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风味人间》

从博客上看到陈晓卿导演的《风味人间》的消息,是一个美食节目,我挺有兴趣的。

知道陈晓卿是在他拍《舌尖上的中国》成名之前,我看王晓峰的《不许联想》博客,陈晓卿是王晓峰的朋友之一,和老六张立宪他们一并被我们熟知。后来我在国外的时候,国内出了《舌尖上的中国》,据说非常火爆,我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看过。后来得知了总导演是陈晓卿,心中因为王晓峰的原因,天然感觉陈也是自己人,因此有中与有荣焉的感觉。不过后来我有机会看了几眼《舌尖》,感觉自己并不喜欢这类节目,里面介绍的“美食”乡土气息居多,好吃的原因在于原生态,在于古法传承,从视觉画面上来讲,一点都没有食欲。因此我没有多看这部片子,后来听说第三季换了导演,陈晓卿出走央视,我也没有什么感觉。

其实我对于美食节目算是非常喜欢的,最喜欢的算是日本的记录片,想《二郎梦见了寿司》、讲天妇罗之神、鳗鱼饭之神、《两个日本料理人(东京小十和龙吟的主厨)》的节目,我都很喜欢看,还特别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心里想这自己也在吃这些大餐,仿佛自己那普通的食物也变得美味了起来。高晓松的《晓说》有几集是讲日本匠人的,里面讲了几位日本料理大师,我看的也津津有味。

这次知道了《风味人间》的消息,我就特别感兴趣。之前我还看了一挡国产美食记录片——《人生一串》,里面的视觉效果绝对突出,我看了完整六集,不过他也有缺点,就是旁白给人不是很抓人的感觉,其他我都觉得很好。我看《风味人间》的介绍,说比起《舌尖》来说有些不同,于是就非常期待的追看。因为它在腾讯视频上独家播放,我只能那妻子的手机看。我其实买了一些优酷会员,也把账号给了妻子用,但妻子的腾讯视频特别鸡贼,账号和微信绑定,我要登录就必须登录她的微信,就得不偿失了。第一集出来后,我和妻子把手机上的画面投屏到了家里的大电视上看。

第一集我看的很过瘾,我心想这一定和《舌尖》系列有所区别,心中还特别高兴,感觉追这个剧集会让人很开心,看到第二集当时只有预告,心中还挺不过瘾的,前几天看到了第二集出来了,于是找了个机会,在周六在家可了。

结果是让我失望的。用句不客气的话形容我的心情,就是狗改不了XX!

和第一集比起来,第二集都是些什么啊?讲的“美食”竟然是馒头、面包,这样的面食,就算再好吃,能好吃到哪里去?退一万步来讲,那些面食真的很好吃,可摄像机拍不出好吃的感觉来,吸引力一点都没了。除了美食,片字里还夹杂了大量的私货,说白了就是人文的内容太多了,一个美食节目,开始传达移民生活的不易,以及中国美食文化的传承,还有文化大一统的一些东西。不是说美食节目里不能有人文,但我想应该有个合理的配比。我之前看日本的美食节目里面,其实也没少了人文——小野二郎与两个儿子的关系、与天妇罗之神早乙女哲哉的友情,日本常年捕鱼造成金枪鱼稀缺,这些都是人文。这些就没有让我感觉到不适,我想一方面是记录片里的美食都很出色,那鱼肉的光泽充分调动起我的唾液腺;另一方面是人文的内容比例恰当。而《风味人间》里面,既没有好看的食物,人文的比例又特别的高,给我的感觉是被强行喂了屎。

我不大确定《舌尖》里是不是也是这样,但我对这些是很反感的。近代中国有一个时期,就是喜欢上纲上线,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引伸到一些大道理上,我的父母辈就比较喜欢干这事,也让我特别反感。或许陈晓卿从年龄上来说就是我的父辈,但这样来拍片子,真的是特别陈腐啊。希望之后的几集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客厅的迷茫

