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奇妙的生物钟

今天早上 9:55,我在床上觉得躺不下去了,于是起床。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突然觉得生物钟真是神奇如斯啊。

由于这前几天的作息规律相当混乱,尤其是有几次为了完成第二天要交的作业,整个一晚上都没睡(在家里存了咖啡就是不一样啊),所以放假前的那几天我一直觉得没有完全休息好。我每次这种情况的症状是,眼睛感觉特别疲劳,揉眼睛也觉得疲劳没有丝毫改善;脸部肌肉僵硬(让我想到了“面瘫”一词);身体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如果用手掌干搓一下身上的大片皮肤(就像是给猫狗顺毛一样)就会觉得特别爽,总之就是一种全身不得劲的感觉。这种情况下,由于我每天早上的提神咖啡的影响,通常是连锁反应,第一天没休息好,之后连续几天都会如此。因为如果我前一天晚上没睡觉的话,第二天下午的五点到六点的时候就特别困,但我那时候通常都会在机房上自习;而八点到十点回家后又觉得不怎么困了,经常能坚持到凌晨十二点到一点,自然无法好好休息。

放假之后,甚至是周末,我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就是前几天就睡个昏天暗地,把生物钟给睡紊乱了为止。有时候到了第二天不想下床,就在床上抱着电脑看点文字或者视频,也常常能在床上呆一天。自这开始,第二天的作息就不正常了。

这次的放假也是一样。我们学校的每年的二月份都有一个星期的 reading week 假期,说是让我们在家里读书的。但假期结束之后通常都是大大小小的期中考试,所以这个 reading week 也有让我们复习的意思。正巧今年的 reading week 赶上农历年,与国内一起放假也是不错的感觉。放假前那个周末我为了赶第二天的两门作业,通宵未睡。那一个星期一直感觉没有休息过来,这次也顺便补上。因此到了上周五的下午,我就觉得不行了。那天下午我们要在 5:00 之前给老师交上《计算机网络2》课的项目 proposal,我在小组里的工作是整合另外三个人的工作,用 LaTeX 排版,生成 PDF 文件交上去。所以我一直撑到 4:30 才完事。交上之后我同学又找我一起购买“年货”,我们又驱车去了两个地点,买了肉类和蔬菜、水果之类的东西。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车里一个劲的打哈欠,倒并不觉得困,就是感觉乏,没有精神。

那一阵子由于太忙碌,我对日期也没有什么关注。再加上我们在这边也不是很关注国内的农历年,对于过年也没有什么感觉。所以我对于阴历也没有什么敏感,在回家的车上和同学聊天才知道马上就是春节了。本来想着忍到国内初一的凌晨给家里打电话拜年,可回家后吃过晚饭(五花肉)之后过了一会就觉得困了,在床上躺躺就睡过去了。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等到醒了之后好像就到了第二天下午了。但那时还不想起,磨蹭了一会,下床下了点速冻水饺吃了,印象里到了晚上六点多就又忍不住了,上床睡到了凌晨才起来。

浑浑沌沌的我,印象里看了一部电影,又干了些别的事情,然后到了早上的六点多,我觉得受不了了,就又上床睡觉。之后我就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了,总体的感觉就是白天睡,晚上起来做事。中间也做了好几个梦,有很多在我突然惊醒后就瞬间忘了。到现在唯一记得的一个是我在国外上中学,入学第一天下课后在学校外面坐公交车回家。在公交车上与座位前面的一个男生和座位后面的一个女生认识了,交了朋友。其余的都没有印象了。

昨天晚上我照样也是不困,但觉得这一个 reading week 也不能浪费过去,应该要倒倒时差了。不过到底是晚上也不大困,我好像是两、三点才睡过去的。睡之前我看了 Google 的 HTML5 讲座,听这种东西最容易催眠了,我也就成功的睡过去了。

我日常在周一早上的作息是这样的。10:30 第一堂课,因此我要 9:55 从家里走,乘坐那趟应该是 9:59 到我家楼下车站的公交车去学校。但由于目前还是冬天,路上有积雪,所以这公交车经常晚点,实际上的到站时间都在 10:05 左右。所以我如果 9:55 下床的话,放弃刷牙、洗澡的工作,动作麻利点还是能赶上公交车的。

而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我在周六、周日都睡得昏天暗地,本来也没有指望周一就能起床,但却是在日常该起床的时刻左右起来了,难道生物钟也可以跨天运作了?之前只知道每天定时起床可以培养生物钟。建立起规律之后,每天都会在同一时刻起床。但很少听过双休日可以让生物钟暂停运作的。不过日常这种情况也有很多,可能只是没有这么明显罢了。

起床后,我坚持到中午 12:00 左右,去超市买了一杯 Starbucks 的超大号拿铁喝了,坚持到晚上,自我感觉不错。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