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人的网站和面向事的网站

我的朋友赵凯最近有了一个做网络服务的想法,前几天跟我从 Email 上讨论了一番。我在跟他讨论的时候,想到了这么个问题。

1

自从 Facebook、Twitter 一类的网站火了以后,人们看到了网络更多的可能性。这些网站并没有太过高深的技术,多数情况下就是一些数据库的存取然后显示在页面里罢了,除了负载问题外,没有太多需要解决的技术。这些网站靠的往往只是一个点子。点子不一定很复杂,把它实现出来,然后引导人们来用。然后就有了流量,然后就有了钱。

因此,我有时也经常想一想一些点子,看看能不能也能碰上运气发一笔。好点子在被人们认证前都比较晦涩,这时候没什么人能看出这是一个好点子来。就好比 Twitter,如果在 Twitter 火起来之前,有人告诉我:“做一个网站,可以让人们在上面发表一条条 140 字以内的句子”,我会对他说:“你吃饱了撑的”,实际上 Twitter 出来之后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觉得 Twitter 有意思的,之间我还一度删除过我的 Twitter 帐号。和氏璧经历了三代国王才见得天日,Twitter 这个点子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些例子,让我们知道了,要在互联网时代成功,先进的技术并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能有与众不同的理念与模式。有了好的想法,把它实现出来,然后成功的推广出去,就成功了。但是,这个“好的点子”,却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得到。

所谓“好的想法”,常常有一种超前的属性,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常常比较不容易想到这方面去。Facebook 诞生的时候,人们也会怀疑会不会有人宁肯通过网络与隔壁的邻居交谈而不是走两步面对面的交流。我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因此我在考虑这些“好的点子”的时候,也有一种“似乎是饱和了”的感觉——在这样一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我们究竟还可以做什么新的东西?

2

赵凯给我讲了他的想法,是一个偏向于社会化网站这么个东西。我看了以后,同样有了一种“这东西有什么好做”这样的感觉。不过,经历了之前别人那些通过“好的点子”而获得成功的例子的冲击,尽管有了这种想法,我还是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这种模式。最终我的结论还是没有什么信心,不过我倒是明确了交互网络的两大方向——面向于人,以及面向于事物。

这两种方向用可以用例子来明确的表述出来。面向于人的网站的例子是 Facebook,以人为单位而进行交互;面向于事物的网站的例子是各种 bbs,通过话题来讨论。

3

面向于人的网站,在我看来有一个特色,就是“交友”,或者说是“关系”。这种网站的单位是“人”,而把人与人之间联系起来的是“关系”。用户在里面或者重现现实中的关系,或者与陌生人产生新的关系,进而成为新朋友。

这种网站的成功之处是在模拟社会关系上显得很自然,因为在现实中人就是最基础的单位,这一点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不过现在网站都不满足于这一点,模拟现实中的社会关系是一种“吃老本”的行为,帮助人们拓展新的关系,才是这类网站成功的关键。现在的这类网站往往有这么一个功能:通过访问你的电子邮箱的联系人,来检测你有没有朋友也是这个网站的用户,如果在这个网站里你们还不是朋友,那么网站就会提示你来确认这种关系。或者如果你和某人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那么网站也会问你是不是这个人也是你的朋友,让你继续来完善关系。这些都是这类网站常用的手段,我朋友想做的也是对这种情况的深入挖掘。

不过,这种网站有一种先天性的不足,就是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社会。一味的模拟现实社会,未必会形成真正有效的交流。比如说这种社会化网站,很可能没人都在上面有一大堆朋友,但真正交互的也只有那么一部分。这一个长长的联系人列表,不过是一种虚假的繁荣罢了。时间长了,当新鲜劲过去了之后,在这个网站上除了能看到朋友的近期琐事外,就没有别的用处了。

4

另一种面向事务的网站,是通过话题把人们联系起来。除了比较老的 bbs、论坛外,新型的一些话题讨论网站,比如 Quora、知乎。这些网站比老式的论坛强化了“人”的因素,但仍然是以事物为主,用话题为单位,吸引感兴趣的人来讨论。

这样,用户不需要对其它用户有所了解,只是针对于这个话题进行讨论。讨论结束后就跟这个用户没关系了;就算是两人“看对眼了”,对一个话题都有着特殊的兴趣,网站本身也不一定会把这两个用户过多的联系起来。相比起交友网站来说,这种网站的用户模式有一种“合则来,不合则去”的感觉。

这种模式的好处是解放了用户之间的关系。交流不仅限于认识的人之间。与其说看了一个用户简介后觉得感兴趣而想与对方交朋友,还不如在通过某些都感兴趣的话题讨论后自然而然的与对方成为朋友。或者用户根本不想交朋友,只是想就某件事来讨论一下,或者请教个问题而已。这样省却了客套,就事论事来讨论效率更高。

当然,这样的坏处就是交友的过程来的更长,而且在网站上的朋友关系属于弱关系。这种网站的中心是话题讨论,一旦和另外的用户无法形成讨论,这样两者之间的好友关系就没有意义了。也许有些时候碰巧遇到了感兴趣的话题,和一些别的用户讨论的很火爆,而过一阵子这个话题弱下去了,几人之间也就没有关系了。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的随机,也更加的没有连续性。

5

我曾经想过这两种网站哪个好,哪个坏一些。尽管我很快就得出结论,但深思熟虑之后我发现这跟我们的性格有关系。有的人喜欢与人互动,比如说买东西的时候可能会跟卖主“乱哈啦”一阵子;有的人不喜欢,买东西的时候更喜欢少废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事之后转头走人。我就属于第二种,因此我更喜欢面向于事物的网站。一方面讲这样更有效率,另一方面讲这样也比较冷血、没有人情味。

