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小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的太慢。早上上学,要一直挨到放学;开始上课,就在计算下课的时间。可谁成想,到了毕业,自己工作了,就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了。其实不用到了工作,从脱离了强制上课的高中,到了可以自由选课的大学,这一切就不可逆转了。

长大了之后世界的诱惑太多,不说别的,单手机一项,就能抹杀我们不少的时间。打开一片小说,几个小时就过去了。醒悟过来之后,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但下一次,呵呵。

解决办法,或许唯有充实起来吧。但人长大了,上面没有人逼迫自己了,总会有些惰性。把诱人的玩具封存一会儿,就觉得委屈了自己,不如奖励自己休息几分钟,于是这一天就又过去了。

上学的时候,会觉的上课的日子没完没了,其实工作后,又有多少人觉得工作很有意义,会让人欣喜呢?其实也是没完没了的吧?区别在于小时候,没有玩的自由,大了反而有了。

下半之后,时间往往溜的更急。也许是我想做的事情太多——想读书,想看剧,这两者就无法共存。这两天我沉迷于《硅谷》,就丧失了读书的时间。前两天刚从当当上买了基本书,现在想来,实际读了的也没有多少呀。

现在我成为了大人,在小时候的我看来应该已经摆脱了这样的烦恼才对。小时候看父母下半回家吃饭后,看看电视,就去睡觉,似乎很容易,结果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这么难了呢?

乱语:周日的孤独感

前言:其实今天有很多东西想写,但写到现在,脑子已经乱了,很多东西也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文章让我弄得很混乱,权当次记录了。

这种感觉,我觉得积攒了几周了。几周前,它确实发生了,但也许这周是有点特别,也许这周它积攒了一定的程度,所以今天感觉特别明显,我觉得值得写一写了。

也许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当你小时候,总接的时间过得特别慢,我们总是期待明天的好事请。长大后,我们觉得时间过的太快,时常你一不注意,时间就过去了,你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工作后,每天重复上下班的生活,下班回家后,晚上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么有多少,所以,周末的时间就显得特别可贵。每当周五,下班就尤其的让人觉得期待,可几乎是马上,周日晚上就到了,想到第二天就又要上班,心中就有了一种怅然的感觉。

这次的感觉怎么描述呢?这几周,妻子和女儿去了娘家,我每周末就惯例的周六去平阴,周日下午回济南市区。一个人开着独自回家,尽管你知道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从感觉上总有一点不舒服。下了高速公路,我选择一条车流量比较少的路,顺便去星巴克买杯咖啡安抚一下自己的情绪。在东部,有雨滴广场和美莲广场两个地方都有星巴克,这次我去的是雨滴。雨滴广场是我在东部比较喜欢去的地方,一方面是离我家比较近,再一个是我刚开始逛街的时候,最早接触的地方。

我在刚和妻子谈恋爱的时候,妻子还不适宜住我家里,那段时间,我们在我家附近找一个酒店住着。有次她早上起来,自己走到了雨滴广场买了一些好吃的好喝的,自己提回来给我准备着。那次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在这边住店,第二天我需要开着给住在远处的姥姥姥爷送东西,然后赶回来接上妻子。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渐渐的知道了雨滴广场。之后,我们在雨滴广场吃过好几次饭,因为它的地点很好——离我家不远,离我公司也近,离我在国内的母校也很近,我很怀念这个地点。虽然妻子觉得里面的商店离恒隆广场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我记得有一次,公司安排妻子去青州参加培训,那也是一个周末。我开车把她送到火车站,她进站后我自己开着她的奥迪车往回走。走在经七路上,似乎和一辆公交车发生了挂擦,那时候这辆奥迪还没有被我伤害的太多,导致我心中一直很抑郁。我开到了雨滴广场,下车检查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伤痕,算是一个不解之谜。在雨滴广场的星巴克,我点了咖啡,大概就用 iPad 在上网,顺便定位她走到了什么地方。我挺喜欢雨滴广场的星巴克,它是双层的,因此空间挺多,我们也经常来这边休息。那次我就坐在二层的一个不错位置的沙发上,心中一点上网的欢乐都没有,因为那时候刚和妻子好不久,还没有习惯她不再身边的日子,所以心里很怅然。但又不好擅自决定自己的情绪,有点自己觉得矫情的样子。

