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再见的播客——《模糊地带》

今天我第一次想要退订一个播客,名字叫《模糊地带》。它的网址的副标题是“用新鲜的范式讨论性别与文化”。关于播客的描述为“用质疑一切的方式,谈论感受,回顾经历,关注身体,讨论语言。在重新理解性别中,消解约束人的框架。”

当时看到这个播客的网页时,我考虑一下就订阅了。特别是看到一些节目的标题,我感觉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不过重点是我还保留着过去纪念对播客的珍爱。早些年想找一些好的中文播客真的很困难,有些播客做了几年,但我完全没有兴趣听,比如《糖蒜电台》、《段子来了》。他们坚持了很久,内容应该很丰富,但我就是无法入门。有些我比较喜欢听的播客,后来渐渐停播了,然后渐渐的,我也在探索新鲜播客的过程中,放宽了选择的标准,有些内容还可以但是语音质量太差劲的播客我也坚持听了下来。因此,出于广泛收集播客的目的,我把它订阅了。

因为我订阅的播客数量较多,过去还积攒了一些节目没有听,因此当我听到《模糊地带》的节目的时候,还是昨天。我按照时间从旧到新听,第一个听的节目是“6: 被家暴和谈论感受的难度”,第二个听的节目是“7: 山大学伴事件的两个失语群体”,我目前就听过这两个节目。

想说退订是因为我感觉播客讲述的内容实在有点三观不合。我听了这两期节目,对主持人 Brook 感觉还没那么突出,只是觉得他关于自己跨性别的角色理解太过稚嫩,跟我从别的播客比如《凹凸电波》、《神爱玩财》里那些主播比起来,太过小儿科了,尚未建立起坚定的性别观,让我听上去非常别扭,甚至一度有些尴尬。对于两期节目的嘉宾说的一些话,实在是击中我的“呕点”,让我很反感。分别举两期节目的例子: 1. 第六期“被家暴和谈论感受的难度”中的嘉宾讲到:目前在大学期间,对宿舍要求学生晚上回来的时间限制表示了不满。她的大学宿舍要求学生晚上11点前要回来,而这位嘉宾又特别喜欢晚点回来,回来时要敲传达室的门,而传达室的大妈经常对她的晚归表示不满。这位嘉宾对这个情况非常不满,认为是制度设定的不合理。她并没有想表明自己晚归的原因的合理性的想法,我感觉她是认为学校任何时间都不应该限制学生归宿的时间。 2. 第七期“山大学伴事件的两个失语群体”的嘉宾讲到,她小时候对有女性气质的男生和有男性气质的女生很有好感,有一次聚餐时,恰巧有一位男生特别符合她的审美,于是她(据她自己描述)天真的对那位男生说“你好娘”,那位男生当时没有表示什么,但同桌的朋友非常生气。嘉宾认为这是因为社会很操蛋,把自己的好意曲解成了恶意。

这两件事让我听了,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我过去了这个劲之后,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我感觉,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这两位嘉宾说的不能算“十恶不赦”,只是作为一个相对正常的成年人,我觉得他们很自我,甚至自私。我喜欢听的那些播客的主持人们,都应该是思维比较成熟的。所谓成熟,就是懂得站在对方角度思考,有同理心,对社会表面上的不公、歧视,都可以以平常心去看待、分析,说出来的话都会让人比较信服。上面两位嘉宾,给我的感觉就是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没长大的孩子,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想就是说的这个阶段。


我是 1987 年生人,今年年龄 33 周岁。我感觉在听播客方面,这个年龄有些尴尬。在几年前,我习惯于听年龄比我长的主持人讲的话,感觉他们的水平总是比我高,我(几乎)可以不加筛查的全盘接受。我想我再年长几年,可以用一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眼光看待那些播客的内容,能够游刃有余的辩证的去听。现在的我正处在这两个状态交界的时期,我感觉这个转换的过程比较困难,今天萌生想退订这个播客的想法,相比也来源于此。

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退订。因为我感觉第七期的嘉宾谈论山大学伴事件的时候,还是颇有真知灼见的。

