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也讨厌教电脑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我也讨厌修电脑》,写我觉得为朋友义务修电脑很不舒服,有厌烦的情绪。今天正好又遇到了一件相关的事。

昨天下午上课前,去教室的路上,预见了一位熟人。同样是中国人,当初和我一起读的语言,但是不同班。他与我语言班的同班同学关系不错,又是我语言班的另外一位女生的前男友,现在他的女朋友算是我的学妹,他在语言班的同学是我在国内大学的好同学,也是我来加拿大前四个月的室友。他在这个学期修了计算机1010课,就是最基础的Java语言,之前有几次作业有问题,找我辅导了两次。这次遇见后就问我第二天有时间没有,说这个学期最后一次作业不大会,想让我教教他。我那篇文章也说了,都是同学,特别是都是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我一般都力所能及的帮一下。我在周三要做一个seminar,准备这个seminar就是我这个星期前半部分的全部内容。我说如果时间不长就没问题,他说不用很长时间,于是我就说我大概9:30实验课下课,然后那之后就有时间,就和他越好在那个时候在实验室见面。

今天我到了实验室后,他还没有到,于是我就在冲着电脑看论文。由于今天早上的试验是8:30的,晚上睡眠时间挺少,所以我看着看着就困的不行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睡到后来,我听到他女朋友叫他,我于是知道他来了。他说他来完了,弄错了时间。起来后看一下表11点多了,我11:30有课,就说我要上课去了,只有上完课回来给他讲题了。这些都好说。

我12:45上完课回到实验室,看了一下他的作业,是很简单的Java程序。要求用户输入三个整数,生成第一个整数那么多的随机实数,最大不超过第二个整数,然后把这些数放到第三个整数那么多的区间里,最后把相应的数据输出出来,中间的算法公式题目中都已经明确的给出了。实在是相当简单,如果我现在可以每天做这种作业,就太轻松了。

然后他给我说他现在遇到的难处。我听了一会,发现他现在根本没有理解编程语言。尤其是函数的作用,我说了好几次“你把一段代码放进函数里,就是为了可以调用多次,结果你把代码在主程序里写多遍,不是题目的要求”。也许我不是一个好老师,觉得这些简直无法解释。我耐着性子教给他一步一步完成读入一个数据这一步骤,当然我自己也有点惭愧,纯粹是填鸭式教育,差不多把怎么做全说出来了,但我只有今天一天可以准备我的seminar,实在是没有时间啊。结果把读入一个输入的代码弄完,让他写读入第二个的,结果他还是问我是不是要把读入数据的子程序再写一遍?我说不是,读入数据的函数已经写好了,写一个函数的目的就是为了可以调用多遍,所以你应该再调用一次这个函数,来读入第二个整数。而且之前他写的代码还有许多问题,比如该用int的地方用的是double,我也一一指出来了。结果他居然问我是不是要这样做,就是北京人那种句子尾音上扬的疑问语调,我直接无语了。

我意识到,这不是我简单辅导一下的问题了,而是许多概念性的东西都没有建立起来。以这样的知识来写这个作业自然是很困难的,绝对不是一会就可以完成的。于是我问他作业什么时候交,他说是明天下午。得,之前答应了别人,也只能做到底了。于是我开始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函数之类的作用,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觉得有点急躁了。主要是我的seminar还没有什么头绪,实在是没有心情花时间在这上面。

让我真正无语的是,题目中要求把生成的随机数放进数组里去。在弄完了读入数据的部分后,我说下一步需要把生成的随机数放进数组里去,你需要建立一个实数类型的数组。他居然说讲他不知道什么叫数组,讲数组的那节课他没去。我靠,还说什么很快就完,这样字怎么让我很快就完?

