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培养小孩兴趣

今天我运行 NewsRack 把长久以来在 Google Reader 里积攒的未读 blog 清扫了一遍,看到了这么一篇非常不错的文章。作者老赵讲述了他现在重新拾起小时候被家长逼迫学习的钢琴的经历。我看了之后想到了自己的类似的经历,于是想记录下来。

我从小学的某一个年级开始学习手风琴。具体哪个年级我现在记不清了,只记的我那时对于音乐课上的五线谱感觉非常迷惑,后来慢慢的开始了解了一些规律,然后就开始学琴了。学琴的因由是一次母亲在送我去课外英语辅导班的时候,从另一个教室里看到了有为老爷爷在教手风琴,于是就在课间和对方谈了一下,然后我就去跟那老爷爷学琴了。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换了几个老师,参加考级,然后到上了初中之后就停止了。

老赵在文章中写到他是属于“琴童”的一员。所谓“琴童”,就是被家长逼迫学琴的孩子。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将来更有竞争力,于是让孩子学琴。孩子毕竟是孩子,不懂家长的良苦用心,于是对练琴非常抗拒,采取各种手段消极对抗,家长劝说无果只有采取究极手段————武力。老赵的经历属于普通的琴童经历,没有发展到极端情况。而我在中学时曾经从母亲的剪报中看到报纸上连载的一篇纪实文章,讲述了各种因为练琴演化到非常极端悲剧的亲子关系,比如说小孩为了不练钢琴对自己的手做出自残行为等等。那个时候我相信这些故事的真实性。

虽然选择相信那些耸人听闻的故事,但我本身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情形。甚至老赵说的“常常伴随着耳光皮带拖鞋板,所以我如今皮糙肉厚反应灵敏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也没怎么经历过。虽然同是被家长要求学琴,但我没有因为练琴挨揍过。虽然挨训是有的,但现在回想起来,也仅仅限于挨训了。最多最多我现在模糊的觉得貌似是被母亲扭过几把,但实在是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了。

为什么我没有挨揍的经历呢?我在看了老赵的文章之后也在总结自己的经历。我想,一方面我学琴时年龄比较大了,老赵七八岁时就已经感受了练琴的痛苦了,而我开始练琴的时候怎么也有十岁了吧。年龄增长之后就会对客观的事实了解更清楚,比方说知道了不学琴是不行的;知道了没有练好琴去上课时就会被老师训,在同学面前也丢脸;知道了如果不练琴就要去写学校的作业,虽然作业一定要写,但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练琴……

另一方面,我想和个人的性格有关系。我属于内向性格,比较老实、懦弱,属于家长老师比较好管的那种人。从小到大从宏观上来说是非常听父母的话的,基本上父母让做什么我抗不过就只好去做,自己想要什么父母不给我除了自己难过一阵子也没办法。后来我看到有些孩子会跟家里闹,家长抗不过就给好处了,常常感到不可思议。我同学有过离家出走的经历,我从新闻上接触过,可以理解,但同样感觉不可思议。刘墉在书中分析过“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我看过之后,有时非常羡慕那种“会哭的孩子”,但自己无论怎样都做不到。学琴也是一样,父母要求,我就做了。用另一种话描述我的性格,就是我对人生的要求很低。如果从 0 到 100 来描述这种“生活需求”的状态,在数值上低于一个值,或者说“底线”,人就会觉得“过不下去了”,需要抗争。有的人的底线在 50,练琴在 30,所以就不想练琴而跟家长闹。而我的底线可能只有 10。也就是说,练琴是在我的底线之上的,自然就不会有那种“琴童”的经历。

在上面的两点原因之下,我从开始学琴到最后因为学业而停止学琴,心态一直是“即不抗拒也不热爱”。当中有一段时间因为辅导班没了,我没有摸琴,那时也没有觉得非常失落。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学业一下子紧了,我也坚持了一段时间,我也没有非常抗拒。总之一切都是这么过来的。