个人建站

『一天世界』博客,《给我一个老派网站》:

我们真的要问问「个人建站」出了什么问题,尤其是在中文世界。为什么在网上拥有一个自由而快速的老派网站——而非「社交网络账号」——是这么难,难到足以让对技术兴趣不大的人望而却步。

排除文化与政治原因,个人建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走出花钱是的一步也是最艰难的一步。中文互联网中充斥大量的免费内容,『数字消费』在今天中文互联网内也还没有称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有了消费的欲望,购买域名是一个门槛,在国内备案应该是个大槛,购买主机,上传 HTML,每一步对于初学者都是一个难题。本专业的人在实践一次之前也未必能百分之百顺利完成。

2000 年之前接触计算机和互联网,那时读电脑报看到过一则广告,产品名称大概是“我爱我家”之类,说是用这个软件在网上给自己建个小窝。现在想象就觉得搞笑。苹果有过 iWeb 软件,也是给入门人员建站用的,这是基础设施搭建之后的事了。比起今天普遍流行的 WordPress 软件,那些都逊毙了。但今天能用 WordPress 的人还有多少,在一大堆博客平台关门之后?

相比起当前的社交网络,起步就大不一样。现在电子邮件都不需要了,一个手机号码收一个验证码就搞定了。现在微信也能授权、QQ 也能授权,注册账户就更简单了。

从另一方面,中文互联网圈的网民有对社会问题发声需求的比例实在太低了。当前的网络环境是娱乐至上,除了微博、头条、公众号之外,还有什么个人建站需求呢?

爱范儿:『中国手机厂商正在组建另一个「Google Play」?』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第一个感觉是支持。我上一次使用安卓平台终止到2018年12月,当时的安卓平台依旧存在软件市场泛滥的情况。除了每个手机厂商都有一个软件商店外,还存在一些第三方的软件商店,而且还有一些应用自己就可以给你装新的应用。如果有一个统一的软件商店,应该会缓解这个难题。

但我有一个疑惑,这些应用的来源是哪里呢?直到今天,我还是不清楚国内的软件商店里的应用的来源。中国互联网圈有搬运的传统,我还没有明确见到过国产应用商店有提交自己开发的应用的渠道。实际上,与其说是软件商店,不如说是又一个华军软件园,软件商店组织一群人从各处手机资源,然后放在上面供人下载安装,实际上是一个聚合的功能。哪怕杀病毒等安全审核功能做的再出色,依旧是别人的应用。

这篇文章里,我找了两遍,通篇没找到盈利的内容。Google Play我比较放心,因为它是谷歌官方的商店,开发者可以提交自己的应用,并且设定价格,供用户购买。谷歌从中间抽成也好,不抽成也罢,总归是一个完善的渠道。我不相信目前所有的应用都免费了,或者全部都改成了订阅制。文章里说了有曝光率的收益,估计是广告收成吧,目前国内的环境,似乎只有这一个比较稳妥的渠道。

因此,对于文章中提到的软件商店里的应用是否为正版软件,我目前持保留观点。

2013年12月,我写过一篇文章,讲到我回国后换了移动版本的三星手机,没法安装Google Play商店,于是在国产的软件商店里安装了应用,但我之前花钱在谷歌商店购买的解锁高级功能的钥匙不能用了,但反而在国产的软件商店里找到了不用花钱的高级版。一位网友评论说我还是助长了盗版,没有考虑开发人员的劳动成果。我不是那种以用盗版软件为豪的人,因此初次看到他的评论感觉也无从反驳。后来想明白了,首先我在国内没有渠道购买正版,其次我之前已经购买了正版,授权是针对我的谷歌账号的,不是针对特定的一台手机的,因此我有资格继续使用。但购买正版的好处我没有得到,因为我不确定我在国产商店里安装的版本是否安全没有后门。