所以我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得出了面向于事物的网站更好这个结论。但用同理心想象反面的方向,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 Facebook、人人这样的网站呢?于是我想到了如果是第一种性格的人,喜欢与别人互动的话,那么这种交友网站很明显满足了这些人的需求。对于他们来说,与别人“乱哈啦”本身就是他们的需求。

因此,我发现要回答这个问题,关键是要明确中心目的:交友是目的还是手段

交友作为目的,那么交友网站就是我们需要的——我们仅仅是想交朋友,仅此而已。至于交了朋友之后干什么,不是我们所关心的。因此这种网站的中心任务就是能够发掘用户潜在的朋友,或者通过电话簿、或者通过共同的朋友联系,都是为了这个中心而服务的。

交友作为手段,则恰恰相反。比如说一个论坛,我要的仅仅是满足我的问题,或者是有效的讨论某一个话题。这样把我们几个人结合成为一组朋友,只是为了互相讨论而已。如前面所说的一样,这种关系是一种弱关系,也许讨论完了之后这种关系就不存在了。毕竟目的达到了,手段也就没用了。

6

如果把互联网比作一张网络的话,那么用户就是这张网络中最天然的节点。面向于人的网站给我的感觉是“存在”,两个人之间有了好友关系,就意味着连个节点是相连着的。这或许有一些意义、或许两个节点之间会有一些消息来回传递这;不过,或许只有一个单纯的意义——这两个节点之间的关系存在着。而面向于事物的网站给我的感觉是一个神经网络,几个节点之间有时会有比较强烈的信号,有时就沉寂下去了,节点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什么优先级关系。

所谓网络,就是一张数据结构中的图。而不管是那种模式的交互活动,既然是在网络上进行,那么也总是在这张图上进行活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必然的,只不过存在强弱而已。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之间的主机越来越多,人们不再像互联网的初期那样,仅仅通过世界上仅有的那么几台主机相连了。也就是说,现在要想把所有人联系进一张大网里越来越难了。不过,假如说,人们都在同一个网络中进行交互,那么我们会是以哪种模式为主呢?

这个想法引出的话题也就是:我们能不能把这两种模式联合起来?用户之间既存在强关系,也存在弱关系。这样的网站既能够满足用户交友的需求,也可以形成有效的讨论。这样的网站有没有可能?这样的网站会不会成功?或者说,我们不求两者之间的联合,我们可以选择一种模式,然后从这种模式往另外一种模式演化,看看能演化成一个什么产物?从不同的模式为起点进行演化,得到的结果是否相同?这些想法是我一时之间想到的,还没有进行思考。

7

另外一个话题:中国。作为中国人,我像建立的网站当然是首先从国内开始推广。不过,中国的互联网给人一种还不成熟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国内的互联网的总体发展落后于国外吧,我常常感到中国的用户在互联网的使用上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

对比严肃的维基百科和散漫的百度百科、严肃的知乎(我没有知乎帐号,我是通过知乎模仿 Quora 来想象知乎应该是一个比较严肃的网站)于散漫的百度知道。从这两组网站的热度上来说,我的结论是国内的用户似乎更喜欢这种散漫一些的网站。通过互联网的发展,人们渐渐的发现了网络的严肃的用途。比如维基百科,立志于整理人类的知识,它在文字的严格程度上很有要求。换句话说,这种网站立志于在网络上形成秩序。而百度百科这样的网站,里面的内容常常并不严肃,也缺乏人们来进行整理,因此往往会往秩序的反面——混乱发展下去。

当然,越来越混乱是信息的本质属性之一,因此在国内的用户还没有形成这种维护秩序的理念之前,国内的网络是混乱大于秩序的。我想做的网站,多数情况下还是希望往秩序这方面发展,但在如今这个时代下,在国内未必会受人们的欢迎。

咖啡瘾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咖啡因成瘾症》,讲述我对咖啡如何上瘾。今天再写一篇,其实是因为这种症状由愈演愈烈的趋势。

我目前再这边常喝的咖啡有三种,外面咖啡店卖的现成的咖啡有两、三种。这些现成的咖啡店的咖啡都是 espresso 咖啡调制的,味道比较美味,但价格偏贵,我近几年已经不常喝了,只有跟同学出去的时候有时会买上那么一杯。

Rockstar Coffee常喝的三种咖啡里有一种也是现成的,是楼下超市卖的罐装咖啡,有两种口味。超市时不时来一次打折,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把货架上的咖啡给扫荡了。平时咖啡放在冰箱里,喝的时候非常清爽,它本身的味道也比较甜,因此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我经常是喝了一罐又想再喝一罐,不知不觉三、四罐就下去了。每罐咖啡的容量有 444 毫升,这样算下来其实喝的挺多了的。而且,这种罐装咖啡里面似乎含的不只是咖啡因,还有一些防腐剂之类的其它成分,喝多了之后让人的嘴不大舒服,可是架不住它好喝,因此我必须忍着自己才能够克制的住。

另外一种是我过去近一年经常喝的雀巢速溶咖啡,也是从楼下的超市买的。有时候超市打折,能够半价买到这么一瓶,有时候不打折,原价购买是 8 加元多一些,能喝上个两个月。过去我一直以为这么一瓶咖啡能泡很久,不过实际操纵下来发现我的欲望远比想象中的大,这瓶咖啡其实下的很快。我泡咖啡时先再被子下面撒上一层糖,然后加咖啡末,之后加上 9 成的开水,最后用 coffee cream 把杯子填满。早先我一次喝这么一杯就挺满足了,后来喝了一杯觉得有点不过瘾,想刚烧好的开水还没有凉,正好再冲一杯。久而久之,我每次下来要喝两杯咖啡才满足。

