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的 2002 年

今天一早我起了床,吃过了放假后的第一顿正常的早餐。饭后,我坐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我最喜爱的一份2002年的台历。我把它保留了五年的原因是,这份台历题目为”诗词曲画意”,每周一页,每页正面为一周的日期与记事,背面是一首唐诗、宋词或元曲,旁边有评论,我的很多诗词曲知识就是从这里来的。所以尽管时隔五年,我依旧舍不得把它扔掉。

这份台历也在那年每一个无聊的晚上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慰藉。我在晚上独自在桌前写作业时,常常偷偷翻阅它。一页一页的翻,没有目的的看。看到不合胃口的就跳过,符合口味的就在心里默读,以求背诵。有时不知不觉中就把一本台历翻完了。以后再翻阅时便成了”复习”。

当中确有些东西让我十分心动,比如徐再思的[中吕]普天乐《垂虹夜月》:

玉华寒,冰壶冻。
云间玉兔,水面苍龙。
酒一樽,琴三弄。
唤起凌波仙人梦,
倚阑干满面天风。
楼台远近,乾坤表里,江汉西东。

且听一旁的评论:

把酒临风,堪称”快哉”,何况是站在这苍龙卧波般的垂虹桥上,面对一轮有”冰壶”、”玉兔”之称的当空皓月!更何况还有素琴一把,可以对月弹奏数曲!更更何况——不妨设想得大胆一些,这琴曲也许会唤醒水中神女,她”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犹如曹植笔底的洛神,轻柔地凌波而来,一起赏玩这月色、这琴音。水底世界,何如这朗朗乾坤!

尽管当时我学习得十分疲倦,每次我读到这篇曲时,我都感到浑身凉爽,豪气万丈。仿佛自己真的初才夜晚的一座拱桥上饮酒赏月。满腹诗书,文采风流。轻摇折扇,迎风而立。天下快事,不过如此而已。

今次把它拿出来,本想再回顾一下那些诗词曲。不料翻到第一页,”2002年元旦,距中考172天”几个字赫然进入我的视线。字是我母亲写的。她经常在上面写些东西,有的是给我看的、要我记住的小知识,有的是我的考试成绩,有的是我在学校的交费情况。但每一页都有几个字:距中考xx天。不由得,我的视线由背面的诗词曲转移到了正面的日历,确切的说是日历上的字。在2002年之前,我好像还不知道日历居然能这样用。当时或许是随笔记录、或许是日程备忘的小事,在今天看来竟也那么的引人感慨。

一月23日,星期三。上午7:40-9:10 化学,下午1:40-3:40 英语,4:00-5:30 历史。

… …

这是这份日历上首次重大事件,记录着的是我初三的期中考试。这一周,距中考还有153天。接着,两周后,成绩出来了。应该是二月5日星期二那天得知的,因为上面写了”下午5:00家长会”的字样。成绩也一并列在了上面。

政治 83 语文 85 数学 68 英语 109 物力 60 化学 86 历史85 信息技术 82
第19名

旁边还有中考各科成绩分布,连体育40分也不例外的列在上面。

读到这一周,我有些茫然,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吗?8号,是我的生日。我会在我生日的前三天放假并骑着自行车慢慢的骑去离学校不远的姥姥家或者心情舒畅的行驶在会自己离学校有八公里的家。我多半是回了姥姥家,因为家长会的关系,母亲定然也回姥姥家,在晚上她骑摩托车,我骑自行车,左手抓住她的右臂,借她的力一起回家。而我是自己去的姥姥家还是和同学同行的一概没有了印象。

三天后是我的生日,怎么庆祝的我忘了。那时我几岁?忙掐指一算,19-5=14。原来我才14岁,正要过15岁生日。想到14我有些疑惑:已经读初三,就要中考的我怎么才14岁?凭我现在的感觉,14岁的人完全是一个幼稚的小孩子嘛。要是这样算算,我上初中的时候才12岁!真是不可思议啊。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初中的情景。那时我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对济南市的地理了解很差,连学校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父亲和我各骑一辆自行车,从家骑到学校。先是在操场听校长、主任讲话,然后去教学楼,按教室门口贴的学生名单来找自己的教室。当时我在一楼茫然的从处于最外面的一班开始看。当时虽知道这十三个班中肯定有我的名字,但看过一班和二班后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再向里走时,迎面一位我儿时的邻居急匆匆地走过来。他认出我后告诉我我的教室是一楼最靠里的四班。这帮了我的大忙!我很容易找到教室,并从门外贴的名单上找到名字。我怀疑名单是按小学毕业考试成绩来排的,便数数自己在第十位。进了教室,随便找了个第三排的座位坐下。老师还没到,我便和前排坐的一位男生谈了起来。他竟和我来自同一个小学,我不禁感到亲切。随便谈了谈,老师来了。老师是一位挺年轻的小伙子,据说今年第一年任教。虽说是第一年任教,但看他健康的身材、高高的个子以及严肃的面容,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敢冒犯他。他点了一遍名,又说了一些激励的话。我记得有一句是”我相信我们’九九级四班’怎么怎么样”的话,其余的一概忘记。完事后我随父亲回了家,母亲问我是不是有个女主任嗓门很大,说方言。我说你怎么知道?后来才明白她是从父亲的手机里听到的。算起来,那一年我12岁。

