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中的微信红包

2016年过的春节,是我上班后过的第二个春节,也是我举办婚礼后的第一个春节。除了新女婿头一年上门,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是我在年二十九(今年没有年三十)晚上值班。在回国后的除夕首次一个人过。

我自己到不怎们排斥这一点,在国外一个人过春节也没什么,早就习惯了。何况公司里给过年值班的人也提供了一些福利。有线电视、食物什么的都不缺,一个人在值班室里带着也很清闲。只是家人那里需要我安慰一下,特别是妻子,这是跟我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去年春节时我们虽然已经领了结婚证,但因为没有办喜宴,按照中国传统,她还是在她家过的。今年头一年过春节,遇到了这样的事,她心情自然不会好。不过,妻子十分深明大义,鼓励我好好工作,她独自在家中陪我父母还有奶奶过年。

其他事情跟往年也没什么不同。新女婿上门,不过是多喝几杯酒,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今年我头一年见到了这个事情, 不免有些不适。

这个东西就是微信红包。虽然在线的有那么几家,不过最火的还是微信红包。据说微信利用去年过年,推出了红包这一功能,一下子让无数的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在电子商务领域瞬间有了立足之地。当时只觉得微信这一策略很聪明,但从来没觉得会影响我的生活,今年微信红包的威力真正显现。

在还没到除夕这天,我身边两家的亲戚就分别建好了群,轮流发红包。数量当然都不算大,平均到几个人下来,有抢到几毛的,也有抢到几分的,抢到几元的就是非常幸运的了。到了除夕、春节,更是不得了,搞得人们晚会也顾不得看了,牌也顾不得打了,一听说油红包立刻抓起手机就抢。

抢红包这个事儿,重点不在于红包,而是在于抢。微信弄出的这个”拼手气红包”,真是个天才的创举。不是”大锅饭”一样的平均红包,而是凭运气的随机金额的红包,一下子就调动起了人们的”主观能动性”,看到别人抢了几分,就发出善意的嘲笑,自己抢到了几毛,就兴奋的了不得。有的时候在群里喊一声没人答复,以为都还没起床,发一个红包,一个个的都蹦出来了。

抢红包,设备相当重要,我因为手机速度慢,每次都抢不到,专门上网搜索了一下。据说安卓手机比苹果的要快,而苹果的之间的速度也不一样。邪门的是,这速度不是跟配置的好坏成正比的。我和妻子都用 iPhone 6,她的是 16G 的,我的是 128G,但我偏偏抢不过她。她的夜确实邪性,那速度,简直嗖嗖的,我试过,点一下马上就进下一个页面,而我的手机上,还是在转圈圈。哪怕我年前换了配置更高的 iPhone 6s 也不如她的快。我一度怀疑我的微信号是在加拿大注册的缘故。

静下心来想想,觉得自己真是傻逼,为了几毛几分钱乐的跟个傻瓜似的,不过人人乐此不彼,确实活跃了春节的气氛,也在走亲访友时可以瞬间解除长时间不见面的陌生感。

抢红包这东西讲究的就是有来有往,在群里一定要自觉轮流。我在过年时,见过有的群因为部分人只抢不发,特别是有人把不大熟悉的外人拉进了群里,更加激化了矛盾,结果群里就吵起来了。也见过一个家属群里,因为七大姑八大姨的人太多,有人不发,结果几个人重新创立了一个群,把其他人给排除了出去。

到了年后,回顾过年期间的事情,之所以对微信红包感觉不适,我想是不是因为微信红包影响了我们的”年味”?不过,如果没有微信红包,这个春节过得会不会像往年一样平淡呢?”春节没有年味”这个话题,不仅仅是今年,从往年开始,甚至从之前人们骂春晚无趣,就已经是”年味”暗淡的开始。没有”年味”,该责怪的不应是微信红包,而是发展带来的高节奏的生活态度和城市化导致的冷漠的邻里关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