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成无趣

刚刚发现中午和咖啡的设备还没有清洗,就拿到厨房去洗一下。洗的时候我想,这些设备买了有多长时间了?

想我收到取快递的电话时,心里是有不少窃喜的。因为我同时在淘宝店里买了咖啡豆,店家发的圆通快递当时在我们这里的取货点开门时间十分奇葩,晚上七点左右就关门,中午我下班他也下班,所以下班后我也顾不上加班,直接开着奔着取货点就去了。先把咖啡豆拿了,然后去一旁的中通快递取其他东西,有云朵壶、滤杯、滤纸、手磨等。等晚上到了家,虽说表面上镇定,心里却激动的不行,饭后,把放在车上的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新房子,然后迫不及待的烧水,冲泡,也没有想到需要先用热水洗洗泡泡。第一杯肯尼亚 AA 喝起来一股黄瓜味。

今天中午喝的咖啡,是昨天刚拿到的,在淘宝的 Fisher Coffee 店里买的蜂花拼配。这是第三次购买,每次买了两包,都是一包 277g,一包 100g,算是新客户。我还记得几次购买的种类,第一次是肯尼亚 AA 和耶加雪啡,第二次是 90+ 蜜吻和黄金曼特宁,这一次是蜂花和 2015 COE 布隆迪第四名,以及店家赠送的一小包云南的某咖啡。

几种咖啡里,也许是我的制作手艺不足,尚不足以清晰的说出不同来。印象最深的还是最开始喝的肯尼亚 AA 和耶加雪啡。其实第一杯的黄瓜味让我兴致有些折扣的,但毕竟是第一次,手磨精细度、冲泡手法等都没有调好,在冲的时候就知道。那时候对手冲的了解仅限于在咖啡陪你喝过一杯黄金曼特宁,其他的一概不明了。看网上说的多少克咖啡多少毫升水。由于把中学的物理知识都还给了老师,所以那时候对这些还是晕糊糊的。慢慢调整几次,终于让我明白了如何用秤称出定量的水的道理,做到了第五杯手冲,味道就说的过去了。

现在我和这些咖啡,也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战战兢兢,毕竟咖啡对我来说是一种日常饮料,而非一种仪式,随意点对我自己也好。但一开始的那种感觉确实没有了。说道一开始的那第五杯咖啡,我那天晚上喝完后感觉嘴里的味道好丰富啊。虽然咖啡已经咽了下去,但香味在嘴里久久不散,没咽下一口吐沫,都觉得含有咖啡的香味,激动的我晚上都不想刷牙。现在才几天就没有那时的感觉?

有的时候一样东西,买之前夙兴夜寐,犹犹豫豫不知道要辗转反侧多久;买的时候异常兴奋,恨不得几天不睡;买了之后渐渐沦为日常工具,再也不会激起一丝波澜;也许过了一段时间,因为太过于习惯,加上推出了新一代产品,心里甚至还会有将它换掉的想法。

像我在 2013 年上班前,手头上的 2008 年买的 MacBook 已经破旧不堪,我计划买一个新的笔记本电脑。当时还没有上班,没有收入,打算向父母要钱。当时就心里战战兢兢了好久。后来买了目前在用的 MacBook Pro,一直用到现在质量还非常帮。现在自己有了收入,向要什么可以自己掏钱,更加自在。昨天晚上下单了一台 27 寸的 iMac,从淘宝上买了 4 根 8G 的内存条,准备到了后加上,这样应该可以用很久不过时。这次心里稍稍有点激动,已经没有了买 MacBook Pro 时的感觉了。

今天经过了犹豫,在附近的宠物店里定下了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之前在加拿大留学时,房东有一只一岁半的黄色拉布拉多,我和她相处了 5 个月,这是我唯一的养狗经历。现在心里自然是紧张的,不知道何日可以向对待电脑一样的平静把。

Goodbye, MacBook

硬盘空间真是一种怎么也不够用的东西,想我上一台MacBook,买的时候160G的硬盘,觉得真大,我从来也没有用过这么大的硬盘。结果,不知不觉,硬盘就不大够用了。这一台Retina屏幕的MacBook Pro也是一样。结果就是我一直都没有完成将上一台MacBook彻底淘汰的任务。

