,而我在中间也成功的让他跟我合租我和之前的室友在健身房合租的储藏柜了,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了。

今天晚上我正在写作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 A 同学打来的。他上来问我那客厅租出去了吗,我听了之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告诉他已经出租给 C 了,但他还没有搬进来,然后问了他原因。果然如我所料,他这几天一直和女朋友吵架,想找地方搬出来。我心里想着“果然如我预料一般”,一面表示遗憾,一面说“过几天可能还有转机”,同时想到了和之前的室友的讨论。

我之前的室友和女朋友在国内认识的,一起来这边的,中间分分合合好几次,最后我室友毕业回国,他女朋友留在这里。他女朋友从来这里之后一直住在老外家里,我室友和我在语言班毕业之后一起租的房子。他说他一直没有和他女朋友一块住,就是因为当中的麻烦事太多,多数情况下都会闹翻。也确实,他在这两年之中,和他女朋友分分合合好几次,但到最后也算是在一块的。我们当时讨论这个话题,就是因为听说 A 同学和他女朋友搬到一块去了才开始的。B 同学的经历验证了这一点,今天 A 同学同样验证了它。

接连发生同样的事,让我有些好笑。更好笑的是我当初在找室友的时候都问过他们但都没有成功,结果现在他们又反过来问我,真是有些“沧海桑田”的感觉。我当时找不到室友的时候脑中隐隐的幻想可能是有熟人会来找我一起住,因为我之前几乎每件类似的经历都是这么顺其自然的完成的,在完成之前我固然也感觉过一些恐慌,但事实却就那么的发生了,那么的顺其自然。这次我也感觉到了恐慌,而且似乎这恐慌也比之前的每一次更剧烈一些。我甚至想到了“我之前每一次类似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完成的,我感到很幸运,因为我不需要自己出力去选择或者去争取,事情的结果也都不错,我懒懒的就获得了好处,难道我一辈子都会这样幸运?这次会不会就是一次‘人生转折点’?从这次开始我要自己努力去获得我必须要的东西了?”结果事情依然是这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显然我又幸运了一次。不过我在写这些字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自信了,不知道下一次事情是不是还会像这次一样幸运的解决。

现在的整体社会导致我以及周围的年轻人的心智有低龄化的现象。我经常听到有人戏言“如果我们如果在旧社会的话,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因为听过很多人说那时候人们十六、七岁就结婚生子了。哪怕是今天,我也经常听说“某某的小学同学已经结婚(甚至有孩子)了”的话,在感慨时间流逝的同时,也想过如果结婚或者生子的是自己,自己会是什么感觉。当事人可能会感觉很自然,但如果是我的话,心里想的肯定是“别开玩笑了,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尽管经常从大人那里听到“你以为你还小啊”之类的话。

在国外,很多人都总结出男女没有真感情之类的话。尤其是我们这个地方,平日里给人的感觉远不如国内的一些大中城市那么有“都市感”,平均楼层的高度也不过两三层。生活本来就比国内冷清,再加上我们这些外乡人,就更冷清了。因此这边的一些“小两口”,基本上都是欲望的结合,因为一个人在这边太寂寞了,很容易“干柴见到烈火,天雷勾动地火”,两个人就好上了;但同时也经常听到某某和某某又分了。当然了,本来在一起就是为了泄欲的,结果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在异国一起生活其实就和国内的两口子一个小家庭差不了多少,而由于心智的低龄化,心理也远达不到长久过日子的程度,不久就分手也是正常的。

分分合合原本正常,不过在近期内就接连看到了两起,还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因为毕竟我周围的人平时也很少发生这种情况,所以感觉也有些奇特的。我身边还有比较尊敬的学长,同期的同学也有一起住的,我也不禁为他们感到有点担心。其实想象一颗不怕寂寞、自得其乐的心在异国他乡学习生活还是挺好的,虽然在外人眼里或许少了很多人生乐趣,但也少了很多红尘世俗中的烦恼。

天气变冷了

总体来说,我感觉今年的温室效应比去年要明显一些。除了在很早下了一场雪之外,今年降温的时间比去年要晚很多。在这个星期之前,我一直都感觉还可以(我不是很怕冷,因此比一般人来说对冷不那么敏感)。

而从这个星期开始,温度一下子降下来了。这星期开始,我在保暖衣外面和外套里面加上了一件毛衣。每天早上起床时最痛苦,这个星期第一次感觉到出了被窝就很冷了,每次都要拼命挣扎着才愿去刷牙洗脸。在外面等车时,明显感觉一出门脸部就有冻僵的感觉。而且在室外时可能是因为寒冷导致低气压(?),我有种呼吸吃力的感觉。而且感觉在室外不会流鼻涕,因为鼻子里面已经感觉到有像结冰了一样的“固体”。周一时我感到冷之后,在周二早上查了一下温度,看到雅虎天气上说是零下22度。现在我手背上已经有皲的感觉了。

之前写过文章说今年冬天温度高。真正到了11月中旬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一个常年住在宾夕法尼亚的 Scranton 的人这时候来温尼伯不会感到太多的不适。现在却觉得我太嘀咕了这里的冬天了。11月中旬还不冷,是因为这里的冬天还没有到来。如果电视剧里 David Wallace 说的不是11月中旬而是12月中旬,我绝对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