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我们的文化作祟

Herock的blog可能出了点问题,我今天在Google Reader里面看到了他的blog又有了更新提示,但明显都是旧文章,他的blog首页链接也坏掉了。不过这样一来,我又重看了一次他上个月的文章《能不能别摸雅虎的咪咪了》,又有了新的感触。

文章大意是很多中国人用一些色情图片占据了Yahoo Meme的popular的排行榜,并导致了Yahoo Meme开始删除一些用户的发言。因为文中也提到了Meme和Twitter的规模问题,所以当时我看了文章以后,在文章后面留言说,当Twitter有了Obama、O’Neal等人之后,其它的模仿者就做不到同样的规模了。Yahoo Meme作为一个新兴服务,功能并没有超出Twitter很多,因此也不会有多大的作为。因为用户惰性的道理,人们很少会愿意变更自己的微博服务,一是因为带不走过去发布的内容,二是有很多朋友还在用老服务,这样联系就断了。名人也一样如此,这样加上跟风效应,用户对一个新兴的服务只能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而不会把它作为主要的工具来深入使用。

今天再读一遍,又想到了一点新的东西。Herock在文章中说道:

把meme叫成咪咪的人中,可能有一部分不知道meme应该读成/ˈmiːm/,也拥有一些听起来没那么引人遐思的拗口的名字:米姆、模因、弥母等,在牛津英语词典中的定义是”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用来指代”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那个东西。”

Herock是从正面宽容的角度来论述的:因为国人不知道meme作为英文单词的含义,因此一厢情愿的把它念成“咪咪”,并加上了许多香艳的含义,但实际上却用行动亵渎了“文化”这一层意思,让别人认为国人没有内涵。而我是从负面来想的:不论国人是否知道meme的英文含义,这种行为就是在像外界宣示我们的文化。也就是说,并不是国人因为语言不通而“闹笑话”,而是国人的文化本身就是如此。

“性”在经历了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统治后,已经成为了一种见不得人的东西。但其本身美好,又容易让人津津乐道。在这两种矛盾的情况下,人们对待“性”的态度,就成了表面上据其千里,私底下却又非常向往。古语“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就有这个意味。而这种难以表述的意味,在长时间里已经融入了我们的文化中,无时不刻都会从我们的“文化的基本单位”中体现出来。

所以,当人们有了在Yahoo Meme上的机会时,在上面发一些裸照之类的,就显得相当正常了。之所以Twitter上没有,一是因为它无法直接显式照片,更是因为它太正式,用户多,关系也复杂,让别人知道了会“影响不好”。Yahoo Meme上的用户本身就少,而且已经有别人的先例,自己再发就没有那种干坏事的不安感,毕竟自己不是“首恶”,这倒是普适的心理学的研究范畴。

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文化不能正视“性”所导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