昨天晚上 10 点来钟,我还不想睡觉。想想自从里约奥运会开幕后,我还没有看过一场奥运比赛呢,于是就邀请妻子去客厅看电视。没想到这偶然的举动,就让我们看到了今年中国奥运首金的诞生,而且是位济南姑娘,我们也与有荣焉。

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和妻子讨论到,家里的客厅还是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计划房子装修的时候,我想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就是家里地位最高的男女主人,就不应该像和父母住一起的时候,常驻我们的卧室里。我们自己的家,客厅理所当然的应该由我们来支配,不应该像客人一般呆在卧室里,不像样。

结果,在这个家里住了小半年,我觉得似乎还是没有突破客厅的大门。也许是我们还比较少的独自呆在家里,往往家人都在一起,我们也没有肆无忌惮的在客厅里休息。就近期的生活来看,我每天早上起床后,在卫生间洗漱,然后就去上班。下午下班后,回到家,吃饭,之后要么去卧室陪妻子,要么去书房做些自己的事情。妻子刚生了孩子,尚处于坐月子期间,日常更常卧床修养。上周岳母在这边照顾着,饭后就和宝宝玩,还有月嫂,一般在婴儿房里陪着宝宝。有岳母在这里,我也不好坐在客厅里独自霸占电视,虽然她也很少看电视。

我们对客厅不亲近,我想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电视这种媒体弱势造成。现在网络高度发达,人手一部手机,谁还依靠电视来获取信息啊?就连我的母亲,饭后也常在他们家的沙发上盘着,抱着手机刷朋友圈,何况我们呢?要看视频,优酷、爱奇艺什么的,有很多精彩的内容等着看,而热爱新闻这种形式的人,似乎在我身边也不算太多。

我呢,从 2007 年出国后就没怎么正经看电视了。对于一个留学生来说,在租赁的房子里置一台电视并开通有线节目,也是有点奢侈,所以我获取信息的方式还是电脑上网。我在出国前还是很爱看电视的,那时上网条件很差,电视也是日常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在那时,我特别爱看的是 CCTV-10、CCTV-13、CCTV-4 等频道,也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记得那时我看电视是那么的自然,多数情况下,总会找到想看的节目。我还有过夜里不睡觉,偷偷溜到客厅里,用最小的音量看武侠节目的经历。

可这一切在出国后就都被打乱了。我想是我这几年没有接触电视的原因,电视对我来说有些陌生了。有些节目没了,有些主持人都退休了,而且这时家里也有了宽带网络,我上网条件也很好了,自然对电视没有恢复兴趣。

在设计自己的家的时候,我期望这可以重新和电视以及客厅建立联系。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况,我所成长的家庭,电视基本上就是核心,父母到现在基本上都在践行着这个标准。我在搬进这个房子前一直和父母住,比较了解他们的情况。那个家里有三台电视,客厅里一台大的,他们的主卧和我们的次卧分别一个较小的。客厅里的电视连上了有线电视,两个卧室里,用的是我给买的小米盒子和小米小盒子。近年来母亲迷上了微信,饭后常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着,边看电视边玩手机。父亲饭后出去散步回来,基本上就去了主卧室,那里的窗户边上有个赖氏的木质小方桌和木椅子,他喜欢开着墙上的电视,坐在那套桌椅里,用 DELL XPS 13 笔记本电脑上网。有时我去找他,常暗自惊异于他的风格,让我觉得这样好酷的样子,一度我也想在我的卧室里这么干。可惜我们的床更大,放个桌子不大方便,而且我们的卧室里也没有装电视。

父亲从好几年前就依赖电视。母亲常抱怨父亲晚上开着电视睡觉:父亲喜欢躺在床上开着电视,结果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母亲夜里醒来,常发现父亲的呼噜声和电视的声音交相呼应。母亲把电视关了,过了一会儿父亲醒了,就又把电视打开,在电视的声音下入睡。似乎到最近他还这么干。

