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化工作和纸笔的迷思

我想到这个主题已经好几天了,想写一写关于这方面的想法也有好几天了。今天时间、环境都还差不多,我就简单的描述一下。

我在挺早的时候就挺迷恋数码化的工作的。我曾经看过一本书,是凌志军对新成立微软中国研究院写的一个算是传记的东西,书名是《追随智慧——中国人在微软》。我之前在《Email 的没落》一文中也写过这些东西,就是微软对电子邮件的使用。我到今天都没有见过公司有这方面的实际进步,日常是在使用 OA,但关键的东西还是要纸质版,人们从思想上就对落到纸面上的东西更加放心。

除此之外,小时候我看过一篇文章,讲比尔盖茨是怎么工作的。他说他的办公室的电脑有三个屏幕,依次排开,最左边是电子邮件列表,中间是正在编辑的电子邮件,右边是浏览网页用的。文章中还附着一张比尔盖茨拿着平板电脑的照片,说他日常使用当时还比较新的 OneNote 来工作。我把这篇文章在我的印象笔记里保存了一份,经常拿出来看看,每次都对这样的工作环境大加羡慕。

上周我突然想起来了 Randy Pausch,这位以最后的课堂闻名于世的老师。我对他这最后一课的兴趣不大,但他在网上流传的另一堂公开课,时间管理,让我印象尤为深刻。他讲的其实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但他能把这些东西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不苟的执行,让我非常佩服。关于显示器,他说他有三台显示器,他可以减少到两台,但他不愿意在只有一台显示器的电脑上工作。他呼吁所有人都在工作时配上多台显示器,然后讲了他是如何使用它们的,以及这样的意义。

以上三点,是我目前能够想到的数码化办公的文章。我在自己的生活中,也找很多机会尝试实践。例如书籍的数码化,我几年前就买了 Kindle,在上面读电子书,不过后来觉得纸质书手感更好,但电子书可以轻便的携带。后来因为电子墨水的现实效果,我更多的在我的 iPad Pro 上用 Kindle 软件读书。说到 iPad Pro,帮了我很大的忙,现在我在部门外开的会,我都带上它,和 Apple Pencil。过去我和别人一样带个记录本,但我觉得根本没用。我如果认真记东西,等事后再想找很困难;我如果只是做做样子,其实意义也不大。我发现很多人其实都是后者。我要是想能够方便的检索,除非我有一个本子专门做这种会议的记录。我目前还没有。

说到这里其实还挺正常的,我觉得我自己还挺有希望,但是,2014 年,我被妻子安利了 Midori Traveler’s Notebook,从此接触了手账就不得了了。之前我不大清楚手账这一切的,只是想在一切的工作中尽可能多的使用数码化的产品。妻子在办公室里看到其他同事在用这个,就想给我买一个当作礼物。然后她让我自己挑,我上了 Midori 的官网,简直挑花了眼,哪一个内页、附件都不想放下。后来我买了一个标准大小的本子,用了一段时间。

之后,我从《IT 公论》得知了《我的绅士时尚》这部剧,于是下载了下来看看,里面有一集是专门介绍手账的,于是我又迷上了 Filofax,它比 Traveler’s Notebook 还要贵,我前后一共买了三本,之后就赶紧打住。我自己留了一本 Malden Personal,妻子一本 Original Personal,后来又觉得 Personal 太小,买了 Lockwood A5,之后被妻子要去了,我就买了一本灯塔。说起来,其实我最早知道的手账本是 Moleskine,不过过去一直没有找到,现在有了这么些选择,就没有再买 Filofax,倒是去年底,Traveler’s Notebook 十周年,我看了 Passport 大小的,没忍住给自己买了一个。

我经常看一些手账的贴,他们的手账内容,在我看来简直是艺术品。YouTube 上有介绍自己怎么做手账的视频,我觉得她们绝对是乐在其中。我自己拿手账就是往上写,她们要先把当天的这一页取下来,然后用胶带封边,然后装饰,设计,让我来做我绝对做不来,即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心情,更没有这个时间。过去我用第一个 Malden 的时候,用它来记录晨会。后来部门职务调整,我负责部门的晨会记录,这个本子就没有了用处。过去我拿它记录日程,规划时间,和妻子看了电影,也把电影票打孔,放进那一天的那一页上。后来我渐渐的不这么做了,代办事项我会添加进 OmniFocus 里(后来是 2Do),开会的化我直接在手机日历里创建事项。

之前我一直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或者说我意识到了不妥,但没有任何想改善的想法。这两天我较深入的思考了这个问题,发现其实我对手账的热爱是盲目的。我应该早就过去了兴奋于手账本的,现在,Malden 仍然放在办公桌上,开头的通讯录页面我记录了几个电话,然后偶尔想起来就更新一下 Today 尺。Passport 放在手提包里,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碰了,相反,iPad Pro 倒是用的越来越多,2Do 更是每天都用。现在,我用 Day One 越来越多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要往纸质的手账上去写,我自己也懒得去写。至于票据或者什么值得收藏的纸质文档,我用手机拍照,保存进印象笔记里。我一度想买一个扫描仪,把这些东西都扫进去,彻底数码化。

上周,我在房间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些老照片,都是我小时候家里拍摄的,有我的,也有我父亲的。他们摞在一块,彼此都粘在一块儿了。我用个扫描仪,开 600dpi,把它们扫入电脑里,用 Photoshop 分割了图片,得到了 44 个电子照片,不禁大为欣慰。我觉得这些照片在地下室里,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很大的保存价值,转化成为电子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我现在是没有太多时间,要是有时间,我地下室里还有很多书,搬家的时候都被装箱打包,现在想找那一本,已经很困难了。要是它们是电子档,就没有这个困扰了。

想完了这一点,我决定以后尝试不再买新的一年的内页。我 2017 年的内页刚买不久,要是早点想明白,也许就不用花这笔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