所以,我时特别期望能有一个官方的商店推出的,主要解决我之前遇到的问题。但是,文章里没有说明是否有合理合法的购买正版的渠道,我推测是没有,多数中国人也不愿意为正版付费,特别时轻易能免费用盗版的情况下,估计开发软件商店的人也懒得做,重点还是放广告挣钱。但是,后果是这些商店永远没有培育起优秀的软件生态,说白了还是白嫖Android,生态的建立全靠外国驱动。现在国产安卓手机都搞去Google化,但生态还是依赖Google的,这让我对这个国产商店的期望有所降低了。

新闻评论《Google 砍掉两款平板设备,它不想再与 iPad 斗了》

原文:Google 砍掉两款平板设备,它不想再与 iPad 斗了

我其实对 Google 的平板比较期待的,不光如此,我对微软的 Surface Pro 也很期待。主要是上学时,我们有些课的老师喜欢带一个 2-in-1 笔记本,打到平板模式,连上投影仪,打开 OneNote,用手写比在上面写板书。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学计算机组织架构的一节课,老师画一些电路、寄存器一类的图,我们在下面抄。结果一张纸画不开了,老师幽默的一句“我这里可以”,结果把 OneNote 的纸张往旁边一拖,就继续画,留我们在下面流汗。

从那个时候,我就对 Windows 平板上的 OneNote 应用念念不忘。不过专门为了一款笔记应用去买台硬件有点太奢侈了,而 Windows 的其他方面又实在不怎么好玩。于是我只能从网上看一些视频了安慰自己了,比如一写学生或者老师讲怎么用 OneNote 来组织笔记的。虽然眼馋,但无奈自己已经不是学生,哪怕是买了也没有实践的机会。

之后我有了 iPad Pro,一开始 OneNote 还有些兼容性问题,手写起来很难受,而 GoodNotes 的手写体验十分好,我便一直用那个。后来我买了 ThinkPad 笔记本,上面没有 GoodNotes,就勉强在 iPad 上使用 OneNote,渐渐的感觉也可以接受了。后来我卖掉了 ThinkPad,买了 MacBook Pro,OneNote 似乎又没有用处了。

之前我看三星的一些平板电脑还不错,虽然使用安卓系统,但有手写笔。不过我不确定在安卓的 OneNote 上,这根笔是否好用。今天看到了 Google 放弃平板电脑的消息,感觉是一个打击。之前我的同学 @izh 曾经买过一台 Nexus 7,当时特别兴奋的推荐我也入一台。当时我囊中羞涩,没有出手,当然现在如果一台平板不带笔,我应该也是不会考虑的吧。

当然,Google 有他自己的考虑,自从 Google Reader 被关闭,我就对 Google 的产品信心大打折扣了。

PS:虽然我最终没有买 Windows 平板,但从 YouTube、知乎等平台上根据大家的讨论推测,手写体验最好的设备,还是 iPad+Apple Pencil。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狗屁!

最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有公众号发出“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为标题的文章,我看了两篇。看第一篇的时候比较仓促,虽然本能的感到反感,但也没有深究原因。今天早上刚看到了另一篇,看完了之后,我想了一下我反感的原因。

中国历史上,对儒家学说的批判从来没有停止过。其中比较流行的一个观点,也是令今人比较认同的一个观点,即儒家学说的虚伪。一个很有名的“罪证”就是“君子远庖厨”,对这句话,有原始解释为“厨师是低贱的职业,君子不屑于做饭”,后来人们认为这样太负面,于是有了“君子不忍心看到、听到动物们被屠杀的惨状,于是远离厨房”,反正总是被解读为虚伪。如果夫子就是这个意思,确实够虚伪的。

想到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新中国成立后,对人们灌输的思想是“分工有不同,但没有贵贱”。一个人干一件光鲜的事业,比干平凡的事业的人更加高尚吗?他们的悲惨命运更加值得同情吗?一个生物,皮毛被做成漂亮的衣服、包包,比被宰杀吃掉更加悲惨吗?有一种社会现象一直被讽刺,一些明星的粉丝们为了明星们展现给他们的命运而伤春悲秋,却从来不会关心身边的不平事。

在我看到第一篇文章时,我脑子里想的是,“你为生而为人抱歉,那你怎么不去死呢?”看第二篇文章后,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留言了一句“有本事你别吃肉”。不要说人不吃肉就活不下去,科技到了今天,什么营养成分不能人工制造呢?全球有这么多素食者,也没见他们有什么疾病啊?

