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恢复更新kenwong.cn

曾几何时(这句话显得好沧桑啊),幻灭的麦克风是我每天必读的blog之一。每日都有更新的它是我扩展视野的好地方。

后来,幻灭去了GSeeker,虽然文章数量有所增加,但明显能感到更商业化了。而且由于种种原因,开始时GSeeker不支持全文输出,使得阅读幻灭的文章变成了每天最痛苦的事情。GSeeker花哨的页面的载入速度可远远比不上Google Reader里直接读,而且我也很不习惯GSeeker的布局,因为感到文章只是边栏的附属品,无法专心致志的阅读(现在情况略微好转,但还是不好)。虽然包括幻灭,大家都很无奈,我也就退订了GSeeker。GSeeker终于支持全文输出,我由衷的高兴了很长时间。

幻灭决定离开,我并不感到遗憾。因为我一直觉得GSeeker限制了幻灭的水平。Hong Xiaowan继承了GSeeker后,经过是否全文输出的讨论后GSeeker得以保持全文rss输出,我可以继续的订阅。但说实话,现在每次读GSeeker,我都会叹气。不是说现在的作者不好,而是这个话题实在没什么很大的改进了。因此,哪怕现在的作者再努力,文风变了大家自然就不好接受。

在幻灭开始维护GSeeker后,kenwong.cn曾一度荒废(中间似乎被别人买了这个域名,写了一些有的没的)。今天灵犀一动,上去看了一下,这个网站在近一年来有了更新。话题果然像幻灭说过的一样,少有关于Google的内容。我觉得这是正确的,在对一件事情失去激情时,像Jordan H. Hubbard的态度是正确的:“在一件事变得乏味而失去乐趣之前, 应该留出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来脱身而出, 而不是死钻牛角尖而变成一个讨人嫌的家伙”。

至于GSeeker,Hong Xiaowan是一个非常负责的管理者。但我觉得由于体制问题,GSeeker会趋于关闭,这类blog还是变成个人自主的blog会更流畅的发展。

PS,在kenwong.cn的About页面中,有幻灭自己贴的照片。幻灭早期在MSN Space贴过一些照片,印象里没有什么变化。

又,刚才想说幻灭在MSN Space里贴过和女友的照片,后来怕说错话就给改了。刚刚浏览了一下他近期的文章,看来很好,很稳定,呵呵。名人总免不了要八卦一下。

由WriteRoom想到的理想桌面环境

很久没有更新blog,是因为最近没有什么有趣的经历或想法。而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为了一篇post而矫揉造作的造句是令人不快的,因此我便心安理得的看着这里荒废下去。有时我在想,既然这里这么冷清,干脆就把blog整合到传统网页上去好了。但一来这个想法还没有很明确,二是我还没有找到一款好工具来实现这个想法,因此就这么不了了之下去了。

言归正传,今天激发我想法的东西是WriteRoom这款软件。我今天读褪墨上刊登的的一篇翻译文章《如何让写作成为清晨第一件事》,里面提到了这款软件,说它没有乱七八糟令人分心的东西,让我挺感兴趣,于是我下载下来试用了一下。软件只有一个特色,就是进入完全的背景色,只有键盘可以输入,这样就保持最纯正的创作环境。输入结束后按esc键,输入的文字会出现在一个文本框里,可以进行下一步处理。

WriteRoom是收费软件,可以免费试用30天,软件$24.95的价格也不算贵。但因为我已经有了Emacs、Textmate的关系,我对这款软件没有购买的欲望。但软件的特色让我想到:什么是高效理想的桌面环境。

关于桌面环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Windows和Mac之争似乎没什么可比性,大家普遍倾向于Mac。用Linux的人们又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在GTK/QT的大方向下,人们或者用KDE,或者用GNOME,或者用各种各样的美化工具来模拟心目中理想的系统(多半是Mac)。过去我并没有对Mac十分痴迷,也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人们要追求Mac的界面。后来自己用了MacBook,感觉工具确实比较方便(比如无线网络设置、蓝牙设置),桌面也比较符合美化的目标。

