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三天

3月10日

这一天我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总之感到一阵乏意直向脑门冲过来。简单洗漱后,我穿好衣服便去吃饭。

我准时在八点整到达了课室,进去后大家依照老规矩,把胳膊挽起来,围成一圈,说”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这次我说了由于昨天下课晚,导致我睡眠异常,没有什么精神,因此现在需要很大的工作量来把自己唤醒。

接下来我们布置课室,把桌椅摆放好,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让新学员可以平静的入场。

早上的课程一开始是让大家分享昨天让大家回去思考的100%成功的经历与100%被爱的经历。这时需要有麦克风组的人在前面递麦克风,可那时跑麦员的位置是空着的。当时老师让同学上讲台分享时后面的工作人员有点慌乱,我便自告奋勇的拿起麦克风冲向前面。当时没有怎么好好看看麦克风,只是凭印象中长喜在培训跑麦员时说过的”最下面一档电源关闭,中间档电源打开但没有声音,最上面一档是工作状态”来检查麦克风的状态。我看到麦克风的标志为ON,但不知道到底是打在中间档还是最上面一档。等到我把麦克风送到要发言的学员面前,她的声音成功的从音响中传出来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做跑麦员挺累的,学员讲话时,跑麦员要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这对后脚课室一个比较大的负担。不过在平时跑麦员也挺滋润的,坐在离讲师很近的位子上,讲师什么表情、怎么写海报都看得一清二楚。

学员分享完毕后,老师带领大家冥想。德三负责把灯全部关掉。几个纸巾天使在周围,负责给流泪的新学员递送纸巾。我拿着麦克风在一旁坐着。这次学员哭的不多,不向我上课的时候,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倒是有几位男学员,估计是昨晚睡得太晚,在这时竟打起了呼噜。忽然我感觉有液体从我鼻孔里流了出来,我心叫不妙,经我确认果然为鼻血。好在振香姐正站在我旁边递送纸巾,我赶紧拍了拍她,拿了几张纸把血止住。幸亏这时灯是关着的,除了振香姐外,没人知道我的情况。

下课后,我们在收拾课室时确实在桌子上发现了不少湿乎乎的纸巾,看来确实有人哭了。

大家继续进行了后面的课程,在接下来的课间里,实践家的工作人员向一些对DISCUS软件感兴趣的人介绍了这套软件。我在后面听了。我感觉实践家的各个人物都是能说会道的人,像这时的这个人,中国很著名的一家通讯公司90%的高层都上过他的课,他的演讲也很有说服力。

学员们上下面的课时,工作人员分批吃了午饭。不过我没有太多心思在饭上,因为我急切地想去看看新学员参加”我爱钱”游戏的情景。这次游戏很成功,我们达到了目的。

游戏结束后讲师立即宣布下课,我们义工和复习生在课室里进行接收者的培训,为晚上要进行的”积木游戏”做准备。大家按照接收的经验进行了分组,我与另外六位组员被分到了一组。所有的接收者都拿到了一份文件,告诉了我们要注意的事项。每个组用工作人员第一天读文件的方法把这份文件读完了。对于接收者,长喜没有说太多,因为在下午还将进行一场培训。

果然,下午的课刚刚开始我们就被叫出去进行培训。虽然我也很想看看学员们知道了游戏的真相后的表情,不过这时只好去另一间屋子。大家分组而坐,长喜在台上首先要求大家每两人一组,互相向对方说在接收过程中希望看到的事情以及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接着他让同组的接收者互视。然后他在辉哥的协助下向大家详细解释了接收者要做的是情以及要注意的事项。最后他回答了大家的问题。

时间很紧迫,景莉派人来催促了几次,但培训工作还是要做的。最后大家完成后,义工进课室布置课室,然后和复习生把椅子摆成两排,大家站在椅子上欢呼着迎接新生。新生都就座后,我们立即把椅子在后面摆好。这时讲师让大家围成一个大圆圈,互相把胳膊挽起来,一起唱歌。我们便匆忙的发放歌单。头一次给这么多人发歌单,我缺少心理准备,因此在第一次发放时出了点小纰漏,把歌单倒着给了学员。那天一共唱了三支歌,在发放第二、三份歌单时,我有了经验,任务完成得不错。

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游戏时间了。接收者分组在课室后面的一个叫”爱的小窝”的地方围成圈坐着,同学员一样手牵着手。讲师在第一阶段让学员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环节,我们接收者便在后场照做。这次我说的是这个游戏在整个Money&You课程中最能培养大家的感情,因为在这一晚上大家为同组成员付出了许多,所以我相信我们这个接收小组的成员在今晚同样会建立深厚的感情的。

游戏的第二阶段是接收新学员示范的”爱”、”喜乐”、”勇气”、”新人”、”廉正”五个词语。长喜要求我们用”示范”这个词儿不是”表演”,因为学员们示范的均是自己的感觉。我则总是记不住这个词,要同组成员提醒了我好几次。

每次接收示范我们会派出一个人来与学员”交涉”,也就是问他们哪些人参加示范、用到哪几块积木,并告诉他们在开始的时候说”开始”、在结束的时候说”结束”,并在接收者讨论的时候主持讨论,最后把接收者们讨论的结果代表整个接收小组传达给学员。由于尚姐经验最为丰富,便由她首先带领我们去接收示范。