我又想到了一个讽刺故事。记者采访一个农夫,问他”如果你有一百亩地,你愿不愿意捐给国家?“农夫说”愿意!“问他“如果你有一百万,你愿不愿意捐给国家?”农夫说“愿意!”问他“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不愿意捐给国家?”农夫说“我不愿意!”问“一头牛的价值比起一百亩地、一百万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你一百亩地和一百万都愿意捐给国家,为什么不愿意捐出一头牛?”农夫回答“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两篇文章里面有非常多的激昂的留言,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买过真皮大衣、包的?

我现在觉得在第二篇文章下面留言有点冲动了,如果被挂出来一定会被人骂。为何?政治正确而已。

人生

https://twitter.com/netgeekAnimal/status/1036600002443980801

今天早上莫名的在 Twitter 时间线上看到了这个动画,仔细一看是因为 Anyway.fm 的 Leon Gao 喜欢而进入我的时间线的。看着这个动画,我竟然有点呆住。

动画本身没什么特殊的,只是一只不知道叫什么,长的像松鼠一样的动物,站在地上,双手拿着有着两片小树叶的小树枝,在啃其中的一片小叶子。背景是一颗大树,和这只动物形成了完美的一幅风景,恰巧被小动物前面的一个摄像机录了下来。

看着这只小动物,就叫它小松鼠吧,在悠闲的吃叶子,开始时我心里一片空白,只是单纯的把这个动画看了一遍又一遍,莫名的心里感受到了一阵舒适与向往。我也好想像这只小松鼠一样,悠闲的站着吃东西呀。

人生或许就是这么无奈,年纪到了,就有了相应的责任。日本职人可以一辈子自在的从事一门职业,欧美人可以去追寻自己人生的目标,但身在我们这样的潮流中,这中行动大概永远是一个美好的向往。自从儒家思想成为主流以来,每天闲着不干事,就成为了大大的糟糕的一种行为,将遭到社会主流的鄙视。存在这种想法的人,也只能想象一下晋朝上品士族的生活罢了。

前一阵子网上流行的段子,具体记不清了,大意是“不要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想不上班”。当时读来是有些反映出当下年轻人的颓废,但现在觉得,我自己又何尝不想有段不用上班悠闲自在的日子呢?想看的书还有那么多没有读,其实哪怕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坐着也好呀。

《之前说好的 Pixel Watch 智能手表,也许已经被 Google 抛弃了》感想

之前说好的 Pixel Watch 智能手表,也许已经被 Google 抛弃了 https://www.ifanr.com/1094445?utm_source=rss&utm_medium=rss&utm_campaign=

看到这个消息,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之前没用过 Apple Watch 的时候,心中也是对智能手表有一种因神秘感而产生的向往。后来戴过一段时间的 Apple Watch 第一代,刚开始因为新鲜感,什么事情都想在上面完成,后来意识到自己举着手腕,费力的用另一只手点来点去,是一种很傻的行为。和软件运行的速度没关系,在手表上操作,速度再快也不过是和掏出手机来操作持平。有人提到运动、心跳记录,不过他们更像一种被动的行为,而非主动去操作。总体来说,在手表上做看时间以外的行为,都是一种装逼。

这样造成了,出去记录外,所有的智能手表最大的功用就是装逼。认清这一点后,我就觉得智能手表不会是一种有未来的产品了。

Sorted 3 及任务管理应用

今天早上,读到了少数派《[送码] 以时间计划为核心,这款应用想要帮你更智能地管理任务:Sorted³》一文。如果是一般的时间(任务)管理工具,我大概也没兴趣仔细看,不过开头看到作者说他的 Todoist 快到期了,因此找到了 Sorted 3 这个应用。我想能替代了 Todoist,一定有过人之处,所以就略微仔细的看了看。

从外观上看,这各应用很漂亮。通过一些动图,我感觉通过拖拽来设定任务的时间挺有趣,也挺实用的。但最后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它是否跨平台?

