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Money&You2期义工:总结

我越来越相信时间可以抹平一切了。就在一个星期前,我还在思念3月8日至11日一起工作的哥哥姐姐们,而今天我对他们的思念就不那么的深刻了。之前我十分希望可以写一篇关于其他义工的文章,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不管我说什么,我与他们还是会正常的生活、工作,改变不了什么。在关于我做义工的第一篇文章也说过,我写这些文章是为了发泄应该发泄的,好让我能更好的投入到学习生活当中。而经过了前面的一系列文章,以及两个星期的生活,我已经不怎么沉浸在思念的痛苦中了。思念少了,剩下了淡淡的友情。或许我不会在他们生日时寄去礼物甚至发一封email,但我一定会为他们默默地祝福。

就让思念在这里结束吧,让这一系列文章也从此终止,因为我要重新好好生活了。我衷心地祝愿所有Money&You家人成功!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四天

3月11日

由于凌晨喝醉了酒,我睡的很沉,因此我这次的睡眠效率相当高。我从两点多开始睡,一直睡到四点半左右,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我只好又在床上辗转反侧。

由于这天我们要八点半集合,我在床上躺了近三个小时。到了七点二十,我再也躺不住了,便下床洗漱。这时,同屋的郝叔叔也起床了。我们要在今天十二点之前退房,因此郝叔叔便让我先把房子退掉。我没有经验,便拿了房卡和押金条去退房。正在办理手续时,郝叔叔下来告诉我放卡要放在他那里,他要过一会才退房。我才明白原来标准间的话一个人可以先退房的。

退完房后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赶紧去餐厅吃饭,然后就匆匆赶去课室。不料到了课室后时间还挺早。我想起昨天彩虹姐对我的”关照”,便拿了相机去”报复”了一下,照下了她的”回眸一笑”。之后我去整理讲师的桌子。这时辉哥那了一个相机给我们每人照了大头找备案。

等大家基本上都到齐了,我们又围成一个圆圈,把胳膊挽起来,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这次我说了”酒精的好处”,告诉大家我昨晚睡得很沉,之前可以放开自己,同大家玩得很开心。

这一环节完成后,我们简单布置了课室。长喜告诉我们要安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让学员静静的入场。

开始时,大家围成一个大圈,互相挽着胳膊。我们发放了歌单,大家一起唱了两首歌。接着由学员来分享昨天大家讨论的内容。学员们的分享各不相同,有的让人潸然泪下,有的让人略为捧腹。听了学员们的分享,我周围的一些义工们都哭了出来,纷纷拿面纸擦泪。我却一滴泪也流不出来,不禁感觉有些尴尬,于是也拿了几张面纸揉眼睛,希望能流一点泪。可是直到最后也一滴没流。

分享完毕,讲师让大家找到昨天的小组,大家牵着手,一起分享关于负责任的经验。我对自己”来者不拒”的态度进行了检讨。

我们这组因为人少,所以又有一些人加入了我们的组。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位阿姨/姐姐,她问了我一些学习经验一类的问题。她说话十分有特色,每当我说我怎么怎么样时,她会马上回应”太好了!太好了!”,那种语气简直就像幼儿园里的阿姨一样。我于是问她做什么工作,她说她是小学教师。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小学老师,这差距真是相当明显。要是我上学的时候能遇上这样的老师该有多好啊!

上午的课程结束后,义工聚集在一起,接受晚上要进行的”拍卖游戏”的培训。我作为文件组的组员,要下场去把组员进行竞拍的资金卖给他们,其实就是拿一个装有四十元钱的信封,把信封交给小组,并从他们那里取得四十元。然后我们再发给他们每组几张3×5纸和一直铅笔,作为他们竞拍时用。同时我还担任了往海报上书写每一轮各组得分的记分员。

下午的课上有一个”海上求生”的游戏,我们文件组要严格按照每桌的人数来发放材料。这样清点人数便把我们忙坏了。似乎人总是不太对,组长便让我去看看有没有一张桌子坐了四个人。我只好偷偷的从课室两侧猫着腰,在一旁悄悄清点人数。开始时似乎没有桌子少人,到后来我发现第一排的桌子上只坐了四个人,便报告了组长。可一会儿一位学员从外面进来径直走到了空位上,似乎她去了洗手间,这样一来人数又不对了。结果到了最后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没有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晚上的游戏要开始了,大家站在教室里鼓掌欢迎新学员。PD景莉放起了热烈的音乐。大家到齐后,长喜与辉哥站在台前,带领大家跳舞。游戏正式开始后,各个小组找到自己的组员,讲师宣布了游戏规则。我们把40元用于竞拍的资金卖给各个小组。由于我还要担任记分员的工作,因此这次我的任务少一些,只需要负责一个小组即可。当我过去进行交易的时候,或许他们因为第二天中午的”我爱钱”游戏而起了疑心,直接说了句”不要”,就不再理我了。我只好说这是游戏必须的环节,他们才肯花钱买我手中的资金。

在记分前辉哥不断的提醒我一些细节,像颜色拉之类的。我本以为他会在一旁指导我如何写,写什么,岂止当我应该写的时候他却不见了。原来他是要我自己去听讲师的话来决定写什么。好在涛姐、王林哥在一旁帮助我,告诉我该写什么。不过有时候也会写错,这是便由涛姐用纸条把错字粘上,我再重写一次。

这次游戏似乎进行了很多轮,比我们那次要长很多。好在我写完第三张海报时他们发现了其中的道理,成功结束了游戏。

接着讲师带着大家排起了长龙,摆出一个太极的图样。然后大家一起狂欢后这节课便结束了。

学员们退场后,我们急忙把椅子按顺序摆好,还把文件清点了一下。

下节课我们要发放一张明信片和一些文件,由于事先准备不足,我们出了点小纰漏。好在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发完最后一张课程反馈表后,我们十二位义工站成一排,收取学员填完了的反馈表,向他们发放毕业证书、学员合影以及一枚钥匙胸章。我每发一个人就向他握手祝贺,希望这合乎礼仪吧。