也是在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所以当我意识到我的生活里可以、似乎也已经没有电视的时候,心中的怅然若失,就好像回忆学生时代的上班族,那种生活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为了补救,我对客厅也花了一番心思。沙发买的超级大的皮沙发,四人宽的主沙发、单人沙发、贵妃椅三样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结构,包着的是我们顶住母亲的反对,选择的大理石面的茶几,下面还铺了符合我们审美的地毯。电视是三星 85 英寸曲面的彩电,连上了有线电视、小米盒子 3 加强版、PS 4,我想这样足够有吸引力了吧,但似乎效果也并没有那么好。妻子目前在坐月子,家里的重心还是他们娘俩,期间我就玩了一次 PS4 游戏,也不好弄得时间太长。当然,这是特殊时期,我也希望将来可以有所改变。

看着电视,我在努力回忆我之前住过的几个房子的客厅配置。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和父母经历了四个房子。这些客厅我都回忆了一遍,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但没有一个让我失望的。随后又想到电视,我希望家里可以有一台电视,24 小时的开着,最好有一个 24 小时播放的新闻频道,这才最合我的口味。在这个时代,我似乎一刻也不能失去信息的输入呢。

无赖式辩论

自从我开始看奇葩说以来,我就很喜欢这个节目。可最近开始,我觉得节目越来越不好看了。

节目中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娱乐因素是一方面。诚然,引入娱乐是让辩论变得好看的一剂良药,但也要考虑到一个度的问题。前两季比第三季好看的一个原因,在我看来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娱乐咔。队员中离正规辩论最远的范恬恬、肖骁,说出来的话也是在辩论,哪怕看上去有点业务。但第三季的成员,讲故事多过辩论,有的甚至讲来讲去只有一个故事,炒冷饭当然谁都不想看。我觉得第三季的海选节目“奇葩来了”都要比第三季好看,因为里面的故事我们第一次听,自然觉得有趣。可到了奇葩说,一个故事翻来覆去的说,趣味性就大打折扣。特别是节目里有一些队员喜欢“搏出位”,用一些极端的故事,讲起来动不动就哭个稀里哗啦,听一次有感觉,多了就觉得对方是不是在消费自己的经历,反而有了一种反感。

第二方面就是节目组的素质。我指的就是辩题的选择,昨天的一期特别明显,上周的也是,给的辩题都没法辩,太偏向于某一方了,搞得导师和马东在总结发言的时候不得不对辩题进行一些修改,这也是一种无奈。我就想,马东作为节目的主持人,也可以说是节目的制作人,在节目组制定题目的时候不会提出意见吗?还是说为了娱乐效果,故意将题目制定成了一个样子?

最后一个方面,就是我看完了昨天的节目后最大的感觉,也直接导致了我这这篇文章,就是——无赖式辩论。昨天,爱奇艺给起的节目标题就是 很吸引眼球的高晓松怒批辩论挂,蔡康永解围什么的,看了以后我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场,只是不知道辩论挂的这些人——昨天场上的主要是黄执中和胡渐彪两人——说了什么话让高晓松怒批。

结果是,高晓松不满黄执中在辩论中开的脑洞,以及观众中有 40 几位支持黄的脑洞。黄的脑洞其实很现实,也很真实。他用“世界之子”的后代这个角度来辩论这个辩题,我觉得他找到了一条崭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辩题,反面论证了让“无后米”牺牲的必要性。还有黄说的“让抚恤金最低的人去牺牲”的说法,听上去很尖锐。黄一定也知道,这个问题其实或许现实、过于黑暗,所以一直在强调自己是在开脑洞。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实际,所以我挺支持他,现场的 40 多位观众想必也是这样的。

