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千佛山上一贼秃

昨天我和母亲去了千佛山。

我很久没有去千佛山了吧,想来至少有十年之久了。上面的景点我早就不如小时候记得清楚了,这次又重新回顾了一遍。另外这次由于回家后进行了一些锻炼,体力提升了不少,总算比较成功的爬了上去。上次回国时我也是跟母亲去爬了济南东边的华山,那座山比千佛山矮一些,但我爬了不到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挥汗如雨,腿重的让我有些难以想象。这次除了到快下山的时候我感觉腿很有些酸痛,其它的时候都比较正常。到了晚上睡觉前我没有感觉到特别累,只是入睡非常快,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感到全身有些疲劳。

我们从南门进去,首先去了半山腰的历山院、舜祠。这里每个祠堂都有可以祭拜用的蒲团,旁边有卖香的。我们进了舜祠时,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恶心的事。那里有个和尚,叫住了我母亲,说在这里烧根香,说是有道理的云云。本身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里卖些香可以创造些收益,哪里的景点都有这种情况。不过那个和尚说话的语气却让人太感觉不快了。也许是为了达到一种让人信服的效果,他的口气就像时某某大师对求他批命时的一样,简单来说就是施舍。如果是个大人物,这样说话或许会显得比较有气势,可以达到更好的宣讲效果。但你一个旅游景点卖香的和尚算老几啊,我们当然拒绝了。

出来了之后我想,佛教这种东西,接受过良好的中学教育的人都不会笃信。或许有些人在这类景点会抱着好玩的态度拜一拜,还有就是见到神像就拜的心态,或许就能瞎猫碰上个死耗子,拜到正主了呢。这类人虽然拜佛,但绝对不是像西方基督徒祷告那样笃信。这种的所谓宗教,就是走一个形式。也许在古代可以形成一个世俗势力,但在新中国成立后对宗教的政策下,这些也只有流于一些娱乐性质的形式了。

在中国,佛教是肤浅的,有信众也只有受教育比较低下的社会底层大众。他们对佛教的诉求无非是求一些世俗的东西,比如福气、平安、利益、男婴等等。这种东西,在我看来,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的吸引力会非常弱小。所以佛教在现今的中国也只能是半死不活的存在。

这里说的佛教并不等同于佛家、佛门。知识分子信佛的,极少有信奉某一种宗教的,因为多数宗教在这些人眼中看来确实非常肤浅。而佛家则不同,它们的诉求对于知识分子同样有吸引力。人们在接受良好教育、结束了每日的为生活奔波劳累后,时常会有一种哲学上的“胡思乱想”——我从何而来、人生的意义、死后会怎样等等。而哲学意义上的佛家思想、道家思想就比较受欢迎了。

十多年前有一位李某某,他演绎了一种佛家修行方法,吸引了很多信众,最后被政府所取缔,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据我的了解,排除了一些天安门点火事件之类的比较明显的被泼脏水的事件,这个修行方法就非常符合知识分子的诉求。比如他们的核心书籍,我专门找来拜读过。它是李某某讲课内容整理出来的,以第一人称书写,可以算是李某某的演讲稿。其中的第一部分,标题就是“真正往高层次带人”,这比起佛教的那些求福、求平安什么的就高明太多了。李某某说他的法门是佛门八万四千种法门之一,也是打着佛的幌子,于国内的佛教相比,高下利现。过去我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很多高级的知识分子都被鼓动了,根那些普通的佛教相比就有些明白了。佛教这些低级的理论,或许本来高级,但为了蛊惑无知愚民自己变得低级了,也只能蛊惑蛊惑愚民了。在义务教育普及了的中国的今天,他们就没什么市场了。

后来我又想,千佛山虽受“三教合一”的影响,但主角毕竟还是佛。在山上除了这个舜祠,还有一个鲁班祠,而道观则不见一个。舜是什么人,说白了就是王权的老祖宗之一,而佛,则显然是神权之一。中国历史上王权根神权有过多次冲突,带来的结果就是灭佛运动。想到这里,我又觉得很荒谬,一个佛门的和尚,在王权祖宗的祠堂里,让我母亲用神权的礼节来拜王权的祖宗。舜啊,睁开你的眼,霹死这个“做婊子还立牌坊”的贼和尚吧!

1 comment

  1. 游千佛山 | 我的生活 - pingback on 2015/03/28/ 22:35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