用怀旧的语气说,在我那个年代,小孩学琴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我们家让我学琴也可以说是受那时周围的人的影响。那时家里住父亲公司的宿舍,大院里有至少 10 户人家的孩子在学琴,多数是钢琴。我学琴的起步时间算晚的,但相反坚持的时间也算最长的。现在想来,应该跟我上面总结的两点原因有很大的关系。很多孩子到后来都停止了学琴,而我却一路考级,最后弄了个全国八级山东省九级,虽然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毕竟也算是小时候的一点小成就了,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长大了之后看到 90 后的那群人,小时候竟然在课外不学英语不学琴,在那时让我甚至在某一瞬间对社会的未来失去了希望。

我对于音乐的态度也有些奇特。在小学前,家里有卡拉 OK 的播放机,父母有时候周末会打开来唱一天(现在回想起来我有些好奇他们那时的心态,现在估计没人好意思从自己家里干这个了吧),我有时也会唱几句。那时的歌曲都是典型的台湾流行,比如《花心》、《星星点灯》之类的通俗歌曲,那时我自己抱着麦克风对着电视在家人面前演唱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到了小学后我就再也没有接触过流行音乐,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时的学校风气和正统的社会风气以及家庭风气的影响,总之心里自己也是厌恶,但到同学在迷“四大天王”什么的就觉得幼稚(我到了高中之后才渐渐明确了“四大天王”具体是谁),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了初中。上了高中之后我才在一个同桌的影响之下开始听 Beyond,一开始的时候坚持只听这一个乐团的音乐、其它的拒绝涉猎。直到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听其它更流行更现代的音乐,然后瞬间觉得这些我错过的音乐都是那么的美好。之后我才能用比较平和的心态来欣赏流行歌曲、以及各种歌曲。

我在回顾了自己欣赏音乐的历史之后,对比我身边的年轻人,比如我表妹,就会有种非常羡慕的感觉,也对自己有一种悲哀的感觉。她从小学高年级就可以开始喜欢、追求、收集各种歌手的磁带及周边产品(海报、贴纸等)。虽然那时侯的社会风气明显对于这些东西都是负面的评价,她的家人也对此没有正面的态度,但她也和大多数孩子一样,用各种方式去偷着搞这些东西,也没有像某些人宣传的那样对她的人生有什么负面影响。反而我自己在小学到初中那段时间之内,与主流思想同步,没法用开放的眼光去看待或试着感受一种现象,现在看来非常不幸。我在最近看过一部日本的轻小说《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书里讨论了日本的御宅族现象以及关于这种现象的亲子关系之间的冲突,对于我国那个年代的关于对待流行音乐的思想也非常相似。

到了大学之后,我接触的音乐多了起来,我就想着一种轻便一些的乐器。手风琴可以演奏很多种音乐,但太过于沉重,也不像钢琴那样在多数礼堂都有配备。到了后来我选择了 10 孔布鲁斯口琴,从极重到极轻来了个大转换。小时候看过一个小品,里面爷爷给在课外辅导班学手风琴的孙子送琴,路上给朋友说“当初早知道会这么麻烦,还不如让他学个口琴呢”,后来我自己竟然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之所以想会一门乐器,一方面是对过去练琴的缅怀,因为我发现如果现在再给我一架手风琴,我也就能拉出《粉刷匠》之类的儿歌了;另一方面是因为那时即将出国,我想找一个比较方便的娱乐活动。虽然有一定的基础,但我还是费了一段时间才可以吹奏出正常的歌曲。虽然多数是国语的流行音乐,但总是聊胜于无了。我看到老赵最后贴了一段视频,录制了他练习钢琴的成果,我非常羡慕。要是让我恢复到那个程度,我的话估计要费很长时间。

所以说现在我吹口琴已经是出于兴趣了。没有了压力,我经常在没事的时候拿出来吹两口。我电脑里存了一些谱,我虽然没有完全记住,但经常乱吹一通。虽然不成调子,但胜在清新,反而比强迫自己按照复杂的谱子吹要更好的调理情绪。另一方面,这样吹一通下来,音感也大大的增加了。

