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咖啡因成瘾症

最近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我有点咖啡因成瘾症的倾向。

在国内的时候,我对咖啡没有什么理解。小时候见过家里有礼盒装的雀巢咖啡 2 合 1,也就是一瓶咖啡和一瓶咖啡伴侣在装在一起。那时候对咖啡的印象就是咖啡很苦,不好喝。后来大概在初中偏后的时候,我开始学会了喝咖啡。那时候喝的依然是雀巢,小袋装的,用的杯子也是雀巢附赠的红色瓷杯。大概从那之后,我就在咖啡与茶两种饮料中偏向了咖啡。

从国内还喝过另外一种牌子的咖啡,牌子名称我不记得,是父亲去巴西出差后带回来的当地咖啡,据说质量比较好。那种咖啡被包装的像一个罐头,喝的时候需要煮,煮好了之后自己与糖和奶搭配。我对饮料的味觉不大敏感,所以没有什么很深刻的感觉,只是觉得比雀巢的味道要好一点。

济南在国内不属于进口先锋类的城市,因此到我出国前似乎一直没有星巴克。上岛我去过几次,印象不深,感觉那里的咖啡比较普通,属于大众型的。我在 2005 年去上海的时候,从那里一个比较繁华的商场里吃午饭的时候第一次点过一杯拿铁(我听说”拿铁”一词还是从杂志上关于“小资”、“BoBo”、“拿铁”一族的无聊讨论上看来的),不过那时候正好心情不好,所以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味道(而且拿铁本身就不强调味道)。

出国之后我接触的咖啡开始多了起来。因为到处都是连锁咖啡店,所以我也渐渐的被勾起了馋虫(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为了提神而喝咖啡了,而是因为馋)。在加拿大,流行的咖啡连锁店有两家。一家事加拿大本土的 Tim Hortons,另外一家就是 Starbucks。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大敢买,因为也不确定一些术语怎么说。只记得当时的房东在接我们从机场去她家的路上给我们介绍当地的人文,路过了一家 Tim Hortons,嘴里对我说 Tim Hortons 是最好的咖啡店,比 Starbucks 好多了。

后来有一次我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去 Down Town 去转转,结果因为我和另外一个同学起晚了,当时对方也没有手机,我就一个人糊里糊涂的坐车往 Down Town 跑。后来被对方的房东帮忙联系上,我就在一个站点下车等他们。当时看到旁边正好有一家 Tim Hortons,我觉得应该尝试一下,就壮着胆子进去。那时候对于各种口味的咖啡名称、俗语也不懂,只对营业员要“a cup of coffee”,营业员也没有问我口味什么的,只是问了我 size。我也没看出那里的咖啡有什么特别的,营业员只是简单的拿咖啡壶给我倒了一纸杯,扣上盖子就给我了。我尝了一下,是苦咖啡,没有糖也没有奶。我一边喝着苦苦的原汁咖啡,一边想也没什么特别的,怎么就能说它是最好的咖啡呢?不过既然已经买了,我也就安慰自己“好咖啡就是这个味道的”。

之后的一次买咖啡时,那个营业员比较仔细。我说要 coffee 之后对方还问我要多少糖多少奶,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可以配置的。一份糖一份奶的简称 one-one;两份糖两份奶的简称为 double-double。配上 size 直接给营业员一说,就明了了。

后来,我也尝试了各种其它口味的咖啡。Tim Hortons 的咖啡我基本上尝遍了,Starbucks 的还没有。Starbucks 的咖啡比 Tim Hortons 的要贵一些,连锁店也不如 Tim Hortons 的多,咖啡的品种比 Tim Hortons 要多出很多来。两种咖啡的味道个有千秋,这个比较主观,我倒不好描述。

咖啡的好处与坏处已经有了比较完备的讨论了,我当然知道咖啡喝多了对人没有好处,我就亲身体验过一回。我在 2007 年 12 月时还在读语言。当时的口语课毕业的时候要求领导一次全班讨论,做演讲。我开始的时候没有当回事,到了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晚上我要准备了,开始时觉得没有什么思路,我也准备熬夜了。于是我去煮了一大壶咖啡,自己喝了平时一家人的分量。倒是十分有效,我不困了,但咖啡因的作用也比较明显。我当时身体上感觉心跳加快,容易发抖、抽搐,精神上感觉绝望。我在休息的时候躺在床上,羡慕可以安心睡觉的感觉,心里还在考虑如果我不参加最后这次考试,要扣多少分数,这写分数能否让我顺利语言班毕业。虽然到最后我终于坚持着准备完了,不过那种感觉却相当难忘。

经过几年的“熏陶”,我已经感觉小杯的咖啡满足不了我了。Tim Hortons 的咖啡杯大小有 4 个等级,分别是 small、medium、large、和 extra large。我一开始一直的是 large 的,价格是 1.49,比较容易付钱。后来觉得喝 large 的不过瘾,所以我现在喝的基本上都是 extra large 的。Starbucks 的咖啡杯有三种大小,分别是 tall、grande、和 venti。过去我喝的是 grande,现在有机会我都会选择 venti,也是因为不过瘾的原因。

说到 starbucks 的咖啡杯,我倒想起了国内的一次经历。我在国内只在北京机场喝过两次星巴克,济南似乎没有分店。我今年回加拿大的时候,在北京机场买了一杯拿铁。我本来觉得既然星巴克在国内开了,所以按照说咖啡杯的 size 的时候就用中文,对应来说应该就是“小”、“中”、“大”。我想要一杯 grande latte,于是我对营业员说要一杯“中杯拿铁”,结果给我的是 tall 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喝 tall size 的 starbucks 咖啡呢,没想到星巴克在这方面执行的还挺严格的。

这次从国内回加拿大,我从家里拿了一盒雀巢速溶咖啡。几次喝下来觉得不大过瘾。倒不是因为味道不如咖啡店的好喝。虽然速溶咖啡在这方面有劣势,但我对于这方面的要求并不严苛,味道差一点没关系。我发现大概是我的杯子的原因。在国内泡咖啡的时候我用的是雀巢给的被子,用来泡一袋雀巢咖啡正合适;在这边我用的是一元点买的大杯,容量据我目测是雀巢咖啡杯的 1.7 倍。同样的一袋咖啡,多加了大半杯水,滋味当然就淡了。少加水的话一是控制不好,二是一个大杯子却盛了半杯咖啡,喝起来也不爽。所以我索性在一个杯子里加两袋咖啡冲泡,这样虽说有点浓,但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我喝几口后可以再加些水,冲淡一下,喝的时间还能长一点。

不过从过去的一次一袋咖啡,到现在的一次两袋,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咖啡因上瘾了。我可以到现在都不会抽烟,现在我可以很好的克制想喝酒的欲望(我现在几乎都不大喝酒了),却不能忍受没有咖啡。不过好在相对与尼古丁和酒精来说,我的咖啡因瘾不是很严重。烟鬼、酒鬼没有了烟酒就很难受,特别是烟,很难戒掉。而我的咖啡因瘾是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只是让我觉得想喝咖啡了,有一种馋的感觉。

1 comment

  1. 咖啡瘾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1/12/27/ 14:35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