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旧书

我为了做专家系统的seminar,前天下午去了学校的图书馆找了学校里唯一一本关于MACSYMA的书。这本书是1984年的,算是比较古老了。书的排版字体,以及书里的记录卡片,都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于是今天早上给书照了几张照片。

封面:

旧书1

早期使用的借阅记录卡片:

旧书2

书内使用等宽字体排版:

旧书3

昨天为了准备今天的seminar,一夜没有睡觉。昨天晚上晚饭时喝了一杯咖啡,今天早上去学校比较早,在上课前大约差十分九点的样子时喝了一杯超大的双糖双奶的咖啡,中午十一点一刻吃午饭的时候又来了这么一大杯,为的就是能坚持到下午的seminar。今天早上的时候最难过,觉得看论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管是屏幕上的还是纸上的。我那时感觉往椅子背上一仰就能睡过去。

为了防止自己在家不小心睡着了耽误了上午的课以及上午的准备时间,我坐了8点二十左右的车去了学校(平时我都是坐9点的,9点半上课),在车上时可能因为在户外温度稍微低一点的关系,我感觉并不是很难受,只是觉得脸部肌肉有些僵硬,动一动就感觉特别大。公交车走了一半的时候,我往侧边的靠背上一倚,觉得舒服一点,然后再有意识就是车到站了。所以我下车后直接就奔去了卖咖啡的地方,买了一大杯喝了下去。喝完了之后才刚刚9点,我就去了教室,在座位上趴着睡了20分钟多一点,上午感觉还不错。

上万课之后,我基本上就在全力准备seminar的状态。也不觉得怎么困了,只是感觉牙齿又开始发酸了,表示我又紧张了。开始时的时间好像过的特别的快,却觉得后半段的时间过的特别的快。我最后一次看世间,发现已经到了2点15分了,而我的seminar是2点30分。我做了几处最后的改动之后,就跑去了教室。

在准备的时候,我看着自己制作的幻灯片,从心理默念要演讲的内容,觉得还可以,应该可以应付。结果我可能使太长时间没有演讲了,到了教室之后,打开了幻灯片,就等着我开始讲话。一刹那间我感觉之前准备的东西似乎都变得非常遥远了一样,然后看着幻灯片,觉得我似乎是还有那么一点印象。于是也不管我的演讲草稿怎么写的了,有点从头开始发挥的感觉。结果说的也不是很流利,措词也有些慌张。我倒是还记得这张幻灯片之后是什么内容,该说什么我也知道,只是用英语表示出来却有让我临时重新造句的感觉。说到中间的时候,我脑中的剩余“计算力”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如果我不选这门课,或者早一点注销这门课,就不用受到这样的折磨了。

讲完了之后,我自己对与讲的内容也不算很满意。老师问了我一个问题,也是我读的论文范围之外的。我先说了论文中没有提到这方面的问题,然后又胡侃了一通系统本身的验证功能,也不知道是否就是老师期望的答案。

讲完之后下台觉得有点沮丧,如果我周日没有作业要交,我就可以花整个周末来研究seminar,时间就充裕多了。不过选了这样的课,任务是一项接一项,基本上没有调剂的时间。对这个话题我不是很反感,读相关方面的论文的感觉也非常的好,因此我本来想把它做好的,结果时间也相当不允许。反正已经讲完了,也算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现在下了今天最后一节课。我本来的计划是下课后直接回家,立即补觉的,不过现在也不觉得很像睡,只是感觉眼部挺疲劳的。身体的肌肉有中非常想被搓一搓的感觉,可能使促进血液循环的缘故,那样感觉身体的那一部分舒服的浑身发抖。我整夜不睡觉就容易这样。当然现在我也没有什么精力做别的事情。

虽然结果不是非常理想,我还是学会了用ConTeXt做简单的幻灯片,我还是比较欣慰的。等之后有时间专门写篇相关的文章。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