我那台MacBook是2008年4月1日在大学的书店电脑区买的。那时我出国时带着的DELL XPS M1330的显卡坏了,却只是中国大陆保修。那一年我又不回国,因此拖回国的同学给稍回去。我的室友把他刚买的MacBook借给我用,我第一次用Mac,觉得还不错,于是就自己也买了一台。相比起我那短命的DELL笔记本,我真没想到我能把Mac用这么长时间。

大概受益于UNIX系统的健壮,这台MacBook在硬件上已经毛病多多——电池因为老化已经鼓出来了3、4厘米,触摸板也坏了,为此我专门给它配了一个magic mouse,但软件除了运行起来慢也没有别的毛病。这几年的使用,我在硬盘上积攒了大量的资料,没有上百G的存储空间,很难把它一点一点地备份。

这次因为搬家要处理老房子,父母把我放在书柜里的MacBook也给拿了过来。正好前几天我买了NAS,有了很大的存储空间,于是就花了周六一天时间,把旧电脑上所有的东西都复制过去了。还没有整理,只是按照文件夹原原本本的复制了HOME目录,等着以后再说。

这时,要跟旧的MacBook说再见了。实话说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它,卖的话估计没人愿意买,只能当破烂卖;直接扔掉有点可惜;放在家里又实在是不会用到了。不过作为我第一台Mac,我会怀念使用它的日子的,是它让我真正接触了苹果的世界。

现在 Mac 的体验更好了

ME865 到手也有几天了,这几天使用下来,让我感触良多——我没想到几年的发展之后,Mac 的使用体验竟然会达到如今这个水平。

我第一次详细的了解 Mac,是在一个名叫 OS X Leopard: Apple’s Official Guided Tour 的视频(movzip)。这是苹果官方推出的 Leopard 宣传视频,当时 10.5 系统刚刚推出,这个视频中介绍了各种 10.5 系统的新特性。其中一些特性深深的吸引了我,比如 Spotlight,那段时间我对系统搜索比较痴迷,尤其是看了 Nat Friedman 录制的 Beagle 的演示视频后,我就一直想在我自己的电脑上弄上这么一套系统。到后来我在用 Linux 的时候也弄了 Beagle,虽然那时候已经没多少人用了,它本身的效果也不怎么样。后来看了 Spotlight,我突然感觉到一个把搜索功能集成到系统级的操作系统,一定不错。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比较贴心的功能也很不错,比如从收到的电子邮件里直接提取出约会的日期并自动在日历应用里添加项目,还有通过 iChat 聊天时,可以分享桌面,替对方操作机器等等。这个视频我看了很多遍,每次都看的津津有味,也就是这个视频,让我对 Mac 系统的印象一下子从非常遥远拉近了很多。

后来在留学时,有一天我的室友买回来了一台 2007 年出的 MacBook,他不是学计算机的,有些问题就需要我来解决,我也趁机的亲手试了一下 Mac,有些设计我还是觉得非常贴心的,一改在不了解时的古怪感觉。比如键盘,亲手复制粘贴了几下后,我发现 command+c/v 比 Ctrl+c/v 按起来更加舒服。巧的是我自己的 DELL 笔记本的显卡出了问题,在大陆之外又没有保修,时间还正好是学期末尾,用电脑的重度时期,我的室友就把那台 MacBook 借给我来救急。那段时间我渐渐的开始了解 Mac 系统。从新手开始用气,中间也走了一些弯路,比如写程序不知道有什么好的编辑器,只好买了 TextMate,到后来我知道了 CarbonEmacs 后,我用 TextMate 的次数用十指都能数的出来,不过我的写作课的论文都是用 TextMate 来编辑的 LaTeX,也算是有点用处了。学期结束,我也要买一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这个时候我就考虑要不要买一台 MacBook。Mac 之外的选择是可以跑 Linux 的本子,在用 MacBook 之前我在笔记本上用 Linux 工作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感觉也非常好,我还想继续用下去。最后考虑了之后,我还是向 Mac 的方便、完整妥协了,买了开箱即用的 MacBook,一直用到现在。到今天看来,我对 Linux 在桌面领域的发展非常感慨,如果我当时选择了 Linux,当时需要很长时间为兼容性折腾不说,到今天也许会陷入 Linux 桌面上使用不便的苦恼吧。

