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周末·新家·随想

1

妻子请了两周的假,这两周回了娘家,好好进行产前休养。之前我心里有点小开心,因为可以过几天的单身生活,不用天天照顾妻子。今天岳父母来了济南,把妻子接走了。从昨天开始,我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我不喜欢变化,也许暂时和妻子的分离,也是一项变化吧。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今天下午他们开车离去,我开着另一辆车送了一点路,等到了分叉口我向左拐,他们向右拐时,我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这种感觉无法描述。

大概是从决定和这个女人结婚开始,尽管我没有完全意识到,但潜意识里已经确定未来的路要和她一直一起走了。我们很少有分开,超过半月的长期分隔还从来没有。虽然不曾明确,但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从身体到心灵都完全接受了有一个人在我旁边,所以当这个人一段时间离开了,心里就一下子难受了起来。

2

送走了妻子一行,我开车直接去了新家。新家其实是作为我们的婚房准备的,目前我们住的房子,事实上成了父母的,我们只睡次卧。度蜜月前父母买下了隔壁楼的一间大公寓,作为我们的新房。经过一段时间,我母亲大部分精力的结果,到现在新房基本可以入住了。上两周的进度尤其快,按上了电视,开通了网络,书橱、书桌等家具基本上都到位了——这些设施让房间一下子有了生活气息,是地板、墙面等基础设施无法比拟的。

这两天,我有时间就去新家。一方面,有些小东西,比如厨具等,需要我自己来收拾,否则等将来住进去又是麻烦。另一方面,我之前买的咖啡器具都放在了新家,要想喝咖啡,只有去新家。新家的网络速度也很快,看电视、电影什么的,我觉得比目前的家要好很多。

今天到了新家,首先冲了杯咖啡,喝完了收拾东西,之后在客厅里看电视。由于新家要散味,窗户经常开着。今天气温又比较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感到了孤独。一个人在大房间里,在清冷的天气里,负面情绪比较容易滋生。手头上又没有什么好玩的来分散我的注意力,于是有段时间我呆坐在沙发上,放着之前看过的电影,不断通过手机的“查找好友”功能,看妻子目前的位置。看看他们走到哪里了,有没有到家。这种感觉有好一会儿才渐渐驱散。前几天我从网上下单了齐柏林飞艇第四代音响,好在还没到货,否则我觉得听着应景的音乐,我会更不容易振作起来。

说道孤独,我觉得从小我就拥抱了孤独,大了会享受孤独。但有一次比较诡异,大概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暑假,一天晚上母亲有事没回家(或者是出差,记不清了),父亲晚上有饭局,下班后给我准备了晚餐,就去赴约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吃完晚饭,看了电视节目,还开着电脑。我很无聊,打开 Windows 95 里的画图程序,把缩放比例调的很大,用鼠标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的点一个金字塔出来。后来玩累了,躺在沙发上,莫名其妙的悲从中来,就哭了起来。我感觉倒不是情绪到了要哭,而是想哭,所以人为的在不好的情绪上面有努力积累了一把,然后硬哭出来的。父亲回家后,我给他说起这事,他也觉得不思其解。

3

我从小到大,搬过几次家,越长大越对一个地方缺少认同感。印象里第一个家一直住到小学毕业,现在看来那个家应该挺破,不过我依然很怀念。没有铺地板的地面、我学习刷碗的水池、还有翻墙就能逃票游玩的公园,等等等等。第二个家是初中时搬去的,别人搬走,父母请了施工队重新装修。那时对这些没什么概念,恰逢我处于人生成长的重要阶段,因此很好的接受了这个家,这个家也是我留下最多回忆的。之后出国前家里又搬了家,虽然是全新的房子,但我就没有什么认同感了。出国前我跟父母去看过几次装修进程,但没有入住,我对格局没有概念。出国后不久父母搬了进去,等两年后我假期回国,看到的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家。我花了很久才产生了认同感,但跟之前的家是没法比的。最后一个家就是目前在住的父母家,在去年春节前,父母说正月不能搬家云云,我和妻子就稀里糊涂的搬了进来。倒是享受了几天二人世界,但才三天,父母也搬了过来。我都没有做好和旧家告别的准备,就来到了新家。这个家虽然认同感建立的也不快,但比上一个要好很多。但这个时期我和父母的矛盾也渐渐增多,有时候也想独立生活。

认同感我觉得非常重要,一个家没有认同感,就难以让你产生安全感,也不会有落叶归根的休憩感。我刚回国的几天,住在当时的家里,就跟住旅馆似的。甚至还不如旅馆,旅馆可以随意开空调,乱成什么样都有人打扫,家里就不行。包括周围的环境,完全陌生。母亲带我出去理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理发师交流我想要的发型。那几天我觉得我都有些心理紊乱。

到了新家,我觉得自己收拾管理,才算是自己的家,否则还是父母家。因此这几天我比较注意,比如多打扫,像昨天我打扫了厨房,对厨房则增加了亲切感。很多地方,我都参与设计,比如书房。目前放光猫、路由器等的小角落是我自己弄得,同样多了认同感。我还给自己设置了规矩,厨房水池边上放置一块抹布,随时擦拭。目前放置咖啡器具的吧台,也放了抹布,经常擦拭保持干净。目前外面有建筑工地的缘故,开窗一会儿家里就有尘土,所以经常擦拭是很必要的。但过去我喜欢等灰尘积攒到不得不擦的时候再动手,点在我强迫自己时常擦拭,还不知道能否坚持下去。

我在刚出国的几个月,是住在当地人家里的。那家里有个规矩,每周(或者是每隔一周?)大扫除,我和另一个留学生负责不同的地方。我负责的浴池、厕所水池等地方,我都用力的擦得很干净,包括马桶内部,白花花一尘不染。我回国后就没有这样的习惯,其中也有我不知道打扫工具的位置这个原因,更主要的是认同感没有建立,也没有这样的意识。快要开始住新家了,我想继续这个习惯,不知道我会不会坚持,会不会被妻子带懒。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