My coffee machine常喝的第三种咖啡是咖啡机做出来的咖啡。又一次我去楼下超市买咖啡的时候,正好雀巢速溶咖啡没有打折,另外一种叫做 Maxwell 的咖啡有活动。我在喝雀巢之前也喝过它,价格跟雀巢相当,口味也很不错。那次打折的是 900 多克的大盒装,才 4 加元不到。我一看便宜,就马上买了一盒。回到家后一冲,发现上面竟然全是咖啡末,根本没法喝。研究了一下包装才发现原来这不是速溶咖啡,是需要用咖啡机来做的。我当时家里没有咖啡机,于是这盒咖啡放在家里的冰箱里雪藏了大半年。

直到上个月,我的炒菜锅实在是坏的不行了,于是去另外一家比较远的超市去买。找到锅后发现旁边正好有卖咖啡机的,由于我对咖啡机觊觎已久,就看了一下,惊讶的发现竟然有咖啡机才刚刚 13 加元,差不多是两杯星巴克的价格。想到冰箱里那一大盒咖啡,我立即买下了这个咖啡机,于是这一个月来我喝的咖啡就全变成这种咖啡机的产品了。这种咖啡机一次可以做 12 杯咖啡(当然是小杯),供家庭喝的。我就着糖喝 cream,大概分成两顿就能喝完这一大壶。我在《咖啡因成瘾症》这篇文章里写过我喝咖啡过量的故事,那时我大概是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咖啡,于是产生了“身体上感觉心跳加快,容易发抖、抽搐,精神上感觉绝望”等症状,这是 2007 年末发生的事情。如今到了 2011 年末,4 年过去我早就锻炼的“百毒不侵”了,分两次喝这些咖啡也就没有这些不良反应了。

随着喝咖啡越来越多,我发现咖啡提神的功效也被我渐渐的免疫了。现在除非我一段时间不喝咖啡,突然来一杯能让我很提神之外,有好几次我是喝完了当天的咖啡后上床马上睡过去的。

我的室友是个烟民。常常他抽完言的时候会跟我说打算戒烟了,我从来没把这个当回事,因为我知道,这个戒不了。有时候我会跟他开玩笑,说“你要能戒烟我就能戒掉咖啡”,其实我觉得戒咖啡比戒烟容易多了,但何必戒掉自己喜欢的饮料呢?

结束了 TypePad 帐号

昨天晚上因为考虑 Apache 的问题,联想到了 Six Apart 的创始人夫妇,于是就去他们的网站上看看。男方的 blog 最后一篇文章大概在今年 5 月份,女方的最后一篇文章在去年。作为 Movable Type 的创始人,他们两人的 blog 对我来说是一个标杆,在一定程度上也显示了 blog 这项活动的活跃程度。这两个人的 blog 都很少更新了,也相意味了 blog 的衰落吧。

顺便我又想去 TypePad 看看。商业性的 blog 系统,我一直比较看好 TypePad。本身过硬的技术,加上不用麻烦的维护,在前几年 blog 火的时候应该比较吃香。它最便宜的服务是每个月 8.95 美元,可以绑定域名,创建一个 blog。这个价格虽然对于我等学生阶层来说略为贵了一些(有了这钱还不如去折腾 VPS 呢),但对于欧美国家已经工作了的人来说,我觉得不算什么。

如果在 blog 火的年头,这样的价格应该是相当具有吸引力了。但可惜这就是时代啊。Blog 现在渐渐衰弱,很多人们有了更多的途径来发泄自己的表达欲,blog 的规模则有一点大了。

另一方面 blog 的学习成本实在是太低了,这要怪 WordPress 把这一切弄得太容易了。弄一个标准的 LAMP 共享或独享主机,把 WordPress 的代码上传上去,数据库那里开个帐号就可以开写了。这么简单的东西我觉得有初中文化的人就能够做了,根本不值得花钱让人来做。所以 TypePad 的收费服务,我觉得是要从 Movable Type 那里算起的,毕竟在主机上安装 Movable Type 可要比安装一套 WordPress 简单的多了。

从性能上考虑,其实也还是要怪 WordPress,性能太好了,随便一个廉价的 LAMP 主机就能流畅的跑起来。不像是 Movable Type 对于机器的性能要求很高,在 Dreamhost 那种廉价共享主机上发布全站需要 45 分钟这种情况是不会被接受的。所以,TypePad 提供这种收费的服务,能获得省心的 blog 发布服务,我觉得这挺好的。

TypePad 虽然界面上和 Movable Type 比有很大的不同,但实际上它还是 Movable Type 的架构,只是更加精细罢了。TypePad 上可以免费注册帐号,只要不绑定域名可以随便用。我过去注册过,但当时我还在自己的主机上和 Movable Type 挣扎,因此就没有怎么在意 TypePad。昨天我来了性质,看到之前我留着的帐号还在,于是就又开通了一个 blog。我看它可以导入 WordPress 的文章,就试着把我这个站点的 500 多篇文章导入了进去,运行起来非常流畅,比我过去用 Movable Type 的时候好了太多了。

尝试了一会,我把这个 blog 给关闭了,毕竟我早就转投 WordPress 阵营,不想在这里分心,这次毕竟只是想尝试一下。考虑了一下,我选择把我这个 TypePad 帐号一并删除掉。我有个习惯,就是不用的东西,可以删除我绝不占着浪费资源,这个帐号也是。TypePad 算是 Movable Type 系列的一个公共的帐号,除了这个网站系统之外,其它的一些服务,比如 Movable Type 的防垃圾插件也是需要它的帐号的。删除了这个帐号,也就相当于我彻底跟这个系列的产品说再见了。

