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今年三月末,我从 Google Drive 换回了 Dropbox。除了是因为两者之间的功能差异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当时因为 Google 要关闭 Reader,我对 Google 的信心下降。

说起我对 Google 的信心,最早是从它好用的搜索功能开始建立起来的。在用 Google 搜索前我用的什么搜索,我现在都有些记不起来了。我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用的搜索引擎是新浪,到好来好像用的是 Yahoo 或 MSN 吧。当搜索引擎还是门户网站的一部分的时候,Google 的专注于搜索的简单界面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那时候我整天在学校的机房里搞计算机奥赛,觉得 Google 这个单词很诡异难记(确实它比 Yahoo、雅虎难记多了),还专门收藏了它。

后来从 Gmail 开始,Google 的魄力让我成为了它的坚定拥护者。我对很多事情都有一种“天才情结”,有句话说第一个做了 XXX 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在免费邮箱容量平均在 10M 的日子里,Gmail 的 1G 容量的邮箱就像黑夜里的太阳,让人无法不沦落。日后出来了一大片上 G 空间的邮箱,它们再也无法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在 Gmail 之后,Google 推出了一系列的服务,它们的质量自然不用说,而且领先的使用了一些新技术,还有它们的思路,直接让人的头脑极大的开拓。在今天的计算机领域里各种新技术都非常火爆,这比早些年活跃多了,我觉得 Google 在其中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今年 Google 关闭了一个 Reader 就让我的信心下降,原因是我想不通。关闭 Notes,同类的笔记服务有很多,还有 Evernote 这座大山让人无法超越;关闭 Wave,因为它太超前、不实用,而且它的一些成果也被吸收进了其它的产品中。而 Google Reader,在在线 RSS 阅读器中,有什么产品可以超越它吗?这个领域并不是过于小众,而且 Reader 可以说已经到了垄断的地步了,我们得知的原因实在是说服力不大。

经过了互联网大发展的浪潮,很多网站都被关闭了,一些个人的 blog 更是如此,这上面的信息说没就没有了。这让我觉得伤心,因为它们中有很多都相当的有价值。Web Archive 挽救了一些,但也只是很少量的。我希望互联网可以有个版本控制,或像 wiki 一样,可以把所有的改动都保存下来,让信息永远也不会丢失。可惜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正因为如此,我对一些互联网服务行业的大公司都抱有很大的希望。Google 的一系列服务都有这种趋势,而且 Google 给人的印象是它的生命力非常强悍。如果它数年不倒,那我们保存在 Google Docs 里的文件应该永远有效;当然也不能忘了 Gmail,除了电子邮件之外,它还永久的保存了我们的聊天记录;还有搜索记录,等等等等。因此过去我在对 Google 和其它同类产品进行比较的时候,Google 的印象分就有很大的加成,毕竟我们都希望信息永远也不丢失。不过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当然从公司的规模上看,Dropbox 跟 Google 没法比,但云存储就是 Dropbox 的核心业务,我们可以确保 Dropbox 对它更用心,投入的更大,而且根本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把这个服务给关闭。所以从文件云存储方面,我觉得 Dropbox 永远对 Google 有优势。其它的服务也是如此。

前几天我看到了一篇文章,《Google的社会化梦想与Reader》,文章的最后对今日的 Google 的评论我觉得非常好,Google 变得更加封闭。或许从现在起我要把它从我的期望名单里暂时划掉了。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我期望的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哪怕它一点也不输出,但如果可以丝毫不间断的吸收各种各样的互联网的信息,让它们延续的更加长一点也好。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