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房间》

刚才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发现蔡智浩在Twitter上follow了我。我当时正在写回忆的文章,写到了我在十年前刚上初中,晚上放学后被老师留下,骑车经过泉城广场时,但到大屏幕在放新闻联播的时候的感想,于是立刻就想到了蔡智浩的《房間》这篇文章。

我特别喜欢蔡智浩的《Taiwan 2.0》与《布洛卡區》这两个blog。自从发现了它们之后,我把历史记录找出来,读了大多数文章,感觉非常受启发。

《房間》这篇文章是蔡智浩回忆早年生活的文章。写到他在二十年前从国内求学时的日子。引起我共鸣的是他在中学时期成绩并不理想,正好符合我在1999年刚上初中时的心情。蔡智浩在屋内折纸飞机、听鬼故事、搞计算机编程、逃避白天拥抱黑夜,好像是通过做这些事情来发泄郁闷。这些方式,有的我也经历过,比如编程、听鬼故事、喜欢黑夜,有的则与我无关。但宣泄的心情是类似的。在自己的屋子里,没有别人,可以勇敢地忘记平日里平凡的自己,让想象的翅膀带我们进入自己的世界。

中学时成绩不理想的蔡智浩,到了今天已经是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当大学教授也是我的理想之一。如果说中学时同样成绩不甚理想,我能在20年后像蔡智浩一样吗?今天的我还不怎么肯定,应该说是怀疑的成分居多。

今天,为了写这篇文章,又读了一遍《房間》,其中最让我感动的一段是:

老彼得潘看到當年的泰迪熊,憶起了如何飛行。早已年過三十的男人看到廚房的昏黃燈光,憶起了那遠離已久的另一個世界。躺在旅館房間的床上不停地重覆回到過去的念頭,理查終於回到了一九一二年的芝加哥;卻又因為口袋中掉出來的未來硬幣,被拉回一九七九年。而將男人從另一個世界拉回來的,則是放在廚房窗台等著窗外寒風將它變冰的一瓶 Stolichnaya;那瓶伏特加絕對不屬於剛剛去過的那個世界。

同时把自己过去的10年简略的回顾了一遍。如果我的心没有这么麻木,我想我应该会潸然泪下了吧。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