12岁到15岁,尽管我现在认为这个年龄的人还是幼稚小孩,可我的那三年初中随月经是我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初步开始形成的重要的三年。上初中前我什么都不懂,不懂学习、不懂玩、不懂如何写作文、不懂考虑人生、不懂性、不懂自信、不懂什么是小说…… 真的是到了初中,这一切全都开始明白了。我开始读各式各样的书:文学、历史,而不单限于小学时的计算机书。这让我在初一时开始尝试写作、去当一个作家。初中时我学着清高、学着为自由而奋斗。另一方面”甘愿落后”,拒绝入团。结果到了初三时才糊里糊涂的称为共青团员。总体来说,初中的三年是我人生中思想提升最快的三年。

继续翻日历。不知不觉看到几个字”开始数学辅导”。这一天是三月31日。初中时我的数学一直不好,原因是个方面的:既有自己脑袋不灵光、也不怎么喜欢数学,也因为不怎么喜欢教数学的老师。总之,为了提高我的数学成绩,母亲为我找了学校的另一位老师,利用周末时间去他家辅导。那老师的名字我忘了,但那事确实没有让我对数学产生更大的兴趣却是十分明显的。老师的教法无非是先让做题,然后有不会的就讲解。这倒没怎么,不过日期却让我惊讶:怎么过的这么快?算起来离中考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刚才不还一百多天么?总之,那时的我可以用浑浑噩噩来形容。学习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进步,课间也不过和同学在走廊上活动,和同学相处的也不错,平时作为英语科代表的工作也不怎么忙碌。一句话,过的是平凡而又愉快的日子。

说起同学,也确实有些意思。人既然是群居动物,走到哪里都会建立自己的小圈子。在学校期间,限于教室的纪律,我们只能和坐在我们周围的人建立最密切的关系。随着别人座位离你的远近,你会与他形成不同程度的关系。如果哪一天你周围的人被换到了别的座位,你会发现你们之间的谈话会骤然减少许多。当然这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说你们两人有共同的癖好(比如都喜欢某个乐队),或者你们回家顺路等。像我就是,在初中三年有很亲密的朋友,也由一句话也没说过的同班同学。这种情况到了上高中时候更甚。我是觉得自己的交往能力在逐渐减弱。

另外,在初中时期的一件事让我”幼小的心灵”有了长进。当时学校为了加强同学交流和课余生活顺便提高学校知名度,在我们开学前的军训时就开始教我们跳集体舞。男女一组,这时处于青春期的我们的心理就有些微妙的”特殊感受”。我们的”舞伴”并不总是固定的,但由于站队的关系,总是有那么几个人能和我轮上。其中有一位女生,长相普通,成绩一般,却似对我有些许意见。当然她没有对我明说,但也差不多给了我一定的打击。比如站队跳舞,忽然队伍走了一人,发生了变化,她便小声自言自语道:”太好了,这样就不用和你一起跳舞了。”当时刚开学不到半学期,小学的压抑生活让我对自己的能力及不自信。幸好我一直对荣辱看的很淡,虽有点不愉快,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到后来几次考试,我慢慢有了自信、又当了英语科代表。顿感生活明朗起来。这时那位女同学就一改以往的态度,反而向我主动搭话多了起来。当时我的感觉真是”人生无常”。

在我刚入学时,我确实没有感到初中和小学的区别。老师成天说长大了,可到了晚上该怎么留人就怎么留,经常我要等到七点多才可回家。我回家的路上途径泉城广场,我经常看着正在播放”新闻联播”的广场上的大屏幕想:”难道我上了初中还要这样痛苦?”被留下的原因不外听写、默写语文词组时错误多。留下后就一遍一遍的默,直到合格为止。这种事情一直持续了四分之一个学期。当我忽然一天正常时间回家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实情。然后是期中考试,我排20名。这在我小学时并没有想过。到不是说我小学时很差,而是小学不排名次,我并不觉得以我的实力在初中可以在近70人中排第20名。当时我印象最深的是班主任带着开了个类似晚会的活动,奖励了成绩优秀和进步的同学。我当时得到一支中性笔,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中性笔。到了期末考试,我排在全班第11名,这是我未想过的成绩。渐渐的,我有了些自信,感到自己也不是那么不行。

