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国庆:1999年10月1日

这两天有晚上上床小睡一会的习惯。如果白天精力消耗过度,就直接睡到第二天6点,如果白天精力消耗一般,就过一会就起床,继续搞一阵子。

刚才躺在床上,听到隔壁朋友在看阅兵式,脑中不禁思绪万千,觉得要下来写一点了。不过因为身在国外的缘故,现在我越来越对这类活动不感兴趣了。像奥运开幕、春晚之类的我都有意的不看。最多到后来下载了一次奥运开幕看了一下。所以我说的不是阅兵,而是10月1日这个日子。当然也和阅兵有一定关系,因为我们国家每10年进行一次大庆,我们也大概会有一次大型的活动,来表达我们莘莘学子对祖国的拳拳之情。而我这次自然想到的,则是10年前的10月1日发生的事情。

那年我刚上初一,一切都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大了解,什么都想了解。尽管当时没有特别的感觉,但现在对于当时在班上学了什么东西,都不怎么记得了。那时的学习仍然在延续小学的那种状态,每天都被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留下来,不是默写就是听写,出错3处以上就要再来一次。我那时基本上都是7点多(那时正常的下午放学时间好像是5:30)才一个人骑自行车,走大约40分钟的路回家。那时我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远不如后来随随便便就不知不觉的能回家。记得那时印象最深的是,我骑车经过泉城广场,在等红灯的时候,那里的大屏幕正在放新闻联播。由于放学后被留下,我对新闻的内容当然无法提起任何兴趣,只是在想:“现在才初一,难道之后到初三的三年中,我每天都要这个点才回家?”那时我对自己的学习成绩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努力学习争取不被留下”的想法,不是不敢有,而是根本不会出现。

1999年的10月1日,我们济南育英中学要求每个一年级的学生参加一个活动。主题是什么我记不清了,反正和国庆有关,要表达我们对祖国的热爱,好像还有表达我们自己健康向上的那种精神。表达方式是我们一起从学校大门出发,向西跑步,大概要穿过两条马路的样子。今天想起来,有点像行为艺术的感觉,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活动非常严肃,不允许请假。我的一位同班同学,本来家里打算趁十一假期回趟老家,结果就算家长出面也没有被准假,让他们一家在背后恶骂不已。

那天学校要求我们很早就到学校。具体时间现在自然记不清了,但既然很早,想来大概是7点的样子吧。像我这样家离学校很远,需要骑车30多分钟(狂奔等级)才能到学校的,自然就比较痛苦了。到了学校后,我们先在教室等着。由于没有课,我们就在教室里开心的聊天。然后大概到了似乎8点半到9点的样子,我们在操场集合,被带到校门口,也没有管什么队形,就像马拉松一样,一个班一个班的跑。当时似乎刚下了毛毛雨,地上湿乎乎的。而我们的班长正好在我后面。他的意思是让我使劲跑,别掉队,于是在后面手放在我的背上不住的推我。他也没有使劲,但我竟然被绊了一下。本来也没有什么事,但由于他在我背后轻微的作用力,让我就这样跌倒了。于是当时还比较干净的校服,就沾上了一些泥巴。

更扯的是,当我们跑到了东方大厦的时候,竟然谁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该跑到什么地方位置。校领导也没怎么有指示。于是我们就稀里糊涂的回家了。一切活动,进行了不到20分钟就完了,让我那位想回老家的同学哭笑不得。为了这么几小时的事,不能回老家,党与国与家的主流社会价值也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我是回到姥姥家,在那里看的看阅兵式。当时时值国家50大庆,据家人解释说阅兵式相当隆重,当时看的我是心潮澎湃,意犹未尽。遗憾的是阅兵式是每10年举行一次的。1999年我在想,要等到下次的阅兵式,还要等10年,那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了吧,这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啊。10年时间,现在看来,真得是白驹过隙,似乎是刹那间的事情。而1999年的阅兵式,可能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看直播的阅兵式了。1999年的10年前,我才2岁,而现在分析起来,那时候国内的环境,在四个月后的中国,能有怎样的阅兵式啊?!

10年,感觉上一瞬间的事情,但事实上却发生了许多。刚才在Twitter上看到有人说,江爷爷看上去不如往年壮实了。岁月衰人老,想当年看江爷爷在车上喊“同志们好”的飒爽英姿,心里不由得一片唏嘘。其实,何止是江爷爷,我们大家都老了,或者说是“成长”了。那时的我非常希望能入党,最好能步步高升,什么时候坐到江爷爷的位置,能够大展宏图,带领祖国人民“屹立与民族之林”。十年后的我,感觉在国内自己什么也不是,十年前脑中幻想的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飘渺,与自己是那么的遥远……其实毕竟人都是要老要死的,就算是生前做了任何的伟业,无论死后还有没有意识存在,不都是一场空吗?我似乎很久之前就能看开了。

现在想来,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事情,就是我记得是在我小学四年级,也就是97年的时候,姥姥家就又过去的简易楼搬到塔楼里去了。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1999年我在看阅兵式的时候,是在老式的简易楼里发生的,看的也是那个十几寸的小彩电。虽然我近几年记忆力下降,但记忆冲突这还是第一次。

1 comment

  1. 《房间》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2/05/10/ 04:08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