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的迷茫

昨天晚上 10 点来钟,我还不想睡觉。想想自从里约奥运会开幕后,我还没有看过一场奥运比赛呢,于是就邀请妻子去客厅看电视。没想到这偶然的举动,就让我们看到了今年中国奥运首金的诞生,而且是位济南姑娘,我们也与有荣焉。

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和妻子讨论到,家里的客厅还是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计划房子装修的时候,我想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就是家里地位最高的男女主人,就不应该像和父母住一起的时候,常驻我们的卧室里。我们自己的家,客厅理所当然的应该由我们来支配,不应该像客人一般呆在卧室里,不像样。

结果,在这个家里住了小半年,我觉得似乎还是没有突破客厅的大门。也许是我们还比较少的独自呆在家里,往往家人都在一起,我们也没有肆无忌惮的在客厅里休息。就近期的生活来看,我每天早上起床后,在卫生间洗漱,然后就去上班。下午下班后,回到家,吃饭,之后要么去卧室陪妻子,要么去书房做些自己的事情。妻子刚生了孩子,尚处于坐月子期间,日常更常卧床修养。上周岳母在这边照顾着,饭后就和宝宝玩,还有月嫂,一般在婴儿房里陪着宝宝。有岳母在这里,我也不好坐在客厅里独自霸占电视,虽然她也很少看电视。

我们对客厅不亲近,我想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电视这种媒体弱势造成。现在网络高度发达,人手一部手机,谁还依靠电视来获取信息啊?就连我的母亲,饭后也常在他们家的沙发上盘着,抱着手机刷朋友圈,何况我们呢?要看视频,优酷、爱奇艺什么的,有很多精彩的内容等着看,而热爱新闻这种形式的人,似乎在我身边也不算太多。

我呢,从 2007 年出国后就没怎么正经看电视了。对于一个留学生来说,在租赁的房子里置一台电视并开通有线节目,也是有点奢侈,所以我获取信息的方式还是电脑上网。我在出国前还是很爱看电视的,那时上网条件很差,电视也是日常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在那时,我特别爱看的是 CCTV-10、CCTV-13、CCTV-4 等频道,也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记得那时我看电视是那么的自然,多数情况下,总会找到想看的节目。我还有过夜里不睡觉,偷偷溜到客厅里,用最小的音量看武侠节目的经历。

可这一切在出国后就都被打乱了。我想是我这几年没有接触电视的原因,电视对我来说有些陌生了。有些节目没了,有些主持人都退休了,而且这时家里也有了宽带网络,我上网条件也很好了,自然对电视没有恢复兴趣。

在设计自己的家的时候,我期望这可以重新和电视以及客厅建立联系。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况,我所成长的家庭,电视基本上就是核心,父母到现在基本上都在践行着这个标准。我在搬进这个房子前一直和父母住,比较了解他们的情况。那个家里有三台电视,客厅里一台大的,他们的主卧和我们的次卧分别一个较小的。客厅里的电视连上了有线电视,两个卧室里,用的是我给买的小米盒子和小米小盒子。近年来母亲迷上了微信,饭后常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着,边看电视边玩手机。父亲饭后出去散步回来,基本上就去了主卧室,那里的窗户边上有个赖氏的木质小方桌和木椅子,他喜欢开着墙上的电视,坐在那套桌椅里,用 DELL XPS 13 笔记本电脑上网。有时我去找他,常暗自惊异于他的风格,让我觉得这样好酷的样子,一度我也想在我的卧室里这么干。可惜我们的床更大,放个桌子不大方便,而且我们的卧室里也没有装电视。

父亲从好几年前就依赖电视。母亲常抱怨父亲晚上开着电视睡觉:父亲喜欢躺在床上开着电视,结果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母亲夜里醒来,常发现父亲的呼噜声和电视的声音交相呼应。母亲把电视关了,过了一会儿父亲醒了,就又把电视打开,在电视的声音下入睡。似乎到最近他还这么干。

也是在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所以当我意识到我的生活里可以、似乎也已经没有电视的时候,心中的怅然若失,就好像回忆学生时代的上班族,那种生活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为了补救,我对客厅也花了一番心思。沙发买的超级大的皮沙发,四人宽的主沙发、单人沙发、贵妃椅三样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结构,包着的是我们顶住母亲的反对,选择的大理石面的茶几,下面还铺了符合我们审美的地毯。电视是三星 85 英寸曲面的彩电,连上了有线电视、小米盒子 3 加强版、PS 4,我想这样足够有吸引力了吧,但似乎效果也并没有那么好。妻子目前在坐月子,家里的重心还是他们娘俩,期间我就玩了一次 PS4 游戏,也不好弄得时间太长。当然,这是特殊时期,我也希望将来可以有所改变。

看着电视,我在努力回忆我之前住过的几个房子的客厅配置。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和父母经历了四个房子。这些客厅我都回忆了一遍,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但没有一个让我失望的。随后又想到电视,我希望家里可以有一台电视,24 小时的开着,最好有一个 24 小时播放的新闻频道,这才最合我的口味。在这个时代,我似乎一刻也不能失去信息的输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