其实这也是我删除这个帐号的动机之一。我现在不看好 TypePad 的这一系列服务。首先这跟互联网应用的大势有关。现在不是几年前那种 blog 泡沫的时代了,现在的时代属于 Twitter。如果说 blog 时 Web 2.0 概念的第一代产物,那么 Facebook 之类的交互网站则是第二代产品,Twitter 之类的微博属于第三代。Blog 毕竟太老套了,早就是它该回归小众的时候了。到了今天来看,除了一些人特别的坚持之外,已经没有人想要建立一个 blog 来写写了。

在这种情况下,以 blog 为卖点来赚钱就显得比较衰落了。Blog 老归老,另一方面其实也意味着发展已经趋近于成熟。前面我也说了,现在几乎是个人就可以安装 WordPress,技术壁垒被打破了,又怎么来依靠它来赚钱呢?在这种大势下,Movable Type 安装起来这么复杂晦涩的软件,一方面或许可以给 TypePad 拉生意,另一方面不也是自己找死么。Movable Type 被 WordPress 给压死怨不得旁人。

开发 Movable Type 的公司 Six Apart 已经买了,算是摊明了自己要做专业媒体的立场。媒体而不是媒体工具,因此 Movable Type 不得势是很明显的,同时这也对应了 TypePad,毕竟他们属于一系,这种供应“草根”媒体的工具应该不是新型的 SAY Media 媒体公司所关注的部分。所以这种没前途的网站的帐号,删除了我觉得不可惜。

删除数据库中的换行符

早先我的 blog 是用 WordPress 搭建的,后来我想尝试一下 Movable Type,就把所有文章都导入到 Movable Type 里了。之后我对 Movable Type 失望了,就把 blog 系统换回了 WordPress,但在导入过去的文章的时候,发生了一些问题。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所有的自然段都被合并到了一起,生成的文章全都成了一大坨,基本上无法阅读。当时我对网站、数据库之类的知识了解的不大透彻,于是想出了一个笨办法,在该换行的地方插入 br 标签,这样算是变相的解决了问题。后来我想想,可能未必是 Movable Type 和 WordPress 格式不兼容的问题,导致了两者互相导出导入会有问题。应该跟我使用了 Markdown 插件有关系,毕竟插件是第三方的,也没办法精确控制。

当时我还写了几行 Ruby 小程序,判断在什么地方改加换行标签,把 Movable Type 导出的文件给扫了一遍,把输出的文件导入到 WordPress 中就可以了。但这也带来了一些其它的问题,比如当一篇文章里有引用的地方,如果在换行处都有换行标签,那么 Markdown 会一直把引用开始时到文章结尾的部分都当作一个引用,这明显不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也不愿意在 WordPress 里不断的导出导入,还要删除旧的文章,于是就选择了一个更笨的方法——平日里随机选一篇文章,进入后台的编辑,然后手动去除换行标签。用一个编辑器的查找替换来弄其实还挺快的,顺便也可以修改一下有问题的 tag。时不时的修改几篇,总有一天可以完成吧。

昨天晚上在看一个 WordPress 主题制作的牛人 zww 的 blog 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篇文章:《闲来蛋疼: 把所有文章的more标签去掉了》。在文章里作者提到了用 SQL 操作数据库,把他的文章里的 more 标签给批量的删除掉。里面仅仅用了一行 SQL 语句就把所有文章的标签给删除了。我一看大喜过望:zww 要删除 more 标签,我何尝不想批量删除我的文章里的 br 标签呢?把他给的 SQL 语句略作修改,我很容易的就用下面的这条语句删除了旧文章里的换行标签:

UPDATE wp_posts SET post_content = REPLACE(post_content, '<br />','');

zww 用的是 phpMyAdmin 来执行 SQL 语句。我用了 Nginx 之后就没有在 VPS 上安装这个工具,因此只能通过 MySQL 的命令行客户端来执行这条语句。我用 mysql blog -p 进入了命令行客户端之后,由于太长时间没有在后台设定数据库了,竟然有了一种茫然的感觉。想了半天才渐渐的回忆起了一些命令,真是让我深有感触。看来这些东西还是得靠熟能生巧啊。

写 blog 时的背景音乐

5000 マイル CD album artwork

5000 マイル

写 blog,对我来说不是随便弄一些流水账放上去充字数的,而是对于自己的一种总结与反思,以便于日后再次回顾时能够有所得。因此,写 blog 的时候我一般要集中精力,对于外界的干扰,所以有时候在耳边放一些背景音乐是很有帮助的。

我记得在小学毕业前从一份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说是在写作业的时候不宜听音乐,理由是这样形成习惯后,再用脑的时候耳边没有音乐回让脑子迟钝,不利于参加考试。我觉得或许有些道理。就像抽烟一样,在学会抽烟之前没有什么问题,一旦染上了烟瘾,在思考的时候就习惯点上一根烟,否则便觉得脑子混沌。不过我自己不会抽烟,因此没法验证这一点是否正确。我平日里喜欢喝咖啡,不过咖啡因比起尼古丁来说效用弱了一些,我还没有到不喝咖啡就脑袋混沌的程度,因此这一点是我自己的臆测。

我在上高中之前对于流行音乐没有一点印象,平日里不听,因此也不知道其中的妙处,看到周围同学有听流行音乐的我反而会觉得奇怪。上高中之后我才在同学的影响下、以及自己思维成熟的带动下,渐渐的接触了像 Beyond 之类的比较老的流行音乐,之后才慢慢的赶上的。后来也逐渐的体会到音乐对于集中精力的作用。当周围不是绝对安静的时候,要想集中精力想一件事情时就容易收到周围声音的影响。这些声音不一定要跟自己有关,有时候一个不相干的声音,哪怕时窗外的鸟叫或者有一辆车经过,都可能把你的思维引导到别的地方去。这时候戴个耳机,特别是隔音的耳机,放上一首背景音乐,可以非常容易的隔断外界对你的影响。

