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去加拿大

22日晚上回家收拾东西到深夜。睡觉。第二天上午10点中开车去北京。

在北京的路上我们经历了一场小虚惊。走之前我嚼了一块口香糖,走到了京福高速上我想把它吐了,又不想污染环境,于是低头找一块纸包着。在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右手翻杂物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左手不知不觉的就落了下来。当时我们跑在高速公路的最左边的超车道上,方向盘这样被向左打去。我们一下子冲到了公路边上,险些碰上护栏。幸亏发现的早,我及时把方向盘打正,否则还没到北京我们的车就翻到了路上,那样才算霉呢。作为当事人的我到没什么大的感觉,只觉得很刺激,坐在一旁的爸爸倒是吓的直喘气。往后的路程里,我只有聚精会神的开,一直除了山东省,我和妈妈换了一下,由她来开车。接下来的一次我们从河北的一个服务区换了过来,我一直开到了北京,然后碰到来接我们的叔叔,再由爸爸开到目的地。

下午我们住在了北京广西大厦里。洗一个澡,睡了一觉。晚上我们和叔叔去了一个地方吃饭。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从这种地方吃饭,既贵,又吃不饱。不过,即来之,则安之。晚上我尝了尝正宗的茅台,确实比我们平时喝的红星二锅头厉害多了。回到了住的地方,用酒店里的网络上网,下载了一个Office2003……

经过整理,发现我的行李依然超重。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轮整理,取出了一些东西,总算弄完了。

中午我们和叔叔就在广西大厦的一个民族餐厅里吃饭。吃完饭我们就驱车直奔机场。我当时有些困,在车上睡了一觉。

到了首都机场,叔叔拿来一辆推车,帮我们把行李都放到推车上。然后他们去找地方停车,我们在机场的门口等他们。我去上了一次厕所,回来的路上发现了Kelin和她母亲。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我把母亲叫过来和她们会合。

叔叔比较有经验,知道过海关的手续。于是他直接找来了需要填写的单子,给了我们。否则我们要走弯路了。填单子时,另外两个同学也到了。我们就顺着人流入关。海关外的人非常多,人很挤。我们磨蹭了10分钟才终于进了关口。

进去后就是找地方拿登机牌,在领登机牌的时候叔叔又拿来了另一张单子,也需要填写。由于我们是乘坐加拿大航空的飞机,我们从北京可以直接把北京到温哥华和温哥华到温尼伯的登机牌一起领下来。当时我还不知道买飞机票的同学已经办理了改签。因为我们要在温尼伯那里的加拿大移民局那里办理学习签证,而那里会排很长的队,两趟航班之间的区区两小时肯定来不及。

取了登机牌,我们就去检验检疫大厅那里排长长的队了。我本来以为所谓“检验检疫”,就是要对我们身上或行李上的细菌之类的扫描一遍,过了这里然后再去一个地方登记。叔叔却告诉我们我进了这里就不能再出来了。我这才明白和家人分别的地方在这里啊……好不容易排完队,轮到了我过去了。首先有官员检查我的护照,似乎还对比了照片。然后要经过检验的门,把笔记本电脑、钱包、手机、口袋里的笔都拿出来,放在一个单独的盒子里,然后我的其它行李都要通过一个扫描的地方。我们自己也要通过一个门,这还不算完,过来后还有人让我把双臂伸展,与身体呈十字型,他手拿一个仪器在我身上到处扫扫,确认我没有携带危险物品,最终放过了我。不过我的行李却没那么好运了,官员说我包里有液体,让我把它们拿出来。我掏出了几管牙膏,还有墨水,还有一管鞋油。海关官员说这些要装在特殊的塑料袋里,她拿过一个塑料袋,把我的这些东西都装了进去。最后有一个牙膏装不下了,她说这是超量的,就给我扔掉了。我也没有办法。我的这个手提的行李包装的东西非常多,最后我自己拉不死拉链了,只能等着同学过来帮我从两边按着包,我才勉强把拉链拉上。

过了这里,基本上就剩了登机了。我们找到了我们要登机的出口,从那里一直等着。后来开始登机了,我们赶紧过去排队。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包不见了,我的大部分值钱的东西可都在里面啊。转身一看却发现把它忘在了座椅旁边的茶几上,于是赶紧过去拿着,心里想可不能这么粗心了。

