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新声 117 期反馈

注:我过去听《比特新声》这个播客,经常听到一些让我不能认同的观点,但从来没有和主播讨论。有的时候心里想的很清楚,但动笔写的时候就没有了头绪,所以写这种反馈对我来说比较麻烦,时间一长,也觉得自己的观点没有那么重要了,干脆“求同存异”,最后就作罢了。不过这一期我听的时候感觉比较强烈,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但写的时候也觉得困难重重,无法表述,也一度想放弃,但有些不甘。最后推翻了之前的稿子,重新起笔,写下了反馈,虽依然不满意,但多少反映了我的想法。记录在这里。

如何看待互联网,我总结了两种观点:“玩互联网”和“用互联网”。

在中国互联网刚开始发展的时候,玩互联网的人把网络当作一个方便的玩具,比如玩网游、低成本的身份变动等等,诸如此类,一字一蔽之,就是“玩”,他们在网络中的身份是虚化的。而用互联网的一群人把网络当成现实社会中的延伸进化,喜欢把现实里的身份搬到网上来,在他们看来,互联网是一个更方便的工具,如电子邮件取代传统书信、IM 取代电话等等,和现实社会实质上没有本质区别,他们在网络中的身份是真实的。常年以来,我自认为是“用互联网”的人。

随着互联网发展到了今天,“玩互联网”就有些不合时宜。过去只要你坐在电脑前,别人就会下意识的以为你在娱乐,而今天,我父母都用上了智能手机,天天刷微信朋友圈的时代,互联网彻底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不再认同“网瘾”这个词语,因为我们几乎无时不刻都在上网。所以,之前的分类分别有了延伸。“玩互联网”的人把互联网看成一个崭新的世界,方便我们打破现实中的秩序,创建新秩序,因此很乐意在网上隐藏自己的身份,把隐私看得极其重要,因为互联网是我们的乌托邦、理想乡,不应该有现实中乌七八糟的事情。而“用互联网”的人则继续把现实当中的一切搬进互联网,乐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从隐私的角度来看,把自己的身份弄虚有利于隐私的保护。比如与别人沟通,你只知道我的网名,推断出我现实的身份的可能性比较低。而乐意在网上使用自己真实身份的人正相反,我有自己的域名、习惯用真名注册网络服务、也不介意把手机号来绑定到这些服务上。诚然,这加大了我隐私泄漏的风险,但现实中有那些事情是一点风险没有呢?我买飞机票需要身份证,现在买火车票也实名了,那我出行的隐私如何保障呢?之前听过一句话,人们让渡了一部分自然的权利,组建了社会。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互联网在我们看来是现实社会的延伸,所以我不介意。

在收听第 117 期节目的时候,前半部分两位主播陈述了关于互联网隐私的观点,我就想到了上面的分析。我把两位主播归类于“玩互联网”的一群人,我自己则是“用互联网”这一群,所以听到你们的观点,心中有所冲突。正如我前面说的,我不介意提供手机号码来注册,因为这样方便,例如找回密码的时候,而现在我的手机收到的垃圾短信或者推广电话,有多少是我注册的时候泄漏的呢?几乎没有,全是网络之外的渠道流传出去的。我在听了一会儿的时候,心中就想到了提供身份证号码来验证身份的想法,没想到后来说道摩拜单车的时候也说道了这个。我觉得主播想到的办法都不切实际,交押金的话,多少钱才能抵消不归还自行车的损失呢?有多少人愿意交押金来租借自行车?为了让更多的人使用,通过个人信息的抵押是自然的手段。至于隐私泄漏,我想努力的方向还是在于保护隐私本身、或者发展个人信用体制,而不是限制便利性,否则单车租借根本无法做大,又何谈隐私如何呢?