在初中另外一件让我有了自信的事情是参加计算机比赛。虽然我在小学自学了不少知识,但上了初中依然有些诚惶诚恐,不敢多么”放肆”,害怕被高手笑话。当时听说有一位和我来自同一个小学的同学zk,他”成名已久”,我那时还默默无闻。有一次上机实践,老师给我们进了TT,让我们在那个软件里连打字。当时我对键盘记得比较熟练,很容易的完成任务。无聊时我也玩玩里面的打字游戏。其中有一项特别难,要求速度很高。我自觉无法完成时,旁边一位同学说:”zk准行。”这时我知道同班有一个叫zk的牛人,便找到了他。并在一个中午走到他跟前自我介绍,并说想和他”交流交流”,也就是交个朋友,互相学习。或许我当时紧张导致口齿不清,他似乎听成了”较量较量”,这话的意思就完全变了!真是丢人。幸好zk也是位很淡泊的人,我还记得他微笑着对我说”较量什么啊?”唉!不料世事弄人,zk成了到我今天仅有的几位依然有联系的初中同学之一。以后他再也没提起这事,我却时常觉得赧然。

结果第一次市中区的计算机比赛,我们班只有我们两人参加。当时我的想法是到场的都是牛人,我是来学习的。结果我得到了第二名。这让我有些意外。到了市里的复赛,我得了第四名。这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有优势的一面。

就像我前面说过的那样,有了自信后,我的生活顿时开朗起来。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我在初中那些日子是我过得最轻松、逍遥、滋润的时光。

转眼间到了五月19日,日历上赫然写了”毕业考试”四个字。我对那天还依稀有点印象。那天,几个已经许久不来上课的同学也来了,他们要拿毕业证。我们是背向考场坐的。据说抄袭很严重,由于只是毕业考,老师管的也很松。我做的也很轻松,因为题并不时很难。考完试,我慢悠悠的独自骑车走在我最喜欢的经七路上,心里充满阳光。即使还有一个多月就中考了,我的心还是那么的舒畅。

紧接着,到了五月22号,我们进行了模拟考试。当时的情况我记不太清了,只是走出考场踏上回家之路的一刻,我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轻松。

再往后,六月3号,日历上一天四科的列着,没有时间。想来这个时候我们是在进行最后的串讲、答疑。接着的一周完全空白,估计是在家自由复习的时间。

于是我翻到了第25、26周,也是这一年最重要的两周。

周五,六月21日,夏至
语文 上午8:00-10:00,物理、化学 下午3:00-5:00

六月22日 数学 上午8:00-10:00,历史、政治 下午3:00-5:00

六月23日 上午 英语8:00-10:00

26、27日,信息技术

28日,英语口语及理化实验开始

当然,在26周学科笔试考完后的两天,我们老师带领我们复习了实验与口语。两天中的生活即有趣又无聊。只是同学们知道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稍微有些神伤;又因为即将迎来新鲜的高中生活,心里不由得有些兴奋。

在课间,我们的毕业照发下来了。同学们互相在对方的照片下签名留念。我没有找任何人签名。不知是为什么。或许是对当时我认为的这种假惺惺的作别的一种抵制?总之,我的初中就在2002年中结束了。

初中有几个我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我虽觉挺可惜,但也并不十分遗憾。反正彼此都不如何欣赏对方。不过分别以后那些人居然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让我有些奇怪。

之后空白了一段时间,以致我也无法回忆那段时间我在做什么。到了七月18日,星期四,中考成绩便出来了。我还记得当天早晨,大概六、七点钟的样子,我拿着电话听筒记录我的成绩。听到电话中传来的语音信息,我脑中一片空白,对自己的成绩没有一点感觉。印象上数学我99分,是我初中以来数学的最高成绩。英语82分,大概算我初中以来的最低成绩了吧。总而言之,稀里糊涂的扣了电话。

其它的事情再无新意,不一而足。如在这一年暑假里我开始读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等等。