可高晓松不是。他首先说自己心很凉,说黄的论点邪恶,没有人选择当烈士了云云,在我看来,其实就是用道德绑架了别人。然后用美国的法条来论证人性、伦理,举了《拯救大兵瑞恩》的例子,作为现实中的例证。可现在是中国辩手在一个中文节目里辩论给中国人看,黄的论点虽然黑暗,可难道不是在现实中实际发生过吗?我们假定在美国就完全按照法律做事,很完美,但在中国,据我所知,这样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杜绝,相信现场有观众支持黄的论点,一定有这方面的问题。而高晓松用美国的法条和电影来辩论这倒辩题,给我的感觉是在宣扬“西方资本主义的优越性”。这话从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疑似美籍华人口中说出来,正应了普通人对汉奸的观感,至少印象分就下去了。另外,也让我有一种高晓松为当局掩盖事实,宣扬虚幻的和谐社会的感觉,总之是负面观感。

高晓松讲到了伦理,我要反问辩论有没有伦理?职业道德也是伦理之一,作为辩论赛的一方,竭尽可能的为己方辩题辩护,这就是职业道德。上学的时候听老师讲过,电视剧里喜欢让一位“有正义感的律师”故意在为反面人物辩护的时候拖后腿,让当事人输掉,维护了公义,还喜欢加上在败诉后把当事人给的大额财务向对方扔过去,以显示自己维护公义的伟大。实际上完全杜撰,完全没有为维护“司法公正”出力,也违反了作为律师的职业道德。我觉得黄在昨晚的辩论里,既通过挖脑洞的说法来让自己的语言不那么刻薄,也在维护他作为一个辩手的职业道德。而高晓松横插一刀,用社会伦理来压黄执中,很不合适。其实说起职业道德,蔡康永也违反过一次,在一次节目中,他当场倒戈,放肆了持方。而蔡康永的优势是,他总是保持这温暖、谦虚的态度,给人的感觉不会坏——反正也不是严肃的辩论节目,我们就原谅他咯。

最重要让我反感的是,高晓松的做法则很卑劣。黄讲逻辑,你讲伦理,别人讲伦理,你又将法律,这种完全是诡辩。更要紧的是,高晓松可不是辩论席上的辩手,而是坐在评委席上的老师。你说出了这样不讲理的话,在公共的节目场合,黄执中也不能跟你翻脸,等于是被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高晓松给给敲了一记闷棍,吃哑巴亏感觉当然不好,所以才有了蔡康永出来给圆场,高晓松表态说不是针对黄执中,马东的那番话,有种很委婉的批评高晓松的感觉。自然,在结尾采访黄执中是,黄执中一副很憋屈还要保持风度的僵脸。

这是我昨晚看奇葩说的感受,不吐不快,记录于此。

Sherlock

忘了前几天是因为什么原因,我突然想看看《Sherlock》这部剧。最早听说这部剧的信息,是在《Star Trek 2》的介绍中,其中反派 Kahn 的扮演者,说是演“卷福”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我那个时候才知道有个英剧是讲福尔摩斯的。后来看电影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看 Kahn 长得怎么样,想象一下他演福尔摩斯的感觉。

关于福尔摩斯,我在小学的时候,母亲给我买了四本一套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我刚才从亚马逊上搜索了一下福尔摩斯系列的书,这个封面已经找不到了。虽然我从小学就有了这本书,但我那时候已经可以大约看懂了一点了。这套书我现在还保留着其中的三本,其中第一本找不到了,所以后来我闲暇时会回顾一下这套书,但第一本里的《猩红的研究》、《四签名》、《福尔摩斯冒险经历》这三部分我没有再看第二遍,甚至我怀疑自己有没有看全《福尔摩斯冒险经历》这部分。

从小学到看这部英剧之前,我看过的福尔摩斯电视剧、电影,只有小罗伯特唐尼眼的两部电影。而这部英剧,则做了更大的颠覆。上来就出现了博客、笔记本电脑、计算机房、出租车、基情这种现代的元素,在原著的那个年代,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上周我开始看的时候,这让我一开始有点不舒服,不过看了半集,我就克服了。