有了这次的经历,当我一个人来雨滴广场的时候,就给我一种形单影只的感觉。特别是近期,妻子一直在娘家住着,我如果有事,就只有自己去雨滴那里。其实我自己也不会漫无目的的去逛,每次去基本上除了买东西就是和咖啡,完事就离开,现在我也不会在星巴克里坐着上网了,没有那个功夫了。

晚上我又要加班。其实自己加班的感觉到不错,只要没有那种让我挠头的任务就好。自己在那里,悠哉悠哉的做工作,也不饿,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我常常工作到天黑,这是一张在厕所里往外看的照片,夜晚用手机拍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当我看到外面的景色中,时常有一种自己是一只笼子里的鸟一样,真的很想长上翅膀飞出去,看看这些亮灯的地方。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地方从进出看一定很多灰尘,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但这种孤独的感觉是无法抹去的。

今天下了高速,我为了体会这种孤独的感觉,特地跑去雨滴广场买咖啡,而没有去更近一点的美莲广场。我确实体会到了。实际上,这样的感觉对我来说影响不大,但我希望的只是对过去日子的回忆罢了。

说道回忆,特别是和妻子的回忆,想想还有许多。短短这两年的时间,我们也发生过很多美好的事情。比如晚饭后坚持走了很远的路,走到了丁豪广场的星巴克,坐在那里喝咖啡交谈。其实在我刚回国的时候,这个地方是我无法用脚走到的距离,现在我可以带着另一个懒人徒步走到那儿,算是个奇迹吧。

客厅的迷茫

昨天晚上 10 点来钟,我还不想睡觉。想想自从里约奥运会开幕后,我还没有看过一场奥运比赛呢,于是就邀请妻子去客厅看电视。没想到这偶然的举动,就让我们看到了今年中国奥运首金的诞生,而且是位济南姑娘,我们也与有荣焉。

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和妻子讨论到,家里的客厅还是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计划房子装修的时候,我想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就是家里地位最高的男女主人,就不应该像和父母住一起的时候,常驻我们的卧室里。我们自己的家,客厅理所当然的应该由我们来支配,不应该像客人一般呆在卧室里,不像样。

结果,在这个家里住了小半年,我觉得似乎还是没有突破客厅的大门。也许是我们还比较少的独自呆在家里,往往家人都在一起,我们也没有肆无忌惮的在客厅里休息。就近期的生活来看,我每天早上起床后,在卫生间洗漱,然后就去上班。下午下班后,回到家,吃饭,之后要么去卧室陪妻子,要么去书房做些自己的事情。妻子刚生了孩子,尚处于坐月子期间,日常更常卧床修养。上周岳母在这边照顾着,饭后就和宝宝玩,还有月嫂,一般在婴儿房里陪着宝宝。有岳母在这里,我也不好坐在客厅里独自霸占电视,虽然她也很少看电视。

我们对客厅不亲近,我想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电视这种媒体弱势造成。现在网络高度发达,人手一部手机,谁还依靠电视来获取信息啊?就连我的母亲,饭后也常在他们家的沙发上盘着,抱着手机刷朋友圈,何况我们呢?要看视频,优酷、爱奇艺什么的,有很多精彩的内容等着看,而热爱新闻这种形式的人,似乎在我身边也不算太多。

我呢,从 2007 年出国后就没怎么正经看电视了。对于一个留学生来说,在租赁的房子里置一台电视并开通有线节目,也是有点奢侈,所以我获取信息的方式还是电脑上网。我在出国前还是很爱看电视的,那时上网条件很差,电视也是日常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在那时,我特别爱看的是 CCTV-10、CCTV-13、CCTV-4 等频道,也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记得那时我看电视是那么的自然,多数情况下,总会找到想看的节目。我还有过夜里不睡觉,偷偷溜到客厅里,用最小的音量看武侠节目的经历。

可这一切在出国后就都被打乱了。我想是我这几年没有接触电视的原因,电视对我来说有些陌生了。有些节目没了,有些主持人都退休了,而且这时家里也有了宽带网络,我上网条件也很好了,自然对电视没有恢复兴趣。

