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What a Shame!

今天是一个稍微有点特殊的夜晚。我晚上加班到了11点多,弄得自己脑子仁儿疼,回家后为了让自己好受点, 把家里剩下的 Jonny Wallker 金方喝光了之后,又开了一瓶普通的红酒餐酒,然后在醉酒的情况下写了这篇文章。

前一阵子,我想体验一下最新的 GNOME 3.24,于是就格式化了硬盘,装了 Arch Linux。之前我在用的是 Funtoo,用的挺好。再之前我一直在用 Awesome 作为图形界面的管理工具,后来忘了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再体验一下目前最新的 GNOME 桌面环境。

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了 Linux 后,首先接触的就是 GNOME。那个时候是 2007 年末尾的时候,我安装了 Ubuntu 7.10 Beta 4,正式开启了我的 Linux 生涯。当时的 GNOME 还是版本 2,界面和今天已经有非常大的不同。当时我在完成了日常的学习工作之余,也对这个桌面环境感到不满。当然大多数,从感官上,我是满意的。当时我感觉到,在 GFNOME 下,虽然没有 KDE 那么华丽,但我可以因此静下心来工作,而 KDE 那华丽的环境会让我有些无可适从。我觉得和习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就是无法适应 KDE,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我对这套桌面环境最大的不满是它太慢了。我当时的笔记本电脑有 2G 的内存,在今天看来不算很大,但我在 2007 年购买的时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配置了。但运行 GNOME 经常会卡住,让我感觉很难受。同时,Ubuntu 也从一个入门的好的系统,变成了一个迟缓、臃肿的难用的工具。我决定逃离 Ubuntu。我最终选择了 Gentoo。经过了几天算是“痛苦”的挣扎,我成功的安装好了它。我因为速度的原因,没有再安装 GNOME,反而是安装了我过去一直想尝试的 FVWM。我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一段还算不错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我的笔记本电脑硬件除了问题。我从国内买的电脑,没有全球联保,因此只能摆脱同学在假期回家时把电脑稍给父母,让他们去联系保修来修理。儿当时我的室友,好心的把他新买的 MacBook 借给我用,因此我开始对 Mac 系统熟悉,后来我自己买了一台 MacBook,一直用到 2013 年。期间我尝试在 MacBook 上安装 Gentoo,最终失败,后来我就放弃了,专注于 Mac 环境,只是偶尔缅怀 Linux 系统。

2014 年我买了 ThinkPad X250,目的就是运行 Linux 系统。这个时候这个系统已经不是我的必须了,我实际上是想玩它。我一开始最想安装的是 FreeBSD,因为这是我童年时的梦想。后来因为硬件兼容性的原因,没有成功,我尝试安装 Arch Linux,没想到竟然成了,于是用了 Arch 一段时间。后来我觉得这样太过于平淡了,就安装了 Funtoo。这个时候,我的本职工作已经不是一名开发者了,Linux 完全成为了我的业余爱好,所以原谅我成为了一名 OS Whore,我这么不坚贞的用户也算是挺无耻的吧。

安装了 Funtoo,我后来还安装了 Windows 10、以及反复的安装了 Arch、Funtoo 等系统。我之前用 Funtoo 一直挺好的,后来忘了因为什么事情,我想再次尝试 GNOME,于是就在当时使用的 Funtoo 上安装了 GNOME。我没想到其实挺简单的,可惜 Funtoo 坚持使用 OpenRC,而 GNOME 已经开始依赖 Systemd 了。Funtoo 的开发者修改了代码,让我们 Funtoo 的使用者可以不用 Systemd 也能用 GNOME,可不足是没有最新版本的 GNOME 可以用。开发人员修改后兼容 OpenRC 的 GNOME 只有 2.20,儿此时 GNOME 2.24 已经推出了。虽然很多用 Systemd 的 Gentoo 用户当前用的也只是 GNOME 2.22,但我因为想尝试最新版本的功能,依然重新安装了 Arch Linux。这个时候我对 Arch Linux 已经很熟悉了,出去当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错误,我真正花费的时间不过是 15 分钟罢了。Arch 的确小巧快速。

不过,GNOME 3.24 非常不稳定,算是给我抛了一头冷水。经常我在 Firefox 里下载一个文件时,GNOME 就崩溃了,我之前的一些工作都丢失了。几次发生之后,我明白了 GNOME 3.24 实际生只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测试版,它实在是给了我很大的麻烦。

我这个时候其实也很浮躁。没有去研究怎么在 Arch Linux 上禁止使用 GNOME 3.24,转而去尝试安装 Gentoo。我在 IRC 上和 UniverseBenzene 同学讨论的时候,得知他在使用 Gentoo+GNOME 3.22,因此自己也要安装 Gentoo,而没有去考虑如何让 Arch Linux 来运行一个稳定版本的 GNOME。看看 #archlinux-cn 讨论组,有很多朋友用了 Arch Linux 很长时间了,而我一直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让我觉得有些内疚,不过,我现在毕竟不是在操计算机为准时主业了,所以还是原谅我的轻浮吧。

再次安装 Gentoo 对我来说也有不同的意义,自从我 2008 年 4 月开始使用 MacBook 之后,我一直没有用过 Gnetoo,这期间的想念,其实占据了我相当大的思维。现在,算是圆了我这个 Gentoo 梦想。用了 Gentoo 之后,我感觉它和 Funtoo 其实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场景,Gentoo 的操作方法显得非常笨拙,从 eix-sync 上就能看得出来,Gentoo 比起 Funtoo,有些地方已经落后了。 不过它毕竟是我记忆中的操作系统,我还是非常的怀念它。

在这方面,我喜欢 Funtoo,但 Funtoo 坚持 OpenRC,不兼容 Systemd,这对我就带来了一些问题。而 Gentoo 在这个方面反而宽松许多,即支持 OpenRC+GNOME,也支持 Systemd+GNOME,自由度更大,这也是我目前使用 Gentoo 的原因之一。GNOME 3.24 给我了太多的苦头,目前 Gentoo 默认的是 GNOME 3.22,对我来说实际上正好。当然,Gentoo 和 Funtoo 之间的一些差异,让我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来适应,这些算是小事,就先不说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