我一天看一集,当第二天我看“第二集”的时候,竟然又看到华生医生的朋友介绍他们合租的剧情,而且这次的剧情比我昨天看的要更加多——比如去世的女人在地板上写字等。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前一天看的“第一集”是试播集,而我以为的“第二集”才是正式的第一集。我也确实在我下载的文件名中看到了“S01E00”字样,虽然搞不懂为什么要搞个这个,但我在看第一集的时候就觉得,我更加喜欢试播集——剧情更加紧凑,而第一集给人一种玄幻的感觉,看起来不像是推理片的感觉。而且里面的罪犯虽说轻而易举的用嘴跳动起福尔摩斯的自负心,让他独自一人就跟他走了,还要以身犯险,为了寻找刺激而试试自己的药有没有毒,这让人觉得难以信服,而试播集里罪犯用迷药让把福尔摩斯带走就更加合理了,最后华生开枪射击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正式版中福尔摩斯的哥哥迈克罗夫特出场了。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个诡异的召唤华生的方式,还有迈克罗夫特等待华生时那个执伞站立的姿势,我真的以为是莫里亚蒂教授出场呢,心里还在默想,教授这么早就出场,还是找化生是什么意思,还用收买这么拙劣的手段?后来结尾时才说明了身份,我才恍然大悟。虽然这又跟原著中迈克罗夫特的形象不符,但我第一时间就爱上了这个角色,那个贱贱的笑容太有趣了。

然后我继续看到了真正的第二集,里面让我这个老福尔摩斯读者有点不爽——为了展示福尔摩斯的性格,弄的更加有戏剧感,福尔摩斯变得太不成熟了,里面姚素琳的死、华生医生的被抓,都是原本可以避免的,而原著中的福尔摩斯则不会这样。然后昨天因为是周五,我接下来看了第三集,这个时候教授直接出手了,弄了一系列案子来做游戏,而这一集的标题是《The Great Game》,我真没想明白这种游戏伟大在何处,这对我印象中的福尔摩斯又是一个颠覆。

然后到了结尾,莫里亚蒂直接出场,给了一个我最不喜欢的角色,因为实在是太颠覆了。其他角色不管怎么颠覆,都是有迹可循,但这个 gay 何德何能来演莫里亚蒂教授?一个在明面上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变成了一个神经质的小丑,真是侮辱,让我接受不了。相反,小罗伯特唐尼版本的电影中,那个莫里亚蒂简直帅爆了,那一副学者的风范,在我看电影的时候简直让我不能自拔。我在看完了那部电影之后,写过一篇博客,其中我是这么写的:

说起这次的电影,给我印象最深的两个片段都是反派主角莫里亚蒂的表情,让我非常着迷。第一段是莫里亚蒂在法国看歌剧《唐璜》的时候那种入迷的表情;第二段是莫里亚蒂抓住了福尔摩斯后用唱机播放莫扎特的《鳟鱼》时边听边享受的跟唱时的表情,那种大功告成志得意满的申请真实太有趣了。可惜我从网上找了人们制作的很多片段,都没有找到这两段,莫非时我的口味比较独特?

而这里面的教授,什么玩意儿?

白天的时候,我在豆瓣上看到了这么一篇文章,题目为《如果柯南道尔还活着》,作者如是说——

如果柯南道尔还活着,生活在21世纪前叶,他一定也会这么写。或者就是像我这样,为这位天才的编剧起立喝彩。

看到这种言论,真是让我吃惊,我赶紧的看下去,才发现原来因为这十来年缺少对《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一本的回顾,我对于一些细节都忘了,比如第一集中死者在地板上写的字,在《猩红色的研究》这篇中,是“拉契”。虽然这篇的剧情我记不清了,印象里跟盐湖城有关,但这个词我还是记得的,没想到让编剧用在这上面了。不过虽然文章提示了我忘却的细节,但我对作者的观点还是难以认同。这位作者对第二季写了一篇影评——《We are all Sherlocked!,跟我的分歧更大了。我怀疑这位作者是女性,更多的从女人感性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剧,而我看到了第二季第一集,最不喜欢的也就是这一集了。

原因,同样是太过于颠覆。从这一集的标题《XXXX丑闻》就能联想到,这是根据原著《波西米亚丑闻》改变的。我再看之前还在想,去哪里找个国王弄个丑闻,应该不会用查尔斯王储吧?原著中的艾琳爱德勒虽然没有很具体的形象,但是 SM 女王的形象真是让我难以接受。不过我可以强迫自己习惯,但福尔摩斯又一次被女人近距离偷袭,抢回了手机,我简直要骂了:你是白痴啊!也许编剧为了剧情需要,让情节更有戏剧性,但原著中的福尔摩斯,绝对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啊!