在设计自己的家的时候,我期望这可以重新和电视以及客厅建立联系。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况,我所成长的家庭,电视基本上就是核心,父母到现在基本上都在践行着这个标准。我在搬进这个房子前一直和父母住,比较了解他们的情况。那个家里有三台电视,客厅里一台大的,他们的主卧和我们的次卧分别一个较小的。客厅里的电视连上了有线电视,两个卧室里,用的是我给买的小米盒子和小米小盒子。近年来母亲迷上了微信,饭后常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着,边看电视边玩手机。父亲饭后出去散步回来,基本上就去了主卧室,那里的窗户边上有个赖氏的木质小方桌和木椅子,他喜欢开着墙上的电视,坐在那套桌椅里,用 DELL XPS 13 笔记本电脑上网。有时我去找他,常暗自惊异于他的风格,让我觉得这样好酷的样子,一度我也想在我的卧室里这么干。可惜我们的床更大,放个桌子不大方便,而且我们的卧室里也没有装电视。

父亲从好几年前就依赖电视。母亲常抱怨父亲晚上开着电视睡觉:父亲喜欢躺在床上开着电视,结果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母亲夜里醒来,常发现父亲的呼噜声和电视的声音交相呼应。母亲把电视关了,过了一会儿父亲醒了,就又把电视打开,在电视的声音下入睡。似乎到最近他还这么干。

也是在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所以当我意识到我的生活里可以、似乎也已经没有电视的时候,心中的怅然若失,就好像回忆学生时代的上班族,那种生活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为了补救,我对客厅也花了一番心思。沙发买的超级大的皮沙发,四人宽的主沙发、单人沙发、贵妃椅三样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结构,包着的是我们顶住母亲的反对,选择的大理石面的茶几,下面还铺了符合我们审美的地毯。电视是三星 85 英寸曲面的彩电,连上了有线电视、小米盒子 3 加强版、PS 4,我想这样足够有吸引力了吧,但似乎效果也并没有那么好。妻子目前在坐月子,家里的重心还是他们娘俩,期间我就玩了一次 PS4 游戏,也不好弄得时间太长。当然,这是特殊时期,我也希望将来可以有所改变。

看着电视,我在努力回忆我之前住过的几个房子的客厅配置。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和父母经历了四个房子。这些客厅我都回忆了一遍,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但没有一个让我失望的。随后又想到电视,我希望家里可以有一台电视,24 小时的开着,最好有一个 24 小时播放的新闻频道,这才最合我的口味。在这个时代,我似乎一刻也不能失去信息的输入呢。

服务

身份证快要到期了,需要去派出所办理换证。好在现在有了联网服务了,我不需要去我的户籍所在地办证。于是从网上找了个里现在住所近的派出所,趁着今天有时间就去了。

到了派出所领号排队,然后照相,采集指纹,出来到窗口柜台缴费。需要 20 元,我给了 100 元,结果找不开。我问能不能电子支付或通过信用卡支付,结果不行。对方说外面有门头房,可以去换钱。我只好出门找了一家超市,买了瓶饮料,把钱换开了。

派出所人员的服务态度到不错,没有盛气凌人的感觉。但其实还是不够:为什么不能准备足够的零钱来找零呢?为什么不能用信用卡或借记卡支付呢?或者网上办公,在网上支付?与支付宝合作等,都是可以解决的办法,而且也不是不可实行。但派出所采取了一种不作为的方式,做事差了一步。

植树节

今年的 3 月 12 日,我参加了人生以来的第一场植树。

活动是公司里的团委组织的。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因为我已经达到了自动退团的年龄,没有心思与精力参加这样的活动了。但部门安排,而且部门里也没有其他人比我适合了——要么是同事身体不适,要么别人家离植树的地方远。索性植树的地点离我家很近,再加上我之前也没有植过树,所以这次去也算乐意。

本来妻子说要跟我一起去,说要给我拍照。后来团委的人说植树的地点的入口在马路边上,没有可以停车的地方,所以就作罢了。单位派了一辆别克商务车,分两趟把我们送了过去。

本来我以为这里是我们公司选定的地点,后来听团委书记说探路的时候还遇到了其他单位的人,所以我一直以为只有很少的人植树。到了那里每人发一颗树苗,自己或两人一组,挖坑、埋树、浇水。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我想差了。还没到入口,就看到马路边上排了一溜的车。本来那条马路两侧没有什么商店、小区、单位,所以平时基本是被当作高速公路来用的,结果这一下直接占据了一条车道。入口那侧的人行道上也站满了人。我们破开人流,到了入口。

我是第二批坐车到达的,到了后发现第一批到的人在入口等着,还拿了一面旗帜,上面写着公司的名字还有“青年突击队”几个大字,由我们海拔最高的同志举着。看到了这个,我心里感觉像小学时的郊游活动,同时心里浮现起了“作秀”两个字。然后我慢慢改变了想法:本来我以为单位组织植树是为了正常回应 3 月 12 日这一天,现在我觉得这其实是一次全市、至少全区统一组织的一场秀。

