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无妄之灾

从小,我就对棍棒、石头一类的东西比较有兴趣。男孩子嘛,对武力这些比较喜欢,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武器了。看多了武侠片,小孩子会用一些树枝子来当刀剑,就算不是真的和别人干架,拿在手里“把玩”也很快乐。这类玩具相比较正规的玩具有个好处——成本低。买来的玩具,磕磕绊绊的出了什么故障总会心疼;这种捡来的玩具用坏了丢掉就是了。所以小时候我经常在外面往家里捡垃圾回来,像棍子、石头、电瓶、火花塞都被我捡回来过,我也没少因为这个受家里的数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也学会了这方面的克制。小孩子拿一跟棍子在街上走路没什么,像高中生、大学生的也这样做就让人有些别扭了。尽管如此,有的时候我在路上看到了比较合心意的石头(棍子体积太大,已经不行了),也会忍不住拿回家,也算是个安慰吧。

石头当然不是拿来当工艺品来玩收藏玩升值,主要是为了满足我的一些遐想罢了。过去看过影视作品里有关于一种“法器”的描述,有的小东西里面自成空间,可以往里面放很多的东西,我就想如果有这种石头被我捡到了就有趣了。后来就是吧石头想象成“玉玺”,总想捡块石头像和氏壁那样价值连城。有的石头拿在手里确实很和手,我甚至会把它放在枕边,睡觉前也要摸摸。

最近天气暖和了,我平时去运动场的次数也少了,我就觉得放学走路回家也算是一种有氧运动了,于是这几天我都是走路回家的。昨天在路上,我在地上看到一块石头,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感觉它在路边特别显眼。

放学回家路上捡的石头

放学回家路上捡的石头

本来我昨天就想把它拿上了算了,不过因为我很多年也没有做这种事了,于是就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不过在那种环境下,这块石头确实给我的印象很深刻。直到我走回了家,我还对这块石头念念不忘。

今天晚上月亮很圆,也很低,在这个还算晴朗的晚上感觉特别漂亮。我走在同一条路上回家,在同一个地点有看到了这块石头,顿时让我感觉跟这块石头很有缘。这次我没有压制把它带回家的欲望,就把它捡了起来,带了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就感觉路上的蚊虫似乎特别关照我,身上也莫名其妙的痒。平时我在这里比较自豪的一点是,到了夏天我的同学都被蚊子咬的骂不绝口的时候,蚊子从来没有光顾我,因此在过去我从来没有发现身上被蚊虫咬过。但晚上回家后,我发现身上至少起了两个疙瘩。其中一个在手背的边缘,很痒;另一个在下巴右侧,没有感觉,但摸上去心里很别扭。

我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把这块石头扔掉,不过最后没有执行。一来我觉得为了自己的“贪欲”把石头给拿走,离开了它的老家,却没有完成我“对它的许诺”而把它仍在半路,对石头很不公平。二来我自己也有点嘴硬,自己捡了一块谁也不要的石头,走在半路却后悔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

把石头拿回家之后,我看了一下石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既没有什么很有意义的形状,外形也不是很符合手掌的弧度。我弄了点肥皂把它清洗了一下后,感觉石头凉凉的,就想如果它能一直保持这种温度,倒是也挺有意思的,可惜几分钟之后我的幻想破灭了。

我还发现的一点是,这石头好像有一种淡淡的腥臭的味道,倒是稍微有点符合“臭石头”的样子,不过不是很明显。对于它要怎么处理,我还没有下狠心把它扔掉,还是暂时放在那里吧。

我之前在国内也捡过自己很中意的石头,在把玩了半年多后,似乎是有一次发神经把它往地上摔,潜意识里是想测试它的硬度,结果当然是石头摔得不那么“漂亮”了,我就把它扔掉了。似乎我很多玩具都是这样的下场,这块石头看来要“自求多福”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