原著中,艾琳爱德勒的确是唯一让福尔摩斯心动过的女性,但绝对没有现代剧情中有这种暧昧的情节。不管是小罗伯特唐尼的电影还是这个英剧,都夸大了暧昧的描写,也许这种感情戏是当今的主流,男主角一定要有个异性对象?而且,这个艾琳爱德勒根本就不漂亮!甚至不如小罗伯特唐尼的电影里的艾琳,这简直是个糟糕到家的败笔。

总体来说,S02E01 我不喜欢。不过之后的剧情我也比较期待啦,《巴斯克维尔庄园的猎犬》,还有福尔摩斯跟教授同归于尽,这都是原著中的情节,我很期待英剧中会如何进行演绎。

Ryan放的火

王小峰写过一篇文章《借个火》,里面提到了一首歌──Billy Joel的We Didn’t Started the Fire。我之前没听过这首歌,于是在看那篇文章的时候就听了一下,感觉不错。除了优美的曲调之外,用歌词记录了1949年至1989年发生的一些著名事件。

在看《The Office》的时候,印象里是第二季里的一集,实习生Ryan在烤箱里把奶酪给烤糊了。烟雾引起了防火警报,Dwight发现后说他有一首非常适合当时情况的歌,于是就唱了起来“Ryan started the fire!”。随着电视上的播出,这句话也成为了The Office迷的流行语之一。

今天在看Pam Halpert的blog(由扮演Pam Halpert的Jenna Fischer来写的)的时候,看到她贴了一段YouTube视频,看了之后直呼“太酷了!”,并从YouTube上找到了加长版的视频:

怎么个酷法呢?视频制作者把The Office中的内容,用We Didn’t Started the Fire的形式表示了个遍,简直让我百看不厌。我在土豆网上上传了一份,如果看YouTube不方便的话,可以去那里看。

最近几天小病一场,白天一直没有心情写一些作业之外的东西。今天病情基本上完全遏止了,加上刚才心情确实不错,在这里记一笔。

刚才在看The Office第五季第七集,里面说到Michael要去加拿大出差了。然后在他与公司的CFO,David Wallace通电话,确认需要携带的物品的时候,镜头转到了David那边,他解释了因为公司把Michael新交的女朋友,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Holly调到别的城市后,Michael的心情一直很低落,这次的恩惠使得他完全回复过来,而且,也确实很难找到有人愿意在11月中旬去温尼伯的人。

A screenshot of the tv show The Office

看到这里,我不禁鼓掌大笑,原因是我太喜欢这部剧了,经常让我感到就像是和我有一些关联似的。比如上次在飞机上也有鬼使神差的那么一次。而这次是,剧集里面的主人公来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开会,时间也大差不差。

现在是11月上旬,温尼伯的日常温度已经在零下5度以下了,晚上的时候更冷。到了11月中旬,按照我前两年的经验,温度至少要到零下10度以下。而主人公所在的地方是宾夕法尼亚的Scranton,那里的气候怎么样我不了解,但既然在加拿大南部,肯定不如这边这么冷。

The Office第五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08年拍的吧。不知道剧组有没有实际到温尼伯来取景。不过就算来了,那时我也对这部剧一无所知,不会有任何激动。我是刚看到那个场景就来写这一篇的,因此还不知道呆会剧情会怎样。发布了这一篇后再继续看下去。

美剧《The Office》

Logo of The Office在国外生活,课外娱乐活动相对较少,于是看电视剧则成了相当重要的娱乐活动了,我平常看的是美剧。可惜的是,人们称之为“美剧”而不是“美国电视剧”,意思就是它不是和国内电视剧一样,每天都有一集,而是每个星期才放一集,不过也聊胜于无,看美剧成了我们每周的盛事之一。