在接收时,原则上我们是不可以有任何表情的。但我总忍不住想笑,因为看到学员们的示范,我便想起了一个月前自己同组员想尽办法进行示范的情形。那时大家很认真地想办法、排练,挖空心思要让接收者成功的接收到我们要示范的字句。现在看着他们,虽然有些想法,在我们看来确实有些幼稚且无用,但他们确实是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来示范。进行了几次接收工作后,我才渐渐的能忍住笑。

在我们接收了大约两组示范后,工作人员过来问我们有没有人愿意去替代一下疲劳的举牌员。举牌员有三位,每一位负责四个小组。在工作期间,举牌员看着这四个小组。如果有小组准备完毕,要申请示范,便把他们桌子上的号码牌向我亮一下,我便用手中的大号码牌通知在”爱的小窝”中的负责人。负责人有涛姐与另外一位姐姐担任。当负责人看到我的通知后,便通过手势向我回应,接着她会通知在”爱的小窝”里没有进行接收工作的小组。这时接收小组就会手牵着手走到要示范的学员周围,学员们就可以示范了。由于我想尝试尽量多的工作,便自告奋勇的去做了。

做举牌员有好的感受和坏的感受。先说坏的感受,就是在我负责的四个小组排练的效率并不高,开始时我等了很久他们也没要求示范。这样举牌员的工作便变得很无聊了。不仅如此,在我负责的一些组中,有些组员不知为什么,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我,瞪的我心里直发毛,只好不自然的把视线移往别处。过一会再用余光扫那位学员,她竟然还在盯着我。好的感受就是我站在椅子上,可以看到全场每一组组员的示范。由于我也亲身经历过,有很多示范我一眼就知道他们想示范什么,也有很多我一眼就知道他们一定通不过,因此我站在椅子上总是想笑。

我担任举牌员大概有三十分钟,我同组的一名接收者过来替换我。我回到我们组后有机会担任组长带领大家去接收学员的示范,并且向他们表述我们讨论的结果。只是”示范”两个字我总是记不住,总是让”表演”两个字干扰。因此每次上前接收时,我都要向组员确认一遍。

接收者有休息的机会,我们在外面休息了两次,享用免费的点心和饮料。在休息时我还遇见过王倩(阿姨),还和她开玩笑不知该怎么称呼她。在休息的途中我们有些成员撑不住困乏就离开了。

接下来进行的是第三阶段,大家对负责人进行讨论。我们接收小组的组员大部分都离开了,因此我们只能自行分配小组。我便与我们文件组的三位成员:尚姐、振香姐和彩虹姐组成了一组。我得知尚姐是做心里咨询服务的,而且她也代理皮纹测试,便向她请教了一些问题。她真的很厉害,只是问了我几个很简单的问题,例如”我喜欢什么颜色”、”我上一次去青岛是什么时候”等,就分析出我的学习类型,还推断我有左撇子的倾向。结果非常准确。后来她道破天机,原来她并不是要我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观察我思索这些问题时的表情。

一会儿涛姐过来对我们说完饭准备好了,我们便一同过去吃饭。晚饭是烤肉串与啤酒,我们吃的很开心。王林哥(也就是我之前叫伯伯的那个人)灌了我不少酒,杨哥有些醉,坐在椅子上瞪着眼睛大声讲话,我们开玩笑说他像座山雕。大家在后场其乐融融的把饭吃完。因为一会我还要发放歌单,我没敢喝太多的酒。不过我那时就已经有点反应了。

吃完饭我们出来继续分享,这时讲师要求我们把手牵起来,互相对视。这时辉哥也加入了我们,我们五人便互相对视。我发现我与其他组员都可以正常对视,除了辉哥与尚姐。辉哥因为和我母亲认识,对我也有所了解,知道我的底细;尚姐刚刚露了一手,我怕不经意间又被她发现什么秘密,因此也不怎么感与他们对视。

对视结束后,大家再次围成一圈,胳膊互相挽起来唱歌。我发放了这天最后一份歌单,到没出什么错。唱完歌后便下课了,学员们离开,我们又去收取名牌。

工作完成后大家跑去后场把烤肉吃完,酒也喝的差不多。课程的组织者刘卫华女士也喝了一瓶助兴。几位义工在一起合影留念。照相的时候,我们这帮喝了酒的男人们一起商量着把涛姐抛到空中去再接住。我负责把逃跑的涛姐拦住,大家成功的完成了游戏。听着涛姐刺激的尖叫声我们开心极了。王林哥还怪笑道:”以后还敢不敢给男人喝酒啦?”

闹过了,大家再次围成一个圈,把胳膊挽起来,进行”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这次我到底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不过回家路上我确实感觉到眼前有点旋转,走路也不怎么稳当,不过大脑还是很清醒的。彩虹姐在路上居然掏出相机拍我喝醉的样子,我决定第二天还回来,一定要把她的”丑态”照下来。

回到房中,郝叔叔从济南回来了,正在看电视。我发现我出了很多汗,便洗了澡,上了床,没怎么样就睡着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