这样课程就算结束了,学员们允许把墙上贴着的海报带回家作纪念。我本来没有拿海报的意思,后来看到课室后面的一张海报上写着”唯一的失败是不参与”。这话说得非常好,很适合我,而且没有人要。我便把它们撕下来收了起来。

一些人在讲台前和讲师合影,我想这是一个机会,便跑上前去向讲师要求合影。郭老师爽快地答应了。那时有人拿着海报找讲师签名,我也想这么做,可海报放在了课室最后我的包里,我怕耽误老师,就没有拿。照相的时候,我特意把我戴的名牌举到胸前,展示我作为”工作人员”的特殊性。^-^接着,我分别为型祥哥及振香姐和她的女儿拍照留念。

大家离开讲台后,我发现我写的那三张记分海报贴在讲师的桌子上没有人拿,便跑过去把他们取下来做纪念。想起这是我写的海报,我有些得意,于是就拿着在课室后面吆喝:”5元1张啦~~~”这时大家的文件都装箱完毕,需要我们把它们搬到后场去。我把手中的海报往别人手中一递,就开始干活。不料等我回来后,海报已经不知道被谁收藏了。

我想是因为涛姐的”点化”才让我有了这么多哥哥姐姐,我便过去请求和她合影,她也答应了。这时王林哥哥也过来和我合影,我也为其他的义工们照了相。最后我们文件组的五个人一起合影,几年这四天三夜里一同工作的时光。

大家完毕,长喜带领我们席地而坐,围成一圈,并把手牵起来。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得是……”这次我说了很舍不得大家,我不是不流泪,而是泪水转化成为汗水,从脑门上流出去了。一些人在说得时候哽咽了,尤其是辉哥,我印象很深。我以为他这样的壮汉是不会流泪的,哪知他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看来我之前的理解有误,辉哥属于I型人,是”性情中人”,但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果然,不一会他就和大家一块说笑了。

每个人都说完后,大家分了合照,并说自己可以为大家做些什么。他们有许多人说原做东道主,负责招待大家。我没有什么物质上的能力,便说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愿意替大家分担苦水。

说完后,现场的义工聚在一起合影,留下了宝贵的记忆。然后大家驱车去了海祺大酒店旁边的一家餐厅聚餐。原来复习生已经到了,郭老师也在那里。我到的时候郭老师正在表演双簧,我赶紧用相机把它拍了下来。

我们入座吃了晚餐,敬了酒也回了酒。还和济南的家人以及全体工作人员同郭老师合影留念。

我并没有吃太长时间,因为济南的家人要赶着回家。我赶紧拿了杯酒,找到其他义工同他们告别。涛姐、凡杰姐等人把她们的桔子给了我,长喜塞给我几张餐巾纸。不过那时长喜的脸嫩红嫩红的,笑起来煞是可爱,让我久久难忘。

我们乘坐来时的中巴车回济南。在车上我看到了安永大哥,他去济南办事,也坐了一趟车。在车上,大家十分激动,高谈阔论了一路。我还要上课,而且体力也有些不支,就仰头睡了。不过车上没有暖气,夜里又冷,我等到了服务区把毛裤穿上还是感觉丝丝凉意。

总之路上是疲劳的,我大约在12日4:30am下了车往家走。路上也很冷。我麻木的走道了山大南路和闵子骞路的路口,发现街上空无一人,正是一处好景,便掏出相机来拍照。刚照了一张,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原来是母亲来接我了。我们赶紧回了家。

等我洗完澡上了床后已经大约5点了,我虽然挺兴奋,但我还是抵不住疲惫昏睡过去了。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三天

3月10日

这一天我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总之感到一阵乏意直向脑门冲过来。简单洗漱后,我穿好衣服便去吃饭。

我准时在八点整到达了课室,进去后大家依照老规矩,把胳膊挽起来,围成一圈,说”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这次我说了由于昨天下课晚,导致我睡眠异常,没有什么精神,因此现在需要很大的工作量来把自己唤醒。

接下来我们布置课室,把桌椅摆放好,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让新学员可以平静的入场。

早上的课程一开始是让大家分享昨天让大家回去思考的100%成功的经历与100%被爱的经历。这时需要有麦克风组的人在前面递麦克风,可那时跑麦员的位置是空着的。当时老师让同学上讲台分享时后面的工作人员有点慌乱,我便自告奋勇的拿起麦克风冲向前面。当时没有怎么好好看看麦克风,只是凭印象中长喜在培训跑麦员时说过的”最下面一档电源关闭,中间档电源打开但没有声音,最上面一档是工作状态”来检查麦克风的状态。我看到麦克风的标志为ON,但不知道到底是打在中间档还是最上面一档。等到我把麦克风送到要发言的学员面前,她的声音成功的从音响中传出来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做跑麦员挺累的,学员讲话时,跑麦员要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这对后脚课室一个比较大的负担。不过在平时跑麦员也挺滋润的,坐在离讲师很近的位子上,讲师什么表情、怎么写海报都看得一清二楚。

学员分享完毕后,老师带领大家冥想。德三负责把灯全部关掉。几个纸巾天使在周围,负责给流泪的新学员递送纸巾。我拿着麦克风在一旁坐着。这次学员哭的不多,不向我上课的时候,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倒是有几位男学员,估计是昨晚睡得太晚,在这时竟打起了呼噜。忽然我感觉有液体从我鼻孔里流了出来,我心叫不妙,经我确认果然为鼻血。好在振香姐正站在我旁边递送纸巾,我赶紧拍了拍她,拿了几张纸把血止住。幸亏这时灯是关着的,除了振香姐外,没人知道我的情况。

下课后,我们在收拾课室时确实在桌子上发现了不少湿乎乎的纸巾,看来确实有人哭了。

大家继续进行了后面的课程,在接下来的课间里,实践家的工作人员向一些对DISCUS软件感兴趣的人介绍了这套软件。我在后面听了。我感觉实践家的各个人物都是能说会道的人,像这时的这个人,中国很著名的一家通讯公司90%的高层都上过他的课,他的演讲也很有说服力。