所以,我听到两位主播对于注册时提供手机号有这么大的意见,心中颇不以为然。试想不提供手机号码,那提供什么呢?以现在的管理,大概是电子邮箱。邮箱和手机号的区别很大吗?邮箱可以随意注册,手机号码要换号麻烦一些。我所持的不同观点是,作为“用互联网”的一群人,我的邮箱和手机号一样,都是属于我的个人身份中的属性之一,我不想把网络和现实轻易割裂,所以我注册了自己的域名,用了域名邮箱,就是为了要保证我的邮箱可以跟我一辈子(这样看,我的电话号码可能会换,但邮箱不会),所以我不把电子邮箱和手机号区别对待,他们都是我的隐私。当然,如果是“玩互联网”的人,电邮可以随意变换,或者他们认为电邮更换的成本更低,那我想意义就不同了。

我听节目的时候把想说的话来龙去脉想的大差不差,实际写下来的时候脑中一篇空白,颇有言不达意的感觉。如有不畅之处请见谅。

流量恢复

到了 5 月 1 日的凌晨了,我的中国移动 4G 流量终于恢复了。(哭)

最近手机的流量不大够用,这在过去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我的手机每月的流量有 3G,过去觉得一个月怎么样都够了,可这个就像是一个逐渐堕落的过程,慢慢的用起流量来就开始大手大脚了。我发现最耗流量的还是视频,上个月我发现了 Psyscho Dad 系列,于是迷上了它。中午我喜欢开车到外面睡,在车上就翻墙上 YouTube 看看这个系列的视频,不知不觉流量就用光了。里月末还有几天的时候,流量用光,我收到移动的短信,说可以回复字符串办理 10 元包 100M 的流量,我衡量了一下,就办了,结果一个中午收到邮件说流量用了一半,我于是再也不敢看视频了,改用 iBooks 看电子书了。

上个月开始,我看着流量使用情况,三月份的流量用光,没有结转到上个月。那时我心里想,这个月应该不会用很多流量,到了五月份就可以有结转了。结果五月还没过完,就发生了这个事,好崩溃啊。

回想过去,我开始时从来不用流量。我在大二结束后拥有了第一部手机,诺基亚 E50,那时候手机的网络功能还没发展起来,能上的也就是些 WAP 网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手机上消耗流量来上网。后来有了点移动上网的需求,所以就去网上营业厅办理了流量,大概是 5 元 10M 还是 10 元 5M 的,也是没多久就用完了。之后我不敢再续,因为那时移动上网还不是刚需。

那时候我很快要去加拿大上学。我很期待,因为我觉得北美的无线网络应该很发达,大概不要多少钱就能包月上吧。结果我错了,网络发达的是东亚的日本,北美从来没有像日本这样发达方便的无线网络,至少在 iPhone 被发明前吧。办手机卡的时候问了一下,费油我那时完全不能接受,所以断然拒绝。那个时候我还在用我第一个诺基亚手机,从来没有强烈的移动上网功能,所以就这样用着。直到我毕业后,那个手机也旧的不行了,我买了一台三星 Galaxy Nexus。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办理移动网络,平时用家里的 WIFI 来上网,外出时不上网。后来我和几个朋友去了 Banff 旅游,在路上一位朋友的话打动了我,于是回到家我办理了每月 10 元 100M 的移动流量,虽然不多,但已经大不一样了。

回国后,我接手了父亲的一台挺新的三星 Galaxy S4 手机,是中国移动的绑定手机。因为我的失误,我误以为移动这时候只有 2G 的网络,所以我把手机卡拔了,插进了我从国外带回来的 Nexus 4 里,因为我还想用原生的 Android 系统。后来发现原来这台三星手机可以上 3G网络呀,才不情不愿的用了三星。之后还随着升级 4G,把手机换成了三星 Galaxy S5,虽然用不到原生 Android,但为了 4G,也忍了。这时我对 iPhone 的期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最终等 iPhone 6 上市后,买了一台 iPhone 5s。

虽然手机系统不咋地,但流量一直挺可观的,但我不知道怎么到了越用越不节制的地步了呢?

第三方帐号的困惑

今天我收到了新的 iPhone 6s。我用了一天的零碎时间来把我日常使用的 APP 进行配置,多数比较方便,因为我的密码都用 1Password 管理,复制粘贴即可。但有少数 APP 则不行。

它们支持第三方帐号登录。外国的 APP 一般支持 Google、Facebook、Twitter 的帐号,本国的 APP 支持新浪微博、QQ、微信。今天我遇到过两次本国的 APP 不知道用哪个帐号登录的情况,首先我检查了一下 1Password 的记录,没有这些项目,说明我之前使用了第三方帐号登录,但究竟是哪一个,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记得住?第三方帐号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注册 APP 的帐号就能用,这样方便就让我只登录一次就能使用 APP 了,导致了我记不住哪个程序用了哪个帐号。

其实,我觉得这些 APP 的帐号应该可以记录用户所有的第三方帐号——用 Google 帐号注册了 APP 后,为什么不能继续绑定 Twitter 和 Facebook 呢?绑定之后,下次登录用任意一个第三方帐号都可以登录同一个 APP 帐号,这样不是很自然吗?

