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发事

昨天我去理了发。 hair

我一直不喜欢理发。小时候性格内向,胆子小,每次去大院的理发店总要面对一些大妈,弄得我非常无所适从。现在想想小时候也笨,总是记不住或者不明白理发的流程,到了理发店就像事一个木偶一般被别人操纵,心惊胆战的等待理发的结束,等出了理发店就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有我感觉那些描述发型的术语好深奥啊,我每次去理发的时候都害怕是不是要我自己把要理的发型说出来啊,我说不出来可怎么办啊?所以小时候理发我都要母亲带着我去。其实我们家常年在一个理发店理发,跟里面的人都认识了,我就算什么也不说人家也知道我要理什么样的发型,不过我总是好担心就是了。

长大后我不再害怕去理发了,但我依然不愿去理发。我总觉得去理发要从家里出去,然后在理发店等一阵子,再坐在椅子上理发,交钱走人,理完发回家后还要洗澡,这一套流程很费时间,很麻烦。所以我总是能拖就拖,每次拗不过母亲才不得已去理发。那时候我们家已经搬家了,从家里出门后走不到 5 分钟就有一家理发店,店主是一位青春少妇。我们 1999 年刚搬到那里的时候,店主还很年轻,26、7 岁的感觉。我们家在 2007 年搬走了,在这期间我们一直是在这一家理发店理发,等我搬家时那位店主的脸上已经有了徐娘之色。想想这几年的生活,就像是一瞬间就从 1999 年到了 2007 年,让我非常感慨。

我讨厌理发,所以对发型也从来不肯研究,每次理一个平头了事。因为平头短,所以到下次理发之前可以坚持很长一段时间。跟我同龄的男生总对自己的头发很执着,偏分啊、中分啊什么的研究个没完,让我很不能理解。还有一个动作,我在中学时经常有男生会这样做,现在想来挺可笑的,就是遇到可以反光的东西,比如铅笔盒、黑板、或者直接就是马路上的玻璃、汽车反光镜,他总会把头伸过去,用手拨拉拨拉额前的刘海,然后转身离去。这样拨两下我看也没什么效果,或许不过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吧。我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么丢人的动作的。

我理发的发型简单,因此不需要花什么钱。在 1999 年到 2007 年之间,我在我们那时候的家附近的小店里理发,刚开始是是 2.5 人民币一次,到后来涨到了 3 元。而那时候我同学每次理发花的钱已经从 10 元到 100 元不等了。我对这一点很自豪。

我们家在 2007 年我出国后搬家了,不过我依然怀念在过去那个小店时理发的感觉。所以我到 2009 年回国的时候还是开车跑了 8 公里左右去找那个人给我理发。不过毕竟不方便,因此我在 2010 年暑假回国的时候从我们新家附近找到了一家理发店,不过那就不叫“店”了,而叫发型“工作室”什么的,其实还是理发店,不过新潮的人喜欢在名字上搞点噱头,以显得自己更高级一些。新店是两个 20 多岁的小伙子在干,在那里理发就不如在老店那里比较自在了,需要给对方描述我想要的发型。而对方也不肯老老实实的就给我剪了,而是说我的脸型理平头不合适,要给我理毛寸还是板寸的,我之前没研究过这些东西,因此第一次去的时候把我说的云里雾里。挺他们描述,这种发型大概头的中间留的稍长一点,两边剪短。我听着还行,就让他们给我弄了毛寸还是板寸的。不过具体毛寸和板寸之间有什么不同,我还没弄明白。在新店我理一次发需要花人民币 10 元,是我过去理发的三倍还要多。当然不是说我现在觉得 10 元钱让我很心疼,但我更怀念过去那种便宜实惠的感觉。

因为我不喜欢理发,所以我到了加拿大之后就刻意的不理发。在加拿大的前两年我一次也没有理过发,我可以想留长发。等头发长长了之后我从超市买了皮筋扎一个马尾,我感觉挺方便的。父母鞭长莫及,所以父亲虽然反对我扎马尾,但也只能从 Skype 上骂骂我“丢脸丢到国外去了”,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说起西方国家确实开放自由,你弄什么样的发型是你自己的事,我在这边留了两年的长发,从来没有什么人说过我。留长头发我是为了不想去理发,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首先到了夏天你会感觉很热,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的头发在脑袋和枕头之间会影响散热,而且你的脖子的后方也会觉得难受。不过为了不去理发店,我都忍了。

我在 2009 年暑假回国前,考虑过我是在这边把头发给剪了还是留到回国再剪。回国剪更便宜,但一来国内的温度比这边更高,二来回国之后势必要先跟父母照面,他们当面看了我的头发肯定要说我一顿,所以我干脆从这边理发了。我去的是一家韩国理发店,这是我在加拿大第一次理发。韩国人理发其实一般,一些发型属于我也不怎么会说,只是说让他们给我剪短一点就好了,我的辫子也扔在了理发店里。那次理发花了我 15 加元,比我在国内理发鬼多了,而实际上也没有国内理的让我满意,不过聊胜于无罢了。

等从国内回来了,我开始渐渐的对理发比较积极了,因为不理发实在是有点难受。每次我去理发,都是要求尽量把头发剪短,这样就可以等更长的时间之后再去理一次了。我之前一次理发是春节的时候,这次去理发,本来也没觉得过了多长时间,等做到椅子上却发现原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了,时间真快啊。我这次理发之前的头发已经比较长了,前面的刘海下垂已经可以刺到眼睛了。我家周围理发比较好的地方都不算太近,每次我都是和我室友一起开车去的。我自己没有车,所以只好等他们要去理发的时候跟着一起去,否则我早就把头发给剪了。

3 comments

  1. 朱旭冬 朱旭冬

    哈哈,同样非常讨厌理发!

    现在有固定的地方理发,每次都是那个推子有个卡尺,0.7厘米好像,一圈推下来完事。不过价格真贵,还好办了会员卡,半价,但也要19元。

    沙发
    • Feng Feng

      照你这么说的,这么简单的弄一次就要 19 元,还是半价,确实够黑的。

  2. 头皮屑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1/07/11/ 20:48
    板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