但上面的种种选择仅仅是美化,而不是高效理想。

什么是理想的桌面呢?我觉得首先要确定一个大前提:使用计算机是用上面的软件,而不是桌面。对于这一点,Mac和Linux就区分的比较清晰。在Mac下,Dashboard、exposé、Finder之类的我们以为是系统集成的东西严格算起来都是软件,而不是桌面。因此,我感觉最理想的桌面就是没有桌面,让大家感受不到桌面才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各种优秀的软件上面。

在用过一阵子GNOME后,我最终选择了FVWM这个窗口管理器来做我的桌面。虽然FVWM算不上desktop environment,但它恰恰符合了没有桌面的要求。FVWM可以配置的超级豪华,但我的FVWM界面上这些传统东西统统没有。启动后只能看到一张墙纸,和一个用于切换桌面的按钮。需要什么软件只要用快捷键调出gmrun启动就好了。

从 gmrun 执行命令启动 Emacs
从 gmrun 执行命令启动 Emacs

多亏了UNIX管理软件的方式,我只要输入相应的程序名称,就可以迅速的开启软件了。窗口切换用Alt+Tab好了,任务栏什么的统统可以省掉。邮件客户端、IM客户端都在固定的桌面上运行,剩下的只是干净的桌面,丝毫没有干扰工作的元素。

我现在用了Mac后,找不到过去的FVWM截图于是贴一张Knuth大牛的FVWM桌面截图,看看什么是高效的桌面环境:

Don Knuth 教授的桌面截图,用的正是 FVWM 窗口管理器
Don Knuth 教授的桌面截图,用的正是 FVWM 窗口管理器

感谢xutao,iSync恢复了

iSync我在设置Mac OS X上的iSync来同步日程这篇文章中讲到由于记忆力下降,我开始使用iCal规划每天的日程并用安装了Nokia插件的iSync来同步到我的Nokia E50上。我快乐的用了它不到一个月后,发现这个方法不灵了。

当时发现iCal里的条目并没有出现在手机上,同步了好几遍也不见效果。于是仔细观察,发现我在启动同步时,iSync的图标在Dock上一闪就消失了。我手动双击运行iSync,结果是同样的情况。也就是说iSync无法启动了。由于对Mac领悟尚浅,因此一直处于苦恼之中,又回到了过去每天战战兢兢在闹钟不断检查有没有忘记什么事的状态了。

今天晚上和xutao在GTalk里聊天时问道了他这个问题,他告诉我他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是用OnyX整理系统后恢复的。反正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我将信将疑的下载了OnyX。之前为了把iPod的音乐库放到MacBook的iTunes曲库里时用过这款软件来设置文件夹隐藏属性,这次重新安装它,第一次运行时要做两项检查,并要求退出所有程序。我没什么经验,又琢磨着应该整理一下系统了,就把每一个选项卡里的设置都运行了个遍。前面都弄完了才发现有个自动整理脚本可以用……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运行!经过比较长时间的等待后(中间洗了一个澡),OnyX告诉我整理结束,我重启了一下计算机,再试试iSync,好了!老用户就是老用户,一语中的,不服不行!

除了在第一时间打开Adium像xutao表达我最崇高的谢意外,我又感叹了一下苹果社区。之前写过文章,我就不罗唆了。另外,那篇文章里的留言作者iCat,我从网站上估计就是xutao大哥噢。

不同意GSeeker新作者关于“信息过载”的观点

GSeeker有人接着更新了,是一个好消息。但我们发现GSeeker的RSS输出又恢复成刚开始时的部分输出,自然就从留言里请求全文输出。新的作者Hong Xiaowan(以下简称Hong)今天发表了一篇公告“全文输出和信息过载”,提到了RSS输出的问题。这是作者说的:

