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年

这篇文章描述的是我昨天下午回家前的突然感受。那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因为我前一天晚上和再前一天晚上熬夜准备第二天的内容,差不多都是凌晨三点半才上床的,早上十点左右就起床去学校,每天靠三杯咖啡来撑着。把这个星期熬过来后,昨天下午我终于无法再坚持了。一般每天我都要在学校呆到十点到十一点之后才回去,但昨天下午四点开始我就无法集中精力了,虽然不是很困,但感觉很烦躁,于是就提前回家。

回家前感觉肚子挺饿,想到一天没好好吃饭,就在咖啡厅买了一杯咖啡和两块点心,准备边走边吃。走到楼外面,觉得手中拿两块点心加一杯咖啡有点困难,又看到室外的一群桌子那里没有人,就从那边坐下来,吃完东西再走。

昨天的天气相当不错,前几天的雨已经结束,温度非常适中;夏天的酷热还没开始,虽然阳光明媚,但并不感觉灼热。外面的树都已经绿了好几天了,叶子的颜色虽然已经不是翠绿,但还没有变深,满眼望去是温柔平静的绿,让人感觉平和中庸,神气清爽。

我是个容易怀旧的人,昨天坐在那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享受温暖的阳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年前的生活。那时候我已经从别人的地下室里搬了出来,但没有置齐家具,因此住到了同学的家里。那时我的课程已经上了一个月,一门《数据结构与算法》非常简单,不用听都能过;一门《离散数学》,我们系的元老给我们上,课程也不复杂。两门课都是晚上,但因为我在家不能学习,我的同学早上又有课,我于是就跟着他早上就去到了学校,在一个我现在很少去的自习室里学习。

那时候我用Mac系统不久,刚刚从网上找到了iSync的Nokia E50插件,可以让电脑和我的手机同步iCal项目、通讯录等信息。那时候我的每天严格在iCal中制定每日的日程,严格按照日程来操作。早上去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Google Reader里的未读项目都“消灭”,然后把TopLanguage上面的未读邮件都“消灭”。后来到了八月份,我的另一门课临近考试,我就再也没有贯彻每天把邮件列表读完的习惯,结果到了现在,TopLanguage上面的未读邮件是17591封。

我的同学到中午12点半左右就上完课,我们吃完午饭后的活动,基本上就是去草坪上扔飞盘。小时候没有见过正式的飞盘,都是把硬纸剪成方形或圆形来扔着玩。当时比较好的材料是得利斯或这奶丝瑞的生日蛋糕的盒子的盖子,外面一圈可以很容易的撕下来,正好留下里面的一个飞盘大小的圆形。有一次我和同学去学校的书店转悠,在门口看到了飞盘,于是就买了下来。当实际扔起来,才发现飞盘有门道的。力度、角度的控制要刚好,而且也不是扔的越远越好,而是要给对面的人制造尽量舒服的角度、速度、与力度,来把飞盘接住。本来我以为飞盘的角度应该是斜着向上,边缘把空气破开,才能往前冲,后来才体会到应该是盘面朝前的飞,这样才能尽量稳定,而且飞盘下落的时候能撑住空气,缓缓的落到对面的人的面前,因此接飞盘就不需要什么技术了。

飞盘这项运动虽然只是把飞盘扔来扔去,但运动量却不小。我们玩完后就已经满头大汗了,去图书馆用水龙头的凉水洗完脸,在外面和可乐的感觉别提多爽了。

一年前,我还不懂走路上学有什么好的。每天早上和同学走路去学校,心里想的是买的月票废掉了。现在,我每天走更远的路去学校、回家。不过我仍然相信我在一年前和同学走路上学的感觉是不好的。因为我后来发现,我的腿只能让我以相对较慢的速度踱步,而要人模人样的按照标准的走法,不一会我两边的小腿就疼的要命了。现在也是一样,我上学的时候腿很疼,但回家的时候就算绕远路也不觉得怎样,估计就是这个原因。

现在似乎很多人都回国去了,每天只有一个人在学校打拼的感觉。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写这类文章。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