国内的第三方帐号也是,QQ 和微信难道不都是腾讯的吗?为什么要弄两个不同的帐号系统。微博就别提了,他们自己的帐号系统就一片混乱,电话、电子邮箱都可以作为 ID,之后又可以继续互相绑定。我妻子的微博莫名的有了多个帐号,其中常用的是用我岳母的手机注册的,忘记密码后我帮她找回,莫名其妙的通过她自己的手机号注册了一个新的微博帐号。找回了密码后我帮她绑定回了自己的手机,结果之后又发生了无法登录的情况,用她自己的手机找回密码,结果又回到了新注册的帐号里,弄得我一头雾水,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今天下午,我通过一次实验,终于重新登录了我过去的“即刻” APP 的帐号,不由的发出了以上感叹。

周六随想

1

由于在家里待了一天没有出门,再加上下午睡了一觉,到了晚上,我感觉浑身不舒服,不想吃饭,嘴里也好像开始有味。所以,尽管外面有非常严重的雾霾,我还是决定开车出去转转。

老婆还在家里,我不能走多远,于是我开车去了离家有五公里左右的雨滴广场,到那里的星巴克买了一杯 double espresso 和一份 venti green tee latte,都是我比较爱喝的饮料。在店里坐着喝完了 espresso,然后把拿铁带走路上喝,时间刚好在免费停车的范围内。

上周虽然每天开车上班下班,但今天给我感觉我好久没有开车一样,也许平时不可能有这么悠闲的心情,而且由于近期雾霾比较严重,在这个时间更是不可能到外面走走,所以有种比较新奇的感觉。开车从地下车库出来,我感觉好像到了仙境,到不是表扬,而是雾霾是在太重,在没有路灯的地方,感觉面前两米已经是黑暗,车头大灯开到远光,稍远一点的地方也没入了黑暗之中,效果并不大。这时候要是有其它车辆缺德到不开指示灯乱窜,我想我绝对是看不到的。

2

开车的时候我喜欢听 Podcast,比起广播的这种不可预知的内容,播客可以确定总是能听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本周的《IT 公论》和《内核恐慌》在之前的上班路上已经听完了,我只好听郝海龙与有才主播的《比特新声》。《比特新声》的内容跟《IT 公论》有些重叠,但我觉得前者的录音效果较后者差一些,两位主持人的音量有些不一致,听起来比较不爽,而且李如一的讲话也有所特长,因此我着重听后者,在没有可听的时候才会听《比特新声》。这一期的《比特新声》谈起了前几天的巴黎恐怖袭击。

这次的恐怖袭击,比起之前的 911,让我有点不大真实的感觉。911 的那个时候,我心里的感觉是比较震撼的,而这次倒是没什么感觉。不知道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半年前刚去过巴黎的原因。听到主持人谈论起科技公司对此作出的反应,与中国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心里也想到了与主持人问的一样的问题——为什么中国遇到这种情况,互联网发挥的作用就不那么大呢?像本次恐怖袭击后,科技公司立即有所反应,例如 Facebook 弄了个报平安的功能,Google Hangout 与住在巴黎的朋友联系时是免费的等等。而在 2008 年中国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中国的网络公司多数是给公众传递信息,比如有专题页面,报道搜救进度等,而为之服务的工具,则没有见过。我觉得这跟中国人在互联网中没有严肃的生活有关,互联网只是娱乐的工具,而不是一个生活的一部分。

3

路上雾蒙蒙的,还有现在的温度,让我有种回到了温尼伯的感觉。毕业后我自己住过一年,到了晚上无聊的时候,觉得嘴有点馋了,就出去到了离家一公里路的 Tim Hortons 咖啡店去买咖啡喝。那时候可没有车开,索性路也不愿,也算是锻炼,就走着。那个时候总是天黑的时候,黄黄的灯光,跟今天在雾中的路灯有点像。那个时候的我是孤独的,但似乎也是自由的,不节制的,至少咖啡管够。那个时候网络也没有限制,想上那个网页就上哪个网页,各种网络服务都可以使用。