到了山上,果然有很多人。在入口处我也见到了“历下区植树点”等字样。山上的地方被划分成了一块一块,分别被分配给了不同的单位。地上已经挖好了一个个的坑,树苗被放在了地上,这样看来我们的任务轻松了许多。我们拿过一颗树苗,去除保护根部的塑料网及绳,一人扶着,一人铲土,埋好了一会儿另外的同事负责打水浇水。我和其他同事合作一共植了两、三棵树。最后最重要的是,所有人站在一起,海拔最高的同事挥着旗子,一起合影。结果从集合到回单位解散,我们一共花了大约一小时四是分钟,远远低于我的预期。

下山时,依然有很多人在往上走,据说当天山上有 2000 多人来植树。 络绎不绝上山的人群

这次活动的意义,我开始时认为是一场秀,一种形式。不过想想团委的人,在这种日子里还能怎么做呢?释怀之后,我体会出这次活动的积极意义来。首先,它让我亲身体会了植树,虽然我不敢保证我植下的树都能存活。其次,它让我早期,而且结束后才不到 10 点,回家后我和妻子还去了市中心理发、吃饭、购物,一天过的极为充实,以至于到晚上我觉得是过了周日,第二天要上班的样子。我第一次觉得周六有这样的感觉。

春节中的微信红包

2016年过的春节,是我上班后过的第二个春节,也是我举办婚礼后的第一个春节。除了新女婿头一年上门,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是我在年二十九(今年没有年三十)晚上值班。在回国后的除夕首次一个人过。

我自己到不怎们排斥这一点,在国外一个人过春节也没什么,早就习惯了。何况公司里给过年值班的人也提供了一些福利。有线电视、食物什么的都不缺,一个人在值班室里带着也很清闲。只是家人那里需要我安慰一下,特别是妻子,这是跟我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去年春节时我们虽然已经领了结婚证,但因为没有办喜宴,按照中国传统,她还是在她家过的。今年头一年过春节,遇到了这样的事,她心情自然不会好。不过,妻子十分深明大义,鼓励我好好工作,她独自在家中陪我父母还有奶奶过年。

其他事情跟往年也没什么不同。新女婿上门,不过是多喝几杯酒,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今年我头一年见到了这个事情, 不免有些不适。

这个东西就是微信红包。虽然在线的有那么几家,不过最火的还是微信红包。据说微信利用去年过年,推出了红包这一功能,一下子让无数的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在电子商务领域瞬间有了立足之地。当时只觉得微信这一策略很聪明,但从来没觉得会影响我的生活,今年微信红包的威力真正显现。

在还没到除夕这天,我身边两家的亲戚就分别建好了群,轮流发红包。数量当然都不算大,平均到几个人下来,有抢到几毛的,也有抢到几分的,抢到几元的就是非常幸运的了。到了除夕、春节,更是不得了,搞得人们晚会也顾不得看了,牌也顾不得打了,一听说油红包立刻抓起手机就抢。

抢红包这个事儿,重点不在于红包,而是在于抢。微信弄出的这个”拼手气红包”,真是个天才的创举。不是”大锅饭”一样的平均红包,而是凭运气的随机金额的红包,一下子就调动起了人们的”主观能动性”,看到别人抢了几分,就发出善意的嘲笑,自己抢到了几毛,就兴奋的了不得。有的时候在群里喊一声没人答复,以为都还没起床,发一个红包,一个个的都蹦出来了。

抢红包,设备相当重要,我因为手机速度慢,每次都抢不到,专门上网搜索了一下。据说安卓手机比苹果的要快,而苹果的之间的速度也不一样。邪门的是,这速度不是跟配置的好坏成正比的。我和妻子都用 iPhone 6,她的是 16G 的,我的是 128G,但我偏偏抢不过她。她的夜确实邪性,那速度,简直嗖嗖的,我试过,点一下马上就进下一个页面,而我的手机上,还是在转圈圈。哪怕我年前换了配置更高的 iPhone 6s 也不如她的快。我一度怀疑我的微信号是在加拿大注册的缘故。