当时实际上使用了 MacBook 后,我还是有一些失望的,比如说在邮件中自动添加日历项目,我基本上没有用上的时候。更重要的时 Spotlight,我发现它的效率是使用它的一大障碍。我启动它之后,要等上数十秒钟才能够让我搜索,这根本就是违反了桌面搜索的真谛了吗!有了这十多秒钟,我干脆进 Finder 自己去找文件算了。到后来我基本上没有再使用过 Spotlight。还有也是效率问题,是 Dashboard 的。它也特别慢。开始的时候我在里面添加了字典、便签、单位转换这些 widget,但当我启动 Dashboard,它要读一阵子硬盘,然后才能让我输入,这就太让人痛苦了。偏巧我还经常用单位转换来转换汇率,每次都要等这么一段时间,非常难受。到了后来效率问题更加严重了,这次是整个机器的效率问题。我现在印象里刚买回来的时候 MacBook 工作的还是相当流畅的,虽然好像比我的运行 Linux 的 DELL XPS M1330 要慢那么一忽忽,但也是非常流畅的系统了。后来苹果推出了 10.6 Snow Leopard,我用原版的光盘升级后,速度就慢慢的开始降下来了。我后来写了很多苦恼于效率的博客文章,都是在这之后发生的。几年前我的 MacBook 就处于这种状态了,我最后也只能忍了,一直忍到了现在。

这次我买电脑,因为受了效率问题的教训,我比较执着于内存。开始的时候因为考虑价格,我想买 13 寸 MacBook Air 最低的那款配置,觉得 4G 内存应该差不多,后来从网上看了人家的经验,我就渐渐的转向了 8G 内存,实在是吓怕了。当然也有其它的考量,我最后买了 rMBP,这些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有叙述。

经过了这几天的使用,我发现这台电脑跟我之前的 MacBook 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感觉真是不能比啊。最明显的其实还是效率,我开始时没有安装 Launchbar,所以用了几次 Spotlight,结果非常让我吃惊。打开后直接就可以让我输入不说,我输入后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丰富的结果,还包括我邮箱中上万封的邮件,这效率让我感动的想流泪。

还有其它的一些我一直没发现的改进。比如 Mail 应用,我在刚买来 MacBook 的时候,就用 Mail 来管理我的 Gmail 邮箱。结果不是非常好,出了会在我的邮箱中建立一些新邮箱外,用到后来还会有两者同步不起来的错乱问题。到后来我重装了一次系统,直接就把 Mail 从 Dock 上给拖出去了,宁愿用网页版的也不再用客户端了,到后来我用 Gnus 管理过邮件,感觉也比较好。更换了邮箱地址后,我学会了用归档功能来清空收件夹,而在我的 MacBook 上的 Mail 程序还不支持归档的功能。我用三星手机时就感觉到邮件客户端不支持归档让我非常不习惯。我这台新电脑到货之前,我在 MacBook 上试用了一次邮件功能,结果感觉比较糟糕,设置上的困难就不说了,没有归档功能,而且对话都分散开了,难用。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苹果对 Gmail 这个流行的邮件系统支持的这么差,过去苹果对第三方邮件系统支持的最好的时雅虎邮箱,从它们的宣传视频上就能够看出来。

没想到在 10.9 Mavericks 系统上的 Mail 程序有了很大的改变,Google Apps 账号我从 System Preferences 里的 Internet Accounts 面板里就添加了,然后在 Mail 程序中自己就出现了。不过 Mail 隔了很长时间才开始下载邮件,不管我手动刷新多少次都没用,害我以为没有配置好,还要去 V2EX 发帖询问呢。结果我帖子快编辑完了发现 Mail 开始下载邮件了。这之后就正常了,我发现 Gmail 归档功能可以很好的支持,本地的垃圾过滤邮箱跟 Gmail 自己的 Spam 邮箱也可以很好的配合。当我把归档的按钮拖到工具栏上之后,我发现 Mail 客户端已经基本完美了。