我常常想,我在小时候为什么不能保持这种状态呢?有没有可能我们在小时候就开始对音乐产生兴趣,然后自己主动的来练琴呢?结果很悲剧,在国内的教育环境下,很难。绝大多数中国的小孩学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考级,升学的时候加分。这样学琴练琴的过程就纯粹的成了应试教育了。

别的乐器考级我不了解,但手风琴考级绝对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全国和山东省的考级流程都是一样的,进了考场之后首先把这个级别的音阶练习拉一遍;然后拉一首练习曲,多数是车尔尼系列;之后拉一首复调,多数是巴赫系列;然后拉一首曲目列表里的中国乐曲,拉了一页谱子之后考官说停止,然后从大概倒数一页谱子那里继续拉到结尾;最后拉一首曲目列表里的外国乐曲,拉了一页谱子左右考官说停止,然后考级结束。

这样的考级流程,老师、学生、家长很容易从里面钻空子。中国乐曲和外国乐曲都不是全考,所以只需要练习一部分就可以了。这样的应试教育怎么可能培养孩子的兴趣,同样学出来的也不会有什么技巧。对于我来说,学琴之后放下了这么一段时间,那时候的练习基本上都还给了老师,剩下的也只有对于音乐演奏的可怜憧憬。

现在我依然有些憧憬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演奏家,因为从网上看 Jason Ricci、Adam Gussow 之类的口琴演奏者是在是让我感觉热血沸腾。可我毕竟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练习口琴了。当然口琴并不是一门需要很长时间练习的乐器,所以我也许可以在 50 岁的时候自如的演奏口琴,但钢琴等其它乐器也许就不那么容易了。年纪大的人就算想把琴练好也会感觉有心无力,一些节奏比较快速的曲子也许就没法弹了。老赵在文章里也说过:

但是,几次重新接触琴键,唯一的感觉还是只有痛苦。这样的痛苦尤甚小时候初学钢琴时,因为我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技术也已经远不如童年的巅峰时期,一些基本的音阶琶音和弦已经完全无法跑下,只想剁手。

我想小时候如果对音乐产生了兴趣的话,主动练琴也许在长大时的成就远高于长大了之后再开始练琴,虽然长大了之后对于音乐的理解与兴趣要远高于小时候。或许一位音乐家或演奏家必须要从小开始练琴,但没有兴趣又很难练成,所以也许只有少数有天赋的孩子可以在小时候对音乐产生兴趣,也有条件学习音乐,然后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音乐家。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像几百年前那样了。从全球角度来讲,生活的富足也不会让一些孩子从小就选择弹琴这条路,像过去的一些著名的音乐家,很多都是出身于乐师家庭,现在“宫廷乐师”这种职业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吧。我在国内大学的时候从图书馆看过一本古典音乐杂志,上面有评论说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作曲家,现在乐队演奏的还是几百年前先辈给我们留下的遗产。也许所谓古典音乐就是在这个时代应该消亡的音乐。

中间睡了一觉,思路断了,写不下去了,也乱了。也许我也没有当作家的潜力……

Hi Monica

这时一份未完成的稿件,很久之后没有心情写了,当初要写什么我也忘了。能发出来的就不要浪费了吧,省的继续发霉了。

Bend-O-Meter

用来学习压音的软件,通过麦克风和图像告诉你你吹的是哪个音。每年要 12 美元。

Adam & Jason

两位口琴名家,发布了很多教学视频。分别是 Adam GussowJason Ricci

My wiki page

我在我的 wiki 上开了个页面,记录口琴相关的内容。

美剧《The Office》

Logo of The Office在国外生活,课外娱乐活动相对较少,于是看电视剧则成了相当重要的娱乐活动了,我平常看的是美剧。可惜的是,人们称之为“美剧”而不是“美国电视剧”,意思就是它不是和国内电视剧一样,每天都有一集,而是每个星期才放一集,不过也聊胜于无,看美剧成了我们每周的盛事之一。

