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劳累的一天

前天晚上同学来我家,说是因为强行关机,他的Acer Aspire笔记本无法启动了。Acer的笔记本没有恢复光盘,只能通过在Windows里执行恢复程序,从硬盘上的恢复分区里恢复出厂设置。我之前已经帮他恢复过好几次了,但这次无法启动到Windows,我也无能为力了。

然后我告诉他,我可以帮他重装一遍系统,然后从Acer的网站上下载驱动。这样虽然变成了盗版,但也不影响日常使用。奇怪的是,我上了Acer的网站上,竟然找不到他的这款8500笔记本的型号,只有8000和9000的,我也不知道驱动能不能用。另外,我之前刻录的那张Windows XP的安装盘找不到了,我又没有空白CD了,无法刻录一张新的。学校虽然给了我MSDNAA帐户,可以下载Vista,可惜我也没有保留镜像,因此虽然我有空白DVD,但也不能马上刻录。那同学急着要玩游戏,再加上那台老电脑经常蓝屏,因此决定明天去买一台台式机,并要我随行“指导”。我们说好早上10点多出发,他会在10点左右给我打电话确保我起床。

到了昨天,我9:30醒了后,看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于是就继续睡一会,然后到了将近10:30醒了,看了手机还是没有未接,于是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那孙子竟然还在床上。那天我睡的比较晚,看了几集《The Office》并看了2007年的Emmy颁奖典礼,一直到3点多才睡的。给对方打电话之后,下床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然后他开车到了我的楼下,我就背着书包下去了。我本来想的是买电脑用不了两个小时,办完了之后还能去学校上自习。

等我们杀去了Future Shop后,就从那里转来转去。他希望找一台有独立显卡的机器,并且不要太贵,结果我们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于是我们只好驱车去了在Downtown的bestbuy。从那里又研究了挺长时间,最后弄回来一台HP台式,不到800元,配置还不错。等回到他家已经是将近下午四点了。我们的另外一个朋友本来要昨天晚上来聚餐,我就在他家吃了晚饭,主要是卤味,还吃了一些螃蟹。然后我和另外的同学干了一瓶茅台,感觉还不错。晚上快11点了才回家。

话说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厌倦了帮朋友弄电脑了。主要是我很长时间不用Windows,一些细节上的设置都忘了。经常有些问题,我觉得等我找到原因的话,还不如重装来的痛快。而且弄这些也非常耽误时间,还非常无聊。我记得小时候非常喜欢捣鼓这些,安装什么软件的时候总是一丝不苟的盯着进度条,把每一个细节都记住,给别人修电脑也总是乐此不疲。现在我虽然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对计算机的维修反而觉得越来越不在行了。有时朋友请我帮忙,我还是会做,但已经感觉不到小时候的那种快乐了。对自己也没有了那种“手到病除”的那种信心,每次都是发自内心的说“我只能试试”而不是小时候的那种“没问题”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论来操作,只是根据自己的分析以及一些计算机常识来试验。等着“瞎猫碰上死耗子”时就是修好的时候。然后别人称赞我太厉害了,我说是“蒙的”,是实情,但对方总认为我是谦虚。我觉得研究计算机科学的人,大概都不是好的修电脑的人员,看上去有违常理,但确实我的真实感受。

我曾经在手里没有一台自己可以随时使用的电脑的时候,经常看报纸上的配件价格表,并在纸上自己“组装”了很多次机器──列出配置列表和大约价格。因此也给买电脑的人提出过一些建议。现在我对这些的兴趣大减,也很少关注这些事情了。过去对一些CPU、显卡的型号总是如数家珍,昨天除了Intel的显卡外,我也不大知道哪些型号是集成显卡。比如看到ATI的Radeon HD 3200,感觉是独立显卡,但看了机器上的标示才知道其实是集成的。因此我只是胡说一通。我觉得当机器有了6GB内存后,显卡只要不太差,玩游戏应该没什么差别。不过我平时只玩超级玛丽,因此对这一点没什么认识。我之前在加拿大也陪同学买过电脑,并出了一些垃圾建议,同学一直都很感激我,并认为我水平很高,而我自己都觉得当时实在胡说一通,其实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昨天去买电脑,自己的收获是发现现在硬件的价格比我印象里要低很多。比如我同学买的那台电脑,三核CPU、6GB内存、600GB+硬盘、独显什么的,连20寸显示器加起来一共不到800。按照汇率来算,也就5000人民币左右。可能我现在的思想还停留在97年家里的第一台电脑的时候,一台586、166MHz、16MB内存、15寸显示器加上HP打印机一共给了15000元。那台电脑是母亲的同事给组装的,我们对计算机还是一无所知,只觉得15000元对于买一台当时还没有普及的计算机来说,大概是等值的吧。