学员们上下面的课时,工作人员分批吃了午饭。不过我没有太多心思在饭上,因为我急切地想去看看新学员参加”我爱钱”游戏的情景。这次游戏很成功,我们达到了目的。

游戏结束后讲师立即宣布下课,我们义工和复习生在课室里进行接收者的培训,为晚上要进行的”积木游戏”做准备。大家按照接收的经验进行了分组,我与另外六位组员被分到了一组。所有的接收者都拿到了一份文件,告诉了我们要注意的事项。每个组用工作人员第一天读文件的方法把这份文件读完了。对于接收者,长喜没有说太多,因为在下午还将进行一场培训。

果然,下午的课刚刚开始我们就被叫出去进行培训。虽然我也很想看看学员们知道了游戏的真相后的表情,不过这时只好去另一间屋子。大家分组而坐,长喜在台上首先要求大家每两人一组,互相向对方说在接收过程中希望看到的事情以及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接着他让同组的接收者互视。然后他在辉哥的协助下向大家详细解释了接收者要做的是情以及要注意的事项。最后他回答了大家的问题。

时间很紧迫,景莉派人来催促了几次,但培训工作还是要做的。最后大家完成后,义工进课室布置课室,然后和复习生把椅子摆成两排,大家站在椅子上欢呼着迎接新生。新生都就座后,我们立即把椅子在后面摆好。这时讲师让大家围成一个大圆圈,互相把胳膊挽起来,一起唱歌。我们便匆忙的发放歌单。头一次给这么多人发歌单,我缺少心理准备,因此在第一次发放时出了点小纰漏,把歌单倒着给了学员。那天一共唱了三支歌,在发放第二、三份歌单时,我有了经验,任务完成得不错。

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游戏时间了。接收者分组在课室后面的一个叫”爱的小窝”的地方围成圈坐着,同学员一样手牵着手。讲师在第一阶段让学员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环节,我们接收者便在后场照做。这次我说的是这个游戏在整个Money&You课程中最能培养大家的感情,因为在这一晚上大家为同组成员付出了许多,所以我相信我们这个接收小组的成员在今晚同样会建立深厚的感情的。

游戏的第二阶段是接收新学员示范的”爱”、”喜乐”、”勇气”、”新人”、”廉正”五个词语。长喜要求我们用”示范”这个词儿不是”表演”,因为学员们示范的均是自己的感觉。我则总是记不住这个词,要同组成员提醒了我好几次。

每次接收示范我们会派出一个人来与学员”交涉”,也就是问他们哪些人参加示范、用到哪几块积木,并告诉他们在开始的时候说”开始”、在结束的时候说”结束”,并在接收者讨论的时候主持讨论,最后把接收者们讨论的结果代表整个接收小组传达给学员。由于尚姐经验最为丰富,便由她首先带领我们去接收示范。

在接收时,原则上我们是不可以有任何表情的。但我总忍不住想笑,因为看到学员们的示范,我便想起了一个月前自己同组员想尽办法进行示范的情形。那时大家很认真地想办法、排练,挖空心思要让接收者成功的接收到我们要示范的字句。现在看着他们,虽然有些想法,在我们看来确实有些幼稚且无用,但他们确实是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来示范。进行了几次接收工作后,我才渐渐的能忍住笑。

在我们接收了大约两组示范后,工作人员过来问我们有没有人愿意去替代一下疲劳的举牌员。举牌员有三位,每一位负责四个小组。在工作期间,举牌员看着这四个小组。如果有小组准备完毕,要申请示范,便把他们桌子上的号码牌向我亮一下,我便用手中的大号码牌通知在”爱的小窝”中的负责人。负责人有涛姐与另外一位姐姐担任。当负责人看到我的通知后,便通过手势向我回应,接着她会通知在”爱的小窝”里没有进行接收工作的小组。这时接收小组就会手牵着手走到要示范的学员周围,学员们就可以示范了。由于我想尝试尽量多的工作,便自告奋勇的去做了。

做举牌员有好的感受和坏的感受。先说坏的感受,就是在我负责的四个小组排练的效率并不高,开始时我等了很久他们也没要求示范。这样举牌员的工作便变得很无聊了。不仅如此,在我负责的一些组中,有些组员不知为什么,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我,瞪的我心里直发毛,只好不自然的把视线移往别处。过一会再用余光扫那位学员,她竟然还在盯着我。好的感受就是我站在椅子上,可以看到全场每一组组员的示范。由于我也亲身经历过,有很多示范我一眼就知道他们想示范什么,也有很多我一眼就知道他们一定通不过,因此我站在椅子上总是想笑。

我担任举牌员大概有三十分钟,我同组的一名接收者过来替换我。我回到我们组后有机会担任组长带领大家去接收学员的示范,并且向他们表述我们讨论的结果。只是”示范”两个字我总是记不住,总是让”表演”两个字干扰。因此每次上前接收时,我都要向组员确认一遍。

接收者有休息的机会,我们在外面休息了两次,享用免费的点心和饮料。在休息时我还遇见过王倩(阿姨),还和她开玩笑不知该怎么称呼她。在休息的途中我们有些成员撑不住困乏就离开了。

接下来进行的是第三阶段,大家对负责人进行讨论。我们接收小组的组员大部分都离开了,因此我们只能自行分配小组。我便与我们文件组的三位成员:尚姐、振香姐和彩虹姐组成了一组。我得知尚姐是做心里咨询服务的,而且她也代理皮纹测试,便向她请教了一些问题。她真的很厉害,只是问了我几个很简单的问题,例如”我喜欢什么颜色”、”我上一次去青岛是什么时候”等,就分析出我的学习类型,还推断我有左撇子的倾向。结果非常准确。后来她道破天机,原来她并不是要我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观察我思索这些问题时的表情。

一会儿涛姐过来对我们说完饭准备好了,我们便一同过去吃饭。晚饭是烤肉串与啤酒,我们吃的很开心。王林哥(也就是我之前叫伯伯的那个人)灌了我不少酒,杨哥有些醉,坐在椅子上瞪着眼睛大声讲话,我们开玩笑说他像座山雕。大家在后场其乐融融的把饭吃完。因为一会我还要发放歌单,我没敢喝太多的酒。不过我那时就已经有点反应了。