我的那台 MacBook 最高只能支持到 Snow Leopard,所以后来推出的 Lion 和 Moutain Lion 我都没有用过,可能在这当中我也落下了一些东西。这次我才发现原来 Contacts 和 iCal 都可以很好的跟 Google 账户同步了,在过去它们只支持 MobileMe 的。现在这样已经让我觉得非常完美了。

总之,现在这台电脑让我非常满意。我想不光有软件的原因,硬件上的强劲应该也是让电脑运行流畅的重要因素。现在这个样子才让我觉得真正发挥出来 Mac OS X 的威力。

2G 内存的机器要被抛弃了吗?

我对我的电脑的运行效率不满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实这台笔记本电脑用到现在,我已经比较习惯了。硬件上来看,这台 2008 年 4 月份买的 MacBook 到今天来说还比较正常。除了手腕托板的右下角掉了一块外,就是电池已经将近寿终正寝了。除了充满电量后只能坚持十分钟外,电池本身也发生了膨胀,本来电池的外壳是跟电脑的地板严格合缝的,现在已经突出来有三毫米了。

说起来我本来都觉得人类已经解决了记忆效应问题的,可惜事与愿违。普通人们到今天仍然没有一个统一的观念,比方说新买的电器第一次要先充满电、充满多少个小时、还是不用管它都没有一个定下来,广泛推广的标准。第一次充满一定的小时数,这是我母亲经常给我灌输的理念;把电充满这种说法我记不清是从哪里看的了;可是我们经常接触的电器,比如手机、笔记本电脑,它们在刚开封的时候电池并不是空的。这说明厂商在发货前已经给电池充了一定的电量了,那么这个“第一次充电”的说法,应该不适用了吧?反正我的手机、iPod 什么的都是直接用,不管电池这一块。因为如果我们还像 20 年前那样像对待传家宝一样来对待电器,那电器也就失去了它们的意义了。

之前看到一篇关于锂电池的文章,说正确的充电方式是不把电耗光,不把电充满,维持一个不上不下的状态。至于有没有确切的证据,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以我的手机来说,电量低于 14% 报警后我一般就会给它充电,一直到充满为止。这跟目前智能手机的耗电量也有关,每天都要充电,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另外,我记得中国在推行数字机的时候就开始用锂离子电池了,到今天我们用的还是锂电池,这之间已经过了有至少 15 年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也要有更新的技术了吧。之前我在国内家里有一台 DELL 笔记本电脑,它的电池也是锂电池,用了几年后充满电时后只能坚持不到五分钟;我这台 MacBook 也是用的锂电池,到现在也不行了。这让我对锂电池技术没什么信心了,之前可是听说锂电池没有记忆效应啊。

至于内存,我在出国前买电脑的时候,觉得 2G 就了不得了。我出国前买了一台 DELL 笔记本电脑,内存就是 2G 的,在那时算是高端配置了。在这台电脑之前,家里用的 IBM 笔记本的内存是 512M 的,我们也没有觉得多么的卡。没想到几年过去,内存的容量也没有更新的太夸张,不过是翻了一到两番。想想看,从 2G 到 4G 的差别,能有从 512M 到 2G 大?

不过,明明觉得这么大的内存,为什么我用起来经常会卡死呢?我的经验是跟软件有关系。

我现在用的浏览器是 Google Chrome,其实不管我是用 Firefox 还是 Safari,它们都一样的占内存。有时我只是开了浏览器,浏览几次网页,内存占用量就上去了。现在浏览器成了我电脑上的第一耗内存大户,我都有些怀疑那些只有 2G 内存的上网本要怎么样,它们不也是只启动一个浏览器吗?