颠簸了一天后,回到同学家,帮他把电脑装起来,设置好,并装了小红伞。本来他想把硬盘分一下区的,因为出厂设置是除了恢复分区外只有一个大C盘(我不知道为什么厂商不用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分区方案,可能是想收取服务费吧),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使用的PM之类的软件。我从国内帮我妹妹调整分区的时候用了个软件不错,可我怎么也想不起名字来了。下载了一些都无法从Windows 7上运行。我也就劝同学说过因为Windows 7太新,一些分区软件不能用,等两天再看看。他急着在新电脑上玩游戏,于是也就接受了。那时候我已经感到相当疲倦了,十分想睡,感觉头很沉,再让我继续给他调整Windows我大概要吐了。然后忍着不适,给他弄好了中文支持。

然后我坐在一边,继续弄我的程序。并解决了一个seg fault错误。然后我们出去从餐馆订了菜,并买了饮料,为晚上的聚餐做准备。等我们回来后,我都感觉自己快要发烧了。他们在厨房准备的时候,我在一张椅子上迷糊了大概半小时,然后才又有了精神。然后就是聚餐,并一起回顾了一些过去高中和大学的事迹,以及和同学喝酒。本来我以为自从上次喝伤了之后,我可能不能再喝白酒了。经过两年多的“禁酒”,现在竟然还能喝半斤而没有了过去那种恶心的感觉,倒是意外之喜啊。和我去买电脑的那位同学,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不忘去照顾他的游戏,遭到我们的一致鄙视:

playing-game

等到了十点半,我们吃饱喝足,我坐着同学的车回家了。在家中的厕所洗漱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萌袁。我发现他现在在做的一些事情,是我小时候很喜欢做的。现在我已经对这些不感兴趣了。对于Linux的推广,我觉得为什么要执着于别人在用什么系统呢?哪怕是Linux用的人再少,只要有人在维护,我可以正常的使用就好了,完全不必要写那些文章遭人骂。一些在做一件别人觉得没用的工作,并给其中的一个赋予“中国Linux之父”的名号,我觉得就跟小孩过家家一样。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我12点多就睡觉了。睡的也很沉,并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是和一些同学进行郊游,但我认识的只有zhaokai。我们在一条小胡同里排成一溜,席地而坐,此时开始下小雨,我带了伞,并和zhaokai在一个伞下面。突然左侧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我们就冲过去。这时我们好像成了武侠小说里的人一样,有功夫、有师父。zhaokai冲了一半就折回,原因我已经忘了,我是继续往前冲的。到最后我冲进了一个四合院,并进了一件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有枕头和被子。我冲了过去掀开杯子,里面没有人,但被子上还留有体温。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是师父躺过的床,而师父已经仙去了,此时我悲从中来。这一切就像电影一样,我这个做梦人是在一张萤幕前看着萤幕里的自己进行着种种动作。然后屋子外面有响动,我知道了自己进入了一个陷阱。我含恨冲出屋子,决定在临死前尽量杀人为师父报仇。在屋外,我看到了一个拿镰刀的人一动不动。正在奇怪的时候,我回头,似乎看到了非常恐怖的画面,并尖叫了出来。就像我前面说过的,我这个做梦人是在看着萤幕里的自己,因此我只知道萤幕里的自己回头,一脸惊恐,但“自己”看到了什么画面,我是不知道的。下一个场景是我在尖叫,并且因此惊醒,并在尖叫出声音来。我在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后,一会又睡了过去。

第二个梦是我在下午去了“华季火锅店”买烧烤卤味,在里面碰见的老板是我现在公寓旁边的“文开超市”的老板。我们交谈了一阵子,我买了半斤鸭子,还有别的什么的。等我回家后,跟我母亲说起这事,她说那个老板是她大学同学的亲弟弟什么的。然后我想起我还没有买完卤味,但这时又醒了。我没有睁眼,一直想再回到梦中去买卤味,但过了大概五分钟还是不行,只好翻身看了一下表,是10:30了,只好下床准备今天去学校的事情。

来学校后吃饭时和了一杯espresso,没有加任何东西,到现在都觉得挺精神。我也不知道是喝了咖啡的原因,还是昨晚喝酒导致睡眠充分的效果。

1 comment

  1. 火警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5/ 09:49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