  比较容易阅读的文章是三段式,就是标题,论点,论据。

  这样,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CNN就是这样的模式。

  事实上,TechCrunch等博客的全文输出,过于啰嗦松散,内容没有结构化。在浪费博客作者的时间的同时,成千上万倍的浪费读者的时间。

很明显我不能赞同这样的观点,不管Hong的本意是什么。首先,我觉得信息过载是个人问题,如果Hong觉得有必要帮助读者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那么可以通过更有弹性的方法来解决(比如在文章开头加上abstract、强化文章结构)。相反,如果粗暴的从RSS就把文章截断了,哪怕读者想自己解决,也没有了其它的方法了。

其次我觉得“三段式”的观点明显不合适。即使RSS部分输出,输出的也是文章的开头部分。读者可以通过看开头部分很容易通过人工来“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如果感兴趣就读下去,不感兴趣就跳过。这样来看,RSS全文和部分输出的区别仅在于部分输出的RSS读者在决定读下去后要移步到网页上,而全文输出不需要。

按照Hong的观点来打个比方,就是报纸上所有的文章都只包含前几段。读者可以方便的“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如果感兴趣,就到报社去看剩下的部分。这样的做法Hong认为我们可以接受吗?

RSS全文输出和部分输出的争执的一方面的因素是大家把RSS定义成什么。支持全文输出的人认为RSS取代了去网页上读文章;支持部分输出的人则把RSS定义成新文章的notifier。两者没有对错之分。支持RSS全文输出的人会感觉部分输出的RSS很麻烦,我就一度把部分输出的GSeeker放到Google Reader的eunuch文件夹下,甚至直接退订,因为每看一篇文章都要转到网页上,实在太麻烦了。

我觉得作为一个CW支持的商业博客(至少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从商业、政策的原因来把RSS截断,我觉得很合理。但Hong用这个“三段式”的观点来辩护,我觉得是不合适的。

Evernote开放注册了

Evernote_Icon_256.jpgEvernote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记事工具。与许多同类软件不同的是,Evernote不仅可以为你整理信息,它还提供一个在线服务帮你存储这些所有信息。同时它也提供在线的类似AJAX的在线版本,用不可多得来形容绝对不过分。另外,它的图形识别功能也令人叹为观止,去它首页上看看图片就一目了然了。善用佳软(1|2)、E-Space也曾经比较详细的介绍过。

过去Evernote一直在内测阶段,需要注册用户的邀请邮件才可以注册(其实我自己的经验来看,Evernote的邀请发放的还是比较频繁的。我从提交邀请到收到邀请之间不超过36小时,当时还误把Evernote当成故意搞噱头模仿Gmail的垃圾软件)。刚才在Twitter上看到消息,Evernote开放注册了了。不再需要邀请,这不是大家向往已久的吗?

Let’s Play Frisbee!

frisbee前天和Garson去了一趟学校的书店。他是一直想弄点回国的纪念品,而我是搬家后一直找不到一个钥匙扣(哪怕一个环也好~)决定去书店看看有没有类似工艺品。结果我们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我的钥匙扣和一个飞盘。

飞盘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脑中出现的比较早了。小学阶段就可以从电视上看到美国人在玩。可这么一个东西实际上并不常见。那时的我们也有玩飞盘的想法,于是就找了硬纸板(多数见于衬衣盒子里),做成了一些方便的形状,然后就拿着甩。

我觉得男孩子喜欢玩飞盘和喜欢武术有一定联系。我小时候(现在也是)就特别希望自己可以有电视上人物那样的本事。结果功夫不易练,暗器功夫却可以装装样子。于是我们开始开发小型的“飞盘”。四年级时,我从母亲办公室的垃圾桶里淘来了一些贵宾卡的板子,开始研制各种形态的“暗器”,在操场上做实验。结果在我制作的那一批里面H形状的性能最出色。