后来我经常这么做之后,发现不是所有的音乐都有这种效用。有些音乐不但没有隔绝外界影响的功效,反而自己本身就会影响人的思路。我经过实验,总结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首先,包含了你可以理解的语言的歌曲不行。例如,我能听懂的语言有汉语和英语,因此歌词是这两种语言的歌多数情况下会影响我的思路。相反,我听不懂的日文歌曲、韩文歌曲等,就没有这种情况。

其次,你很熟的歌曲容易影响你的思路。在考虑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想过没有歌词的纯音乐应该不会打扰思路。不过当我实验的时候,我发现当我听过去我听过无数次的 Bandari 音乐的时候,我容易跟着曲调走,甚至是跟着调子吹口哨,从头吹到尾。这些曲子我过去为了让自己接受它们,曾经反复的听了多次,还强迫自己去记忆曲调。这让我在之后对这些曲子非常敏感,在再嘈杂的环境里听到了都能集中精力从头跟着调子到尾。再这些曲子的伴随下,别说写 blog,就是稍微不注意思路就跑到曲子上了。

而且不只是这些我反复听了很久的歌,很多情况下,当你知道了一首歌的大体意思时,你就难以将它当作背景音乐了。比如我最近听的这首日文歌,昨天晚上忽然想找它的歌词,找到了之后对比着歌词和英文翻译把歌听了几遍,今天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再回忆歌词的意思。我不禁有些后悔昨晚去查它的歌词了,不过我十分喜欢这首歌,具体是得是失倒是不好说了。

第三就是歌曲本身了。比如重金属之类的,本身就十分嘈杂,容易扰乱思路。不过这也可能因人而异,虽然我是没法想象如何在强烈的鼓点下来写文章,但之前我确实见到有同学听着这样的音乐写作业……像我个人来说,我比较喜欢节奏处于适中以下的,最好的情况是它在那里播放,而我却游离在歌曲之外,这样才不会干扰我,起到隔绝外界声音影响的作用。

我最近听的这首歌是 Rie fu 的《5000 マイル》。我知道 Rie fu 是在大学时和同学看了日本动画片《死神》,Rie fu 唱了片尾曲《Life is Like a Boat…》。我当时听着不错,后来找了一下,看到了这张专辑,只有三首歌,其中一首就是《5000 マイル》。5000 マイル 翻译过来就是 5000 miles,五千里的意思。我从这个网站找到了歌词与英文翻译:

君の体温をちょうだい
当たり前のこと知りたい
君と僕を結ぶ糸は
いくつもはりめぐらされて
こわかったこと 今はそうも思わない
静かに旅立ったあの人が
ありのままの強さを教えてくれた
Your temperature, please
I want to know all the ordinary things
The threads that bind you and I – 
    so many of them are
stretched around us
What I was scared of
Now I don’t even think about it
That person who quietly began his journey
taught me true strength
Take your time,
but I can't wait anymore
Take your time,
but I can't wait anymore
5000マイルを とびこえて
会いたい人に 想いはせたら
私の力をあげたい人がいる
どこにいても伝わるように
I jump over 5000 miles
when I turn my thoughts to the person I miss
There’s someone I want to give my power to
So that it will be transmitted to him
    wherever he is
君の体温をちょうだい
僕らそんなに違わない
君と僕とを取り巻く世界は
大きなわっかになってる
ゆっくり変わって ゆくものを一言で
変えてしまうその言葉に
惑わされたりしないようにね ほら。
Your temperature, please
We’re really not that different
The world that surrounds you and I
is turning into a great ring
Being changed slowly,
set going by a single word
I’ll change those words completely
so that you’re not bewildered by them – Look.
Take your time
that's what they say,
but I can't wait anymore
Take your time
that's what they say,
but I can't wait anymore
5000マイルを とびこえて
会いたい人に 想いはせたら
一人の力ではできないことができる
進む力に変わってゆく
I jump over 5000 miles
when I turn my thoughts to the person I miss
With one person’s power,
    I can do the things I couldn’t
And it goes on being changed into the power
    to move forward
忘れないで 私を
忘れないで 私を
そんな単純な願いが
今一番 思ってること
Don’t forget me, don’t forget me
Such a simple wish is now the foremost thing
    I’m thinking of
動き出したら 君のそばに
誰もひとりでは進めない
今にも届きそうな歌の流れが
胸を熱くしてる
5000マイルも一ミリも
少しも変わらない 距離だと
思えるような歌の流れが
ここからでも君の力が
伝わってくる
When it all starts to happen where you are
No one can move forward by themselves
Even now the flow of this song that’s about
    to reach
is warming my heart
The flow of this song that makes
a distance of 5000 miles and one millimetre
seem truly exactly the same – that’s what’s
letting your power be transmitted,
    even from here

歌词时非常好的词,但我知道了歌词的意思,再听这首歌的时候就要告诉自己要注意不要跟着歌词走,这样这首歌之后倒不是最佳的写作时的背景音乐了。

PS:在找这首歌的歌词的时候我还花费了不少功夫,很多日本歌词网站似乎很注意保护这些歌词不被复制。我从 Google 里搜索这首歌的歌词的时候,找到的第一个网站,竟然把歌词保护的比起点中文网还要厉害。起点的文字是通过 Javascript 进行二次载入,只能看不能选中复制,从网页代码里找到相关的 Javascript 函数就可以看到保存文章的 .txt 文件的 URL,把这个文件下载下来就是文章的文字。而这个网站用上了 canvas。我不大熟悉这一块,如果研究一下或许可以找到破解方法,不过我懒得花功夫了,找一个可以复制的歌词而已,于是就直接换了几个网站了事,没想到这种网站还不少,都是可以看不可以复制。我从 Google 里翻了几页才找到了可以复制歌词的网站。