现在在中国,我有的时候也会回想起过去在加拿大的生活,有的时候做梦还会梦到在学校时的生活。那次我梦到了学校,醒来后下载了一个 Google Maps,翻墙浏览地图还有全景照片,希望有一天可以再回去看看,再过一次当时的生活。

4

在这种环境下,听着喜欢的播客,我有点不大想回去,希望可以在外面多呆一会儿。不过家里还有怀孕的老婆,得早点回去陪着,所以还是回去咯。

5

饭后我实在觉得憋了一天的房间空气太不清新了,于是终于去了书房,打开窗户透气。外面依旧是重度雾霾,老婆怀孕了还是呆在卧室吧。我把很久没用的书房打扫了一下,桌子、椅子上的灰尘通通擦了一便,顺便考虑我们正在装修的新房子要不要设置书房?本来搬到了这个家,有个书房,书房里有个不小的桌子我还很开心的,可在里面待了一次后似乎再也没用过。主要是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晚上回到家,吃完饭,有时下楼去散散步,时间也就不多了,还要陪家人,因此多数时间是在卧室里呆着的,卧室的窗台可以当桌子。至于书房,似乎被我母亲当成了储藏室,地上放了一些盒子,让我今晚有点无处下脚的感觉。不过,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空间似乎也有点不妥,但日后有了孩子,还真有时间能在书房享受吗?很难抉择呀。

6

之前我有放弃纸质书的想法,主要是纸质书有一定重量,而 Kindle 又小巧又轻便则方便许多,还便宜很多。不过最近我有些打消这个念头,主要原因,一是有些情况 Kindle 的显示效果并不好,特别是涉及照片等方面,二是有些书根本没有 Kindle 版本。我看了它们的纸质版本,虽然比 Kindle 要贵,但是价格我绝对承受的起。然后有些时候,Kindle 也达不到纸质书的效果——随意翻页,随意笔记等等,所以,昨天我买了三本没有电子版的纸质书。不过这样,我要在未来的书房中放一个较大的书橱,然后渐渐把它们填满吧。

六间房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了

我在转移过去的电子邮件时,偶尔看到了之前在一个讨论苹果的论坛上收到的提示邮件。这个论坛叫什么名字我现在记不得了(刚刚查了一下原来名字就叫 Mac6,由 V2EX 的创始人 Livid 创建,用的同一套后台系统),只记得网址是 mac.6.cn,挂载在六间房(6.cn)的空间上。

我最常上这个论坛的时间,大概在2008年4月份之后。我那个时候刚买了 MacBook,使用的时候有些问题,就到处找可以提问讨论的地方。那个时候我感叹 Mac 的社区实在是不友好,而 Mac6 论坛是少有的比较开放的论坛。虽然那个论坛上讨论 Mac 的地方不算多,多数人把它当做被封锁了的 V2EX 论坛的替代品而讨论生活话题,但比起那时候需要回复才能浏览的一些论坛要好太多了。到后来,我的相关知识掌握的差不多了,因此也就渐渐的不去那个论坛了。

这次我看到了这个论坛的提示邮件,才发觉我居然把这个论坛给淡忘了。我瞬间觉得有些想念,于是再上这个网址去看看,网址已经失效了。然后上它的上一级网址看看,现在的六间房的是什么样子了。那个时候有段时间,六间房炒的挺火的,好像又有融资,又跟哪个电视活动有合作的样子。虽然我日常不怎么去那里看视频,因为比较不容易找到我想看的东西。

这是我这次看到的样子:

六间房现在的首页
六间房现在的首页

没想到它现在居然经营起了这种业务,真是让人惊讶。看左上角的标志,仍然较“六间房”,不知道是另一波人买下了它,沿用了这个名字,还是这个团队改行了。视频网站领域目前被几家网站瓜分,但也很难想象到一个视频网站会堕落到这个程度。

混乱的联通定价

今天我们为新房子开通了联通网络。我们开通的是春节优惠,109元每月,20Mbps 带宽,需要一个联通 4G 手机号。当中又涉及了套餐等种种选项,把我们弄得非常迷糊,办事员也好几次无奈的扶额,因为解释不清楚。

我从回国后就研究过联通的手机计划,有充话费送手机的,有买手机充话费的,等等等等。我到现在都没有理解他们的道理,哪个更合适什么的。我在加拿大也接触过手机计划,完全没有这么复杂,送手机的就是签订三年的合约计划,再交不同价位的手机费用就行了。可能在联通需要一次性的交足一定金额才行,之后一年都不用交钱了,跟在加拿大的非常不同。