我之前看主要看的是《Heroes》,是从2008年年初开始看的。至于其它美剧,我则没有涉猎。一是有些并不符合我的胃口,二是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follow多部美剧。

今年回国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加航的飞机上都安装了enRoute娱乐系统,在座位的靠背后面有一个可以触摸小屏幕,可以让后面的人在旅途中看电影、电视剧、听音乐。而在剧集分类下面,我看到了有The Office第四季中的几集。我之前没有看过The Office,但在看Steve Jobs有一年的MacWorld Keynote演讲的时候,讲到iTunes来在线租赁美剧,展示的就是The Office里的一个片段,大概几十秒种的时间吧。我看了那几十秒,就觉得这部剧应该挺有趣。于是我就在飞机上开始接触了The Office,从此就爱上了它。

The Office让我喜爱的原因有三点:其一是它是喜剧。就是类似国内的《东北一家人》那样的剧集。我在国外几乎没看过喜剧,不知道是不是文化的差异,国外人的幽默,中国人可以接受到的不多,而The Office却经常可以让我笑个不停。其二就是它每集都很短,大概20分钟多一点。这比普通50分钟一集的美剧看起来更轻松(当然,普通情节美剧50分钟看起来过瘾,这是另外一种感觉了)。看一集的时间不长的好处有两点:一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完一集,是课余休息的好方法,而是如果有时间,完全可以一连看好几集,也很爽。其三就是就像《东北一家人》一样的剧,The Office每集的故事都相对独立,这样就算你把顺序打乱了看,也没有关系。我就经常把一整季放进mldonkey里面拖,下来哪集看哪集,一点也不受影响。

我在之前从网上找过一些The Office的信息,知道它最早是翻牌的英国版的The Office。我没看过英国版的,只看过一些照片,但总感觉还是更喜欢美版的一些。比如主人公,美版中的Michael Scott那贱兮兮的脸怎么看都比英版中David Brent那胖呼呼的脸更适合搞怪的性格。昨天看了YouTube上的一个对比版本,比较两个版本中相同的场景中不同人员的表现。我妨碍血案David说话速度更慢一些,让我无法联想到主人公那“古灵精怪”的性格。当然其它人也是如此,比如Dwight那圆脸,还有那听起来傻乎乎的名字,都让人觉得很适合一个idiot。而英版里的Gareth那瘦子则给人一种精明的的感觉。美版中的Jim和Pam也让我觉得比英版中的Tim和Dawn更帅更漂亮,而且感觉Tim比Jim更呆滞一点。我看到那个YouTube视频后面的评语也多数支持我的观点。更重要的是,英国那种字正腔圆,慢条斯理的伦敦腔,听着远不如美国口音错落有致,更适合一场有节奏感的喜剧。

当然,英版里的演员也是很有喜感的,只是可能剧情不大搭而已。昨天我也看到了一个英版主人公演员Ricky Gervais在2008年Emmy奖颁奖典礼上调侃美版主人公演员Steve Carell的视频,被人们认为是08年Emmy奖晚会上的最好看的一段。由于美版是翻牌英版的,因此美版中的演员Steve在去年得到了Emmy奖,因此Ricky在08年的Emmy晚会上当颁奖嘉宾时,和Steve做出了这个桥段,从Steve手里拿到了“本该属于他”的奖杯。看Steve的脸,还装出一幅臭脸的样子,简直绝了。

昨天晚上睡不着,因此从YouTube上看了很多关于演员的访谈之类的视频。从Wikipedia上一查,竟然剧集的一些衍生词汇的词条都有了很多了,比如Dunder Mifflin,故事发生的公司。从下面一看,竟然有人给Dunder Mifflin建立了官方网页,还是顶级域名,弄的和真的似地。上面还有电子报纸,Michael Scott等人的专栏,全是模仿剧中人物的口气说话,让人不禁莞尔。