草稿很麻烦

WordPress 有保存草稿的功能。写好了一篇文章,可以把它的状态设定为发布,也可以设定为草稿等其它状态,处于草稿状态的文章在外面是不可见的。在 Dashboard 里,有 draft 模块,草稿的文章多列于此。

我在使用 MarsEdit 在本地写 blog 之前,一直是在网页版的后台里直接输入文字。有段时间有了很多灵感,确没有时间把文章写下来,就在后台存了几篇草稿。有的只是一个大纲,有的已经写了很多字了,都没有发布。因为字数很多,所以就把 draft 模块撑的比较大,占用了很大一块地方,非常不方便,于是我就把 draft 模块给折叠了,反正这一块不是后台最关键的功能。

可没想时间一长,我竟然把这些草稿给忘了。前几天整理后台的时候,发现了还有几篇草稿藏在了这里。趁着现在有时间,本来我打算修改一下发布了算了,结果没想到有几篇文章拖的时间有点长了,它们又是有时效性的,当时很正常的话题,到了今天再发布反倒有些不知所云了。有些话题我当时再脑子里琢磨的兴致勃勃,但到了今天要么觉得不值一写了,要么觉得劲头过去了,写不出来了。这些实在是让我感到有些可惜。

我一般在想到了话题的时候,喜欢在一张用过了的草稿纸的缝隙里简单的记录下文章的标题和大纲,有时间就整理出来。本来我以为这些电子版的大纲应该更容易整理成文章才对,没想到我反而因为它们都保存的很容易而懈怠了它们。草稿纸毕竟很不稳妥,这也相当于逼着我有了时间就立即整理这些想法,从这一点看来,电子版的草稿反而要略逊一筹了。

除了 WordPress 的草稿功能之外,我也曾经用 MarsEdit 保存过草稿。不过我面对这种比较正式的写作环境时,不由自主的就要写正式的文章,因此这些草稿都保存的比较完全,我也很容易把它们继续的整理成文章来发布,倒是没有了让草稿过期的尴尬事发生。

Nginx 重定向

过去因为一直弄不好我的 blog 里的 Google Analytics 插件的设定,导致在 WordPress 后台的 Dashboard 里面无法显示 Google Analytics 的报告,因此我过去几个月都没有怎么去看 Google 的统计工具。昨天把这事搞定了,于是我也看了一下网站统计方面的信息。当我看到 Google Webmaster Tools 里报告的 189 项 Not found 抓取错误时,觉得应该处理一下子了。

之所以搞得这么难看,是因为我过去切换 blog 系统的 URL 设定的缘故。最早我用的是 WordPress,当时用的是 /year/month/slug/ 的 URL 格式,后来我学会了 Movable Type,于是就把 URL 的格式弄成了 Movable Type 默认的 /year/month/slug.html 格式。当时为了把搜索引擎索引的旧的 URL 都改过来还花了好多功夫。后来我实在是不想再用 Movable Type 了,就把 blog 程序换回了更有前途的 WordPress,URL 格式我也切换回来了,毕竟这是 WordPress 里比较常用的。Movable Type 是生成的静态页面,因此用 html 格式比较自然,WordPress 是动态页面,自然就比较倾向于子目录的格式。

切换了 URL 格式,过去的页面就自然无法访问了。我在第一次切换成 Movable Type 的时候,就为此费了心思。当时用的是虚拟主机,web 服务器自然是 Apache,我就捣鼓了一阵 .htaccess,让旧的 URL 可以自动重定向到新的下面。这次也是如此,不过是反过来了。而且这次我用的是 VPS 主机,资源不容许跑 Apahce,所以我用的 web 服务器是 Nginx。Nginx 不支持 .htaccess,因此我要修改 Nginx 的设定。通过搜索,相关代码如下:

rewrite ^/(.*).html$ http://liuf.net$1 permanent;

话说 Nginx 虽然在 VPS 领域比较有知名度了,但好像还是比不过 Apache。像 WordPress 之类的程序,官方支持文档里首选的还是 Apache。像 WordPress 的一些插件,更是如此了。比如 WP Super Cache 插件,我到现在进入它的后台上来还是给我一篇警告,比如说 Mod Rewrite 模块没安装啊、Mod Rewrite 规则无法更新之类的啊,实在是烦死了。虽然我根据网上一些前辈的代码,修改了 Nginx 里相关的设置文件,但我仍然不确定这个插件是否正确运行了。本来我觉得应改没什么问题,不过最近我发现我通过这个插件 Preload 的缓存,在 Preload 完毕之后就被删除了,让我非常不解。更可气的是,这次我为了弄 URL 重定向的问题,仔细的看了一下 Nginx 的相关设定代码,发现我从别人那里弄来的 WP Super Cache 的设定代码里根本就有问题,也许是版本之间有差异,在重定向的 URL 里面竟然多了几道下划线,这不让之前的设定都失效了么……我改了相关的设定,观察一下有没有效果再说。

另外,在修改重定向设定时,我还从 Nginx 官方网站上看到了这么一个页面,关于统一网址时的错误做法以及正确的做法,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样就效率低,不过我还是照着改了过来。

总之,Nginx 的设定给我的感觉是比较灵活,像编程语言那样的设定脚本,不是严格的语法,灵活性相当的高;不过不足的是比较冗长,繁琐,不如 Apache 的 .htaccess 文件的设定那么简单明确。我当然希望它能有所改进,毕竟 Nginx 占用资源小这一点对于 VPS 用户来说是相当大的优势。如果有相关模块,能做到把 .htaccess 文件动态转换成 Nginx 的设定就好了,就像 Lighttpd 的 magnet 模块一样,可以使用 Lua 语言来代替 Lighttpd 自己的设定。既然 Lua 语言可以转换成 Lighttpd 的设定,那么我像把 .htaccess 的规则转换成 Nginx 的设定应该也问题不大吧。