吃完饭我们出来继续分享,这时讲师要求我们把手牵起来,互相对视。这时辉哥也加入了我们,我们五人便互相对视。我发现我与其他组员都可以正常对视,除了辉哥与尚姐。辉哥因为和我母亲认识,对我也有所了解,知道我的底细;尚姐刚刚露了一手,我怕不经意间又被她发现什么秘密,因此也不怎么感与他们对视。

对视结束后,大家再次围成一圈,胳膊互相挽起来唱歌。我发放了这天最后一份歌单,到没出什么错。唱完歌后便下课了,学员们离开,我们又去收取名牌。

工作完成后大家跑去后场把烤肉吃完,酒也喝的差不多。课程的组织者刘卫华女士也喝了一瓶助兴。几位义工在一起合影留念。照相的时候,我们这帮喝了酒的男人们一起商量着把涛姐抛到空中去再接住。我负责把逃跑的涛姐拦住,大家成功的完成了游戏。听着涛姐刺激的尖叫声我们开心极了。王林哥还怪笑道:”以后还敢不敢给男人喝酒啦?”

闹过了,大家再次围成一个圈,把胳膊挽起来,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这次我到底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不过回家路上我确实感觉到眼前有点旋转,走路也不怎么稳当,不过大脑还是很清醒的。彩虹姐在路上居然掏出相机拍我喝醉的样子,我决定第二天还回来,一定要把她的”丑态”照下来。

回到房中,郝叔叔从济南回来了,正在看电视。我发现我出了很多汗,便洗了澡,上了床,没怎么样就睡着了。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二天

3月9日

凌晨的兴奋使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我感觉我要到大约两点才睡过去。当早上的闹钟响起的时候,我正处于半清醒状态。睡前我把闹钟定到了七点十分,因此我又三十分钟的时间来准备。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只用了我六、七分钟,我大概在七点二十分到了餐厅。刘辉叔叔和王倩阿姨已经先到了。不过我吃饭比较快,到了七点半,我就开始往海情大酒店走了。

早上的空气确实挺清新,街上也有几位出来晨练的人。走在路上,我突然对两只狗产生了兴趣,它们互相追逐着跑进了一个小区里。

总之,我到达课室的时间刚刚好。在电梯上,我遇见了一位女士,似乎昨天见过,便问阿姨是否也是义工。她说我才一晚上就把人忘了。我只好说是她换了衣服,她笑我说”只认衣服不认人”。等到了课室,拿到名牌,我才记起她叫刘涛,当时还对这个名字印象挺深的呢。

人大概到齐后,大家围成一个圆圈,互相把胳膊挽起来,一起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活动。这次我说的好像是因为太兴奋而睡不着觉之类的话。

接下来大家用最后的时间把课室准备一番。这时刘辉叔叔说每一位义工都要配一瓶矿泉水,让我去找负责外场的李丹。我打听到李丹正在一楼大厅,便匆忙跑了下去。上来后又要把一张3×5卡交给李丹,让她给推广者打一张名牌,因此又跑了下去。此时刘涛阿姨、海涛和另外两位外场引位员已经开始忙碌了。刘涛同时负责安排义工吃饭,刚刚确认了一份饭十元的价格,见我正好在那里,便让我交钱。我当时让她找一张纸把交钱的人名记录下来。或许她当时很忙,确实把这个给忘了。当我提醒她时,她说了句”哎呀,小伙子太聪明了!”,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当我最后上去休息时,正坐在郭腾尹老师的后面。他突然转过头来说:”刘丰,中国的国花是什么?”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中国似乎没有国花啊。但我又不敢太确定,恰巧看到刘辉叔叔站在附近,便看着他重复了一句”中国的国花~~~”。我故意把”花”字拖长,把问题甩给了刘辉叔叔。经他确认中国没有国花后才在一旁用肯定的语气补充”没有国花!没有国花!”

如此几番折腾,汗便不知不觉地从我脑门上涌了出来。大家看我汗比较多,便上来劝我休息。杨克忠给了我好几张餐巾纸,让我擦汗。其实我倒不累,只是汗多一些。就算是累,我也是很高兴的,忙碌总比在一旁没有活干要好,因为没有活干就相当于你对于这个团队是无用的,没有了你这个团对不受丝毫影响,这是最可悲的事情。

就这样时间到了9:00am,我们内场的四位引位员—-红芹、我、克忠以及德三已经各就各位,其他人也坐到了工作人员区域,讲师郭腾尹试了一下麦克风,确认一切正常后长喜通知守门员开门。鉴于我一个月前在上海做Money&You学员的经历,我对即将汹涌而入的学员作了充分的准备。可不料们一开,大家不慌不忙地往里走。进门后东张西望,像是不知道该坐在那里一样。我们四位引位员马上上前,告诉他们”新生请尽量往前坐”,他们才晃晃悠悠的像前走去。这种情况直让我大跌眼镜。在上海的课室里,似乎根本用不着引位,大家忽忽的往里挤,全然不顾有人摔倒。

迎接新学员的同时,我在来的时候认识的一位济南复习生把我房间的钥匙给了我。我猜是和我同住的郝叔叔回济南了。

总之,课程在我们的预期中进行着。作为义工,我们在自己的区域里听着课,进行又一次的复习。

在这里我想对这次的讲师郭腾尹描述一番。

之前我在网上搜索这个名字时,发现在新浪博客上有他的blog。上面贴着一张他的照片,是那张比较有名的面部朝一侧,双手相对放在脸前的那张。照片给人一种成功商业男士的感觉。后来在课室里看到了真正的郭老师,发现他也没有那么雄伟啦。相比Money&You的另一位讲师林伟贤,郭老师更想我印象中的台湾人(我印象中的台湾人大概是像刘墉那样子的,在上海的课室里我曾看到一位义工长的极像年轻时的义工)。平日里他给人的感觉比较内敛,不怎么张扬。我没有在林伟贤的Money&You课堂上做过义工,不知道林伟贤对义工怎么样。郭腾尹是轻易不与义工们搭话的。不过他确实是一位随和的人。在课堂上,他讲的不输于林伟贤,声情并茂,因人入胜。我怀疑他的内在与外在DISC图像和我有一点类似,也就是所谓在课堂上的优秀表现以及在课下给大家和蔼的印象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而内在的他似乎更喜欢一个人逍遥自在。

