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工件随想

因为国家的一些安排,要求我们公司把 7 月份前三天的销量统一放到六月份的最后几天,要求一天之内访销三天的客户,导致了物流不堪重负,因此公司安排我们机关人员去物流帮助工作。安排到我的时间是 6 月 30 日的晚上五点到次日凌晨。

之前物流工作繁忙的时候我们也参加过类似的工作,我自然也不陌生,不过这个时间点还是第一次。我感觉还是算好的,我的同事有前一天晚上七点到次日一点半,然后下一批从凌晨一点半干到上午八点,这些才是辛苦的时间段。

本来以为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干码垛的工作。我们的商品被分拣流水线将整箱的单品拆分,按照订单组合并打包成小型塑包,然后由我们人工把这些塑包或者放进大型笼子里运往各个县公司再送到客户手里,或者码到托盘里,再由本部的送货车辆装车送到区里的各个客户手里,码垛就是后一个流程。一般来说,先装笼子、后码垛,装笼子要轻松一些,因为三面都堵住了,你只要往里摞;而码垛更累一些,就一个托盘,你在往上摆的时候,也要注意不要让码好的货物掉下来。我第一次干的时候,到最后纯靠意志力坚持下来,码到高层的时候,手都举不动了。还有几次干着干着喉咙里就反上酸水了,差点吐出来。

结果这次我到了分拣线上,那边的人却安排我去收箱子。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个工作,于是就先了解了一下。我们的分拣线有两个上货口,由人工把整箱的单品放到上货口的履带上,然后机器自动完成拆箱、出货的动作。出来的货物被自动小车给送到合适的地方,而剩下的箱子就从履带上被运出来。我的工作就是从这两个履带的末端,捡起箱子,折好,放在两个托盘上。我一看,这个工作应该很轻松啊,其实也确实不算累,因为我接替的是机关上的一个女同志。

然后就开始干,刚开始我就感觉有些不妙,因为开工前我肚子里憋了一泡尿。要是干往常的码垛工作,往往会有两到三个人轮流交替的干,这样我有机会去趟洗手间。而捡箱子的工作不累,因此也没有人可以替代我,我就只好一直憋着。

过去在码垛的时候,我会注意集中精力,不然的话,要么体力跟不上,要么货物就码不好。这次就不一样,我的工作强度不大,导致了我有机会去观察、去思考我在进行的工作。

之前去参加工作的同事告诉我说,带个蓝牙耳机去,戴着耳机边听些东西边干活,会舒服一些。而我也回家拿了我的 Jabra Wireless Sports 去。到了地点,机器上也确实画着噪音污染的标志。我就把耳机带上听播客,但是感觉不是很好。在干活的时候,我感觉很难集中精力接收耳朵中的信息,一边听博客一边干活,也确实不容易好好的去操作。

中间吃了饭之后,我就把耳机收了起来,专注的干活。一开始的时候感觉机器的噪音吵的难受,但是干了不到五分钟,我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机器的声音当作背景音,感觉和平时也没有太多的不同。我想,要干工作的话,还是要专心致志的好,于是我就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往托盘上摆箱子的时候,也开始整理整理箱子的摆放,好让箱子摞的更加稳固,渐渐的也有了一些心得。

在工作的时候,我在思考我们公司的这种物流方式。之前来帮助工作的时候也想过,不过没有精力考虑的这么的深入。我们物流上的分拣线上,已经有大多数的工作能够被机器代替了,但有一些工作,还是需要人工。或许如何取代人力的机器正在研发过程中,但目前还没有完成。我们在物流上的同事也许会对这一进程感到担忧,但我们来帮助工作的机关上的同事就只会盼望这个过程尽早完成,最好从头到尾能够全部用机器取代的才好。

至于我们在机器上工作的人,经过几次工作,我感觉我们是作为这条流水线上的一个工件,机器把货物吐出来,我们就往托盘上搬运,摞够了一托盘,就有人把托盘运走,我们则继续摞下一个托盘,一切都是很有计划的执行,在当中不需要人们进行思考,完全作为一个机器的机械臂的延伸,这就是我们最终需要的结果。

而这样是好是坏?我不知道如何评价,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利益诉求,这是无法解决的根本冲突。而我唯一考虑的是,以后最好不要让我们来做这些事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