我之前看主要看的是《Heroes》,是从2008年年初开始看的。至于其它美剧,我则没有涉猎。一是有些并不符合我的胃口,二是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follow多部美剧。

今年回国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加航的飞机上都安装了enRoute娱乐系统,在座位的靠背后面有一个可以触摸小屏幕,可以让后面的人在旅途中看电影、电视剧、听音乐。而在剧集分类下面,我看到了有The Office第四季中的几集。我之前没有看过The Office,但在看Steve Jobs有一年的MacWorld Keynote演讲的时候,讲到iTunes来在线租赁美剧,展示的就是The Office里的一个片段,大概几十秒种的时间吧。我看了那几十秒,就觉得这部剧应该挺有趣。于是我就在飞机上开始接触了The Office,从此就爱上了它。

The Office让我喜爱的原因有三点:其一是它是喜剧。就是类似国内的《东北一家人》那样的剧集。我在国外几乎没看过喜剧,不知道是不是文化的差异,国外人的幽默,中国人可以接受到的不多,而The Office却经常可以让我笑个不停。其二就是它每集都很短,大概20分钟多一点。这比普通50分钟一集的美剧看起来更轻松(当然,普通情节美剧50分钟看起来过瘾,这是另外一种感觉了)。看一集的时间不长的好处有两点:一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完一集,是课余休息的好方法,而是如果有时间,完全可以一连看好几集,也很爽。其三就是就像《东北一家人》一样的剧,The Office每集的故事都相对独立,这样就算你把顺序打乱了看,也没有关系。我就经常把一整季放进mldonkey里面拖,下来哪集看哪集,一点也不受影响。

我在之前从网上找过一些The Office的信息,知道它最早是翻牌的英国版的The Office。我没看过英国版的,只看过一些照片,但总感觉还是更喜欢美版的一些。比如主人公,美版中的Michael Scott那贱兮兮的脸怎么看都比英版中David Brent那胖呼呼的脸更适合搞怪的性格。昨天看了YouTube上的一个对比版本,比较两个版本中相同的场景中不同人员的表现。我妨碍血案David说话速度更慢一些,让我无法联想到主人公那“古灵精怪”的性格。当然其它人也是如此,比如Dwight那圆脸,还有那听起来傻乎乎的名字,都让人觉得很适合一个idiot。而英版里的Gareth那瘦子则给人一种精明的的感觉。美版中的Jim和Pam也让我觉得比英版中的Tim和Dawn更帅更漂亮,而且感觉Tim比Jim更呆滞一点。我看到那个YouTube视频后面的评语也多数支持我的观点。更重要的是,英国那种字正腔圆,慢条斯理的伦敦腔,听着远不如美国口音错落有致,更适合一场有节奏感的喜剧。

当然,英版里的演员也是很有喜感的,只是可能剧情不大搭而已。昨天我也看到了一个英版主人公演员Ricky Gervais在2008年Emmy奖颁奖典礼上调侃美版主人公演员Steve Carell的视频,被人们认为是08年Emmy奖晚会上的最好看的一段。由于美版是翻牌英版的,因此美版中的演员Steve在去年得到了Emmy奖,因此Ricky在08年的Emmy晚会上当颁奖嘉宾时,和Steve做出了这个桥段,从Steve手里拿到了“本该属于他”的奖杯。看Steve的脸,还装出一幅臭脸的样子,简直绝了。

昨天晚上睡不着,因此从YouTube上看了很多关于演员的访谈之类的视频。从Wikipedia上一查,竟然剧集的一些衍生词汇的词条都有了很多了,比如Dunder Mifflin,故事发生的公司。从下面一看,竟然有人给Dunder Mifflin建立了官方网页,还是顶级域名,弄的和真的似地。上面还有电子报纸,Michael Scott等人的专栏,全是模仿剧中人物的口气说话,让人不禁莞尔。

今天顺便查了一下,发现NBC还真是在这个剧的宣传上下足了功夫。随便找找,就找到了Michael Scott Paper Company Inc.的网页Pam Beesley在MySpace上的blogThe Office的TwitterJim和Pam的结婚纪念网站The Office的Facebook,以及剧中人物的Twitter帐号([1]|[2]|[3])等等。