今天顺便查了一下,发现NBC还真是在这个剧的宣传上下足了功夫。随便找找,就找到了Michael Scott Paper Company Inc.的网页Pam Beesley在MySpace上的blogThe Office的TwitterJim和Pam的结婚纪念网站The Office的Facebook,以及剧中人物的Twitter帐号([1]|[2]|[3])等等。

我在飞机上看的几集都是第四季的,回到加拿大我是从第一季开始看的,现在看完了第二集,开始染指第三季。不过剧情格调上让我感觉有点差别。我看的第四季的几集的剧情,是上来说Michael办了多么可笑、多么傻的事,可到了结束时总会把剧情转回来,Michael意外的把坏事弄成了好事。而前两季中,除了Michael和Jan出去和人谈判,结果差点酒后乱性那一集外,都是从头到位表现Michael有多么弱智、多么白痴的,让我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还有就是Michael后来可能换发型了,我刚看第一季的时候,和在飞机上第四季的印象相差很大,让我一下子缓不过来。

The Office的主题曲挺好听的,里面有一段似乎是用口琴吹出来的。我星期一在家里时从网上找了一下口琴谱,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份:

Harmonica tab of The Office's theme song.

照着C调的吹了一下,感觉还真吹出点那种感觉来。但其它部分口琴就无能为力了,这倒是让我有点嫉妒那些学了弹钢琴的人。

我最喜欢的广告之一

其实一直想说说这个的,只是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想到真的可以找到相关的资料。这份广告就是我往返加拿大乘坐的航空公司Air Canada的广告(YouTube视频在后面贴出)。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广告是在学校的咖啡厅里,当时我刚考完一门考试,坐在咖啡厅里大屏幕电视机前的沙发里边喝一杯拿铁,边吃点心充饥。突然我听到了一种特别的声调,于是循着声音看去,看到屏幕上的人手上沾着颜料抹来抹去,最后看到Air Canada的商标,才明白原来是加航的广告。

让我心动的是,在很久没有在这边的电视上看到汉字后,竟然在一家航空公司的广告里看到了大街上的中文灯箱,以及屏幕上的亚洲面孔。虽然这些人看上去都像是香港那边的南方人,但已经让我相当激动了。另一个让我喜爱的因素是广告的背景音乐。那种特殊的音调,让我有一种“空灵”的感觉。配合画面上人们缓缓挥动的手臂,让我感觉再适合不过了。开始时我以为歌词是某种中文方言,后来仔细听发觉不是。

从那以后,每当我从电视上看到那个画面,或者听到那个声音,总会停下手中的事情,屏息观赏。我在这次坐飞机从温尼伯飞到北京途中,又从座位后面的小电视上看了几次。这则广告似乎也对我有特殊的吸引力,每次我看的时候,配合着音乐和画面,总能让我汗毛直竖,浑身颤抖。

刚才我从网上找了一下,原来广告的背景音乐是Hughes de Courson的“El Vuelo”。创作者是法国人,这首歌的歌词语言我没有找到具体的说法,在YouTube的评论中,有人说是西班牙文,有人说是流传于南美洲中安第斯山地区的盖丘亚文(Quechua)。不管什么语言,确实是让人感动的声音。我后来下载了完整的音频文件,非常不错。

下面是这个广告的YouTube视频:

第一个版本(也就是我第一次听,最喜欢的那个),主题是加航商务舱的舒适座椅。里面有很多东方元素,人物也主要是东方面孔。英文:

第一个版本,法文的:

第二个版本,主题是加航飞机的enRoute娱乐系统。相比起第一个版本,画面明显是西方主题的。英文的:

第二个版本,法文的:

另外,我还找到一个中文版本的加航广告,不过相比前面四个来说,更有国内的大众感觉,给我的品质感觉旧远远不如了:

为了方便有些地区的朋友访问YouTube麻烦,我把视频在我的主机上放了一份,可以下载观看:[版本1英文]|[版本1法文]|[版本2英文]|[版本2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