静下心来想想,觉得自己真是傻逼,为了几毛几分钱乐的跟个傻瓜似的,不过人人乐此不彼,确实活跃了春节的气氛,也在走亲访友时可以瞬间解除长时间不见面的陌生感。

抢红包这东西讲究的就是有来有往,在群里一定要自觉轮流。我在过年时,见过有的群因为部分人只抢不发,特别是有人把不大熟悉的外人拉进了群里,更加激化了矛盾,结果群里就吵起来了。也见过一个家属群里,因为七大姑八大姨的人太多,有人不发,结果几个人重新创立了一个群,把其他人给排除了出去。

到了年后,回顾过年期间的事情,之所以对微信红包感觉不适,我想是不是因为微信红包影响了我们的”年味”?不过,如果没有微信红包,这个春节过得会不会像往年一样平淡呢?”春节没有年味”这个话题,不仅仅是今年,从往年开始,甚至从之前人们骂春晚无趣,就已经是”年味”暗淡的开始。没有”年味”,该责怪的不应是微信红包,而是发展带来的高节奏的生活态度和城市化导致的冷漠的邻里关系吧。

八年之后校园游

今天,参加了高中同学的婚礼后,我跟妻子来到了我的大学母校——山东大学齐鲁软件学院。自从2007年我出国后,我几乎没有再次回来过。唯有的两次,是来找当年的班主任,拿我的档案,也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没有再多看一眼校园的样子。后来我开车经过这里的时候,给妻子说,啥时候有时间带你来校园里转转,看看我当年呆过的地方——学习的教室、住的宿舍楼、晨读锻炼的后山、还有独自醉酒的小角落。话虽这么说,但意志没有真正去过。今天下午正好有空,妻子提议来这里转转,一来回顾往事,二来也给我刚买的索尼 A7RM2 开开镜,给我练练手。

我俩把车停到了对面的联通停车场,步行穿过马路。在校园门口看到几辆电动三轮车,我刚想对妻子说我们那时还没有这种黑三轮出租,却发现原来是送快递的——八年前网购在济南可没有像现在这样普遍。

进了校门,我随便照了几张不怎么成功的教学楼。然后拽着妻子去看我当年上通宵自习的自习室。本来在进楼之前有着一肚子的东西要给妻子介绍,在走进了楼后大脑却一片空白,我甚至都找不到了我当年的那间教室。楼梯里的教室门,看上去都那么的陌生,完全没有我当年的样子,我找不到我上自习的地方,连是不是这个楼洞也不那么确定了。最后我只好有点失望的带着妻子去看别的地方。

随后我去的是校园后面的小山,那里是我当年最喜欢的几处地点之一。我还记得当年早上起的早,走出宿舍楼,迎着已经初见凛冽的早晨的清凉空气,我走到离宿舍很近的山上,或者阅读,或者朗诵英文,或者做俯卧撑、爬山等锻炼活动。我喜欢独自呆在那里,可以即兴干任何事情,所以我第二个就带妻子去那里。结果又让我失望了,校园后面的小山被开发了,有围栏围了起来,似乎成了浪潮的员工宿舍。有一些年轻人直接翻栏杆穿过来,我想我们翻过栏杆过去看看应该也是可以的,不过我没有过去。我想就算是过去了,也许那一面也已经大变样了吧,还是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不要被破坏吧。

之后我们去看了食堂等其他地方。我们边走,边拍了一些照片,我一边给妻子讲我当年在这处地方发生的事情。走的时候我在想,我当年在校园中穿梭的时候,可还是孑然一人唷,那个时候看到小情侣在校园里并肩走过,心中未必没有一点想法,可现实是我根本不会去谈女朋友。现在我带着妻子在当年的校园里放肆的走过,也许也会让一些学弟羡慕一些吧。

八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我熟悉的校园被改动了一半,当年荒芜的周边,现在可是一等的繁华。我说不出我多么爱这个地方的话,但这里永远是承载着我值得回忆的一段历史的地方。

一些照片:

教学楼走廊
教学楼走廊
食堂旁的钟
食堂旁的钟
食堂入口
食堂入口
校道
校道
校园东南方
校园东南方
妻子
妻子
连廊
连廊
八年前的公话,我曾在这里跟母亲通话,今天没人再用了
八年前的公话,我曾在这里跟母亲通话,今天没人再用了
萧瑟的黄叶
萧瑟的黄叶
妻子2
妻子2
当年打水的地方,我好想就用了几个星期,后来宿舍里订了大桶水
当年打水的地方,我好想就用了几个星期,后来宿舍里订了大桶水
出门后拍张门口的横碑
出门后拍张门口的横碑
妻子3
妻子3
校门口的红绿灯,妻子说她喜欢这张的感觉
校门口的红绿灯,妻子说她喜欢这张的感觉