在第一节课快要结束时,我从组长张彩虹那里收到一张3×5卡,她让我在A4纸上用老师用的彩笔写上从A到Z共26个字母,我估计是用于发放DISC报表。我于是等到下课,冲到讲台上拿了一支蓝紫色的笔,在课室后面把任务完成了。

在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讲师安排我们上台作自我介绍。我不知为何居然站到了队伍的头上,只好自己把握时间,在适当的时候带领大家跑上讲台,还要跟另外一个队伍保持一致。好在这倒不怎么困难,我们顺利地上台介绍了自己。

从台上下来后,我们几位”赢越多越好”的记分员赶紧拿好自己的牌子站到指定的位置上。我们把牌子高举,以便刚才被编号的学员找到自己的小组。我们组一共9人,大家分成四组。我向他们发放一份文件和一支铅笔,由他们选择答案后报告给我,我来念他们应得的分数,他们填写后我来检查,检查完毕后举牌示意讲师。我们组的组员在开始的一局中成功进入陷阱,不过在后面几组中倒是发现了规律,赢得了第二高的分数。他们比较好胜,每次都催促我赶紧举牌,因为他们觉得在每一轮中第一组完成游戏的感觉比较好。不过他们有时会忍不住说话,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请不要讲话。”

游戏完成后,我和刘辉叔叔一起把各组的成绩写在讲师用的海报上。由他来念分数,我往上面写。这是我头一次写海报,本来觉得自己的字写得不错,这回一写就有些汗颜了。

在中午的时候,长喜带领我们培训了晚上要进行的”套圈圈”游戏,由于我对游戏过程的印象较为深刻,我担任了第一组的记分员,并且学会了如何计算一个小组的得分,加深了我对那个游戏的理解。

游戏的第三阶段为个人游戏,需要有人把通过游戏的人抬往”赢家俱乐部”,我再次报名成为了这四人之一。

接下来一切按照系统进行的十分正常,在中午我们吃了刘涛安排的盒饭,下午课上我们轮流得到了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立刻回海悦把毛裤脱了下来,因为课室里穿这些实在是太热了。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即将结束时,我写的26个英文字母终于派上了用场。许多义工站成一排,每人负责一到两个字母,给来领取的学员们发放他们的DISC报表。我负责了X和Y两个字母,虽然如此,但我负责的总数还不及有些一个字母的多。看来这次学员中姓谢、杨之类的人不多。

发完了DISC报表后,我和刘辉叔叔又收取了需要进一步的DISC分析表的人的钱,每人100元。我大概收了有1000多块。

学员们离去后,我们匆忙的布置课室。所有的桌子椅子都要摆到课室两边去,地上还要贴上”套圈圈”游戏需要的道具。当工作快完成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没有吃晚饭,便匆忙赶去吃。吃的时候我真的感觉饿了。尽管今天上课时老师说过东西吃得快了就品不出味道,但我还是狼吞虎咽的把晚饭吃了大半。这时我听到长喜召集大家集合的声音,担心把饭全吃完会来不及,便丢下尚未吃完的盒饭冲进了课室。

把新学员迎进课室后,PD景莉带领大家跳舞。这次我做了工作人员,就站在讲台上跳吧。不过上次我做新学员的时候,也是PD带领我们跳舞的。我怀疑做PD的一项基本素质就是能歌善舞。

晚上的套圈圈游戏真是让我很好笑。站在前面看他们用一些根本不算分的方法来做游戏,还做得那么卖力,让我一直想笑。这时我想起我们当时参加这个游戏时的情景,也是与这帮人大同小异。虽然不知道可不可以算分,但大家还是拼命的想办法,认真地实践。

在游戏过程中,我们组的成员有人上来攀老乡,让我给他们照顾,我只有笑笑回应。也有人过来向我确认游戏规则、问我这样做有没有效?我虽然知道他们的方法根本不算分,也只能说一句”游戏规则是什么?”,因为工作人员不可以擅自增加或剥夺学员的经历。

游戏到了第三阶段,大家开始独自想办法,争取被送入”赢家俱乐部”。我和海涛站在郭老师旁边负责往”赢家俱乐部”里送人。在我进行这个游戏的时候,当我有所反应时,老师桌前已经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伍,最终我也没法向老师说出我的方案。可这次大家全都挤在盈利表前苦想,很少有人来我们这里报名。真是让我对北方人和南方人的差距有所体会。就如早上学员走进课室一般,南方人会疯狂的向里挤,北方人会慢慢的往里踱。南方人善于做生意,时时精明,善拔头筹;北方人善于做官,事事谨慎,不愿冒进。从课室里体现的十分明显。

游戏结束后,大家略作休息,我们重新把椅子摆好,请新学员入场,进行晚上的学习。

这时,刘辉叔叔让我去找一个纸箱,以便在课程结束时收集大家的名牌。我从课室后面走了一遍,没有发现空箱子。然后我想到我们桌子下面的垃圾箱。我找了一个,里面放满了垃圾。我便把它搬出去倒掉,发现里面有些液体。无奈我便去找刘辉叔叔,他建议我去找服务员要一个装冰淇凌的纸箱。我去询问,被告知这些纸箱要回收的,不能使用。最后我只能找到一个比较破烂的盛矿泉水的纸箱。刘辉让我用海报纸把箱子包一下,我说我不会,他便让我找刘涛阿姨帮忙。我们便拿了工具到外场去做。

刘涛阿姨本来不满意这个纸箱,她又找服务员要了一个塑料的垃圾桶,可惜被刘辉叔叔否决了。在包纸箱时,刘涛阿姨向我表达了对我叫她”阿姨”的不满。她说她只比我大十五岁。我琢磨着喊大我十五岁的人做阿姨也没什么啊。不过最后我还是改叫她涛姐了。纸箱包好后,长喜在上面写了”请把名牌放在纸箱里,谢谢”的字样。

第一天的课下的出奇的早。我记得我们那次第一天的课要上到十二点之后。而这次大概十一点就下课了。下课后我抱着那个包好的纸箱站在门口,见到有人出来就说”请把名牌放在这里”、”谢谢”等话,一直到最后一个学员离开为止。

大家走光了后,我们挽着胳膊围成一圈,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许多人说挺晚了,要回家睡觉;也有人说要去喝啤酒。我说”可能是时代变化太快,我有些跟不上。来这里前妈妈嘱咐我对人要客气些,我便见了人叫’叔叔’、’阿姨’,结果弄得涛姐很伤心。我刚满二十岁,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做我的哥哥姐姐?”虽然有些人我感觉应该叫他们伯伯,但他们还是答应了。事情就算这么处理完了,虽然我尚感有些不妥。比如辉哥(就是刘辉啦)的爱人叫我母亲姐姐,我该叫她姐姐、嫂子还是阿姨呢?