我在飞机上看的几集都是第四季的,回到加拿大我是从第一季开始看的,现在看完了第二集,开始染指第三季。不过剧情格调上让我感觉有点差别。我看的第四季的几集的剧情,是上来说Michael办了多么可笑、多么傻的事,可到了结束时总会把剧情转回来,Michael意外的把坏事弄成了好事。而前两季中,除了Michael和Jan出去和人谈判,结果差点酒后乱性那一集外,都是从头到位表现Michael有多么弱智、多么白痴的,让我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还有就是Michael后来可能换发型了,我刚看第一季的时候,和在飞机上第四季的印象相差很大,让我一下子缓不过来。

The Office的主题曲挺好听的,里面有一段似乎是用口琴吹出来的。我星期一在家里时从网上找了一下口琴谱,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份:

Harmonica tab of The Office's theme song.

照着C调的吹了一下,感觉还真吹出点那种感觉来。但其它部分口琴就无能为力了,这倒是让我有点嫉妒那些学了弹钢琴的人。

终于吹出降音了

降音,又称”压音”,是十孔口琴的一项基本技术。一般吹口琴的可以将每个音吹清楚了就会学习吹奏降音。据”中国口琴音乐网”上的大牛说,一般人两个星期就可以了。本来刚买了口琴后壮志凌云,也打算两个星期拿下。不料年纪越长越大,志气到越来越短。平时在校学习没时间,可回家后就泡在计算机屏幕那里出不来了,只有偶尔来了兴趣才吹两口。本以为之前学过手风琴,这下该没那么困难。不料当时似乎是父母催我练的,又因为周末要去老师家里去上课,拉不好也不行,这才慢慢的考过了九级。这下子没有了压力,学习口琴的进度就慢了下来。

今天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上午在”钻研”《歌德谈话录》时忽然来了兴致,想试试听着录音来吹会不会好一些。于是找出了卖口琴时附带的CD,反复听别人的压音示范,同时自己模仿,没想到没有太困难就吹出来了bD音,再稍加练习,吹得就比较准了。看来还是《口琴启蒙》上说的对:”只要你听到过这个音,你就可以把它吹出来。”

总之,希望这是一个比较好的阶段,之后尽量努力吧。

口琴初学

口琴真是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十孔。拉过好几年手风琴的我对此感触尤深。

小巧,太小巧了。拿在手里,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比起我那手风琴,真是让我激动不已。首先练琴的时候不会出汗、其次运输胜利。我仍记得有一次学琴家里的电梯坏了,我背着琴从十三楼走了下来。

当然,两者是两类乐器。手风琴偏雅,演奏严禁;口琴偏俗,演奏随便。当然这只是普通情况。我之所以选择十孔布鲁斯口琴,就是因为他的随便,用来解闷最合适。

十孔口琴也是最奇妙的乐器之一。区区十孔,通过技巧,却可以奏出三个八度的音阶。短小精悍是他最大的特色。在我对口琴不太了解时,我曾误以为十孔口琴只是简化了的复音口琴,是给小朋友们玩的。现在才明白不是这么简单的。

经过几天的练习,目前吹中音区的单音已经没有问题了。单高音区有几个音挺难吹的,比方说第十孔。现在我可以吹一些简单的小曲子了。但对于把位不是很掌握。更大的困难是谱子不多,不是很容易练习。

十孔口琴初体验

自上周五我第一次拿到琴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在这两天之中,我无时不刻的与口琴为伴。现在基本上学会了吹单音、三孔和弦。

开始我以为我有重音口琴(复音口琴的一种)吹奏经验,可以比较快速的入门十孔口琴,没想到第一次吹奏就得了个下马威。十孔口琴与复音口琴在设计上有很大的区别:复音口琴的每个音都占用上下两个孔 、左右一个孔,而十孔口琴上两个相邻的音是共用一个孔。因此吹奏时需要有一定的调整。这还不是最困难的。十孔口琴与复音口琴音孔之间的间距是明显有区别的,这导致了我在吹单音时夹带了杂音。我费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找到了正确吹奏十孔的嘴形的感觉。

