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简论《Twitter 大脑》

这篇文章停留在我的浏览器中已经很久了,当第一遍看的时候就想写点什么,但由于忙一直没有总结出来。思路也不怎么清晰,不知道该怎么总结。到今天看到它还在浏览器中,遂决定不等了,脑中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

我在今年四月份,写了一篇文章《母体外的人》。文章来源于Kevin Kelly在TED的演讲,在web存在了5000天的时候,预测web在5000天之后的样子。我在看到《Twitter 大脑》这篇文章之后,马上就想到了我的那篇文章。

Kevin Kelly在演讲中的观点是,在5000天之后,我们只需要一台电脑。这台电脑是最稳定的,我们用的掌上设备,不过是这台电脑的一个终端,这台机器的操作系统就是网络。而从我们的角度上看来,这台电脑大约可以等同与我们的大脑。我们大脑由神经元组成,由神经连接,而网络由网页组成,由链接来链接起来。但不同的是,我们的大脑不会每年扩充一倍。也就是说,假以时日,我们的网络会在计算量和存储量上超越我们的想象。我们几乎就生活在这台电脑里,就像在电影《Matrix》一样。我们忘了朋友的手机号,我们不去找备忘录,只要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朋友就可以了。Kevin Kelly也讨论了连接Data而不是Page,这一点主要由HTML的创始人Tim Berners-Lee来讲述的,他为之起名Linked Data。

我在自己的blog上搜索了一下之前写过的此方面的文章,还找到了不少,比如这篇。也讲述了同样的道理。与apple4us上的文章一样,这些演讲讲的道理是同一个:当基数无限增大时,似乎一切的问题都将解决。《Twitter 大脑》上说,根据Twitter发展的速度,在2013年,Twitter网络就可以形成一个发育中的婴儿大脑了。

这是令人兴奋的。虽然靠基数来解决问题,有点作弊的感觉。但在我们无法在技术上再进一步的情况下,这也似乎是我们唯一的途径。不过我对由Twitter来完成这一个任务抱有怀疑,因为Twitter上几乎没有机器可以识别的Data可言,让机器来达到能提取Data的程度,又需要我们前面说的网络。这似乎是一个永动机一样的东西,是不可能完成的。不过这毕竟为我们的计算领域提供了希望。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