虽然我也想去喝啤酒,但害怕刘辉告诉我母亲,就忍着没去。回到家,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了。我洗了洗就上床了。郝叔叔不在,我一个人比较自由,不过我总感觉时间太早了,怎么也睡不着。只好从床上翻来翻去,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几点睡过去的。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一天

3月8日

这一天我上午第3、4节有口语课,因此早上我便赶去了学校。结果老师只上了一节课,第二节课我便可以回家。这时我立即给母亲打电话,通知她来接我。

母亲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她给我带了两个汉堡,让我从车上吃了,以便省下吃午饭的时间。带队的刘辉叔叔发短信通知我们下午一点在颐正大厦门口集合,所有济南学员乘坐一辆中巴过去。而等我回家已经大约十二点了,我便匆忙收拾了东西,乘坐出租车去了。

好在我没有迟到,大约提前五分钟到了颐正大厦。我刚下出租车,便听到刘辉叔叔从后面喊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他确实站在离我有一百米远的一辆中巴车旁向我挥手。我赶忙跑了过去。

上车后,我看到了他的夫人——王倩阿姨。她问我晕不晕车,我说不晕,便被安排到靠后的座位上了。车上已经有了几个人,但我们每人坐两个座位依然还有空座。我们又等了一会,等又上来了两、三个人后,我们便出发了。

我们走的是济青高速,我发现车子竟然是从零点上的路!早知如此,我从家里走几步就可以从途中等他们,就用不着赶着打车去了。

路上他们谈了各种事情,我对这些一概不感兴趣。虽然有点尴尬,但好在也没什么大问题。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此次去做义工的只有我和刘辉叔叔两人,其余的不是新生就是复习生。

我在93年去过一次青岛,会济南的时候走的也是济青高速。我到没记得要走如此长的时间。这次我们将近晚上六点半才到了目标酒店——课室所在的海情大酒店旁边的海悦大酒店。刘辉叔叔在路经海情的时候先下了车。我等着到了海悦,办理了住房后才匆匆往海情赶。由于我是义工,与其他人不在同一个时间上课,因此我便与司机师傅住一间房。

我因为忘了具体的集合地点,便给刘辉叔叔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去了之后直接去餐厅就可以了。当时手机里不是很清楚,我把地点听成了海情。其实他们在海琪大酒店的餐厅吃饭。电话中刘辉叔叔告诉我出门向左走——那是去海琪的路。而我只顾着找海情。结果跑了得有两百米,仍未找到目的地。我有些怀疑走错了路,便向一位阿姨打听了一下,果然如此!为了赶时间,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花了7元钱赶到了海情大酒店。

进了大厅,我看到了“Money&You学员报道”的字样,便过去询问工作人员。结果被告知他们不再这里,应该是在附近的海琪大酒店。我只好再次给刘辉叔叔打电话,这才确定下来。因为怕耽误,我又打了辆出租车去了海琪。结果当我到了餐厅,离我从海悦大酒店出来,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餐厅里一共有两个圆桌,都坐的满满的。刘辉叔叔所在的另一个桌子上的人稍微少一点,他们便给我让出了一个空位置。

头一次和大家见面我记不住太多人。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海涛、林型祥、孟凡杰、杨克忠等几位,还有一位女士,被大家称为“老妖”,我在课程结束后就对不上号了。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海涛坐在我的左边,比较胖,感觉有点像周周,最容易记。他说他是青岛实践家的员工。杨克忠是这张桌子的桌长,烟台人。他人很幽默,执意说我参加过上一期青少年Money&You,还在课程中与我父亲拥抱,给他的印象很深刻。我连忙说他认错人了,他便说我很有演员天分,我这才听出他是在开玩笑。我见他第一眼便感觉他有些面熟,后来经过我仔细琢磨,才感觉他挺像马英九和张光北的。林型祥是做在我右边的一位南方人,之前曾做过义工。我只感觉他说话比较有意思。孟凡杰的笑容很灿烂,就坐在我的不远处,我便记住了。

与大家的第一次见面,我虽然有些拘谨,但大家的热情让我很感动。

我吃饱后去了洗手间,回来时他们都离开了,我放在椅子背上的西服也不见了。这是一旁的一位大哥哥喊了声“这儿,小伙。”原来他把我的衣服拿出来了。我赶忙以“叔叔”相称,他告诉我他叫姜飞,今年才25岁,我便改叫他哥哥。

在路上,我发现原来这次我们的讲师郭腾尹老师也在那里吃饭,他同我们一同走回了海情大酒店。我还认识了一位叫王林的“伯伯”,他复习过,而且林老师郭老师的课都听过。我同他谈了几句话,并询问了两位老师的课程之间的区别。

进了课室,郭老师径自走到前面去适应场地,我们在课室后面把十几张椅子摆成了一圈,大家围圈而坐。人来全了后,本次课程的PD梁景莉做了自我介绍,并告诉我们这次活动由她的助手——实习PD兼总监张长喜来负责。一旁的张长喜也介绍了刘辉叔叔作实习总监一职。

长喜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支铅笔和一份工作手册。然后叫我们把手牵起来,大家一起进行“大家好,我是某某,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活动。我在这次说了我是第一次做义工,而且还是最小的义工,经验比较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的话。