于是我平定了一下情绪,说我先去买午饭,回来后再做。等回来后,我让他把他现在的代码拷贝给我,我在Emacs里面先把代码排一下版(代码排版的问题呆会再说),把代码先编译一下,修改了目前的错误,然后按照老师要求的文档,大概花了十分钟,写好了程序,然后再拷给他。

除了相应的知识空缺之外,还有让我觉得很恶心的就是他说事学计算机专业,但他却根本没有计算机专业学生应有的素质。我之前给他指出来了,他还没有改正,就让我太不爽了。首先是我们学校教Java时用的编辑器是Textpad,但他的电脑上的Textpad不知道是谁给弄的,竟然用的不是等宽字体,妈的,光是这一点就该杀了。还有就是我不知道他之前是不是用过VB,竟然有用鼠标多于用键盘的趋势。比如一个变量名arraySize,明明用键盘输入很快的,如果代码中已经有了一个,他就要用鼠标选中那个变量名,复制粘帖过来,实在让我看不惯。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他把代码拷给我,我从我的电脑上修改,也不愿直接在他的电脑上工作的原因。

我在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帮人家写过计算机作业。那时我只有三门课,还比较轻松,在无聊是逛在这里的中文论坛,看到上面有人请人帮忙写作业,当然是有偿的。恰巧对方要求的那门课就是我当时修的那门计算机课,于是我写好程序后,以一个程序20加元的价格卖给了对方,一共挣了6元钱。后来临近考试的时候,对方觉得有点问题,就给我发邮件问我能不能给她上课,我于是给她将了一个小时,赚了10加元。后来她考试也过了,皆大欢喜。不过我到后面时间少了之后就没有再做过有偿的生意,反而一些熟人找我做一些相当恶心的计算机作业,则让我相当恶心。如果是写程序还好说,有些最基础的入门计算机课,给全校学生学的,内容就是写Office之类的,也找我这个计算机系的学生来做,就太恶心了。主要原因是题目多,琐碎,虽然不难,但却很让人头晕。而且我相信那些人绝对不会作不出来这种作业。我有一次给同学做过类似作业,当时用了大约两个多小时还没昨晚,我心烦意乱,相当难受,从那以后再也不做类似作业了。

还有一次是我在暑假的时候帮国内的同学写过一篇语言班最后要求的论文,题目是维生素D。那种论文要求不高,之前关系也还不错,我又比较有闲,于是也就帮着完成了,最后同学给了我50加元,我还是比较高兴的。前两天的一件事也挺类似,我在Adium上不了QQ之后,就几乎不上QQ了。有天晚上我室友叫我,说是我们的一个共同的朋友在QQ上找我。我上线后问对方什么事,结果发过来五个字“paper。。。”。我觉得我都能想象他一脸谄笑的样子。我当时心里不由自主的想“操,不知道我这个学期五门课,我现在都快死了吗?小事也就罢了,居然连paper都找我代谢,也够好意思的了。”好在我这个学期实在是忙,也算有理由就给拒绝了,否则人情关还真不好过。这个人正好也是北京人,所以我今天听到另一个北京腔给我说话,我才这么来气。

我在发表了那篇文章说讨厌给人修电脑之后,同学在Twitter上给我说“好人修电脑,坏人床上搞”,我觉得这话说得太对了。很多时候别人找我帮忙写作业,实际上也不是到了实在不会做,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了。事实是我在帮对方出力的时候,对方有了更多的时间打游戏。用我的宝贵时间在培养一些人渣,想想都觉得不平衡。

之前的经历让我觉得,如果给我钱,请我做某件事情,我觉得OK。只要不耽误我的正事,也对我表示了相当的尊重(出钱),我做的还是比较高兴的。而熟人请帮忙这事,我是觉得越少越好。这种事,有了想起你来,过去了就把你扔了,感觉确实不大好。谁也不想给人随便这么使唤,最后得来的是什么呢?不过是找你办事的时候的花言巧语以及最后的顶多一顿饭罢了。不值。问题是我很少拒绝人,而且都是在国外的中国人,谁也难保那天就要用着对方了,也不好交恶。

今天正好在读Google Reader的时候,看到有人推荐宋石男写的《扯一下淡,论“狗日的帮忙”》,讲的就是我这个问题,我看完了之后也大呼过瘾。但是作者与我不同的是,他可以轻易的拒绝熟人的请求。他说的一句话特别好“人情其实是一种软性投资”。可是对我来说也得看你自己是什么人。如果有自信将来可以自己解决所有问题,我也不介意被当成“铁公鸡”,可惜我只能在这里说说,将来该出力的还得出力。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