深夜小感

时间大概在凌晨两点。之前办了三场婚宴,算是刚刚休息过来。之前补了很多觉,所以我到现在也不困,躺在床上看知乎。

妻子已经在身边睡着了,她倒是睡得好,睡得呼呼的。磨牙声不时地响起,现在我已经习惯,而刚开始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蛮为她担心的,担心把牙磨成粉。她睡觉很不老实,时常抢被子,所以我尽量跟她盖两床被子。她还喜欢往我身上靠,往我怀里钻,结果就是我很容易就被挤到了床边上。

尽管遇到这种情况会有很多不爽,不过我却没法对妻子生气,反而越看她越觉得喜欢。有事会情不自禁给她拍睡觉时的照片,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

在清凉的夜里,这是我此时的实际思绪。

迷信的共产党员

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件令我不快的事情。

本来我跟妻子还有家里说好了明天陪她回娘家一天,早上去晚上回来。结果到吃完饭的时候母亲突然变卦了,让我很难受。开始时不说原因,就是不行。后来说是新媳妇结婚后第一年不能回娘家过节,不然对家里老人不好。

我不知道该如何平息我的怒火!!!!!!!

我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理应是无神论者,这一点我比较欣赏我的父亲。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排斥一切迷信思想,有时候会做的比较过分。小时候有一年我们回老家,父亲看到家里我奶奶在墙上贴着、黑板上写着基督教的赞美诗等,二话不说就擦了黑板,把墙上贴的纸都塞进火炉里烧掉了。这是不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我们不提倡,不过父亲在无神论方面遵守了共产党员的操守。

而母亲则相反,我觉得她在这方面一点都没有原则,反而还很热衷。虽然她不信神佛,但对于民俗方面则很在意,就比如这次。

我不是坚定地无神论者,但我对宗教、神话、民俗这些有一点很大的意见,就是他们的排他性。很多宗教带有排他性——我说的是对的,你不按照我说的来,就是异教徒,就是低级/肮脏/下流的。就好比民俗,你不按照民俗去坐,家里信这些的就有意见。而且民俗给出的不良后果不是体现在个人身上的,往往涉及亲属,这就有点下流了。黑社会嘴上还说祸不及家人呢!

我觉得母亲这一些60年代生人,在加入共产党的时候,党已经变得很温和了。她已经没有革命年代、文革时期那么的严酷,渐渐的染上了西方国家松散的政党的风气,在军队等重要机关以外的领域,党的组织往往是比较松散的。而人们心里也不真正的认为党是伟光正的,事实是,不是伟光正入党,而是入党了则伟光正,入党成为了一种投机手段,这让我心底还有一丝良知的人很别扭。

医院经历

今天,我稀里糊涂的陪妻子去医院做检查。如何稀里糊涂的,不是本文的重点,在此不提。

其实我开始时预约的昨天下午的号段,请假去了之后说是要做 B 超,然后去了做 B 超的地方,说是下午没有号了,然后下午从网上看到今天上午还有一个专家号,所以只好今天去。

今天早早的去了,然后等做 B 超。妻子进去后,说是肚子里没有尿,要继续憋尿。于是去自动售货机上买的农夫山泉,让妻子整整对付了2瓶,都喝得想吐了。期间去了一次 B 超室,一声说还是不行,最后憋的快不行了,对方说要下班。好说歹说让去了对面的 B 超室,那家 B 超室里的人说尿太多了,只好去排出一些来,让人真是生气。

做完 B 超就到了中午了,我们去吃了个午饭,下午拿着结果再去医生那里咨询,结果几分钟就完事了,把我们气的不轻,医生明显给人敷衍的感觉。

现在虽说电视上报到医患关系非常严重,各种途径上也有给医生说好话的,说站在医生角度上很不容易云云,不过当自己遇到了还是会觉得不爽。我都有种拿着凶器去威胁医生的想法。

归根到底还是中国的人口太多,医疗资源稀缺导致。我在国外没有去过医院,不了解外国是一个什么情况,回国后就做了一次手术,那次算是比较偏门,因此没有资源不够的情况,其它时间我没有去过大医院。有了头疼脑热的小病就在社区医院看看,或者直接凭经验买点药吃了散伙。其它时候,可以说是不敢去大医院,不敢生病。今天仅仅是做个咨询,就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也没觉得无聊,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去了,真是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