我觉得随着发展,联通应该把这些东西弄得更清晰。客户看着简单了,也就没有了被忽悠的空间,对联通没有损失。

靠之

之前我说过,我的 Nexus 4 手机的存储空间用尽了。我在今年 8 月回国前夕,父亲刚弄了一个移动定制版的三星 Galaxy S4,代号是 GT-I9508,连着他的手机卡一起交给我,说是给我用。我嫌这种定制版的手机系统难用,而且没有 Google 的各种程序,于是只把 SIM 卡拿了出来,放进了我带回来的 Nexus 4 里,继续用 Nexus 4。

最近因为出了这个存储空间用尽的事情,我分析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能够彻底的解决问题。我暂时把 Play Music 的缓存给清空了,省出了几百兆的空间暂时解决了问题,但这不是长久之计,随着使用,这些空间被消耗也是必然的。而且在中国不比在加拿大,访问 Google 慢的要死,所以我也不愿意把我这段时间缓存的音乐给删掉。于是昨晚我考虑了一下,拿出来这台 Galaxy S4,看看能不能换到这上面去。这台手机的内置存储空间应该有 16G,还带了一个 16G 的 microSD 卡,组合起来够用了。

安装软件是一个大问题。手机本身带着移动的 MM 市场,我不大喜欢用,于是安装了豌豆荚。过去在我小姨的小米手机上看过,当时觉得乱糟糟的,印象不太好,但这毕竟是我唯一见过的第三方软件市场,而且它的后台也算硬,我就用了豌豆荚。

中间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我过去在 Google Play 付费买了一款软件,怎么能把付费版的也给弄过来?后来我去豌豆荚一搜,靠!基本上有名气的软件都被破解了,不需要你花一分钱,就可以安装上来用。我安装了 gReader Pro 和 BeyondPod,除了 gReader Pro 的版本不是很新之外,和我花钱买的没有什么的不同。

靠!!!!!!!!!!!!!这样想想,我不成了傻逼了吗!!!!!!!!!

这就是盗版的杀伤力。别人可以免费获得的东西,我出于各种因素,花钱买了,这就陷入了一个心理学上的囚徒困境。我办了好事别人有多少也办好事呢?与其这样,我不如跟别人同流合污,虽说从大环境上看,大家都输了,但至少我不比别人吃亏,我也不会成为别人眼里的傻逼。出于每个正版用户的这种心理,盗版打败了正版。

哪怕我不缺买软件的这些钱(事实上我确实不缺,真要是几百美元的软件,我也舍不得买),但一想到这些钱算是白花了,我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不爽。靠est!

要杜绝这种事情,我觉得靠技术防盗手段也是很必要的。在电脑上我不再用盗版了,一是现在的自由软件、免费软件都可以达到目的,我不需要去买商业软件。另一方面就是要找一个注册号也很麻烦,软件升级后还不知道有没有用,价格能承受的话,还不如掏钱买一份授权,用着放心。我电脑上 LaunchBar、MarsEdit 软件都是这种情况。

当然,也要解决换手机没有 Google Play Market 后怎么把软件跟授权一同方便的移植过去的问题。

网络交流新模式

最近我空余时间尝试了一些“比较”新颖的互联网交流模式,主题是试着摒弃我一贯的旧思想,尝试一下拥抱潮流。

比如新浪微博,我在 1999 年刚开始上网不久就注册了新浪帐号,那是我生平第一个电子邮箱,我人生中第一个访问的网页就是新浪网,所以我算是新浪的老用户了。但过去一直拒绝开通微博帐号,因为不开通微博就没法全面访问别人的微博,这种封闭性让我非常的讨厌。昨天我试着开通了一个微博帐号,虽然还没有入门,而且我依旧不喜欢新浪微博,但这个经历也让我考虑了一下比较现代的互联网交互手段。

我过去在这方面的态度一直比较复古,或者我想也可以说是“反动”,当然现在也是。我偏爱电子邮件,反感 QQ;虽然 Twitter 用了很长时间,但至今仍然写博客。后一点不过是导致我的博客的访问量较低,而前一点在过去也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不过这也不全是我的责任,谁让过去 QQ 在 Windows 以外的操作系统上总是有各种缺陷呢?我在国外遇到过很多次同学要给我传个文件,结果用了 QQ,我这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让对方用电子邮件发过来,对方竟然没有电子邮件帐号。我当时感觉十分不可思议,我的观点是没有电子邮件还上什么网啊?