Chrome 浏览器是分进程的。从 Activity Monitor 里能看到一大堆的 Google Chrome Renderer 的进程,它们占据了很大的内存,有的时候有一两个这种进程,它们的内存占用比 Google Chrome 主进程占据的都多。好在 Chrome 分进程,我经常在 Activity Monitor 里杀死占用内存过多的进程,它们有的时候能达到 400M,把空闲内存的量压倒 8M,杀死一个进程后,整个系统马上变流畅了。开始时我让 Activity Monitor 按照 CPU 占用的比例来排列进程,后来我变成了让它按照内存占用来排序,真是讽刺。

我常常想,图形化的浏览器的代码量很大,但内存管理方面应该不用太复杂吧。简单粗暴的在关闭标签时回收全部的内存,我就不相信还会有这样的问题。结果我现在在 Chrome 里关闭一个标签,内存竟然不释放,也许是为了重新开启网页的时候考量。我怀疑如果内存不经常释放,那么就算是在 4G 或 8G 大内存的机器上,应该也会有内存被占满的情况吧。

除了浏览器之外,现在网页的编写也越来越大胆了。在过去我们总是想尽量的压缩网页,把运算放在远程,我们常说“瘦客户端”。我想现在“瘦客户端”这个名词应该不经常用了吧,充斥了大量 JavaScript 代码的网页还算什么瘦?我过去从来没想过一个正常的网页会把整个系统拖垮,结果没想到现在我开一个 Google Plus 电脑立马就慢下来,导致我不敢在电脑上上 G+。

白 MacBook 的电池

我的白色 MacBook 13.3′ 从 2008 年 4 月 1 日(中部时间)买回家之后,用到现在虽说有一些小问题,但总体来说的使用经验还是基本满意的。从软件上来说,我重装过几次系统,频率与过去相比算少的了。其实主要原因是 Mac OS X 的默认安装时不分分区,用户文件和系统都在一个分区里,我要重装的话备份数据也麻烦,所以这次重装是在买了个移动硬盘备份了数据之后才办的。本来想划分一块用户分区好了,但我也不清楚 Mac OS X 要多少空间才合适。因为我重装之前的 160 GB 硬盘已经用光了好几次了,所以我害怕之后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干脆就没有划分分区。反正这次有了 Time Machine 备份了,所以我也就不再考虑那么多了。

硬件方面,过去键盘面板裂过、鼠标触控板坏了,现在最令我担心的是电池。这是我刚才照的电池安装在机器上的样子:

可以明显的看到,电池与机器连接的那部分已经鼓起来了。我怀疑是充电时产生的热量导致塑料变形。我检查过电池锁,目前还可以工作。我担心的是在某一天我拿起本子时,电池从里面弹出,甚至连机器上的电池锁也给弄坏了,那时我就是想换一块电池也不行了。

不过想想,MacBook 从 13.3′ 小白以来,已经更新换代了好几次了。我的本子还不是 unibody,而 unibody 的概念已经喊了好几年了。估计现在想买一块电池也不容易了吧。

除了这一点以外,MacBook 电池的质量还是不错的。虽然电源管理告诉我目前电池的情况是 replace soon,也就是到了该换的时候了,但目前的待机时间还是可以撑过 2 小时,足够我连续上两节 1 小时的课了。虽然与最新 MacBook Air 的 7 小时使用时间没法比,但比起我在 2000 年左右时使用的家里那台 DELL Inspiron 8000 要好太多了。那台机器的记录是断开外接电源后电池支撑的时间不到 5 分钟,那个电池的使命也就是我想换个地方使用本子时保持工作不丢失罢了。

说起 MacBook Air,我觉得这是我目前最喜欢的 MacBook,也是我觉得笔电应该发展的方向之一。除了 7 小时的连续使用时间与 30 天的待机时间外,新型硬盘也非常不错。我一直觉得计算机应该像文曲星那样,按下开关后在 5 秒钟之内准备好才可以。MacBook Air 的 instance on 应该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我目前的 MacBook 基本上就不关电源,移动的时候把屏幕一扣带着就走,到了地方掀开屏幕马上就用。虽说这样,我还是有些担心这样使用会不会把本子搞坏了,目前来看好像没有很大的问题。