来到这边后,时不时会看到有两个人在玩飞盘。于是我渐渐发现这种正规的飞盘和我过去想的很不一样。我们过去是几个人站在同一条线上扔,看谁扔的远;而这里是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你扔给我,我扔回给你。这样就对扔飞盘和接飞盘的技术有了一些考验。

Photo 2

等我实际扔上手后,发现这个飞盘还并不是这么简单的。用我们过去的手法扔,飞盘会很不优雅的一头钻到地上去。后来经过研究,飞盘的边缘是向着一个面的(背面),这样方可以飞得稳当、在空中的时间长,并且落地速度慢,这就方便了接飞盘的人。而且飞盘在空中还容易变向,你会发现直直冲你飞过来的飞盘会在靠近你是突然拐弯,导致你傻傻的伸出手却功败垂成。经观察飞盘在空中会向正面偏向的方向偏。

不用20分钟,我们就能比较好的玩飞盘了。我比较擅长扔,可以让飞盘稳稳的在对方面前降落,让对方很容易的接住;也能让飞盘在空中突然加速变向,让对方傻傻的伸着手去追却追不上。而Garson更擅长与接,我常用形容狗的一些形容词去“表扬”他……

就像羽毛球一样,飞盘可以让你忘记时间和体力。前天我们从将近下午两点开始玩,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四点,并出了很多汗;昨天我们使劲克制,把时间掐在短短的一小时之内。

顺便说一句,我感觉在这里玩飞盘很舒服。除了有比较大片的草地外,别人也觉得比较自然。我想在国内玩的话要承受很多路人的怪异眼光吧……

firefox3下载日Mozilla闹笑话

这两天搞得轰轰烈烈的firefox3下载日,于温尼伯当地时间中午12点整开始。之前我报了名,主要是因为想在自己不忙的时候给Mozilla助一下威势。今天早上由于看到了下载的人会得到一个证书(估计是一个网页写上你是第几个下载的),于是想到如果能弄上个前几名也算挺有面子的事。再加上中午12点实在也不是什么忙的日子,于是我就在iCal里设置了一个闹钟提示自己。

11点45分,手机和iCal同时提醒了我(iCal和Nokia E50同步的功劳),我也就等着12点的到来。在这期间我看到Twitter上的zhanghao说:“看来6月18日一点,考验mozilla服务器的时刻到了 希望mozilla不要丢人,口口声声说要打破吉尼斯,结果自己身上出了问题”。当时我是颇不以为然的,Mozilla也不是一个新公司了,而且做网络行业的公司,怎么会不考虑好服务器的问题呢?不过鉴于全球那么多人同时访问,服务器当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还是但愿一切正常吧。我是在11点59分开始刷新下载日的主页的,结果打开页面的速度特别慢。当时我也有了不好的感觉。果然半分钟后Safari告诉我无法打开页面……

结果是可笑的。Mozilla弄了将近一个月的活动,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相比较之前一直不怎么稳定的Twitter却成功度过了WWDC08这件事来说,Mozilla搞得太臭了。

设置Mac OS X上的iSync来同步日程

iSync最近一直感慨自己的记忆力下降许多,经常想着做一件事,到时候却忘记了。而且由于搬家时要做的事情十分琐碎,于是我不得不Keep一些Todo List,并通过iCal来安排一下日程。但毕竟不是在哪里都方便背着MacBook的,而且MacBook本身的蓝牙功能也比较完备,因此我一直想找一款可以和我的Nokia E50蓝牙同步日程的软件。

由于对Mac的社区还没有摸透,于是我直接去Google搜索。最后发现Mac OS X自带的iSync就是一款同步用的软件,可以同步iCal、联系人等数据。于是我欣喜的启动程序试用。首先iSync要设置配对设备,就像普通的蓝牙传输文件一样,iSync给一个验证码,把它输入到手机上弹出的框里就行了。接着是在手机上同意MacBook的授权要求。令我失望的是iSync偏偏不支持E50这款手机。