终于搞定了 WordPress 的 Google Analytics 插件的 Dashboard 部分

上个月底,我收到了我的 blog 正在使用的 Google Analytics 插件的作者 Josh Fowler 的来信,除了感谢我使用他的作品外,还推广了一项关于 Article Rewriting 的 SEO 服务。当时我看来信挺长,就把它保存在了桌面上,没有仔细看。刚才我正好想起来了这件事,就仔细看了一下那封信。信中说感谢我使用他开发的 Web Ninja Google Analytics WordPress plugin,而在我的 blog 上这个插件自从今年 6 月份我转移了 VPS之后就不能完美工作了。虽然可以正常的在我的 blog 页面里插入跟踪代码,但这个插件的另一半功能,在 Dashboard 上显示 Google 的访问流量信息,却一直不能工作。

正常使用这个插件的方法,是在设置页面里点一个链接,让 Google Accounts 来认证我的 blog 的访问,我在转移 VPS 之前一直工作的很好,但转移 VPS 后再一次认证的时候,Google 给我了一个错误信息:

Google accounts authenticate error
Google accounts authenticate error

我看那个信息提示,意思好像是我之前已经有网站来占用了这个认证,并且发送了错误格式的请求,而且我这个域名还没有注册的样子。我当时查了一下资料,不过到最后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好在这个插件有两种认证方法,一是点击链接认证,二是直接在后台输入 Google Analytics 给的网站编号。推荐使用第一种方法,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在 blog 的 Dashboard 里查看 Google Analytics 的报告而不用去 Google 的网站,第二种方法就只能在 blog 的页面里插入代码,而不能获取信息。转移了 VPS 之后,我一直在使用第二种方法。

今天看到这封信,我又想到了这个问题,正好有时间,我想看看能不能解决了它。Google Apps 过去仅仅提供了邮箱、文档等服务,最近开始渐渐的扩展,也就是说用自己域名绑定的 Google 帐号可以使用更多的 Google 服务,而 Google Analytics 就是其中之一。我用新的 Google 帐号注册了 Google Analytics,获得了一个新的网站编号。而用这个新的编号照样无法进行认证。

我查了一些页面,说是把域名在 Google 重新注册一下就好了。我从这个页面的评论里看到了一个链接:https://www.google.com/accounts/ManageDomains,点进去看到了 Google Accounts 的后台,在里面可以添加域名。

添加了域名之后就可以看到下面的 Manage registration 部分里有管理的部分。点进去能看到这个页面:

Google accounts manage domain page
Google accounts manage domain page

我之前应该来过这里,不过关于 AuthSub 之类的信息还有 Target URL path prefix 把我弄糊涂了。今天我才看明白了那个提示信息,以及 next 参数的意思。原来 WordPress 后台的插件设置里面的那个认证链接,点进去之后的地址确实有个 next 参数,后面跟的其实就是我的网址。我在这里输入了我的网站的域名后,这个域名的状态从 inactive 变成了 active,然后再从插件后台里认证一下就成功了。原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现在我的 blog 的 Dashboard 里终于可以显示 Google Analytics 的报告了:

Google Analytics report in WordPress Dashboard
Google Analytics report in WordPress Dashboard

TextMate 2.0 出来了

Textmate2 icon这个月初,我偶然去了 TextMate 的官方 blog,看到了 TextMate 2.0 要在圣诞节前推出测试版的消息。昨天我又看了一下它的 blog,看到 2.0 Alpha 几天前就已经放出来了。我马上下载下来试了一下,发现中文字体可以正常显示了,之后就把它束之高阁了,因为我发现我没有学会用它。

在 2008 年年初的时候,我当时的室友买了一台 MacBook 玩。之后我的那台 DELL 笔记本显卡坏掉了,我室友就把 MacBook 借给我用。那时快到了要交作业的时候了,我发现那台 Mac 没有一个代码编辑器。在那之前我没有接触过 Mac 系统,因此对它的常用软件一点都不了解。那阵子正好 Rails 流行,带着 Mac 下的 TextMate 编辑器火起来了。我于是就下载了它来用。TextMate 里有很多 bundles 被人们津津乐道,不过对于我当时写的 Java 程序帮助不大,我也没有花功夫去学那些 bundles 的用法。除了这个,TextMate 真的是一个比较朴实的编辑器,没有花哨的工具条,很多功能都弄到快捷键上了,剩下的就是它的一些配色很好看。我忘了我第一次用它来写 Java 作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似乎是发现在里面可以用 Emacs 的快捷键来移动光标,让我稍微兴奋了一下,后来我发现很多 Mac 程序都这样。其它的感觉,我现在真的记不清了。

TextMate 是商业软件,使用版本只给用 30 天。30 天之后我买了一个 license,有学生折扣,然后 TextMate 陪了我挺长时间。除了我的编程课的作业,我之后写作课的论文我也是用它来编辑的 TeX 文件,TextMate 都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2.0 之前的 TextMate 不支持双字节字符,像是中文之类的要占用两个格子的文字,TextMate 只给它分配一个格子,这样导致 TextMate 根本没法编辑中文。有人弄出了一个凑合的方法,弄一个字体文件把中文弄窄,这样中文就不会重叠了,不过实在是太难看了,我受不了。为了有一个可以编辑中文的编辑器,我开始时用 TextEdit 凑合一下,后来我对于 Mac 的软件了解的多了,也开始在机器里放一个 MacVim 来备用。

Emacs icon后来我知道了有 Carbon Emacs 这个软件包,里面集成了很多功能,不用配置就可以很好的显示中文,是当时在 Mac 上跑的最好的 Emacs 了(其它的比如 Aquamacs 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用了一阵子 Carbon Emacs,马上就投降了,把它设定为我的主要的编辑器。我恢复了我之前用 Linux 的习惯:写程序或文档的时候用 Emacs,打开文档的时候用 Vim。至于 TextMate,已经没有用了,只是可惜了我买的那个 License。