直到八月21日,星期三,日历上才出现了新的字迹。上午8:30到校。这是我高中报道的日子。而之间的一段空白,也发生了一件要事。印象中大概是七月初的一个傍晚,我接到了实验中学带竞赛的计算机老师王乃广的电话,通知我去报名参加山东师范大学举办的”信息学奥林匹克夏令营”。我的初中和实验中学必然有联系,因此老师得知我在初中参加过计算机竞赛。zk也报了名。之前母亲为了让我在这个暑假中”有些事儿做”,给我从山东大学报了一个雅思培训班,结果和夏令营的时间起了冲突。母亲有些不甘心,加上她的同学给孩子在山师报了闪电单词记忆学习班,于是她也给我报了名。这样,我要放弃原先上午的在有空调的机房里的上机实践,去与几百人挤在一间又闷又热的教师里听我并不想听的英语单词记忆。那个暑假的中午我都是在山师旁边的加州牛肉面里过的。吃完面,从里面凉快够了,再去山师外的书报摊上买《电脑商情报(家用电脑版)》、《中国电脑教育报》和《大众电脑报》这三份报纸,并从校园里找条石凳看报。看完报纸就枕着我的小书包蜷在石凳上睡午觉,到了下午该上计算机理论课时再去上课。上午艰苦的环境并未对我的英语水平有多么大的提升,却让我练就了课上凭借一张有靠背的椅子睡觉的本领。下午的理论课给了我一定的教益,我从那个时候把竞赛语言由BASIC换成了Pascal。由于兴趣,下午的课往往是愉快的。课间我的活动是和zk把纸团当毽子对着踢来踢去。这个暑假给我的印象特别深,现在时隔五年我依然对当年的紧张生活历历在目。

高中报道那天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当天我和母亲去了学校的操场上看分班安排。本来我报的是实验中学东校学区,于是我只是从东校那一部份里找自己的名字。可找来找去一直找不到。最后终于在本校的名单中发现了我的名字。由于费了一些功夫,等我找到我的名字时时间已经不早了。问到了我的班级的方位后,我跑着到了班里。我们班位于操场上的一座林南教学楼中。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么一座教学楼回如此寒碜,以致于我当时把它当成了厕所。

跑进班里,班主任正在讲些什么。所幸那个班会并没有开始多长时间。班里满满都是人,显得十分拥挤。我从第一排最左边发现了一个空位,便过去坐下了。同桌是位棕色皮肤中等个子的男生,互相一问才知道原来我们是一所初中的校友,顿时倍感亲切。第一次班会并未进行太多事情,我印象中老师说了几句,同学们轮流自我介绍了一遍,然后发了用于军训的服装,就这样结束了。由于那个暑假我过得比较散漫,因此当我结束第一天报道的任务,走出教学楼找到在外等候的母亲后,心里感叹轻松愉快的日子结束了,心中不免有些不舍。

然后我们迎来了比较艰苦的军训,当中到没发生什么事情,我的印象也不是很深。但我从那时明显感觉到高中同学不如初中同学那么容易交往与接触了。然后到了正式开学,好像我没有从暑假的轻松生活中缓过劲来,我一直不大适应高中的生活。每天昏昏沉沉的做些例行公事,日子就那么过去。总之课上勉强听的明白,课下作业就挺难做。

还没等我缓过劲来,期中考试来临了。

十一月6日,星期三,7:40-9:40 语文 10:10-11:40 政治
7日,数学 化学
8日,英语 历史
9日,8:10-9:40 物理 10:10-11:40 地理

那次我初次见识了实验中学的分级考试。卷子分A、B、C三个等级,A级最难,B级次之,C级最易。当时心气高傲的我想也不想就全部选择了A。结果成绩惨淡。尤其是数学,120分值的卷子我得了30多份,使我所有数学考试中的最低分。而我旁边的同学数学选择了C类,考了90多。这对我的打击相当大,直接影响了我学习的信心。

以后的日历基本上一片空白,没有了任何值得回忆。也学是我心情低落,以至许多该记得信息没记?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

===================================================

后记:刚开始翻开日历时,看到记录的几场初中时的考试和中考的记录,心情不禁回到了五年前。又算得当时我只14岁,因此不免好奇,便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时发生的事。不料这么一来,对过去的思念与种种感触一下子涌了上来,让我不吐不快,于是就有了这一篇杂乱无章又离题的流水帐。本来我想写初中时的事情与同学,不料2002年同时是我上高中的一年,因此又涉及了不少高中时的事,一下子让我的心情变得很沉重。总而言之,这片文章算写下来了。本来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琐事肯定会扫大家兴趣,不过看我blog的人该不会太多,因此我想也不大会造成很多不良影响,就斗胆把它放在blog上了。

3 comments

  1. 转移了过去的blog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1/12/24/ 20:16
    沙发
  2. 2016 回顾 & 2017 愿望 & 冷清 | 人到中年 - pingback on 2016/12/31/ 23:50
    地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