本来已经放弃了,但还有点不甘心的去Google上翻页。结果找到了似乎是Nokia官方的E50 iSync plugin,下载上面提供的dmg文件,运行里面的安装程序,就大功告成了。

这时再用iSync连接配对设备,结果不再出现不支持设备的提示,而是说连接成功,然后按照提示就可以同步日程、Todo List还有联系人列表了,并且又Merge两边的数据和用MacBook上的数据覆盖手机上数据等不同模式。这可真是太爽了。

最近打算试着提前安排自己的日程,把时间更合理的利用起来。现在可以方便的做到同步,应该会做到更高效率吧。

为什么RSS在中国不流行

RSS带来了一个获取信息的新纪元应该算是不为过。想当初我第一次用RSS阅读器时(那时用得就是Google Reader)是2005年,那种激动的心情简直没法形容。当时以为RSS应该势如破竹的成为大家首选的阅读方式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两年后的今天,我身边的人们依然不知道RSS为何物,依然不知道阅读器有什么用。网上有很多人也赞同RSS阅读是一种小众阅读方式。但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就没有人来用,我今天想到了一点理由,那就是人们上网的目的不同:我身边的很多人把上网当作一种娱乐的方式,而不是信息交流的手段。

这个想法是基于李开复在Carnegie Mellon大学的演讲:Google in China里面对中美两国网民的比较。在上面的视频大约2:18的时候,李开复讲到中国网络环境与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网民的平均年龄为45岁,而中国网民的平均年龄为25岁;美国网络有大量的、多样的信息供大家获取,而中国很少。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在中国,上网的人多是年轻人。他们在网上QQ交友、联机游戏、下载音乐、看别人的页面(我就看过一位同学顺着QQ的联系人列表一个一个看他们的QQ空间,相比起来校内网的“新鲜事”可是一大进步)……可以总结为一点──“娱乐”。我不是很清楚美国的网民上网都干些什么,但确实见到加拿大当地人天天查看并回复电子邮件。而平均年龄45岁的中年人群估计也没有什么闲心情去一个一个的看朋友们的“QQ空间”吧。而且在这边(相比美国,加拿大的网络还是落后一些),网上银行付账、大学选课、网络购物已经比较成熟,在日常的应用也更多。总结起来,可以算是“生活”。

而“娱乐”和“生活”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娱乐”的目的之一为尽情消耗一段时间;“生活”则需要尽量节省时间,办更多的事。

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RSS在国内不流行。RSSDay网站上的演示视频在讲RSS的好处时,不断强调“会节省你很多时间”。可问题是大多数中国网民上网为了娱乐,为了消耗空闲时间,而RSS节省很多时间,显然和上网的初衷背道而驰。而RSS也真正被一些感觉忙不过来、上机时间很短的人所喜爱,因为它确实节省了很多时间,方便了生活。

由此可见,要使RSS在中国流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有互联网真正融入到中国人的生活当中,RSS的优点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RSS Day

今天(以温尼伯本地时间算)是网上流传的RSS Day,目的为号召人们使用RSS来高效的从网上获取信息。为此,Daniel Scocco专门建立了一个网页(英文),给大家提供关于RSS的知识。相对于如何使用RSS来说,为什么应该使用RSS更是一个大问题。因此Daniel做了一个短片,形象的像大家介绍RSS的好处。大家可以去http://rssday.org/看,相当精彩、风趣。

一年前我有感于周围的人不会用RSS,写了一篇post《好的blog阅读习惯》。当时承李笑来老师瞧的起,在blog上予以推荐。后来服务器受攻击,我也一直没有恢复成功,虽然觉得可惜,但也只好忍痛舍弃。现在想想那篇文章种讲到了RSS订阅的重要性,于是把它做成静态网页,放在这里。这里要感谢网上那些遵守协议以及没有遵守协议的转载者,从某种意义上保留了我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