青岛二期 Money & You 工作手册
青岛二期 Money & You 工作手册

然后长喜带领我们读了义工工作手册。读的方式也很特别,每个人可以读一句、一段、全篇文章或者一个字,当不想借着读时便喊“Pass”,然后由坐在左边的人接着读下去。

接下来大家分配了职务。所有义工总共被分成文件组、课室组、游戏组、海报组、守门及麦克风组等几个小组。由长喜来说出职务,大家报名参加。我第一次参加做义工,不怎么敢要求大的职务,开始时便不太敢举手。后来发现这样的话只能“沦落”到做守门员的时候时,我急忙踊跃举手。最后我成为了文件组的组员。

我们文件组总共有五人,由张彩虹领导。除我之外的其他组员分别为尚杰、赵振香和梁红芹。除我之外,其他组员皆为女士。文件组因为工作繁重,便由刘辉叔叔作顾问,指导我们干活。

我们首先要清点自己的物品。大家把几个大纸箱中的文件和文具都清点了一遍。这项工作确实繁重,到了指定的时间,我们依然没有完成。到不是说我们工作效率低,这个指定时间确实是把文件组排出在外的。

到了指定时间,我们放下手头的工作,到了课室前面开会。长喜在前面主持,刘辉叔叔在一旁作记录。同样由自愿举手报名的方法,我们选出了四位外场的引位员和四位内场的引位员。有了之前的经历,我便积极举手,于是被选为内场引位员。

接着长喜用同样的方式选出了六位“赢越多越好”游戏的记分员,我又被选中为其中一组的记分员。然后大家便接受了这个游戏的培训,把整个游戏演练了一遍。然后大家又演练了一遍上台作自我介绍的过程。

接下来大家再次围成一个圆圈,把胳膊挽起来。大家再次依次说“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并且在说完后叫下一位的名字并问他现在感觉要说什么。这一次我谈到了系统的威力,因为之前我毫无工作经验,而今晚的工作我一点也不觉得困难,系统确实帮了很大的忙。最后长喜强调了第二天的集合时间为七点四十,大家便散会了。我们文件组便抓紧时间完成了剩下的工作。

住在海悦的只有我和刘辉叔叔两个人,但刘辉叔叔作为实习总监要留下来和PD及长喜开会,因此我便独自会酒店。在海情的门口,我遇到了德三,他问我住哪里,可不可以合住一间房,我向他解释了情况,并让他和刘辉叔叔联系。

回到房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半了。同住的司机郝叔叔还没睡。我刷牙、洗完袜子后便上了床,但感觉不到多少睡意。我稍微有点后悔没有拿MP3来。不过到底是挺晚了,我一会就睡着了。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准备工作

作Money&You的义工工作需要填写一张表格,并用传真发回实践家公司。当时为了找一台传真机着实费了不少功夫,也担心无法在指定的时间之前送达。最后,我终于在3月2日临近傍晚时成功的把报名表送了过去。

在报名表的同时还附有一份通知单,告诉了我一些注意事项及行走路线等等。其中有一项说”Money&You义工必须穿正装出席”。这对从不愿穿西服的我可算是一件难事了。于是我们东拼西凑,终于从父亲的一堆衣服中凑出了一身深色西服。鞋子也是一个大问题,总不能穿西服加运动鞋吧。好在7日下午没课,我和母亲去了银座买了一双皮鞋。

原来照相机里用的SD卡在上海时已经坏掉了。我们就趁着去了银座,从那里咨询了Canon的代理商,他们也束手无策。8日中午母亲在接我回家的路上告诉我她又买了一块新的SD卡,1G的。这下东西就准备齐全了。

其它嘛,书、MP3……统统不带,在那里根本没有时间看书听音乐。因为担心青岛的温度较低,我穿着父亲的风衣便出发了。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序

自从3月12日从青岛回来后,我一直都无法安心休息。因为我一静下心来,在青岛Money&You课室中的种种经历便浮上我的眼前。每当这时候,我总有一种怆然泪下的感觉。不单是因为思念那里的伙伴,而且我感觉到目前我身边的中式团队、学校、企业的前途太渺茫了。

似乎我从小到大,从未尝试过这么多的人建立起如此深厚的感情——我太想他们了,我太怀念那是的生活了!我真的很想回到一个星期之前,再体验一次那种生活。

我想我真的很需要把这些经历写下来,否则我或许无法放下心中的种种压力。

为了防止时间一长我会遗忘一些事情,我把几天来发生的事做成了一份思维导图,以便写的时候回忆。

青岛 2 期 Money & You 中我的活动进程
青岛 2 期 Money & You 中我的活动进程

青岛2期Money&You义工工作完毕

昨天晚上,青岛2期Money&You课程成功结束,我们义工的工作也圆满完成。在聚餐结束后,我经过6小时左右的寒冷而漫长的路程后,终于在今天早上4点半回到了家。

我真的希望可以有一天给我,让我总结这次做义工的经历与经验,以免时间会冲淡我的记忆。可惜由于课业繁忙的缘故,我在今天早上就有课要上,这个工作只有等到以后了。

其它

有些事情比较零碎,之前我虽然想到了,可不太好加到前面的文章中去。它们就如同一颗颗小的珍珠,虽然不及那些大粒的握起来过瘾,可总让人难以舍弃。我在写前面那些字时,总反复想着它们,不像它们遗漏。可现在我准备把它们记下来时,他们却散的干干净净,要带我重新从脑中搜刮一遍。

不愉快

不愉快的事情那里都有,在上海也不例外。不知道是不是Money&You这个课程太好了,每次开课前人们总是把教室的门堵的满满的。当上课时门一打开,人们立刻就往里拥。有一次一个人的东西掉了,在前面捡,后面的人依然在往前挤。好在没有发生踩踏事故。

在课堂上老师把人的性格分为了D、I、S、C四种。我感觉拥挤的人大部分是D型。老师说四种性格都好,四种人都是社会所需要的。可是这些人“兴之所至”,不顾他人的安全与感受,只为了自己眼前微薄的利益,就无所不用其极,实在是与老师说的“海洋”的精神相悖。

在课程期间我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我也认识了很多人。他们各自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特征。当中有很多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我把他们记在下面。