另外一点就是硬盘。我很长时间没看电脑报之类的杂志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硬盘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过去我们的概念是硬盘非常娇贵,必须保持平稳,否则会让磁头和盘面不正常接触导致数据丢失云云。Thinkpad 等笔电的驱动程序有一项功能,就是探测到本子在运行中移动就会停止硬盘的转动,所以我们搬动 Thinkpad 的时候会明显的听到硬盘的“咔”一声,表示硬盘不转了,然后等把 Thinkpad 放下时硬盘继续转动,做到了保护。

我在晚上用本子看一些长篇文档的时候,有时喜欢躺在床上看,等困了的时候就把本子丢在枕头边上就好了。这个时候我一般是侧躺,把本子也一块侧过来。有的时候转个身,也把本子挪到枕头另一边。过去我很担心把硬盘置于这样的角度会不会损伤硬盘,不过后来我想 iMac 的硬盘也是竖着的,甚至是保持斜着的角度,这样也没见人家的硬盘损坏。同是 Mac,应该不至于硬盘相差太多,所以我就没有再担心这件事,用到现在硬盘也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 MacBook Air 已经使用了 flash 硬盘了,虽说提升读取速度是主要的目的,但同时也让我对于“非正常角度的硬盘读写时带来的硬盘损伤”这个担心也解除了。

MacBook 触控板问题解决

上星期我的MacBook 的触控板坏了,由于 MacBook 的触控板策略,直接导致了我的 MacBook 基本上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不仅如此,我插上外接鼠标之后,如果在插入前就发生问题,那插入后也没用。我估计原因是因为触控板上的按钮直接卡进去了,保持按下的状态,所以一旦我拔下外接鼠标,立马就发生问题。Mac OS X 似乎没办法彻底关闭触控板,我从网上搜索了无数篇文章,都只讲了怎么在连接上鼠标后关闭触控板,而一旦没有了外置鼠标,触控板又生效了,这也导致了我的问题无法解决。

上周五我去学校书店那里买了个 magic mouse,连接上去后发现问题好了,我当时挺高兴,觉得问题解决了。可到了第二天,我发现问题还是没解决。我回家前把鼠标关了,回家后先打开的电脑然后再打开鼠标,结果就在这中间一小段时间内,问题发生,让后我打开鼠标也不行了。

所以我的解决方案,只有让鼠标一直保持打开状态。这样每当我开机后外置鼠标自动就连接上,不让问题有发生的机会。这样也有个显著的坏处,就是比较费电。不过好在买鼠标时给的电池是可充电的,我搞一个充电器去就好了,否则光电池的钱就能让我穷死。我从网上查了别人的经历,magic mouse 保持每周 7 天每天 24 小时打开状态,能用两个月(还是两周?我记不清了)好像。

MacBook 的触控板坏了

今天下午,发现我的 MacBook 的触控板(Trackpad)坏了,可要了老命。

坏了的部分是下侧的按键部分。我不知道是不是卡住了还是怎么样,总之这个键没办法按下去了,上方的触控部分倒是正常。

为什么说要了老命了呢?我本来想的是既然这个按键坏了,我不用它就是了,反正用手触碰一下触控板也可以完成单击的动作、触碰两下是双击、两只手指触碰一次是右键单击。有了这些,有没有下面的按键就无所谓了,就像新 MacBook 那样的 Multi-Touch Trackpad 一样使就是了。结果事与愿违,按键坏掉直接导致触碰触摸板这个动作失效。也就是说我没法使用鼠标的左键单击、双击,以及右键功能,托拽、选定什么的操作都没法进行。于是我想,干脆把整个 Trackpad 都禁用,买个无线鼠标应该也能一样用吧,正好我想试试苹果出的 magic mouse,或者要不弄个 magic trackpad,反正我挺怀念触控板的。我的 MacBook 从 2008 年 4 月买的,早就过了一年的保修期了,再修还要多花钱买 Apple Care 保修计划。

