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迷信的共产党员

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件令我不快的事情。

本来我跟妻子还有家里说好了明天陪她回娘家一天,早上去晚上回来。结果到吃完饭的时候母亲突然变卦了,让我很难受。开始时不说原因,就是不行。后来说是新媳妇结婚后第一年不能回娘家过节,不然对家里老人不好。

我不知道该如何平息我的怒火!!!!!!!

我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理应是无神论者,这一点我比较欣赏我的父亲。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排斥一切迷信思想,有时候会做的比较过分。小时候有一年我们回老家,父亲看到家里我奶奶在墙上贴着、黑板上写着基督教的赞美诗等,二话不说就擦了黑板,把墙上贴的纸都塞进火炉里烧掉了。这是不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我们不提倡,不过父亲在无神论方面遵守了共产党员的操守。

而母亲则相反,我觉得她在这方面一点都没有原则,反而还很热衷。虽然她不信神佛,但对于民俗方面则很在意,就比如这次。

我不是坚定地无神论者,但我对宗教、神话、民俗这些有一点很大的意见,就是他们的排他性。很多宗教带有排他性——我说的是对的,你不按照我说的来,就是异教徒,就是低级/肮脏/下流的。就好比民俗,你不按照民俗去坐,家里信这些的就有意见。而且民俗给出的不良后果不是体现在个人身上的,往往涉及亲属,这就有点下流了。黑社会嘴上还说祸不及家人呢!

我觉得母亲这一些60年代生人,在加入共产党的时候,党已经变得很温和了。她已经没有革命年代、文革时期那么的严酷,渐渐的染上了西方国家松散的政党的风气,在军队等重要机关以外的领域,党的组织往往是比较松散的。而人们心里也不真正的认为党是伟光正的,事实是,不是伟光正入党,而是入党了则伟光正,入党成为了一种投机手段,这让我心底还有一丝良知的人很别扭。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