我发现 Carbon Emacs 的版本只到 22,查了一下资料发现 Emacs 23 版本后就不支持 Carbon 了,改为了 Cocoa。官方就可以在 Mac 下编译和正常使用。为了使用一些新功能,我从那时候就开始自己编译 Emacs 24 用。尽管有全屏等问题,到后来也已经一一解决了,我现在使用的很舒服。

也许是因为有了 Emacs,我没有下功夫去学习 TextMate 的用法,因此到现在我只能像普通的编辑器一样来用 TextMate。关键是我太习惯 Emacs 的快捷键了,尽管 Mac 程序支持一部分快捷键(比如 C-npfb),但支持的不全,我就不大习惯,比如我想删除光标后面的一个单词,按 option-d 后却输入了一个怪字符,这让我十分不爽。

TextMate 2.0 出来后我下载了一份,替换了原先的 1.5。我原先的 License 还可以用,这让我比较欣慰。但也只有如此了,我是不可能用它来替换 Emacs 的,不过我倒是准备用它来替换 Vim 的位置。查了一下我之前的 blog 文章,我发现我在 2009 年 4 月份还在期待 TextMate 2.0,之后估计我就放弃了。也许 2.0 版本早出来一点,或者早一点支持国际语言,我就会一直使用 TextMate?

Emacs 我现在是离不开了,除了日常要写一些东西外,我还用它来收发电子邮件。Mails.app 在邮件多了之后实在是太慢了,我已经放弃了它。Emacs 的 Gnus 就好多了,虽然不是图形界面,但电子邮件能有多复杂的功能?最多我在 Wiki 的 Emacs 笔记里记录了保存和添加附件的命令来备忘。

语言的代沟

写 blog 确实是需要惯性的,如果能一直坚持住就可以一直写下去,但一旦有一阵子停下来了,之后就开始懒惰了。我现在其实并不是忙到了没有时间写字了,只是就算是心里有了一些话题也只是在心中想一想而已,真要把这些想法记录下来也让我觉得太麻烦了。关于“语言的代沟”这个话题我很久之前就有了想法了,但一直没有动笔,今天难得有了兴致,于是就试着总结一下。

1

这个想法的起因是因为我的朋友张昊在 Twitter 以及一些其它场合里说他很反感有人用“杯具”、“我了个去”之类的网络流行词语,认为这是对于中文的亵渎。我对这种情况倒是不在意,可能是平时接触的也少的原因吧,我还没有对于这种新兴语言在网络上渐渐流行有一种清晰的认知。平时看到有人用这种词语,多数情况下略微思考也就可以翻译成我常用的语言,实在让我无法理解的就跳过,其实不影响我对于信息的吸收。因此对于张昊的看法我没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回应。

后来有一次我和我室友出去,在车上他因为了某件事发出了感叹,说了一句“我了个去”,我在旁边听着立马感觉一阵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然后我自己静静的回味他说这句话的场景,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就好比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壮汉穿着女仆装卖萌一样。我在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眼睛可以接受的语言用耳朵来接受就这么难受?我得到的结论是语言是否得体这方面。所谓语言得体,说白了就是指“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例如年轻人可以说一句“真爽”,但中年妇女说这个词你就觉得不对劲。我觉得我室友用“我了个去”这句话也是同样的道理,他年纪比我大,印象里他是 1985 年出生的,今年 26 岁了已经难以说是年少了,再用少年人用的词语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内力不够强练七伤拳一样。

我觉得这就是语言的代沟

包括火星文在内,如今的这些新兴网络流行词给我的印象是属于 90 后之人的嘴巴。网络充满文字缺少声音,因此容易让人忽视年龄,所以我看到字面上的这些词语后没什么感觉,但从同龄人的嘴里流到我的耳朵里,就让我感到不适,因为这些语言不属于我这一代。

2

我想起了我对于另一件事的感觉。几年前我的课业不紧的时候,我经常在 YouTube 上看一些比如《康熙来了》之类的台湾综艺节目。在里面我能够很明显的感到那些人与大陆上的同龄人的不同。比方说蔡康永,他是 1962 年出生的,比我父亲小一岁,可以算上是我父亲的同龄人了。但看他平时说话就和我父亲有相当大的不同。我觉得我可以根蔡康永像朋友一样谈话,但跟我父亲像朋友一样谈话则无法想象。

除了父子之间本身的辈分差异之外,我觉得两者从语言上就给人有着微妙的不同感觉。从我父亲的语言上我可以很清晰的意识到我跟我父亲处于不同的一代,但蔡康永的语言给我的感觉明显要跟我近的多。

我有一阵子比较喜欢观察台湾社会,发现在很多地方台湾都比大陆年轻,也就是说台湾的人似乎比大陆的人晚出生了一代。我怀疑大陆的 20 岁以上的青年跟台湾 30、40 岁的人差不多属于一代,两者之间语言、意识形态等方面都比较类似。相对来说,台湾社会总体上比大陆要年轻,更有活力,我想这跟体制有一定的关系。回到语言方面,从大陆跟台湾的语言风格比较,我感觉我目前台湾的中年人一代比较相似于大陆青年一代,依此类推,台湾青年人则对应大陆的 90 后,台湾的 90 后则对应大陆 80 后人的子女一代。这么说来,我比较听不惯的新鲜流行词也许在台湾我的同龄人里面就比较有市场。

以上多是我的臆测。

3

我上一代的人们经常听不惯今天台湾人说话,说这些是“做作的港台腔”,而我们却可以甘之若素。我听不惯下一代人的语言,也许这就是代沟——我们可以接受古典,但对于新潮,或许每一代人都有这种抗拒的本能。