现在我渐渐的改变了这种观点。我考虑过我的观点大概是太过于死板,对新生事物都有些“排斥”的意味了。如果死活不接受新生事物,永远认为老的东西是最好的,那这个行业还怎么发展呢?而这些事物之所以流行,归根结底还是市场的选择。绝大多数人认为用 QQ 传东西更方便,因此它就渐渐的淘汰了 email。而分析一下 QQ,发现使用它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你甚至可以在手机上安装 QQ 客户端,然后在里面通过手机号注册个帐号就可以用了,不用管 IMAP、SMTP 之类的设置。而且,多次、小量的内容交互在非正式场合是主流,对于不需要正式的要通过信件交互一样的电子邮件来传递信息的人来说,这种轻量的交流明明更有吸引力。

博客的没落也是如此。它被微博所替代也不是一下子就完成的,在之前就有很多人在对它进行着演变。从早期的自己买服务器搭建博客,到各大 BSP 的流行,再到 TypePad 之类的优质收费服务,我们有了 Tumblr。相对于过去的那种服务上的优化,Tumblr 是一次模式上的进化。我虽然自己不用这个服务,但看到很多人在用它,我也去它的网站上研究了一番。我发现它的注册过程极为简单,只需要区区几步,填写一点点信息,就可以开始发表内容了。而它的内容也比传统博客的字块有了变化,变得更加轻量,图片变多,文字变少,它的氛围明显在往今天的微博模式在靠拢。前面的量变最终由 Twitter 完成了质变,也给了传统的博客行业致命的一刀。

或许跟我个人的追求复古的性格有关,也跟我本身的硬件实力不足有关,在这些演化发生的时候,我对它们多数是持排斥心理的。就算是我用的很多的 Twitter,我当时也是在一段时间后才明白了 Twitter 的意义,之前我甚至做过注册帐号后又删除的行为。

除了思想上的因素,我的硬件实力不支持也又一定的关系。比如说我在 2012 年 8 月才有了一台大屏幕的触屏智能手机,替换了我用了好几年的运行 Symbian v3 的诺基亚 E50 手机。那个旧手机也就两寸大小的屏幕,我从来不在上面上网。而最新的这些潮流明显在移动方面很有作为,我在没有相应的设施,也没有什么机会来了解这一切,我自然也就对这些新模式漠不关心,直到我有了那个触屏手机之后。

在今天,我虽然不能完完全全的拥抱这些新技术,但我也要尝试着去摒弃过去的那种守旧思想,不要固执于排斥这些新生事物,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麻烦的淘宝帐号

最近想从网上买样东西,在国内自然要考虑淘宝。我在出国前就注册了淘宝帐号,并且用身份证做过实名验证。出国的六年多自然没有再用,这次算是我回国后第一次登录。

登录后淘宝提示我账户有异常,可以理解,于是就按照要求的步骤一步一步进行,输入密码什么的。到了验证手机的那一步,需要我从手机上给一个号码发一个短信,然后就可以重新登录帐号了。我看到页面上除了重新登录这个选项外,还有修改绑定的邮箱选项。想到我在这期间换了邮箱,正好在这里改了,于是就点更改邮箱那个按钮,接下来又是登录页面。登录上去后还是提示帐号异常,我只好再一次按照要求输入密码之类的信息,可到了手机验证这一步,却总是提示这个号码用的次数太多,请稍后再试。我无奈只好等第二天看看。

到了第二天问题依旧,我试了几次,还是这么说。我渐渐的明白淘宝是不准备让我继续用这个手机号码来验证了。我干脆重新注册一个淘宝帐号,用了我家另一部手机的号码,成功。然后下单支付,却跳出要我绑定支付宝的页面。我的支付宝自然是早就绑定到了老的淘宝号上了,输入帐号却说这个帐号已经被其它的淘宝帐号绑定,让我输入一个新的。原来一个支付宝帐号只能绑定一个淘宝帐号,这个政策我觉得真的值得商榷。

我自然不想重新注册支付宝帐号,因为我已有的帐号里面还有几块钱,不想浪费,更重要的是这个帐号已经经过了实名认证,新帐号要重新认证也麻烦。然后这个手机号也不能验证我的旧的淘宝帐号了,因为它已经被新帐号绑定了。我想看看在新帐号取消绑定后再验证旧帐号,结果手机号绑定后 5 天内不得修改,我也没招了。

