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上海之行第二天

2007年2月9日

早上7点多,我便醒了。我们去酒店的餐厅中吃过了自助餐型的早饭后,我便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了。我随身带了钢笔、相机、眼药水、钱包和一个本子。走之前我忘了带本子,便回去拿。回来后我在乘电梯时遇见一个人,他告诉我不需要带本子。我们便自我介绍,他说他是这里的义工。当他知道我也是济南来的时,便跟我握手。我像他询问课程内容,他告诉我”到那就知道了”。

到了酒店的4楼,我看到一大群人在那里报到。在那里我需要填写我的个人资料和一份问卷调查,就像心理测试一样。完成后我找到我的名牌,便一起给了工作人员。不过对方告知我我有7200元的学费没有交,我不禁有些慌乱,告诉她我要去确认一下。我以飞快的速度回到房间,找到母亲。她告诉我说学费已经通过济南的分公司交上了,并把中间人的名字告诉了我,并说济南也来了义工,叫刘辉,是那位中间人的丈夫,让我不行的话去找他。我便下去交涉。那位工作人员便暂时统一先为我办手续,待有问题时再找我。办好后,刚才那位义工又找到我,问我事情办好没有。这时我才发现他就是刘辉。

办理完手续后,我发现教室的门还没有开。我便在外面等待。大约过了10分钟,门才打开。我对这个课程没有经验,完全不知道这帮人竟然是冲进教室中的。我在一个较好的地方抢到了座位。我们每一组六个人围在一张桌子边,桌子上放了六本文件夹–这就是我们的教材了。我打开了放在我面前的一本,文件夹的左边的封面里放了一套彩笔。文件夹内部有一些画上了格子的纸,中间夹了一些材料。这样我书和本子都有了。

一位来自台湾的PD首先走上台来。她向我们介绍了我们的老师–林伟贤,并欢迎他上台。这时我发现讲台上放着两个长方形的架子,上面各夹着一叠白纸。架子旁边放置了很粗的水彩笔。我领悟到原来老师的板书就是他在《我爱钱,更爱你》这本书里面的一张张牌。果不其然,林伟贤在那些纸上用大大的字写起了海报。

第一堂课我们上了有45分钟。下课前我们做起了”老师说……”的游戏。也就是林老师在上面发出命令,我们在下面照做。命令有真有假,真的命令前面林老师会说”老师说”三个字。结果游戏做下来,我们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赢得游戏。

在课间的10分钟内,我从休息区喝道了咖啡。第二堂课,老师把所有的义工叫到台上,介绍给我们认识。然后我们进行了”赢越多越好”的游戏。我们按照编号分成了大约二十个大组,每组有12个人。然后我们每三人成立一个小组进行游戏。我们开始时领悟规则有误,以为是根据小组最后得分来判断赢家与输家。到了后来才明白名次是按大组来决定的。这样尽管我们小组的了全组最高分,大组却只得了中游成绩。

游戏结束后,我们休息10分钟。上第三堂课时,老师让我们谈刚才那个游戏的感受。我从沟通这个角度谈了人与人之间合作的问题,不料受到了老师的表扬。更稀奇的是午饭与午休后,在等待下午开课的时候,有人和我打招呼,说对我课上的发言印象很深,问我毕业后有没有打算去上海工作。得知他是学技术出身却转而做销售工作,我便向他请教了中间的一些问题。

下午的课上,老师讲了人生的处事哲学与商业的奥秘。晚上我们进教室时被老师编了号码,分成了10组。我们10个组进行了套圈游戏。从中我们学到了合作以获得胜利。然后还有创业游戏,我学到了”时机”、”复利”等商业原理。

晚上的理论课虽然有些让人发困,可是依然精彩。有意思的是有的人在谈感受时说了太多,而且有给自己贴金的嫌疑,引起下面人的不满。当天晚上我们将近12点才下课。

回房后,我没有太大的困意,于是把作业做完才睡觉。这种课在之前我从未经历过。

1 comment

  1. 我对电话的感受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5/ 08:04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