在 GUI 界面下没有一个鼠标是痛苦的,因为很多按钮都不容易点,网页上的链接一多就更麻烦了。我目前知道的办法是,用 tab 键来选择要点的按钮,然后用空格或者回车键来点击。而且好像和 Windows 一样,Mac 下也是通过 shift+tab 来向前切换按钮的。不过有些东西,单用这三个键是很难点的,比如 WordPress 的后台,在默认的配色下很难清楚的看出目前的焦点在哪里。这就需要你去猜了,好在有时候搜索还可以用。我在没有鼠标的情况下,修改了上一篇文章,简直没把我给累死。网页浏览也是一样,页面里链接的数量多了,你要切换焦点就需要按很多次 tab,麻烦死了。我干脆用 Emacs-W3M 来浏览页面,反而比用浏览器要快。

我今天下午没有去买 magic mouse,一是我还没有下定决心,二是我下课的时候学校的书店已经关门了(学校的书店里有个区域是卖电脑的,我的 MacBook 就是那里买的)。回家后,我接上了家里的有线鼠标,并把 trackpad 的点击功能给取消了,就可以用鼠标操作了。不过我为了测试确实好用了,有在触控板上点了几下,结果发现触控板进入了选定功能,然后鼠标的左键就失效了,右键、滚轮中键都好使,就是左键不行。那一阵子气的我简直想砸了眼前的这台电脑。我重启之后,刚开始的时候正常,可只要我稍微一碰触控板,有进入了那种托拽批量选择的模式,然后鼠标左键又失效了。这样子的状态我简直什么都做不了。

然后我只好上网搜索彻底关闭触控板的方法,结果需要在系统选项的 Universal Access 面板里,选中 “Ignore trackpad when mouse is present” 才可以。这样当我插上鼠标之后,触控板就完全被禁用了。

没有了触控板,虽然用外置鼠标也可以完成各种操作,不过我觉得很不习惯。笔记本电脑上触控板的好处是距离键盘很近,如果我手正放在键盘上,需要使用鼠标的话,只需把大拇指往下一撇,就可以了;而如果用外接鼠标的花,就要移动一只手,很不舒服,也影响速度与使用的连贯性、情绪等方面。

换还是不换

自从正式使用Mac系统以来,已经过了一年多了。这中间我对Mac的感受有了很大的变化。

总体来说,Mac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很方便的,这是我在刚开始用的时候就感受到的。网络的设定、语言的选择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完成。甚至Emacs,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包的话,安装使用比在Linux下还要方便,中文字体不需要怎么设定就可以使用,完全不用像过去一样面对满屏的方框抓耳挠腮。还有就是我过去没有在Linux下配置过摄像头,因此对摄像头的配置完全没有信心。而在Mac下不用设置就可以通过Skype视频,便利性是无法比的。

从另一方面,Mac又带给我很多苦恼。最早的时候是没有一个像Linux那么火的中文社区,中间出了问题没有地方问,只能平运气请教少数的几个朋友(xutao就是一位,在我设置iSync和Nokia E50的时候帮了大忙),或者凭运气自己摸索。不过当我用熟练了之后,我也很少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了,也就不再需要一个初学者的社区了。

另一个问题比较严重,就是Mac对UNIX的支持还不够开放。虽然有MacPorts可以用,但我也只能用它来安装一些外围软件。而像gcc之类的比较核心的东西,我就没法更新了。Python之类的也是,就算用port编译完毕后用的还是旧版本。而我也没有发现可以设定默认版本的类似gcc-config之类的工具。

gcc、Python倒还好,毕竟升级的机会不多,也用不到一些高深内容。但曾经编译LISP系统不成功的经历就太让人难忘了。那时候我学了一门《编程语言概念》的课,里面用到了LISP、Prolog等比较古老的语言,而奇怪的是一些LISP的实现并没有我们需要的功能,因此只好换实现。结果有的让我等了一下午最后告诉我编译失败,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基于上面两点,我曾经决定,回国后就换回老的那台DELL XPS M1330。之前在上面运行gentoo跑的很顺,一些UNIX的操作习惯也养成了,非常怀念那时的环境。

