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哲思自由软件峰会风波

刚才从邮箱里看到了Zoom.Q同学在哲思社区分享了一篇博客,标题是《请不要将U盘启动强加于哲思-关于“U盘无法启动”事件的声明》。当时我看了题目感觉糊里糊涂,“U盘”和一个社区有什么关系了?但看了文章后,才知道了这原来是中国自由软件社区内的一场小风波。

根据文章上的描述,以及我看的一些相关文章([1]|[2]),我简要描述一下这件事情:袁萌“事先征得哲思社团负责人的同意,准备趁 Richard Stallman 先生来京讲学期间,公开演示一下 gNewSense 自由桌面”,并把展示的工作委托给了白清杰。而白清杰在本来与袁萌商定的时间前在现场准备的时候,被哲思的工作人员告知“演示取消”。而徐继哲的文章说并没有正式把演示活动加入到峰会日程里,白清杰在文章的留言里说徐继哲只与袁萌联系了,并未与白清杰有接触。因此,当哲思的工作人员通知白清杰不会举行演示的时候,白清杰自然觉得生气与失望于是写了一篇《哲思怎么变味了》来表达不满,才有了徐继哲的那篇回复文章。

其实整体来说,这场风波就是一点沟通上的小误会而已。我只是从公开的文章上归纳事情的经过,从几方面给我的感觉是:袁萌和徐继哲在非正式的场合谈到了在徐继哲作为主要筹办人的峰会上做个gNewSense的展示,然后委托白清杰来干,但并没有正式的加入到峰会的日程里面,因此才有了上面的误会。

峰会的日程在这里,上面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进行什么活动都写的清清楚楚。当然有可能是在事后哲思对日程进行了更改也是有可能的,但一来对方也没有提起这件事;二来日程的观看者也不是一个,在事后修改日程无疑是打自己嘴巴,因此我相信从头到尾这个“不到5分钟的演示”都没有进入到日程中去。而我怀疑可能是袁萌单方面的认为凭借自己的知名度或凭借自己和徐继哲的交情,在两个多小时的活动中间插个5分钟没什么问题,结果哲思不答应,面子上很过不去,才有了这件事情。当然这是我不客观的臆测罢了。

说道不客观,我也确实对袁萌没什么好感,从一开始就是这样。首先我觉得袁萌的做法对于推广自己是有效的,但对于推广Linux是无用的。然后就是他的文章思想立意确实不怎么样。我很少看他的文章,因为看了总觉得别扭、不舒服,也没有什么我关注的技术内容。今天为了了解一下那场风波的来龙去脉,又看了几篇他的文章,同时又一次收到恶寒的冲击。比如《盼望Ubuntu 9.10(RC)发布,彻夜未眠》这篇文章,前半部分描述他在等待Ubuntu 9.10 RC版发布时那“小鹿乱撞”的心,还有什么每隔半小时就去官网上查看一次从凌晨一直搞到4点多等等。我们说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应该有不同的精神面貌,文章后面也说他已经70了。一个70岁的老头却在装少男,怎不能让我感到恶寒。随便翻翻还在首页上的一些其它文章,也都是如此:比如说一篇文章题为《我和Java的一些往事》(光这个题目就让我很寒的了,如果他是Joshua Bloch那级的人物、甚至蔡学镛这样的人物,这个题目我可以接受,但袁萌用Java搞出过什么东西来吗?),里面说永中总裁曹参因为领导公司开发的永中Office是商业软件,因此袁萌说“在好几年时间里面,我有意不理曹参”。还有另外的文章中,又提到了Free Software和Open Source之间的差异。如果说袁萌是30岁之下的人,我可以理解,但一个70岁的老头,还在关注这些东西,实在让我无法苟同了。今天看文章知道了袁萌70岁,因此这段话我尽量客气的说。

还有我要说的是,袁萌在《盼望Ubuntu 9.10(RC)发布,彻夜未眠》一文中还提到,本来的打算是白清杰在展示完了gNewSense之后,送给Richard Stallman一个装有gNewSense的优盘作纪念。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心想有没有搞错啊?他们不知道gNewSense就是FSF搞出来的吗?如果不知道的话,袁萌这个所谓的RMS追随者可不合格啊;如果知道的话,这种行为和用毕加索的画送给毕加索当纪念有什么区别吗?可笑啊。

风波已经发生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本身就是一次沟通上的误会,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之后三方的回应就让我觉得反而更耐人寻味了。首先袁萌就是写的那篇文章,并在后面转了白清杰的《哲思怎么变味了》的文章;白清杰却得出了哲思受到了压力而因此取消了他的演示;徐继哲写文章出来澄清。袁萌的文章我前面也说过了,白清杰的观点让我觉得相当玄幻,有点被害妄想症似地,而徐继哲的文章则有点冲,特别是编号2的部分。

不过虽然是一次小风波,却真实的反映了在中国做学术,有太多的学术外面的事情干扰的事实。哪怕在自由软件社区,人情取代程序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最后,我也想说一下这次峰会。峰会给我的感觉,打个比方说,好比Canonical发布了Ubuntu 9.10 RC后,Mark Shuttleworth带头组织了Ubuntu社区的人举办了一场峰会,会议的内容就是新版本的Ubuntu多么多么好。而其他人都对于峰会的内容没有半点认知。哲思搞的这种峰会,就算搞100次,中国的Linux用户也很难增加100个。而且,“峰会”一词用在这里,不觉得有点别扭吗?

1 comment

  1. 技术说话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5/ 09:37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