然后我去它的管网上验证一下,果然如我所料,它是 iOS only 的,这就决定了我不会去用它。任务管理这类工具,要紧的就是能够随身携带,没有安卓版的,注定了我目前无法使用它。

iOS 生态圈是封闭的,好处是得以良好的控制,因此在上面做生意更加方便。而安卓的开放似乎成了原罪,在商业上永远也做不到 iOS 那样。这注定了安卓平台的应用不如 iOS 平台繁荣。有的时候我想,iOS 平台下已经有了这么多优秀的应用了,为什么人们不在安卓平台上开发一番。有时候看到 iOS 平台这么繁荣,我都一度想回去用 iPhone 了。但一方面 iPhone 没有非常吸引我的功能,另一方面,封闭的生态也造成了部分应用的确实。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用的双拼输入法。官方的不支持我用的方案,第三方的又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想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用 iPhone 吧。

读 Ulysses 教程有感

今天在读旧的电子邮件的时候,看到了一直没有读的《Getting Started With Ulysses》教程的第 7 课,就简单扫了一眼标题,其中这篇《Split, Merge, Glue》让我很有感触。

我最近专注于完成一份向上级汇报的调查报告,其中涉及了很多的案件。我在 Word 中起笔的时候心里就在想要是能用 Ulysses 来完成多好啊,我可以把一篇汇报拆成好几部分,互不干扰,而且篇幅也不会那么长,编辑起来更加容易。我简单看了下 Word,似乎还没有这个功能。

《老人被互联网「抛弃」,孩子也在面临新的「数字鸿沟」》有感

今天读到爱范儿的《老人被互联网「抛弃」,孩子也在面临新的「数字鸿沟」》,里面提到:

这位女士介绍,她经常听到人力资源开发的同事们抱怨,在为公司培训新员工时,这些孩子们会问一些让人感到困惑的问题。比如,电子表格中的单元格是什么?如何双击? 提出这样的问题太罕见了,他们怎么能不知道计算机使用最基础的操作呢?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随着智能手机变得越来越方便,有些学生从未摸过电脑。 这些使用手机上网的年轻人,他们不是互联网世界的外人。但是不会使用鼠标和键盘的他们,不具备具备未来工作所需的技能。因此,他们可能会成为办公室里的「弱者」。

我感觉颇不以为然。诚然这段文字初听上去很有一种“本领恐慌”的惊悚感觉,但心中又觉得有哪里不对。不知道基础的操作怎么了?学就是了,很难吗?学习这些技能都觉得困难的人,难道不应该被淘汰吗?要么就应该走向不需要这些技能、更适合的岗位,否则一家企业/机构为什么要养这样的员工?

深入一点考虑,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我读出了“计算机不需要学习”的意味,这让我反感。我对乔布斯不大感冒的点之一就是他倡导计算机不需要学习。他把苹果的 Mac 电脑、iPhone 手机、iPad 平板电脑设计成不需要手册也能使用的工具,作为产品的制造方,这是极为伟大的,如果没有乔布斯、盖茨这样的人,计算机或许现在也无法普及。但作为热爱计算机的小众人群,我不是特别喜欢这样——我觉得计算机被轻视了。

看看这篇文章的笔触吧,新生代的儿童不会计算机,成为了大人们担忧的一点,凭什么?一家公司,不管会不会对新人组织专们培训,新入职的员工总要向“老鸟”们学习的——OA 系统、公文格式、文件交互方式……凭什么计算机不在这一范围之内?好嘛,微软把 Excel 做的超级直观,用户就应该没有障碍的掌握所有功能?哪怕我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入职之后也要对 Excel 的透视表、VLOOKUP 等函数来进行学习,现在也不敢说掌握了 20% 的功能。这些单元格的最最最最基础的知识,凭什么不需要新人努力学习,而成为他们入职前就应该掌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