之前吹复音时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吹十孔就不同了,我感到吸音比较困难,吸的时间长了还会感觉气闷。尤其是第六、第七孔,每次吹音阶时我都卡在这两个音上。经过反复摸索,我发现吸这两个音时嘴形需要变化:吸第六孔时嘴形是扁的,而吸第七孔时需要把嘴撅起来。

或许我还没有习惯吹这种口琴,每次我吹一段时间,我总感觉嘴疼,因为吹奏时我的嘴是一直紧张着的。而且吹奏时我经常会感到气闷,因为我还没有掌握正确的运气方法--腹部呼吸法。

总之两天来我的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我目前的短期计划时练习一个礼拜的基本功--音阶。一定要把音阶吹的干净,不含任何杂音,在这基础上进一步熟练,一定要报出音名,马上就可以吹出正确的单音。另外,我还打算练一下《手风琴考级基本练习集》,这上面全是音阶练习,还包含了不少乐理知识。因为我感觉对口琴吹奏来说,乐理实在是太重要了。

终于盼来了我的口琴

整个下午,我都是在焦急的期待着,因为我的口琴就要被送到我的手上了。

下午五点多一点,门铃突然响了,我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冲到了门口。满脸堆笑(要迎接邮政人员)打开们,却是出差归来的父亲。正失望时,父亲问我是不是有人给家里寄东西了。我赶忙说是。这时我才发现父亲手里除了行李,还有一个不起眼的袋子。我急忙接过。原来速递公司的工作人员把货送到门口保安手里就走了,保安替我签收了。害我白等了这么长时间。

这时我开始打量袋子,是一个白色的邮政公司的包裹袋,比我想象中的要轻一些。

当时我的心情可以说是万分激动,包裹袋是用双面胶带粘上的,激动的心情使我费了足足五分钟才把它撕开。

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个方形的纸盒子,体积不大。我有点纳闷:包裹里应当有一本教材,这样算来教材在那里呢?

又花了足足五分钟,我小心翼翼的把胶带剪开,打开了盒子。

原来教材被轻轻的对折后塞到了盒子中。除了这本《口琴启蒙》外,其他的东西都被挂历纸包了起来。另外两个挂历纸团起到了保护防震的作用。

待打开了这些挂历纸后,我终于见到了这些物品的庐山真面目。其中有:

  • 一把C调的 Tombo Folk Blues 十孔口琴

  • 五张光盘

  • 一块擦琴布

此时的我已经是大汗淋漓,我去洗了一把脸,回来继续检查这些物品。

检查完其它物品后,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我十二分小心的打开了装口琴的盒子。此时我明显的很紧张,因为我的汗又冒出来了。赶紧洗了一把脸,我准备揭开这层薄膜。

琴体似乎是度镍的,很亮,我都不敢拿它,怕留下指纹。真恨不得像我的iPod一样用硅胶套把它包起来。

趁我还没碰它赶紧照几张像,等留下指纹就不好了。

兴奋的我打肥皂又洗了一遍手后,战战兢兢的拿期它来。不知处于什么心态,我用手指摁了几下琴体,指纹很不明显。我这才放了心。

把琴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几个音,我的心陶醉了。

我把口琴的照片都上传到了我在Google的网络相册中,地址如下:http://picasaweb.google.com/uiltrams/Harmonica#

口琴的货已经发出

今天早上收到支付宝发来的邮件,说,说中国口琴音乐网卖家王彬已将我的货物发出。不过邮件里说发送方式为顺风速递而不是我之前选择的EMS。由于顺风比EMS快(顺风只需一天而EMS需要四天),且价格比EMS贵一些,我又特地给王彬打电话询问,被告知由于发货量大,他给我算上优惠,给我用顺风速递寄过来,今天下午就可以收到货物了。

I’m so exc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