昨天晚上,我终于找到了第三部手机号,验证了我的旧帐号,由于是别人的手机,我得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手机号再绑定回来,问题是我也不知道我的这个手机号是仅仅不能做帐号验证还是连绑定都不能了。

我在国外也从网上买过东西,从来没有这么麻烦的。Paypal 一直用的好好的,不需要验证来验证去的,没有出过大问题。有些网站比如苹果、Linode 不支持 Paypal,需要直接输入信用卡号码,除了苹果网站有些信用卡不认外,都十分正常。我看国内很多人都在用淘宝,好像都没有我遇到的问题,这让我十分的郁闷。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今年三月末,我从 Google Drive 换回了 Dropbox。除了是因为两者之间的功能差异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当时因为 Google 要关闭 Reader,我对 Google 的信心下降。

说起我对 Google 的信心,最早是从它好用的搜索功能开始建立起来的。在用 Google 搜索前我用的什么搜索,我现在都有些记不起来了。我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用的搜索引擎是新浪,到好来好像用的是 Yahoo 或 MSN 吧。当搜索引擎还是门户网站的一部分的时候,Google 的专注于搜索的简单界面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那时候我整天在学校的机房里搞计算机奥赛,觉得 Google 这个单词很诡异难记(确实它比 Yahoo、雅虎难记多了),还专门收藏了它。

后来从 Gmail 开始,Google 的魄力让我成为了它的坚定拥护者。我对很多事情都有一种“天才情结”,有句话说第一个做了 XXX 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在免费邮箱容量平均在 10M 的日子里,Gmail 的 1G 容量的邮箱就像黑夜里的太阳,让人无法不沦落。日后出来了一大片上 G 空间的邮箱,它们再也无法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在 Gmail 之后,Google 推出了一系列的服务,它们的质量自然不用说,而且领先的使用了一些新技术,还有它们的思路,直接让人的头脑极大的开拓。在今天的计算机领域里各种新技术都非常火爆,这比早些年活跃多了,我觉得 Google 在其中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今年 Google 关闭了一个 Reader 就让我的信心下降,原因是我想不通。关闭 Notes,同类的笔记服务有很多,还有 Evernote 这座大山让人无法超越;关闭 Wave,因为它太超前、不实用,而且它的一些成果也被吸收进了其它的产品中。而 Google Reader,在在线 RSS 阅读器中,有什么产品可以超越它吗?这个领域并不是过于小众,而且 Reader 可以说已经到了垄断的地步了,我们得知的原因实在是说服力不大。

经过了互联网大发展的浪潮,很多网站都被关闭了,一些个人的 blog 更是如此,这上面的信息说没就没有了。这让我觉得伤心,因为它们中有很多都相当的有价值。Web Archive 挽救了一些,但也只是很少量的。我希望互联网可以有个版本控制,或像 wiki 一样,可以把所有的改动都保存下来,让信息永远也不会丢失。可惜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正因为如此,我对一些互联网服务行业的大公司都抱有很大的希望。Google 的一系列服务都有这种趋势,而且 Google 给人的印象是它的生命力非常强悍。如果它数年不倒,那我们保存在 Google Docs 里的文件应该永远有效;当然也不能忘了 Gmail,除了电子邮件之外,它还永久的保存了我们的聊天记录;还有搜索记录,等等等等。因此过去我在对 Google 和其它同类产品进行比较的时候,Google 的印象分就有很大的加成,毕竟我们都希望信息永远也不丢失。不过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当然从公司的规模上看,Dropbox 跟 Google 没法比,但云存储就是 Dropbox 的核心业务,我们可以确保 Dropbox 对它更用心,投入的更大,而且根本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把这个服务给关闭。所以从文件云存储方面,我觉得 Dropbox 永远对 Google 有优势。其它的服务也是如此。

前几天我看到了一篇文章,《Google的社会化梦想与Reader》,文章的最后对今日的 Google 的评论我觉得非常好,Google 变得更加封闭。或许从现在起我要把它从我的期望名单里暂时划掉了。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我期望的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哪怕它一点也不输出,但如果可以丝毫不间断的吸收各种各样的互联网的信息,让它们延续的更加长一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