不过当时决心下的不那么明确,毕竟也无法说换就还的。这台MacBook如果被留在了家里,家里的其他人不熟悉Mac OS X的环境,还是浪费了。就算熟悉了,我一直感觉在国内用Mac,还是困难重重。一些联网问题让人头疼。因此,如果我把这台Mac留在家里,基本上也就废了,还不如把DELL放在家里可以跑跑Windows的好。

几经考虑之后,只好还是留着用这台MacBook。虽然程序更新比较保守,不过也算比较习惯了。再加上它的便利程度,也让我省了很多麻烦和时间。在本子上初步装gentoo就需要至少一天一夜的时间,之后的微调又要花费不少时间。如果再次安装一次的话,就有点过于费时间了。

全Mac团队

今天讲一件我前天发生的事情。

这学期我选了一门《软件工程》课,课程要求我们组成5人或6人的开发小组完成老师布置的项目。小组模拟现实生活中的软件开发进行XP编程:小组中的一人充当用户,由他在老师给下的软件要求的基础上进行充实,我们关于软件要求的问题也问他;另外的人分成两个小队,分配任务后进行结对编程。前天正好是我们小组约定第三次开会的日子。

我讲的事情与敏捷开发无关,而是关于我们的开发环境的。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学校应当使用跨平台软件》,提到我在得知我们小组使用Java来做我们的项目时有多么课开心。得知这一消息是在我们小组第一次开会之前,那时我们还没见面,只是简单的用电子邮件讨论了一下。

在我们第一次的会议上,我就看到我们小组5人中,除了我以外有两人在用MacBook Pro。这让我一下子安心了许多。第一次的会议决定了用eclipse来作为我们的开发环境就顺理成章了。不过由于eclipse的GUI Builder不如NetBeans那么好用,我们又换成了NetBeans这样的工具。

几天后我与和我组队的同学进行结对开发的时候,我发现她带了和我一样的MacBook。这样我们小组用Mac的人又多了一人了。这样就只差我们组的用户没有被确认了。中间的一次会议中,他来的有点晚,我们还猜过他用什么电脑,有人说他可能是用的PC,不过都不会影响大局了。

前天的会议末尾,我们“正式”的问了他的开发环境,他向我们确认了他也在使用Mac。这下我们全部的成员都使用MacBook了。我们的leader打趣说,我们甚至可以使用Cocoa来开发程序的界面,因为结合XCode,用Cocoa写界面实在太简单了。我们还讨论了大家用Mac的原因,多数人同一它的笔记本质量实在太好了。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

其实,全组成员都用Mac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家都使用Java。我在那篇《学校应当使用跨平台软件》上表达了对学校要求学生使用非跨平台的软件的不解。我觉得学生有权利选择自习喜欢的平台,而学校强制学生使用单一平台上的软件,相当于剥夺了学生对平台选择的权利。有人说Windows平台的使用人数最多,证明Windows平台好用,因此学校使用Windows平台教学也无可厚非。对于哪个平台好用,我觉得别人永远都无法代替我做出决定。即时全球的人都用Windows,我还是觉得Windows难用。我对Word的态度也是一样。

那篇文章发布了之后,过去的同学在Twitter给我说“Windows已经是事实上的标准,而且买电脑都有Windows的使用授权。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选择windows本身已经证明windows好用了……”,最后还诘问我“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对m$那么大意见,而不是对intel”。其实我对微软没有什么意见,从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的角度来看,微软能做出像Windows这样的产品本身就很了不起了。微软的前领导人Bill Gates我也非常尊重。我也从来不写“M$”,因为我觉得微软的软件定价也没有不合理之处。只是Windows的操作习惯不符合我的口味而已。Intel的CPU好不好,我不做CPU层面的开发工作,无法判断。不过我身边有同学用HP的笔记本,用的是AMD的CPU,经常开机没一会风扇就嗡嗡响倒是真的。

我非常感激Sun,它的Java基本上实现了跨平台的理想。Swing也比.NET、Cocoa、GTK+、QT之类的图形类库更跨平台。我曾经想过,如果Sun运作得当的话,可以像Apple那样推出家用计算机,硬件上用自己的Sparc,软件跑的是Solaris,应该也会相当不错。只可惜没落到了今天这般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