我们乘坐的是一架有了年头的波音767,飞机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国际航班那么大。靠窗的两边是两行座位,中间有三行座位。但毕竟是我第二次坐飞机,第一次坐的飞机还没有这个大呢。大飞机有大飞机的好处,升空的时候的感觉不如小飞机明显。也可能是我对第一次乘飞机升空的感觉印象太深刻了,这次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就成功升天了。

途中是兴奋又无聊的。嗯,从没有坐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这让我很兴奋;但时间又有点太长了,让人非常难熬。飞机上并不全是外国空姐,有两位女空姐会用中文与我们交流。还有一位长的极像张学友的空哥,不过他应该不会说中文,当时我座位上的控制器坏了,我关不上头上的灯,不方便睡觉,便找了一位空姐反映。过一会那位“张学友”过来检查了一下,说是因为有人踢了座位下的什么东西,导致接触不好。最后他也无能为力,于是他把总开关给关上了……

在飞机上工作人员发给了我们报关单,我们需要填写,在加拿大入关的地方要用。我们没有什么经验,对需要填那一栏不太明白。说是visiter吧,visiter只允许在加拿大呆60天;而我们又不像是resident。于是我们就这么一直迷惑这,干脆两样都不填,入关时再询问。还有一栏是问我们有没有携带什么物品,我们战战兢兢的全都选了NO。

到了温哥华,下了飞机,进了飞机场,通行的一位同学坚持要先拿行李,再办学习签证。尽管我们都持相反的意见,但看到她那自以为是的样子,我顿时感到厌恶而无语,也没有同她争辩。天啊,幸亏她不和我们住一起……取了行李,我们推着车去办签证。里面果然有很多人,我们等了很长时间,而且我经历了一次“拒签风波”。

其实正常的签证应该是挺顺利的,但由于人太多,一位官员出来收了我们排在前面15个人的大使馆给的信,打算把资料提前输入电脑里,到时候速度会快些。后来又有了一位官员过来,指着我的头说从这里开始来五个人,我们觉得可能是为了减轻这边的压力,于是我们被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厅。轮到我时一位官员收了我的文件,并问我要那封大使馆的信,我说刚才交给另一位官员了。于是他说从电脑上查查,说不定能找到我的资料。后来可能是没找到,他告诉我不能给我签证。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应该在国内办理这个签证。我赶忙把护照中加拿大签证的那一页找出来给他看,他看了还说不行。后来他让我带他找刚才收我的信的那位官员,我们回到了刚才那个厅。我正在努力寻找刚才那位官员,这事旁边的窗口有人叫我的名字,刚才那位官员确认了是我后就把我交给了那位官员。那位官员几乎什么也没问,一直在和旁边的同时哄笑——因为他们对中文人名的发音很困惑,经常念出难听的名字来。很快他把我的学习签证办好了。

办完签证后,他们要给家里打电话,于是去买了一种类似IP电话的卡,每次打电话需要往里面投放25分硬币,然后借着这25分打通卡上的电话,剩下来的时间就是卡上的点数了。我也觉得应该给房东说一声我们改签航班的事情,于是借他们的卡给房东打了电话。他们都没有成功给家里说话呢。

最终他们放弃了,我们就去转下一趟航班。离下一趟航班起飞还有一定时间,我们在那里简单吃了一点饭。我从一家快餐店里买了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可乐,花了近10美元。不过过程却很痛苦,因为店员给我介绍的东西我几乎都听不懂。他看出我是外地的,居然向我介绍起火鸡来。最后我都按照一般的选法,选择了火鸡三明治。味道倒是不错的。

在去温尼伯的飞机上,我们坐了一架小型的空客。每一行有四个座位加一个走道。飞机上有食品,不过我没有要,因为我看到别人点餐后都要交钱。果然这类东西是要钱的。最后我要了一杯水,没有要我的钱。

下了飞机,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1点50分了。房东在机场等着我们。我们取了行李后,跟坐着房东借来的车回到了房东家里。房东给我们介绍了屋内的各种设施,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卧室。不过我和Forrest都睡不着。我经过研究,终于成功的用Skype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2 comments

  1. 落地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1/07/07/ 03:36
    沙发
  2. “回”加拿大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5/ 08:38
    板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