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上海之行第一天

从上海回来后已经过了一天了,我依然无法将过去的三天课程忘记。在家里时,我总感觉空荡荡的。之前的人像、画面也不断的在我的脑中浮现。我想,我真的应该把它们放下了。我要把它写下来,把它们都放在这里,让我的心回复空明,全身心的投入即将到来的任务上。

本来我真的不想去参加这个课程。首先,在我附近,林伟贤并不出名,我之前一直没有听说过他;其次,我认为Money&You课程是一个商业课程,它会教你如何去赚更多的钱,但我丝毫不需要。同时,我要在他处过自己的生日,虽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总让我心里不舒服。但我最终坳不过母亲,再加上这个课程可以终身免费复习,也就是说,我可以在国外参加复习。这样我可以在国外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于是我也同意去参加课程。

2007年2月8日

我们(我、母亲、姥姥、姥爷)于2月7日晚上踏上了通往上海的火车。火车一共走了9个小时。在车上我主要就是睡觉。次日早上6点多我们便下了火车。我的资料中有一份路线图,提示我们该坐城铁。我发现比起北京的地铁,上海的轨道线真的很隐晦。我们问了三、四个人才找到了地方。之前我看到路线图上说是轨道线,我以为是地铁。等我们下楼买票后,我没有看到车,等到又上了一座楼梯后,我才看到了轨道。这时我才知道我要坐的是城铁。

很多上海人不友好,我之前已经听说过。我走之前打电话订房时也有感受。我们到站后,并没有看到我们的目的地–上海物贸大厦。当天的大雾也有一定关系。我们便向路边的小摊询问,得到的只是一句”不知道”。听得我们心中有气,可初来乍到,我们也不便发作。我们又找交警询问,终于得到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路线。虽然我们依然不太清楚,但好在路上遇到几个好人,他们为我们指了路。最终到了物贸大厦,已经大概7点了。

于是便在大堂办手续。服务员的态度依然不好,虽然不算恶劣,但会让你感觉不冷不热的,与济南的一些酒店,像中豪、玉泉等根本没法比。不过大堂里知道放Bandari到是不错。到了房间后,我真的放松了一口气。

我们在房间里吃了早饭,母亲便打算带我们出去玩。当天我们参观了东方明珠电视塔,乘船游览了黄浦江。在买票时,售票员态度之恶劣,使我们的不满达到了顶峰,连我姥爷这个好脾气的人也不禁骂了起来。好在黄浦江的美景或多或少的让我们心平气和了一些。游览完黄浦江,我们便开始参观世界第三高塔。当时天气有大雾,我们在最高的”太空舱”内没有看到任何景物。我看到里面陈列了各个国家的友人参观时的留言,便一一拍了下来。我们是乘坐电梯来上下的,每次电梯里都有一位身穿红色工作服的MM,她们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向我们作简要说明。她们的语速恰到好处,每次她们刚说完,电梯便到达了。

下了电视塔,我们参观了位于塔底的上海历史纪念馆。六个展厅分别从古到今的向我们展示了上海滩的风光。有一些高科技设施也让我们亲身体验了上海的屈辱与繁荣。

从塔里出来,我已经感觉骨头要散了。母亲、姥姥还要去正大广场地下的易初莲花购物。我便忍痛陪他们。从里面交费时他们又与工作人员起了摩擦,让我劝住了。当我踏上回酒店的车上时,真的有了归心似箭之感。回到酒店,我简单的吃过晚饭、洗过澡,就被一天的劳累拖入了睡眠的深渊。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