1

当我在第一天的“赢越多越好”的游戏结束后,起立发言。我说完后,林老师问我是不是在读书,读几年级。我回答了。林老师鼓励我就想现在这样走下去就可以了。当天中午在等待下午课开门时,有人向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在读书,是不是就是我在课上发过言。我说是。他问我有没有打算在毕业后去上海工作。我便告诉他我打算出国留学。然后我们便交谈起来。我得知他在大学学的是机械,而现在转而做销售,便问他如此转型有没有困难,需要做什么。他便以他在公司的经理告诉我这其实很容易。他说他是坐妇女保健生意的,他们的产品拥有400多项专利,推销起来很容易。我听他在学校学机械,以为他说的产品就是什么按摩器一类的保健机器,便问他他们的产品是什么。不料他告诉我是“卫生巾”。我当时想笑,不过疯狂忍住了。

之后我没有再与他接触,只是从远处观察他向别人推销自己的公司与产品时义正言辞的样子。

到了第三天,老师让同学上台分享自己时,他第一个到了台上,讲述了他与他前女友之间的事情。他看上去不容易感动的样子,却也低声的哭了。他与上去安慰他的人抱在一起哭,我十分感动。

2

这个人也是我第一天认识的。当我在吃完午饭后,等上楼的电梯时,遇上了他。他一句“Hello,这位帅哥”后便与我攀谈了起来。他给我递了名片,我当时不在意的就放进兜里了。那人笑眼睛,笑起来很猥琐,说话娘娘腔。我心中有些厌恶,一位他是推销什么货的奸商,便在电梯上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直到电梯到了我的楼层便逃了。

回房后我掏出当天上午受到的名片翻阅,才发现他居然是陈安之学校的超级讲师。真是人不可貌相!

第二天中午,我在等待开课的时候又遇到他,便向他请教陈安之的教育方向与理念。他很不屑我的“无知”,傲慢的说了一句“成功学啊”。我问他有没有学成的例子,他说了一个人,问我知不知道。我说不知,他又不屑的说“这都不知道”,却也没多做解释。总之他说了很多方面,我也没有听清大概。最后只是他问我干什么工作,我说我是学生,他便说学生时就学成功学,将来的发展不可限量。还是推广他的课程。我问他陈安之的课与林伟贤得课有什么区别,他似乎很推崇陈安之,而不太看好林伟贤。他说,林伟贤是八大讲师之一,而陈安之是八大讲师之首。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他还说林伟贤的课程是从商业角度来使人成功,陈安之的课程是从各个角度使人成功。意思就十分明显了。

之后我们又有了一些接触,不过都不怎么深刻。

到了最后一天,老师让同学上去发言。他冲得很快,并且到了讲台上。我很想听听他用他特有的语气与语调来说什么特有的话,可惜老师把话筒给了另外一人后,他就再也没上去。

关于Money

之前我说过我不喜欢Money&You这个说法,认为钱这个词不好。上完整个课程,我算是明白了Money的含义。Money&You分别说了一个人的两个方面,Money指一个人的外在方面,而You指一个人的内在方面。只有人的内在方面和外在方面并重,才能达到成功。Money不仅仅指钱,而是人的外在方面的一个代名词,只是因为当今所处的商业社会,才选择了Money作为人们外在方面的代表。而课程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达到“你就是钱,钱就是你”的内外统一的境界。这便是我的理解。

我们的团队

在Money&You课堂上我们会做各种各样的游戏。每一次游戏我们都是随即分组的,即我们选择离自己最近的人组成小组。这样的目的是希望我们在学习、游戏的过程中结识更多的人。而第二天晚上做游戏时我加入的小组则是我最难忘的。

我们这个小组一共七人,三男四女。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除了一位姐姐大我三岁外、其他人都比我大很多。之所以对这个小组印象最深,是因为在这次游戏中,我们彼此交流了许多自己的亲身经历。不仅如此,游戏还要求我们用组员的亲身经历作为素材来表达“爱”、“信任”、“勇气”、“喜乐”、“廉正”五个词语。为了可以通过游戏,我们都挖尽心思的考虑如何可以把这些词语表达好。这样就相当于我们又一次把这些往事经历了一遍。

人总会忘记一些事情的。我想,对于我们小组其他六人的想念,会在我脑中保留最久。

上海之行第五天

课程结束了,出于交通的原因,我们选择再在上海呆一天。当时到上海后,我们立刻去买火车票,结果15号之前的票已经卖光了。春运期间,火车站加长了提前订票的天数,现在10天前就可以买到票。我们要买3天后的票当然没有了。飞机票倒是有,不过太贵(去济南加上燃油费等要将近1000元),我们没有考虑。后来我们发现长途汽车票还可以买到,不过只有下午5点的。那时我的课程没有结束,因此我们选择12号走。

多出来的这一天,正好可以用来游览。今天的天气也很晴朗,不像8号那天下小雨,以致无法很好的观看景色。我们便去了金贸大厦。这座建筑有88层,从上面可以从高处看到上海的景观,可与东方明珠的太空舱媲美。这也多少弥补了8号上东方明珠时由于阴天什么也没看到的遗憾。站在高处,感觉十分不一样。那天在黄浦江上看到的震旦大厦、海关大楼等高楼,这时全都变成了矮子。

我赶忙拿出相机来,打算拍下这些美丽的场景。打开相机,我不禁呆了。在浏览图像模式下,相机显示没有图像;在拍摄模式下,相机说存储卡已满。可我明明在早上还用过,那时还是好好的。我的头上立刻冒出了汗。最终也没有把相机修复。这也意味着我之前在上海照的一百多张照片,连同我来上海前在姥姥家里拍的猫的照片,统统丢失了。虽然我用备用的相机照下了那天的景色,可丢失了照片仍然让我很郁闷。

在这一天中,我们还乘坐了一趟比较无聊的底下观光隧道,从浦东坐到浦西,又从浦西坐回来。不过南京路上的老建筑真的很不错。

游览结束后,我们在江滨大道上略作休息,就去了汽车站,乘上了回济南的车。坐了大约11小时,便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